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苒扣上帽子,慢吞吞的跟在程雋身後。

程雋也不管江東葉開拓出一條路,他就懶洋洋的靠著一排椅子站著,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才不急不緩的開始走。

努力想要表現自己的江東葉:「……」

四個人都還沒吃飯,江東葉已經定好了飯店,陸照影依依不捨,喃喃開口:「你們說還能不能碰到陽神他們?他們肯定也是要去吃夜宵吧。」

其他三個人都沒理會他。

出口處。

一輛黑色的麵包車停在馬路對面。

易紀明一頭黃髮,他手裡搖著戰隊的帽子,看到秦苒那一行人出來,眉飛色舞的:「這裡!秦神!這裡!這裡!」 \請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閱讀最新章節/

“唉呀!”天叢叫了一聲,由於油漆剛漆上沒多久還沒完全乾透,隨着他的一摸,一個不太明顯的手印留在了牆上,一塊紫色的油漆污垢也染在了天叢的手上。

“切!”天叢嘀咕了一聲:“這下子自找的,玩什麼不好,偏要玩的自己一手髒。”

好在天叢一向想的開,沒一下就心平氣和,雙手往背後一背,踱着步子又圍着木屋繞了起來。

當天叢轉到木屋正面時,林木匠等人也幹完了自己的活,剛收拾好工具正準備下山。

“林大叔,忙完了?我再四處看看,你不用管我。”

“不過你要注意一下,油漆才漆上去,有些地方還沒幹透,你別到處摸,小心臟。”

“那你放心,我一定小心。”天叢隨口開着空頭支票,心中卻暗暗吐了一下舌頭。

林木匠和天叢打完招呼後,就帶着工人們下山去了。而少了那些忙碌的人,天叢終於可以仔細的打量着木屋的正面了。

木屋的正面安了一扇雙開的木門,左右兩扇門板上都裝了一個鐵製門環,門上還裝了一個彈子鎖,現在自然是鎖上了。不論是門、鐵環,還是門框及邊牆,全都是漆成紫色,使整棟木屋的正面看來就像一個紫色的牆壁,如果不是仔細看的話,還真不容易發現門。

但是,這些都不是讓天叢感到最驚訝的地方,可以說讓粗線條的他都覺得有點毛骨悚然的是這本應該代表最爲珍貴的紫色小屋正門上的三個黑色木雕大字——比良坡!

黃泉路上比良坡!由比良坡三字所能引起的聯想,只能是那代表着死後世界的陰曹地府。木屋上的這三個字,給天叢帶來的是一種說不出的感覺,是陰森?是恐怖?還是有幾分鬼祟呢?

如果是平時或是在別的什麼地方,別說是比良坡三個字,就算是閻羅王、地獄這樣的字眼出現在天叢的面前,他也會大大咧咧的當什麼都沒發生過。但這次,天叢卻清清楚楚的知道,先前林木匠確實說過,這棟木屋是用來陳列張仲謙最新作品的。

張仲謙的作品,毫無疑問都是世界級的藝術珍品。可爲什麼專門建來用作存放他新作的這棟木屋,卻會被灌以比良坡這個名字呢?

正是這樣的不協調,使天叢對眼前的這棟木屋有了一種無從捉摸的感覺。並不是什麼玄之又玄的所謂第六感,但現在的這種不協調,卻確確實實的給了天叢一絲不祥的預感。

正當天叢感到不安時,忽然一個手掌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一下。

這下子就算天叢膽再大也被嚇到了,驚叫一聲向兔子般的往前一跳,此時他的身後傳來一聲疑問:“你怎麼了?”

天叢回過頭來,才發現問號寫滿了一臉的華夢陽正站在自己身後,想來華夢陽也不太明白怎麼一向膽大的自己居然會被輕輕一拍嚇了一跳。

天叢拍拍胸口,不免有些抱怨:“老兄,你知不知道,人嚇人是會嚇死人的!”

“我的天,這還是我認識的天叢嗎?在你背後拍你一下你居然會覺得怕?老天,你不是有什麼問題吧? 重生八零最佳再婚 拜託,你別嚇我好不好?”華夢陽自然是一臉的無辜。

天叢搔搔頭,說:“不是我有什麼問題,我會這樣當然是有原因的了。”

接着,天叢把自己知道的關於這木屋的情況向華夢陽交待了一番,同時也說出了心中那不安的感覺。

聽完了天叢的解釋,再看着木屋上的那三個字,華夢陽也有了那種怪怪的感覺。

“被你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彆扭了……”

事實上,華夢陽和天叢,都不太喜歡這種不安的感覺。畢竟,每當他們覺得有這種不安感覺時,隨之而來的總是各式各樣的殺人事件。他們並不是什麼能和兇殺事件掛鉤的專業人士,只是機緣巧合的經歷過很多的殺人事件,在別人看來就好像是他們走到那裏那裏就發生殺人事件,這種被人當做在世死神的的感覺並不好受。但是,他們的信仰卻並不會改變,因爲即使面對血腥,即使面對恐怖,他們所守護的都將是事實的真像!

從華夢陽的眼裏也看到了不安,天叢只好吐口氣:“不是每次都那麼邪門吧?”

“也對,好多次都是杞人憂天,自己嚇自己。”

“再說了,人家可是世界級的大師,玩的可是我們都不懂的藝術,有這種奇特之處也不算奇怪!”

“既然這麼奇怪,我還真想馬上就知道張仲謙這次的作品是什麼。”

“拜託,這種好奇的口吻應該是從我嘴裏說出來比較好吧?”

兩人說笑着,也把那股不安暫時放在了心裏。

站在山頂,感覺確實和一般的地方不同。先前那棟給人以巨大感覺的藍色主樓,此時也被俯視在腳下。遠遠看去,四周山坡上都是連綿不絕的林海,而七彩的花海、各色的小樓點綴在這一片色彩斑瀾中,真的是給人以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

“也難怪張仲謙是世界級的大師,要是讓我天天生活在這種地方,也能養出那種與衆不同的氣質!”華夢陽感嘆道。

“是啊,是啊,你早就有與衆不同的氣質了,那就是非同一般的脫線!”

“去你的!這麼好的環境下你怎麼就總能說出這種剎風景的話?”

“拜託,浪漫的感覺可不是我們兩大老爺們面對面就能找到的。想浪漫?呵呵,面對我你可是找錯了對像。”

“那是,我對你這個感情方面的冷血動物是甘拜下風!”

“喂,話說回來,馬上就是新年了,你不應該向你的那位浪漫對像表示一下什麼?”

“嗯……”華夢陽半天沉呤不答。愛永這個時候又在幹什麼呢?

“切!這傢伙就是這樣,每次有了異性就沒了人性。腦袋瓜子一轉到浪漫對像這方面就忘了兄弟,完全不管人家談興正起。”天叢一個人嘀嘀咕咕的。

可惜的是,華夢陽對天叢的抱怨聽而不聞,好在兩人是多年的死黨,各自是個什麼德性早就心中有數,天叢也就自管自的四下打量起來。

-\ 六-九-中-文-書友上傳/- 易紀明自從知道楊非跟秦苒聯繫上之後,就想要見她很久了。

晚上見楊非鬆動了,連戰隊其他人跟教練都沒有等,直接跟楊非來出口處堵人了。

等了半天,幾乎人都走光了,他也沒有看到人出來。

在這之前還一直不斷的問易紀明秦苒是不是已經走了。

眼下突然看到秦苒等人出來說,他哪裡還管得了其他人,立馬揮著帽子大聲開口。

然後低頭,拍了拍車窗,「陽神,快出來啊!」

楊非顯然也看到了秦苒這一行人,他正拉著臉上的口罩打開車門下來。

豪門通緝令:女人休想逃 他的粉絲太多,都堵在戰隊的VIP出口處,兩人是戴了粉絲的應援帽跟口罩出來的。

魔都風大,這會兒已經接近十二點了。

十二月里的天氣,又寒又冷。

但易紀明的聲音還是能稍微聽到一點的。

因為帶了個「神」字,陸照影沒往秦苒這一塊兒想,而是左瞅右瞅了一下身邊,「竟然在觀眾席出口處看到易紀明!他在等誰?陽神會不會也在?」

陸照影前後左右都找了一遍,都沒找到可疑的人影。

江東葉好奇的看了眼馬路對面的少年,想了想,開口:「不會找我們的吧?」

陸照影剛想說不會吧,他有這麼幸運?就看到麵包車駕駛座上下來的楊非。

兩人一前一後徑直朝他們的方向走過來。

陸照影回想了一下,確定易紀明剛剛口中叫的是「秦神」。

他有些愣愣的,「秦小苒,易紀明他……他……」

秦苒拉了拉頭上的帽子,沒理會他,只是半眯著眼睛看了眼楊非二人,又看了眼程雋他們。

最後將目光放在程雋臉上,想了想,詢問:「一起去吃夜宵?」

她也有點事情要問楊非。

程雋挑眉,壓低聲音:「行。」

江東葉安排的加長車夠大,一行人都往他的車子邊走。

他跟陸照影不一樣,雖然聽過楊非,但沒那麼粉他,所以還能跟楊非易紀明打招呼,還非常禮貌的介紹了一下自己。

能跟秦苒一起來看現場的,都自動被易紀明劃為了秦苒的朋友。

一番介紹之後,站在秦苒身邊的程雋才抬了抬眼眸,懶懶散撒的朝他們開口:「程雋。」

這算是介紹了。

楊非不動聲色的看了眼程雋,總覺得這位,看他的目光帶刺。

但是偏偏這個人的表情懶懶散散的私護還挺有氣度禮貌,什麼也感覺不到。

四個人上了車。

江東葉就把似乎還愣在原地的陸照影拽到車上,「陸照影,吃飯了。」

這人剛剛還念叨著陽神陽神,怎麼這會兒看到本人,反而懵逼了。

陸照影僵硬的轉過頭來:「剛剛易紀明叫秦小苒什麼來著?」

「秦神啊? 緋色豪門:通緝潛逃前妻 怎麼?不對嗎?」

愛在億萬光年間 陸照影一口氣喘過來,搖頭,略微思索,「我從來沒有見過易紀明叫陽神以外的人是這個稱呼。」

「她打遊戲還是厲害的。」江東葉就催陸照影趕緊上車。

陸照影半夢半醒的坐上了副駕駛座。

低了低頭,手機微信響了一下,是歐陽薇發過來的消息,問他打不打遊戲。

現在的陸照影哪裡還想打遊戲?!

後面位置挺多。

秦苒程雋坐了中間,易紀明跟楊非就非常識趣的坐到後面一排。

易紀明正好坐在秦苒這個位置的後面。

他手搭著秦苒的座椅,身體微微往前傾,想要跟秦苒說話,可覺得車廂里的氣氛有點奇怪。

尤其前面坐著的程雋,總是讓人感覺到若有似無的壓力。

易紀明看了兩人一眼,不知道在想什麼,又縮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了。

這會兒各大商早就就已經關了門,想要找一家吃飯的地方並不太容易。

不過江東葉還是找到了一家老牌的會員制24小時本幫菜。

菜偏甜,秦苒吃了幾口就放下了筷子。

又拿起一遍放著的紙巾。

程雋也沒吃幾口,看她這個動作,不由微微偏頭。

「我去衛生間。」秦苒說了一句,就拉開凳子站起來,朝外面走。

程雋看著她離開,往椅背上靠了靠,又伸手敲敲桌子。

一直在包廂內的服務員十分有眼色的走過來。

程雋壓低聲音說了幾句。

**

走廊外。

秦苒上完衛生間,洗了手,就拿了張紙,一邊慢條斯理的擦著手,一邊往外走。

一拐彎,就看到站在不遠處,雙手插兜等著她的楊非。

「秦神。」看到秦苒,楊非抬了抬頭。

「那個yan,有問題。」秦苒低著眉眼,把手上的水仔仔細細擦乾淨,又找了個垃圾桶隨手扔了。

她說的是今晚比賽上,狀態特別差的那個隊員。

楊非靠在牆上,點點頭,「我心裡有數,但老喬韌帶傷了,二隊三隊的大多都是青訓生,這個賽季上不了場。」

老喬是隊伍里的老人了。

上次是孟心然做了替補,代替老喬打了一場。

因為那次蹭熱度的事,楊非直接把孟心然劃到了黑名單,這次讓yan上場。

秦苒只是提醒一句,見楊非也注意到了,就沒多說。

兩人一起回到包廂。

秦苒剛坐回到椅子上,一手撐著桌子,一手拿著杯子喝水,沒再碰菜,剛喝了一口服務員就上來了一盤水煮肉。

對面一直觀察著這邊的江東葉愣了三秒后,終於反應過來,剛剛程雋跟服務員說了什麼。

然後搖頭笑。

**

吃完飯又回到酒店,近乎兩點了。

酒店是程木定的。

五間房,都是套房,臨江,最後一間房是程木來酒店后才定的,都在36層樓。

秦苒拿著房卡進來自己的房間,洗完澡也沒打算睡,而是穿著浴袍出來,從背包里拿出電腦,翻出來聯繫顧西遲。

顧西遲最近找到了新的研究方向,這個點跟秦苒預料的一樣,並沒有睡。

還在他的實驗室。

他正拿著試管,見秦苒終於理會他了,終於看向屏幕,他就穿著白襯衫,袖子卷的高,「你好幾天都沒找我了,沒事吧?江東葉找人盯你了?」

江東葉的纏人功夫顧西遲領教過。

想到這裡,顧西遲不動聲色的把試管放回去,皺皺眉,秦苒可能應付不了江東葉。

「那倒沒有。」秦苒拖開桌子邊的椅子坐好,隨口應了一聲。

顧西遲點點頭,鬆了一口氣。

江東葉沒盯上秦苒就好。

他繼續又轉身,拿著試管轉向另一處,想了想,又抬了抬眸:「你外婆是被輻射的你知道吧?」

秦苒點點頭。

「那你知道主要都是什麼嗎?」顧西遲把試管放到儀器上,又折回去看秦苒。

秦苒搖頭,顧西遲的報告單跟福爾摩斯密碼差不多。

顧西遲看了她一眼,張口,「算了,再等我幾天等我研究出來,我去一趟雲城,當面跟你說,不過中途可能要找程雋……」

他抿唇,又走到一邊,沒直接開口說,輻射里有鈾。

鈾,核反應堆最基本的燃料。

陳淑蘭到底做什麼的?顧西遲擰眉

「你不在宿舍?」 柔情總裁,獨寵纏妻 顧西遲實驗室的東西大部分在運轉著,他又拿了張列印出來的紙,看了一眼,想了想,鈾覺得好像哪裡不對,湊到鏡頭邊看了一眼,她身後的背景不太對,「去京城找你老師了?」

秦苒伸手擦著頭髮,往後靠了靠,淡定的開口,「沒,我在魔都。」

顧西遲把紙放在一邊。

「魔都?」聞言猛地抬頭,他反應過來,身手把儀器關了,走過來:「哪裡?什麼時候來的都不說一聲,怎麼沒來我家。」

秦苒想了想,偏頭跟他說了個酒店名。

顧西遲點點頭,他伸手拿起掛在一邊的外套:「我去找你!「 \請到 www,69zw,com 六*九*中*文*閱讀最新章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