未分類

砰砰砰…

白峯的實戰經驗,那是相當豐富。

赤手空拳,以一敵三,竟然不落下風。

兩名壯漢的撬棍,揮動了幾十下,卻一下也沒有打着白峯。反而被白峯重重的踹了幾腳、打臉幾十拳。


嘩啦啦…

就在這時,東面的海浪席捲而來,高達十餘丈,勢如破竹的摧毀了環海路外的茶樓、海壩,海水侵入公路,將那輛勞斯萊斯和白峯、以及那三個富家公子哥,吹出去很遠。

幸運的是,張敏的保時捷,與海浪插肩而過。

並沒有受到傷害。

葉城驚訝的起身,跳出保時捷,朝張敏說道:“你趕快回孫家堡。 筆御人間 !”

“哦…你自己小心啊。”

“嗯。”

張敏開着車返回。

葉城往前衝去。

被海浪衝出去很遠的白峯,受了點傷,卻並不嚴重。

葉城過去把他扶起來。

白峯還處於懵逼的狀態:“剛纔發生了什麼事?”

“海浪撲過來,把你們打飛了…。”葉城解釋了番,隨後道:“這裏有些危險,你退到遠處去。不要過來。”

“危險?”

白峯四下看了看,沒覺得有什麼危險。

海浪就打了一下,已經退了。

那個富家公子哥和他的兩個手下,受了些傷,也不敢跟他嘚瑟,正準備開着勞斯萊斯逃離。

白峯不明白葉城的意思。

“別問那麼多,快走!”

“跑…。”

見葉城一臉焦急的模樣,不像是在開玩笑,白峯點點頭,往後退去。

這時。

距離葉城不遠,閃現一陣白光。

接着一個滿臉胡茬,渾身是肌肉的中年男子,似從天而降,摔在地上,狂吐鮮血。

這一幕,只有少數的人見到了。

葉城便是其中之一。

那個富家公子哥和他的兩個手下,被嚇的開車逃離。

白峯也跑出去很遠。

“小兄弟、小兄弟…。”趴在地上嘔血的中年男子,朝葉城招手。

“你是在叫我媽?”

“是。”

葉城小心謹慎的走了過去。

“大叔,你找我有什麼事?”

“你過來,靠近一些,我給你一樣好東西。”他剛說兩句話,又在嘔血。

葉城揹着雙手,已是捏成了拳頭,朝他一步步靠近。

當距離一米時。

中年男子猛的擡手,抓住葉城的手臂,一股磅礴的力量,從他身體裏出來,輸入葉城的身體:“不要動!”

葉城剛想反抗,中年男子說道:“我將命不久矣,我死不足惜,可嘆我一身修爲,無人可以繼承,今日遇上你,也算緣分。雖然你實力很差,資質也平庸,卻也達到了人階巔峯,吸收我的修爲後,可助你超脫凡體,成就金身…。”

“此外,我有一事相求,還請你務必幫我!”

葉城感覺到一股無比磅礴的力量,進入他的身體,卻又不會傷害他。

葉城放鬆了幾分警惕,說道:“前輩要我做什麼,儘管吩咐,只要我能做到,決不推辭。”

“好!”中年男子道:“我叫唐雲,是東海唐家的旁系子弟,近日我得到一個消息,與我唐家結怨的東鄰老祖,已經出關,其實力已經達到神域初期,他正在集結東嶺各大勢力,準備前往東海,請家主務必當心。”

“你將此信息送往東海唐家,我的族人自會明白。”

葉城點點頭,卻道:“我極願意幫你,可我不知道東海唐家在哪,怎麼辦?”

“普通人當然不會知道。等你吸收了我的一部分修爲,突破到天階期,到達東海市後,自會有人聯繫你。”

“你要知道,武修者不管達到任何境界,都會受到各大勢力的關注。也包括了極爲神祕的MBI,你想打聽唐家所在,是很容易的事。”

…….

唐雲說了很多。

葉城雖然認真聽,卻一句也沒有弄明白。

這時,站在遠處的白峯,看到這裏的情形,以爲唐雲要害葉城,又飛快的跑了過來。

葉城注意到後,回身道:“我沒事,站着不要動。”

“哦!”

白峯屏住了呼吸,驚訝的注視着這一幕。

葉城向唐雲請教道:“前輩,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修真者嗎?我現在也算修真者?”

“不是修真者,是武修者!”

“不一樣嗎?”

唐雲一愣,訕笑道:“你願意怎麼稱呼,就怎麼稱呼吧,反正道理都一樣。”

“你現在的身體,按照武修者的境界劃分,已經達到人階十重,只要打通奇經八脈,就能突破境界。且讓我助你一助!”

他的雙掌綻放出蔚藍色光芒,一股更加磅礴和精煉的力量,輸入葉城的身體,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衝向奇經八脈。

“啊…。”


葉城感覺到體內像是被刀割一般,仰天慘叫。

“葉城哥!”白峯衝了過來。

跑到距離鄴城一丈遠時,被一層屏障擊退。

唐雲說道:“打通奇經八脈,原本就很痛苦,我現在強行助你,就更加痛苦了。不過你也不必擔心,此舉並沒有什麼危險。你只要忍住疼痛即可。需知每一位武修者,都要經歷這個過程,誰也沒有捷徑可走。” 呃,不過這種霸氣我喜歡,這才叫男人,以大吞小,以強擊弱那不算本事!以少勝多,那才是英雄,虛菁看著江帆愣愣的發獃。

江帆有些好笑,意味深長的試探問道:「菁菁,你認為我會成功嗎?你希望我這樣做嗎?你會幫助我嗎?」

「這,我,我不知道!」江帆的忽然發問讓虛菁驚愕,猶豫了半晌支支吾吾沒說出個所以然來,覺得難以回答。

「呃,菁菁,你怎麼可以這樣敷衍我,好讓人傷心啊!」江帆哪裡滿意這種態度,眼珠一轉裝作失望的樣子嘆道。

「你別這樣子嘛,你的志向還是十分讓我很欽佩的,只是覺得人應該要現實一點,有些目標是無法實現的!」虛菁見江帆沮喪的樣子心中不忍,只得含蓄的安撫道。

「你的意思就是不看好我啰,不贊成我這麼做啰?」江帆逼問道。

「你知道嗎,上次我聽說了你對要嫁的人進行過描述,甚至希望嫁給符神主那種強者,我可是牢牢的記住了,並一直在努力的!」接著江帆有些虛偽的忽悠道。

什麼意思,這麼說他,他喜歡上自己了!虛菁心中一顫,有些意外江帆近乎直接的表白傾述,其實當時那麼說只是一種理想而已,當然底線是要嫁的男人不但要看得上眼實力至少也得是神王。

虛菁的心有些亂了,不過有種莫名的快意,冷靜了下后善意提醒道:「我當然希望你能成功,只是不現實的話你不覺得自欺欺人嗎?也是一種自尋煩惱,甚至會讓自己走向不歸路的!」

對江帆那種暗示愛意只能裝作沒聽出來迴避了,一來作為女人的矜持不好說什麼,而來一旁還有吳雅姿和李盈嬌。

「雅姿、盈嬌,你們覺得我能成功嗎?」江帆笑了笑忽然對吳雅姿和李盈嬌問道。

吳雅姿、李盈嬌兩人早已是面色有些不好看了,聽出來了,江帆這是在追求,或者說引誘虛菁呢,還說沒打主意,都是有些不滿,不過也不好說什麼,兩人視線透過車窗看外面當做沒聽見了。

江帆問話不好不答應,吳雅姿和李盈嬌只得勉強笑了笑點頭表示贊同。

雅姿、盈嬌?呃,這個稱呼好像挺耳熟的!虛菁一怔打量起吳雅姿和李盈嬌,兩人一直是易容了,並不是真面目,否則早就認出來了。

咦,她們認為能成功?不知道符神主是符神界最強大無人能超越的嗎?虛菁十分驚訝了。

「她們是誰?」虛菁打量了會吳雅姿和李盈嬌后忽然問道。

「她們你可能認識,在符神界可是大大有名,與你齊名呢!」江帆笑著提醒道。

「與我齊名?雅姿,盈嬌…吳雅姿,李盈嬌,你們是吳神帝和李神帝的女兒?」虛菁一愣口中念道忽然心中一動猜測道。

「虛菁姐姐好!」

「虛菁妹子好!」吳雅姿和李盈嬌見虛菁猜到身份了也不再隱瞞,立刻撤去易容恢複本來面容打招呼道。

「啊,真的是你們,你們,你們怎的和他在一起了!?」虛菁一看大驚迷糊了。

「這有什麼,她們是我的女人呢!」江帆插話笑道。

這是故意透露的,雖然虛菁實際上是虛天子的女兒,但這種關係不可能公開,家世還得停留在虛無為名義上。

這樣明面上家世就比吳雅姿、李盈嬌低了,她們兩個都做了他的女人,相信對虛菁是種震撼,連她們都依附他了,足以說明這種信任。

另外也是給虛菁打上預防針,不想隱瞞,免得虛菁高傲像之處李盈嬌那樣想著專一的事,到時又是個麻煩。

「不是吧,你們兩個都做了他的女人?」虛菁大吃一驚有些不信的問道。

「對啊,怎麼了,你幹嘛大驚小怪的,有必要這麼誇張嗎?」吳雅姿有些不悅虛菁的那種神態,李盈嬌皺皺眉沒吭聲。

虛菁見兩女神色不太高興意識到自己反應似乎有些大引起她們的反感,急忙辯解訕訕道:「呃,你們別誤會,我沒別的意思,只是很驚訝,很驚訝你們竟然願意都做他的女人!」

「這有什麼驚訝的,現在符神界找到一個滿意的男人多難?再說了符神界中的男人有些本領的多數不是都好幾個女人嘛,他這麼優秀,我們為何不可與他在一起?」吳雅姿立刻為自己辯護道。

「再告訴你一件事,他的女人可不止我們兩個,很多的,知道易神帝的女兒易盈楓吧,她也是我們的好姐妹之一呢!」接著吳雅姿索性爆料道。

吳雅姿有自己的小算盤,乾脆將江帆這方面的老底給揭了,她是暗示虛菁,江帆有這麼多女人了,你就別加入了。

不是吧,很多女人,易盈楓也是他的女人!虛菁一陣眩暈驚呆了。

江帆鬱悶了,我靠,好你個吳雅姿,竟然兜了我的老底!不過轉念一想也罷,說就說吧,何必去刻意隱瞞,面上十分平靜淡定,盯著虛菁要看看怎麼個反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