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砰!

穆塵雪直接被黑衣人蛇的攻擊擊中,整個人瞬間朝後猛然倒飛而出。

動的一聲,直接撞到凌天身上。順帶將凌天一起撞飛了出去數百米遠。

要不是凌天奮力將自身多有的靈力使出抵擋,可能還要繼續倒飛出去。

“師父,你沒事吧?”

穆塵雪神情嚴肅冷峻。一眼看去就是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氣氛瞬間變得緊張,壓抑起來。

凌天看穆塵雪沒事這才放下心來。

不過就在此刻,穆塵雪手中靈月追風劍因爲擋下了剛纔黑衣人蛇的猛然一擊而突然崩碎。

整把劍的劍身瞬間碎成了渣掉落在地上。

凌天和穆塵雪見狀,臉色都變了。

如果說之前的顧兮道已經夠牛逼了,那麼這黑衣人的實力簡直比那顧兮道還要強上數倍。

“看來一定要用道具卡了。”凌天暗暗嘀咕。

但這一切也只不過兩個呼吸而已。

轟!

黑衣人蛇的身影再次出現在凌天和穆塵雪的身前。

高舉的拳頭對準凌天的腦門就是一拳轟砸了過去。

殺氣滔天,氣勢恢弘,黑衣人蛇拳頭上的氣息更是毀天滅地的陣陣逼壓而來。

“師父!”

咚!

炸裂的震響,穆塵雪根本來不及爲凌天擋下了這一招。

一道鮮血飛濺,瞬間染紅了眼前的一小塊土地。

穆塵雪的雙眼睜得比天命焰火牛的眼睛還要圓大,臉色也在這一刻完全凝固了。

“啊~”

一聲怒吼,一道寒芒飛速橫斬而出。

一道強勁的刀氣排山倒海一般直接朝着黑衣人蛇迅疾橫斬過去。

黑衣人蛇一個連續後翻而去,輕鬆躲開這凌厲驚人的刀氣。

“混賬玩意!敢對我師父出手,殺!”

勾文曜手中的蒼龍虎雀刀朝身側一甩,刀身上的鮮血瞬間在地上劃出一條血線。

“師父,你沒事吧?”

穆塵雪趕忙從凌天的懷中轉過身來,驚惶未定的檢查這凌天的身體。

“爲師沒事。”

凌天也是有點驚魂未定。這是他第一次感受到了死神的逼近。

“看來以後一旦出現這種強者,要第一時間捏碎道具卡才行。不然性命都怕沒了。”

凌天很快就恢復了鎮定自若。

他真的沒有想到剛纔那個時候,勾文曜會如此及時的飛身撲來。

那把蒼龍虎雀刀也是在千鈞一髮之際,恰好抵達。

直接橫砍到了黑衣人蛇的拳頭之上。

那道飛濺而出的鮮血也是那黑衣人蛇的。

“徒兒真是沒用。徒兒還差點害死了師父。如果不是我撞到師父懷中打亂師父的行動。師父也不會像剛纔那般身處危機之中。要不是大師兄出手及時,恐怕師父……徒兒罪該萬死。徒兒愧對師父的期望和栽培。”

此刻,穆塵雪猛然跪在地上一陣認錯。

凌天緩緩扶起穆塵雪,未她擦拭眼角的淚水。淡然笑到。

“爲師,豈會如此輕易就死去。”

凌天朝前踏出一步,眼睛之中驟然射出一道寒芒。

“勾文曜。”

話音剛落,原本跟黑衣人蛇拼殺的勾文曜瞬間連續後跳回到凌天身邊。

“師父,有何吩咐?”

“護住塵雪。這混蛋,爲師來!”

轟!

話音剛落,凌天全身上下的滔天靈力驟然爆開,彷彿解開了萬年封印的洪荒魔神一般。

陣陣的靈力,不僅讓大地,空氣都在震顫,就連蒼天也在此刻轟然晴天霹靂。

原本厚重的雲層當即飛速消散。

凌天整個人的氣勢更是神臨天下,蒼生俯首。

黑衣人蛇當即眉頭緊皺,就連呼吸,心跳也不自覺的急促起來。甚至因爲缺氧而出現微弱的窒息感。

“好強的氣息。”


黑衣人蛇的額頭不禁開始冒出冷汗來。還不自覺的乾嚥了口口水。

“三招。本座一定會讓你體會到什麼叫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轟!

凌天蹬地而去,速度之快,別說是勾文曜穆塵雪無法看清,就連黑衣人蛇也是一片模糊。

除此之外,他們任何人都沒有看見過這般厲害的氣息。

如果之前黑衣人蛇的那股氣強到讓人震驚,那凌天現在的氣簡直就是讓人驚懼無比,甚至驚懼到窒息。

呼!

疾風襲來,黑衣人蛇的黑色長袍驟然被席捲而起。

他的雙眼猛然圓睜瞪大,因爲凌天的身影突然出現在了他的右側。


他猛然轉身,右腳也已經隨之而動,速度也是極其之快。但眼看着右腳就要橫掃到凌天的一剎那……

“什麼?消失了!!”

黑衣人蛇也是震驚到不能自已。因爲消失的瞬間,僅僅是那麼一瞬,就連半息的時間都不到。

這樣的速度,簡直已經超出了他所能認知的範圍。

“這到底……”

砰!

黑衣人蛇的念頭都還沒有想完整,便感覺一股強勁的即將直接轟在了自己的左臉上。

隨後只覺整張臉都完全變形扭曲,整個腦袋嗡的一聲,身子便頭重腳輕的朝着一邊猛然翻飛了出去。

旋即重重的撞到了遠處的厚重石柱之上,石柱驟然崩碎斷裂。

但黑衣人蛇的身子卻仍舊沒有停止,繼續朝着遠處翻飛而去。

直到撞到了五根粗重厚實的石柱之後,才整個人撞到最後一根石柱上停了下來。

“啊!”

黑衣人蛇一聲悶叫,鮮血隨即從碎裂的面具內溢出來。

山水食香 ,一大滴的掉落在地上。

身子也從碎裂成網狀的石柱上滑落下來。

“果然,好強!”

黑衣人蛇不得不承認凌天此刻爆發出來的實力確實強大無比。但……

“還不夠!”

黑衣人蛇冷哼一聲,頓時握拳爆發。全身的氣息洶涌澎湃,原本臉上碎裂的面具頓時粉碎。

一張扭曲而滿臉傷痕的臉赫然出現在凌天面前。

旋即就要蹬地而來。

但卻在此刻,凌天的身影竟然再次驟然出現。

他猛然一驚,不過有了之前的教訓,他這一次絕不可能那麼簡單就讓凌天的攻擊得逞。

“萬蛇洶涌。”

話音剛落,黑衣人蛇整個身子猛然出現一道道實質性的氣。

而且已出現就凝聚成形,宛如一天天兇蛇一般。張開血盆大口便撕咬了過來。

那感覺如同蛟龍出海,翻雲覆雨,僅僅一瞬,便毀天滅地而來。

轟轟轟~

一條接着一條,而且威力竟然一條比一條厲害。

凌天左右開弓,對着猛撲過來的兇蛇一拳一掌轟然攻去。

一瞬間,罡氣震盪,氣浪滔天。

無數的兇蛇如同能夠周而復始,無窮無盡一般纏繞過來。就在此刻。黑衣人蛇驟然逼近,高舉的拳頭對準凌天的胸口就是一拳轟砸過去。


轟隆!

震天巨響,黑衣人蛇的拳頭竟然精準無比,夾帶着洶涌無比的滔天巨力直擊凌天心臟之上。 就在外殿打得熱火朝天的時候,被稱爲龍的黑衣人已經回到了主殿之中。

剛回到主殿,他便落到黑衣人頭頭的身邊。

隨後靠近黑衣人頭頭的耳朵,低聲說道:“暗合,蛇說藥可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