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羿苦澀的笑了笑。

國際大酒店的八樓,早已被主辦方給包了下來。

主持這次大會的,是東旗銀行贊助的,這是歷來的慣例!

東旗銀行是白家創辦的民營銀行,在雲海其名頭遠在華夏幾大國行之上。

東旗存款利率高,更重要的一點,貸款數額更高,更迅捷,當然利率也是高的驚人!

說白了,就是一個洗白的國際地下錢莊!

由於白、段兩家財力、實力的支撐,東旗只針對商人以及有名氣的進行高端服務,像這種江東省未來頂級俊傑的聚會,東旗自然是不會錯過的。

因爲這裏來的每一個人,很可能都是它們未來的客戶!

數百平的大廳,門口早已有荷槍實彈的武警執勤,保安把守在門口兩邊,認真的檢查着通行邀請函。

秦羿與溫雪妍,亮了邀請函。

兩人一進入大廳,立即吸引了不少人的矚目。

一個美豔如仙的大美女,依偎在一個穿着粗布長衫的土包子懷裏,這畫風怎麼看都挺辣眼睛的。

溫雪妍可不管這些,死死的抱着秦羿的胳膊,生怕他被別的小妹紙勾跑了。

秦羿微微感應了一下,並沒有林夢梔的氣息,他懸着的心總算是放鬆了一些。

大廳內,派系極爲分明。

其他各地來的青年爲一撥,湊在一起閒聊着,大多數是聊着一些很沒營養,跟不上潮流的話題。

而云海的大少們,則多聚在一起聊着時政、經濟、項目等。

但從話題、衣着來看,雲海本地人明顯要比外來人品味高出不少。

而且這些傢伙,對外地人是比較排斥的。

秦羿對這些無聊的傢伙沒什麼興趣,在角落裏安靜的坐了下來。

溫雪妍原本還想見識一下雲海的青年們,不過見秦羿意興闌珊,頓時也沒了興趣。

兩人安靜的坐在角落閒聊着。

“小妍,你覺的東旗如何?”

秦羿環指大廳,淡然笑問。

“聚會的酒水、燈光、裝潢全都是國際頂級,便連服務員也是國內一流專業,這個聚會我看沒有上億的資金是辦不下來的。”

“由此可見東旗的實力非同凡響。”

溫雪妍笑着點評道。

“如果我把東旗交給你,你能打理好嗎?”

秦羿笑道。

“羿哥哥,你別開玩笑了,這可是全世界頂級的銀行,我,我哪裏能行嘛。”

溫雪妍頗是詫異道。

“如果我一定要交給你呢?”

秦羿淡淡道。

“如果是羿哥哥交給我的,我一定會把它做好,我會拼命的學習金融知識,替你打理……”

溫雪妍知道秦羿不是愛說大話的人,認真的思考道。

“不,你只要學會怎麼花錢就可以了!”

“過了今晚,東旗就是你的了!”

秦羿笑道。

“羿哥哥,你,你不會跟我開玩笑吧!”

溫雪妍不敢相信問道。

要知道雲海最高端的上流銀行,市值至少上百個億啊!

秦羿雖然是江東之主,但云海國際大都市又豈是江東可比的,他的手再長,也不能說拿下就拿下吧!

秦羿淡笑不語!

兩人正聊着,一行人走了過來。

“喲,這不是江東第一牛逼,無人敢惹的秦少嘛,怎麼來這慫了,連頭都不敢冒了。”

領頭的正是陳羽浩,緊跟在他身邊的是一個穿着燕尾服的青年。

這人一來目光就死死的落在溫雪妍身上,再也移不開了。

PS:五更完畢,明日再會,親愛的朋友們! “是不是被大場面給嚇住了?”

“就知道你沒見過什麼世面,哼,你在東州不是誰都瞧不上嗎?”

“這會兒轉不開了吧。”

劉美嬌有意在雲海大少們面前大出風頭,正好藉機貶低秦羿。

她是個很精明的人,今兒打扮的更是花枝招展,釣上一條雲海金龜,纔是她此行的目的。

“你說對了,我不僅僅在東州誰也瞧不上,在雲海也一樣!”

“螻蟻之輩,跟你們確實沒什麼好聊的。”

秦羿抱着胳膊,無趣冷笑道。

這地圖炮一開,全場視線全落了過來。

尤其是雲海那些大少,更是兩眼噴火,恨不得撕碎了他。

“你!”

“秦羿,你睜大眼看清楚了,這裏是雲海,是雲海啊!”

“你知道這位是誰嗎?”

陳羽浩那張斯文的臉,氣的變形,猙獰的大叫道。

“他是誰,與我何干?只要我不高興了,你們都得滾蛋!”

秦羿劍眉一凜,冷笑道。

“哈哈,我就笑了,你知道這是誰舉辦的嗎?”

“東旗銀行啊!這位可是東旗老闆的兒子蔡逸,今天這裏一切都是由他負責的,你讓誰滾蛋呢?”

駱明搶過來,借這機會舔着臉恭敬的指着旁邊燕尾服青年道。

蔡逸一米八三的身高,挺拔的身軀、高等英式教育,讓他有種紳士的謙謙風度。

他還從來沒見過這種狂徒,竟然敢在他的主場撒野,這還了得。

不過他並沒有向陳羽浩這些人一樣當場向秦羿發難,而是眼珠子一轉,計上心來。

“哎!”

“別這麼說話,咱們交流大會,來的都是各地才俊,這位秦老弟傲氣了點,也沒有什麼嘛!”

“都消消火,宴席馬上就要開始了,我看大家不如落座吧。”

“秦兄弟,你要不嫌棄,不如一起吧!”

蔡逸拉了個腔調,擺出一副商人笑面虎姿態,做了個請的手勢。

他自幼耳濡目染商場爭名奪利那套,自認玩手段,還是有幾把刷子的。

駱明不識趣,還想說些什麼,卻被陳羽浩用眼神給阻止了。

大家都是聰明人,明顯蔡逸這是要給秦羿下套了。

這時候,隨着主賓司儀在大廳中間,宣佈入席。

大廳內的數十張酒桌已經盡數坐滿了人!

其中最耀眼的當然是東邊水晶燈下那張氣派的長桌了。

長桌上坐的都是雲海本地大少,資格低於華夏前一百強企業的,壓根兒沒資格入座!

大少們按照地位,自覺的分了高低,依次落座,坐等那個穿着長衫的狂妄鄉巴佬出洋笑。

誰不知道蔡逸是出了名的笑面虎,當他露出笑臉時,往往就是他亮出獠牙,撕碎敵人的時候。

“羿哥,咱們還是走吧,我看這些人不懷好意!尤其是那個蔡逸,挺壞的!”

溫雪妍見蔡逸來者不善,拉着秦羿的手嘀咕道。

“沒事,我向你保證,他很快就囂張不起來了。”

秦羿微微一笑,挽着溫雪妍走到了桌子旁。

桌子邊卻只有一把座椅,蔡逸起身紳士般躬身道:“溫小姐,我見過你設計的服裝,可謂巧奪天工,不如坐下來聊聊,也許我們能把你的作品推送給那些明星、甚至國際舞臺呢?”

“沒錯,溫小姐,你應該是屬於這座城市的,而不是蝸居在山野之地。”

“只要你開口,我立馬可以給你在雲海最好的美術設計學院,最專業的教授名下弄一個名額!”

大少們見溫雪妍天生麗質,淡如清蓮,不染風塵,紛紛示好。

“雪妍,這可是個天大的好機會啊!”

“只要你開口,蔡少他們任何一個人都可以保你在雲海前途無量。”

陳羽浩提醒道。

這讓一旁的劉美嬌妒火中燒!

大少們這是在變相的誘惑溫雪妍,一旦她動心,秦羿無疑下不了臺。

同樣秦羿若是當場發火,又顯得太小氣!

無論如何,這招都是不好擋!

“蔡少,不好意思,我就是山野小地方來的。你們這座,我坐着不習慣,怕扎的慌!”

向來溫婉的溫雪妍面色一肅,冷然道。

衆位大少,沒想到溫雪妍說話如此不給情面,頓時臉都拉了下來,極是不悅。

“小妍,你這又何必呢,放着大好前途不要,非得跟着一個窮酸鄉巴佬!”

“哎,我要是有你這麼好的命,就好了呢。”

劉美嬌是沒資格入座的,她和駱明只能站在一旁當斟酒的陪客。

此刻忍不住醋意大發,感嘆了一聲。

“小妍,蔡少說的對,你就是這座城市的女王!”

“這位置扎的很,我給你換個位置!”

秦羿掌拍碎了椅子,拉着溫雪妍的手走到了最上首那張空着的真皮單人座椅旁。

這張椅子與衆不同!

是因爲,坐他的人,是雲海最頂級的大少。

當然,這位大少也是一個非常愛遲到的人,他沒到,在場沒有人敢上席開菜!

“姓秦的,你太放肆了,那張椅子,可不是你能坐的,你這是在玩火。”

陳羽浩有些急了。

要是得罪了那人,他甚至他的父親只怕也會跟着倒大黴!

“羿哥哥,我還是不坐了吧,別玩了好嗎?”

溫雪妍從大少們惶恐的眼神中,讀到了這把座椅背後的含義,哪裏敢坐。

“小妍,今晚這裏就是你的主場,你就是王,相信我!”

秦羿淡然一笑,冰冷的眸子中,瀰漫着絕對的自信。

溫雪妍知道,秦羿是幹大事的人,既然他開口了,便是觀音菩薩的刀山蒲團,她也要坐上一坐了。

當下抿着朱脣,顫抖着坐上了那張柔軟、霸氣的真皮座椅上。

大少們這時候一個個嚇的都說不出話來了!

陳羽浩站起身就要叫保安,卻被蔡逸給給摁了下來。

• t t k a n• co

“秦兄果然好氣魄,你就不想知道這張椅子是誰的嗎?”

蔡逸皮笑肉不笑的問道。

“管他是誰的,小妍都坐定了!”

秦羿拍了拍椅背,輕然道。

“好,有氣魄!我看你今晚怎麼收場!”

“不過我很想知道,秦兄你把椅子讓給了女朋友,你坐哪。”

“馬上開飯了,你總不能站着吃飯吧,那顯得多不好啊。”

蔡逸輕輕叩着桌子,與衆人心照不宣的笑了起來。 今兒這裏本來就少了一把椅子!

原本蔡逸等人是想借溫雪妍將秦羿一軍,沒想到他玩的越來越大,騎到了那位主頭上。

蔡逸也樂的看秦羿送死!

更有意思的是,秦羿既然把椅子給拍散了,這齣戲就能繼續演下去了。

大少們不介意多埋點坑,等着秦羿跳下去,丟人現眼。

“來,讓我們敬秦兄弟一杯,歡迎來到魔都雲海!”

蔡逸一挑眉頭,舉起了杯。

“不就喝杯酒,吃個飯嗎?我還真不缺這個座!”

秦羿胸有成竹的打了個響指。

“秦先生,你要不介意,坐我的位置吧。”

大少中,有一人忽然站起身,恭敬的向秦羿拱手道。

“朱子南,你瘋了,搞什麼飛機?”

蔡逸衝着那人不滿的瞪眼大喝。

朱子南一直處在震驚中!

他做夢也沒想到,秦侯竟然會來雲海,更讓他不解的是,秦侯居然有女朋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