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天睜開雙目,眼中浮現出一絲喜色:“靈罡境後階!嘿嘿,萬象聖地不愧爲鐵象功的發源地,心法口訣果然要比外面的大路貨深奧許多。”

他修煉了龍七拓印的鐵象功、鐵象戰技和銀象鎖天訣,再加上大量丹藥的支撐,令他一舉突破瓶頸,晉入了靈罡境後階,實力再次暴增。

時至今日,他的修爲境界已經超越了大多數同齡人。

以十七歲之齡便修煉到了靈罡境後階,這在整個西荒大地的歷史上都不多見。

不過,秦天對於自己的修爲增速依然不甚滿意,因爲他這段日子到處攪風攪雨、大出風頭,招惹的敵人也一個比一個強大,仍然令他有些力不從心。

萬通商行,九曲劍宗,萬象聖地,滄月皇朝,以及問天宗內部,都與他有着許許多多的恩怨糾葛,還有一些暗中覬覦他身上寶物的傢伙,在相機而動。

如果他不能儘快成長,恐怕隨時有可能被吞得連渣都不剩。

當然,秦天現在羽翼漸豐,倒也算不得軟柿子了,誰再想打他的主意,都得好生掂量一番。

走出練功室,外面正值中午,陽光明媚。秦天在院中隨意的打了一套拳術,鬆了鬆筋骨。

不一會兒,秦大便走上前來,恭敬的送上一枚玉簡。

“公子,這是最近各地送來的情報,請您過目。”

秦天一直都非常重視情報的收集,也早已利用自己的影響力,構建了一張巨大的情報網,而秦大的主要工作就是爲他整理情報。

“嗯。”


秦天接過玉簡,以精神力探索了一下,時而皺眉,時而冷笑。

從玉簡中得知,獸潮已經攻陷了楚月城、奎陰城、雙蠍城等滄月皇朝東部的五十多座城池,人族傷亡不計其數,許多城鎮被屠戮一空,形勢非常嚴峻。

各大門派雖然組建了滅妖聯盟,共同抵禦獸潮的侵襲,但卻收效不大,依然節節敗退,如今獸潮已經逼近刑天城千里之外。

第二個消息,楚家逃離楚月城之後,已經舉族遷居刑天城,但卻受到各方勢力的打壓和排擠,在刑天城內步履維艱。

wωw ⊕тt kΛn ⊕℃o

第三個消息,滄月皇朝二皇子、七皇子、九皇子全部遇刺,其中二皇子和七皇子當場身亡,九皇子重傷垂危。

第四個消息,萬象聖地來了一位聖女,接替了寧夜聖子,正在追查銀梭飛舟的下落。

第五個消息,中州其他四大聖地以及中州天朝也都分別派遣高手來到西荒,目的不明。

“呵!真是多事之秋啊,看來西荒大地要更加熱鬧了。”

秦天笑嘆一聲,對於中州各大勢力插足西荒的目的,他心中倒是猜到了幾分。

這些站在世界頂端的龐然大物,任何資源都應有盡有,哪怕是普通武者無盡嚮往的玄兵、道兵,都不足以引起他們的重視。

能引起他們興趣的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青冥石。

因爲在這世界上,唯有神器纔是影響力量平衡的終極手段。

至於楚家在刑天城的處境問題,秦天倒也沒放在心上,任何一個外來勢力入駐,都必然要經歷這個階段,以楚千秋的老辣,應該足以應付。

秦天左思右想,發現目前最適合自己的卻是韜光養晦。

中州各大聖地高手來臨,必然會捕捉到一些青冥石的謠言,他還是暫避風頭比較好,而且近一年來他聲名遠揚,樹敵不少,也該低調一些了。

“秦大,我要回靈犀宮潛心修煉一段時間,若有緊急狀況,你可以通過靈犀殿各大長老或是白月溪告知我。”秦天吩咐道。

“是,公子。”秦大應聲道。

這時,秦天似乎想到了什麼,從戒指中取出一個金色的丹藥瓶扔給了秦大,道:“這是一枚隕靈丹,你也在靈罡境大圓滿停留的時間不短了,拿去吧!”

“噝!隕靈丹?秦大謝公子賞!”

秦大接過隕靈丹,不由欣喜若狂,激動的老淚橫流,連忙跪地謝恩。

武者在達到靈罡境之後,能夠輔助突破瓶頸的丹藥十分稀少,每一種都彌足珍貴。


而隕靈丹卻是其中最爲珍貴的一種,因爲它能促使武者戰靈強行涅槃,令靈罡境大圓滿高手突破的機率增加五成之多,其市價不會低於兩千萬元晶,而且還有價無市。

秦大在靈罡境大圓滿停滯了三十多年,壽元已經所剩無幾。但只要踏足靈變境,他的壽元將會憑空增長二百年,由此對秦天的感激簡直無以復加。

他卻不知道,秦天在打劫了萬通商行之後,手中的隕靈丹已經多達十餘枚。


“起來吧。”

秦天擺了擺手便要離去。

“公子且慢!”

秦大趕緊道:“鐵象殿的真傳弟子鳳九前來拜會您,已經在客廳等了半天了。”

“鳳九?”秦天微微一愣,“他來幹什麼?”

“屬下不知。”

鳳九一直佔據武運碑第二的位置,氣運之逆天早已被問天宗上下所公認,名氣之大僅次於秦天。

秦天與鳳九倒也不算陌生,有過幾次接觸,但卻並不熟。

鳳九在很早之前也曾來拜會過他,但他當時正在閉關之中,並未接見此人。

秦天一邊心中沉吟着,一邊走向客廳。

客廳中,鳳九揹負雙手,饒有趣味的欣賞着牆上一副韻味悠遠的山水畫,即便等了半天,臉上也沒有半點不耐煩。

看到秦天進來,鳳九眼神驟然閃過一絲喜色,兩人相互見禮後,分別落座。

“鳳九兄,不知今日蒞臨寒舍,可有何指教?”秦天淡淡的道。

“嘿嘿,指教不敢當,秦兄你短短月餘,便連升兩階,天賦之高實在令在下望塵莫及啊!”鳳九笑吟吟的道。

就在上個月剛離開問天宗時,秦天還只是靈罡境初階頂峯,現在卻已經是靈罡境後階,這修煉速度確實如坐了火箭一般。

而鳳九,半年前是靈元境後階,現在依然是靈元境後階,這簡直與他那逆天的氣運不符。

秦天笑而不語,低頭輕品着清茶,靜待下文。

鳳九雖然修爲不高,但秦天卻不敢小覷他,這傢伙身上有着一股與衆不同的氣息,令他多了一絲神祕的色彩。

而且,武運碑第二人,修爲竟然在半年內未有寸進,這明顯是有悖常理啊。

兩人沉默了一霎,鳳九擡眼看向秦天,眼中閃爍着絲絲逼人的精芒,道:“秦兄,在下此次前來,是想跟你做一樁交易。”

“什麼交易?”

秦天微微一笑,露出好奇的神色。

鳳九遲疑了一霎,盯着秦天的眼睛,一字一頓道:“青冥石!”

“哦?”

秦天臉色波瀾不驚,放下茶盞,輕笑道,“鳳九兄莫非也相信那些市井流言?”

“秦兄,你先不必急着否認,先聽聽我的條件如何?”鳳九自信的笑道。

“抱歉,我沒興趣。”秦天搖了搖頭。

青冥石,乃是祭煉神器的唯一神材,其價值根本無法估量,他不相信鳳九能拿出同等價值的東西來交易。

更何況,如今青冥石中多了九道混沌規則,已經是實實在在的道兵,而且還是他的本命神兵,無論如何他都不可能放手的。

秦天淡淡的道:“風九兄,青冥石這等世間罕見的天材地寶,人人都想得到,可惜終究要講究一個緣分,秦某雖然也心生嚮往,卻也僅僅是有所耳聞罷了。外面那些謠言都是一些小人的下作手段,風九兄怎可當真?”

“哈哈哈哈!”

鳳九放聲大笑幾聲,玩味的看着秦天,道,“秦兄,我之所以認定青冥石在你手中,並非是因爲謠言。事實上,我或許應該是這世界上,最早知道青冥石在你手中的人。”

“哦?鳳九兄怎會如此肯定?秦某倒是有些好奇了。”秦天眉頭一挑,奇怪的道。

鳳九自得一笑,道:“其實,我在半年前初次接觸武運碑時,就對你產生了懷疑。”

“僅僅是因爲一個排名高低,這未免太可笑了吧?”秦天皺眉道。

“不可笑,一點都不可笑。”

鳳九高深莫測的笑了笑,傲然道,“一般人或許並不知道,武運代表的並非是一名武者未來的修爲高低,而是代表着武者未來的戰力高低。


我鳳九的命運軌跡其實早已註定,在百年之後,天下強者將無人堪與我比肩。你不要問我是如何知道的,這是我的祕密。

而你,未來的戰力卻在我之上,這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神器!你身上有一件神器,或者將來會擁有一件神器!再聯想到青冥石的出世,結果就不難得出了。”

秦天聽了鳳九的長篇大論,不由的呆了呆,只感到眼前這傢伙變得更加神祕了幾分。

不過,他仍然不能承認,雖然這傢伙說的好似像那麼回事,但鬼知道是不是在窮詐呼?

他剛想否認,卻聽鳳九繼續道:“秦兄,我之所以說這些,只是想告訴你,我對這樁交易很有誠意,而且,我的條件你應該很難拒絕。” 秦天張了張嘴,卻又將否認的話吞進了腹中,既然這傢伙如此自信,聽聽倒也無妨,便笑道:

“風九兄,看你如此自信,秦某也對你所謂的條件有了幾分好奇,不知你能拿出什麼寶貝來交換青冥石呢?”

鳳九高深莫測的笑了笑,不疾不徐的道:“秦兄,明人不說暗話,以你目前的修爲,青冥石在你手中毫無益處,反而是招禍之根。如果你願意轉讓,我可以拿出一枚通天丹作爲交換!”

“通天丹?”秦天眼神一縮,猛地吸了口冷氣。

通天丹,內蘊十世輪迴,武者吞服之後,可歷練本心,直指大道,省卻上千年的心境修行。

在世人的認知中,一枚通天丹的價值,半點也不遜於造化天丹。

對於秦天、楚淺雪這樣的絕世天才來說,天賦、資源、功法都不缺,唯一缺少的就是時間。

換句話說,桎梏他們修煉速度的是心境修爲,如果心境不夠,卻強行提高修爲,很容易無法掌控元力而走火入魔。就彷彿一個手握大刀的嬰孩兒,不但無法傷人,反而會傷到自己。

而通天丹,就是專門爲這種天才煉製的一種神丹。

它可以令武者一夢千年,憑空增長無盡閱歷,心境修爲突飛猛進,猶如踏上雲梯,直通青天。

秦天因爲曾做過一個長長的地球夢,從而心境修爲比楚淺雪、周允慶等人高一些,所以他即便在短短一年內修煉到靈罡境後階也能駕馭。

但今後再想飛速提高,恐怕就很難了,只能慢慢的修煉。

但若能服下一枚通天丹,這個問題將迎刃而解。

他或許可以一口氣修煉到靈變境、乃至靈玄境。當然,前提是不被瓶頸所羈絆。

一時間,秦天不由的心動了。

他倒並不是打算將青冥石換成通天丹,而是思索着要怎樣從鳳九手中搞到通天丹。

看到秦天面露沉吟,臉色變幻不定,鳳九不由的微微一笑,端起清茶,輕輕的品嚐起來。

在他看來,這個條件絕對是秦天所無法拒絕的。

因爲要想將青冥石煉成神器,絕非一名根基淺薄的靈罡境武者所能企及的,遠不如通天丹來的實惠。

如果讓他知道秦天此刻的心法,估計他能當場抓狂。

秦天此刻心中正猶豫着是不是該將鳳九擒下來,變成自己的忠實奴僕,然後人財兩得?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