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苒的流量現在變大了,加上水軍刻意引導,這行人多聽幾遍秦苒的曲子,就能發現出問題。

京大藝術系練習室。

秦語把小提琴放到一邊,走到衛生間,翻出微博。

在一群水軍還有幾個鐵粉的帶動下,超話區已經有一條《歸寂》曲目的鏈接出現。

發布曲目鏈接的事言昔的親媽粉,一江流。

微博熱搜又開始變動了,言昔的《歸寂》上了熱搜。

秦語把隔間的門關上,她看了一會兒,然後退出,翻看手機里的相冊,相冊有她扒出來對比的曲譜……

做了好幾天的,比上次她的那個粉絲還要認真。

她低頭,睫毛微垂,站在隔間思考了一會兒,沒立馬登錄小號把的譜曲發出來,而是打開評論區,找到了評論區一江流的ID,直接點開。

然後用私信把上相冊里扒出來的曲譜發給對方。

一江流是言昔早期的粉絲。

也是言昔的大粉,對秦苒本來就是愛屋及烏,眼下卻沒想到,會在秦苒的原創曲目中聽出來言昔《歸寂》的旋律。

本來也只是懷疑湊巧,畢竟言昔的粉對秦苒還懷有感激的意味。

但秦語發過去的專業對比圖直接讓言昔的一群理智粉爆了。

這份專業對比圖從扒譜到抄襲對比,無一不證明秦苒不是撞,無論從曲風還是曲目中央,都能找到刻意模仿的點。

一江流:【大家嚴格控制好自己,言昔跟秦影帝是朋友,這件事他可能會顧忌秦影帝的面子,我們要做的就是不牽扯言昔的情況下把這件事鬧大】

對比圖在言昔粉絲群傳開,粉絲們首先攻擊的就是秦影帝跟秦苒——

熱搜乍起。

【秦影帝侄女抄襲】

【秦影帝人設倒塌】

秦影帝早上轉發的那條微博成了所有網友攻擊的對象。

「秦影帝,你知道你侄女的這首原創曲是抄襲的嗎?」

「希望你能給我們一個解釋!」

「一生黑不解釋。」

也有秦影帝的粉絲,「這件事跟我們家秦影帝沒有關係,希望粉絲不要上升到……」

「……」

言昔的粉絲們都非常忠,沒有幾個人去言昔微博下鬧事,因為秦苒微博現在還有發布任何消息,所有人都把炮火放在了秦影帝的微博上。

**

M洲。

秦修塵還在拍電影,坐在旁邊的經紀人兜里的電話瘋狂響著。

經紀人拿出來看了一眼,正是國內的工作室。

他往外面走了幾步,接起來,十分疑惑:「有什麼緊急情況?」

秦修塵在M洲拍戲,工作室如果沒有急事,經紀人不相信他們會在這種時候聯繫上自己。

「秦影帝在嗎?小侄女出事了!」手機那頭,工作人員急匆匆的開口。

聽到事關秦苒,經紀人心裡也是一陣「咯噔」,「你慢慢說,究竟是什麼情況?」

工作人員把熱搜的事情言簡意賅的說了一遍,「應該是背後有人推動,抄襲對比圖出來的很快,像是刻意營銷一樣,對方也買了水軍,我們根本就控不了評!」

「這件事我來處理,你先不要給秦影帝打電話,不能讓他知……」

經紀人話還沒說完,秦修塵披著大一從他身後出來,他身高腿長,直接抽出了經紀人手裡的手機:「什麼不能讓我知道?」

他直接抽出來經紀人手裡的手機。

從團隊賬號點開自己的微博主頁賬號,縱使團隊控評,他的微博主頁已經被言昔粉絲跟水軍佔領,最熱門的一條評論換了——

【秦影帝,你不刪了這條視頻轉發給言昔道歉嗎?】

秦修塵隨便看了一眼。

又點開了一條微博——

救贖:【sxwl,自己的曲子都是抄的,還把人小姐姐@秦語逼走,京協是你一家開的?人品可見一斑,秦影帝不出來替你侄女道歉,還把視頻微博轉發到自己的首頁?怕別人不知道抄襲?還驕傲,不知道秦影帝此時覺不覺得打臉?人設崩了把?也請某侄女適可而止……】

就知道了大概,他嗤笑一聲,然後看向經紀人,「我的手機拿來。」

經紀人一頓。

秦影帝看他一眼,面色沉靜:「拿來。」

經紀人從兜里把秦影帝的手機遞給他,並囑咐:「你先別亂來,這件事我來處理,不要表態……」

秦影帝沒應聲,只是拿著手機一邊把玩一邊離開,繼續去拍戲。

經紀人看著他的背影,總覺得不安。

與此同時,微博吃瓜網友都能看到——

秦影帝的主頁面,剛剛轉發了網友「救贖」要求秦影帝跟秦苒出來道歉的微博,並評論,三個字——

【不刪,滾。】 “來,靈韻,這幾本書你先看着,鞏固一下最近學的知識。”

將幾本小冊子遞給正將一根根六葉草放到一塊略有凹陷的岩石上的靈韻,嘎嘎看了看周圍的環境確認這裏的六葉草應該不會被風或者小動物騷擾。

小冊子上用紅色鮮血所寫的文字散發着誘人的清香(血腥味=。=,PS:嘎嘎猿們的血液是白色夾雜淡藍,味道也與紅血不同,嘎。),小心翻看着上面的文字,靈韻還不忘用觸手卷幾塊烤肉和素食不時放入口中。

“對了,靈中他們呢?我記得說過要召見他們的。”

漫不經心的咬着手中的烤肉,嘎嘎將視線轉入身旁正烤肉中的一個嘎嘎猿。

很是明顯的一頓,這個嘎嘎猿將詭異的眼神投向嘎嘎,猶豫了好一會兒之後纔開口。

“那個,大頭領,你不是說讓他們在岩石那兒等着嗎?現在……應該還在吧。”

“……”

“啊!哈,哈哈,嘛,對,現在是在磨練他們的毅力和耐心,嗯……”

擡頭看了看洞外已經完全黑下來的空間,嘎嘎在心中對這些嘎嘎猿們表示着同情,然後轉頭叫住一個嘎嘎猿,“你,對,就是你,去洞外把隊長們都叫進來,就說現在可以召見了。”

整了整衣服,嘎嘎幾口吃下手中食物,發覺已經飽了之後才穩穩的坐在火堆旁,看着被選出的幾個隊長接二連三的走了進來,並在自己的火堆邊圍坐好。

“先吃點東西吧,等了一天應該餓了吧。”想想上午小隊內的戰鬥;中午午餐又被嘎嘎取消;下午更是因爲嘎嘎自己和靈韻討論問題導致幾位隊長被晾了半天,只吃過早餐的他們現在肯定已經很餓了吧。

拿着嘎嘎挨個遞出來的烤肉,幾位隊長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後又猶豫的看着手中的烤肉,卻並沒有動口的意思。

“吃啊,都餓了一天了,還是要吃點東西的。”幾位隊長就這樣坐在哪兒,卻就是沒誰下口。

“大頭領,我們不餓。”一個隊長似乎是在爲嘎嘎解惑,但嘎嘎卻想到了其它的,“難道是對我晾了他們一天不滿?現在是在採用非暴力不合作的抗議形式?也是啊,我被晾了半天餓了一天也會不滿。”

“不過,可不能讓他們對咱產生懷疑和不滿,這可是事關咱大頭領威嚴的大事的說。”

於是,嘎嘎清了清嗓子,在心中開始打腹稿,預備講一講耐心和毅力的培養,與烤肉的重要關係。誰知這時一個隊長疑惑的看了看思考中的嘎嘎,張口又說道:“大頭領,我們今天下午看你和靈韻祭……”

“是頭領。”某隊長小聲提醒。

“嗯,頭領,靈韻頭領一起去山上,我們閒着就在周圍抓了幾個小動物來烤着吃,所以現在不餓,說起來烤的還真不錯啊。”

“……”嘎嘎鬱悶的看着這幾個貌似還在回味烤肉味道的隊長,巨汗掛上腦門,“果然,對這些傢伙用複雜的思維應對的咱纔是笨蛋麼。是誰烤的肉?”

話音剛落,衆隊長立即轉頭望向某火堆旁正伸手(手掌和觸手)烤火中的雌性小隊隊長。

“什麼名字?”轉頭看向目標,這個隊長身體看起來和雌性嘎嘎猿們一樣纖細,但動作卻很靈活,無論觸手和手掌在放在火堆上時都沒有被燙到,看起來實力已經接近嘎嘎救援戰時期的靈韻她們了。

聽見周圍靜了下來,而嘎嘎的聲音似乎是對向自己的,這位隊長猶豫的看了看大頭領和衆隊長,“那個,大頭領,問我麼?”

嘎嘎點頭確認。

“哦,我叫靈羽,剛剛選出來的隊長。”

“以後你就負責巢穴裏的飲食和儲存吧。你帶着你的小隊管理好那些燻肉和種子,除了我、頭領和祭司之外,其它嘎嘎猿都不許動那些東西,包括隊長也不準。”說着,嘎嘎提高音量以使周圍的嘎嘎猿們都能聽到,讓他們知道嘎嘎的這項決定。

很明顯嘎嘎猿們都有想起來就到食物儲存的角落拿點吃的習慣,即便現在嘎嘎開始規範了,但要短期內改變他們的“好”習慣還得花點時間,所以靈羽小隊的管理只是開始而已。至於這些傢伙心中是否會產生什麼不滿,嘎嘎會慢慢調理滴。

“以後每天早上和晚上吃飯的時間,你的小隊就負責給大家烤肉和提供素食。每次狩獵的小隊帶回來的食物在剝皮的小隊處理之後,你們就將肉薰好儲存起來,採集植物的小隊回來後也把植物交給你們儲存,知道了吧。”

在詳細講解了這個飲食和儲存職責的注意事項之後,嘎嘎讓新上任的餐飲倉儲管理小隊開始走馬上任。這時,嘎嘎將視線再次轉回了留下來的各位隊長,“對了,之前會剝皮、處理皮膚和訂書的幾個我記得分到了同一個隊,隊長是誰。”

“是我,大頭領,靈食,那天是你給了我骨刃。”高興的從身後拔出骨刃,這個嘎嘎猿觸手揮舞着昭示着自己的存在。

“存在感好強的名字,話說我給這傢伙起名的時候沒想起什麼東西吧?”嘎嘎無語的制止了這位隊長的表演,“零食,你的小隊是唯一一個雌雄……不,男女混搭的小隊,負責給狩獵小隊帶回來的動物剝皮、清理,然後小塊的製成書籍,大塊的留給……”

這時,嘎嘎看向學會了製衣的幾個雌性嘎嘎猿組成的小隊,“就是她的小隊。”

發現嘎嘎看向自己,這個隊長立即回話,“靈衣,我會做衣服時大頭領起的。”

“對,就是靈衣的小隊,你們負責用零食小隊提供的恐龍皮,按我或者靈雪頭領的要求做出衣服。”

“哦。”

接下來,嘎嘎將三個由雄性組成的小隊,分配爲狩獵小隊,每兩天將由一個小隊外出狩獵,另兩個小隊則在巢穴守衛,進行相互輪換。

而剩下三個雌性小隊中,有兩個都是七猿,因爲她們分別是靈雪和靈韻的小隊,負責她們的保護和協助。同時,因爲靈韻有教育嘎嘎猿們的職責,所以她的小隊除了協助靈韻工作之外,還負責管理小嘎嘎猿們。

最後剩下一個雌性小隊,嘎嘎將其分配到外部負責採集可食用的植物,至於哪些是可食用的,在這之前嘎嘎已經指了出來。除非出現蛹化個體,嘎嘎並不會讓她們採集其它未知植物。

這樣一來,九個小隊就已經分配完成,而剩下四十八個幼年嘎嘎猿,嘎嘎將他們安排到靈韻處學習,等待成年之後的分工分隊。

“終於完成第一次編制了,接下來只等讓小靈韻走馬上任,以及靈雪頭領之位的確立了。等等,咱得記下來,這樣又是一本書,嘿嘿,咱是雙月星書籍製造者。”

想起了什麼,嘎嘎轉頭望向靈韻。

“靈韻,下次做夢,夢神就會給你進行祭司考試,如果過了,你就可以成爲正式祭司。”想了想之後,嘎嘎回頭對着剛剛醒來不久的靈韻說了一聲,又繼續準備正式祭司的考題。

“考試是什麼?”

“……”

沒辦法,嘎嘎只得給小靈韻一點點講解。

經過嘎嘎對靈韻長達幾十天,數百個夢境的試驗教育之後,嘎嘎準備了現階段正式祭司的考驗課程,總計有七門,分別是:文字、算術、祭祀、醫療、精神、繪畫和試驗。

文字,要求三百個漢字以及標點,並能讀懂嘎嘎寫的基本小冊子。

算術,要求四位數以內的加減,多位對單位、單位對單位的乘除。

祭祀,要求熟悉簡陋祭壇的堆砌,以及在祭祀中的各項流程要點。

醫療,要求掌握有傷口包紮、藥草敷用、藥草培育以及藥粉製作。由於藥草培育和藥粉製作還處在試驗之中,所以暫時不作爲靈韻的考試點,但之後的祭司就需要,而靈韻也必須在試驗完成之後掌握這項能力。

精神,即精神力的最初感應,以及進一步的基礎精神力球形擴散觀察能力。對於普通嘎嘎猿和翔翼嘎嘎猿們而言,感知到精神力都是精神力使用的關鍵。而在電石礦時,幾百個嘎嘎猿中,能夠感知到精神力,之後進一步學習嘎嘎的精神力使用方法的,也只有幾個而已。就連嘎嘎小隊中也只有楚玲、楚琴能感知到,個體實力最強的楚易都沒有感知成功。

繪畫,也就是讓考驗者隨便畫上一幅簡單的畫,只要有其形即可。

試驗,這則是要點,需要學會如何進行試驗、記錄要點以及總結。這一項中的總結,普通嘎嘎猿是無法完成的,只有蛹化後的翔翼嘎嘎猿纔有這個腦力和靈活性。而這也是祭司必須要蛹化個體的原因之一。

由於是在夢中進行考試,考驗過程將完全採用虛擬現實技術(就是空幻操縱改變夢境=。=),每次想到這種考試學習方式,嘎嘎就對人類時杯具的考試場景心有餘悸,“太慘了,從幼兒園考到大學,就算進入社會還得考試。筆試這傢伙,一直在進行,從木有被取消。”

或許是這種痛苦記憶的影響,見祭司學徒們擁有這麼好的學習考試條件,嘎嘎覺得他們的課程或許還有待進一步開發。

九轉帝尊 “以後是不是該弄出個祭司一二三四級神馬的,多麼有愛的世界啊,捂臉。” 經紀人低頭,翻了翻自己的手機,自然也看到了秦修塵轉發的微博。

他用手蓋住眼睛,「我就知道……」

能預料到秦影帝這麼一摻和,會給本來就不平靜的網上投下怎樣的炸彈,估計要不了多久,微博上各種話題都會起來。

這件事會愈演愈烈。

下一秒,工作室的電話再度打過來。

「哥,現在怎麼辦?」秦修塵的公關一向反應很快,微博上這話題剛爆發出來,工作室的人就及時發現。

本來公關就控不了評,這個時候秦修塵又突然發了這樣一條微博,把網友的情緒點帶上最高潮。

經紀人沉吟了一下,「這件事試著能不能聯繫言昔那邊,詢問具體情況,至於小侄女那邊暫且先瞞住。」

網友不知道秦苒的性格,但經紀人跟秦修塵與她相處了那麼久,又怎麼會不清楚?

無論如何,經紀人也不會相信秦苒會是抄襲這些的人。

信息時代就是這樣,秦苒紅的太快,之前又幾乎找不到黑點,如今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黑點,她又是話題中心的人物,嫉妒她的人不在少數,一時間全都席捲而來。

「言天王那邊……我們可以聯繫嗎?」工作室的人不由頓了頓,小聲詢問。

經紀人站在門口,外面寒風呼嘯,冷風如同刀子一樣刮進他的脖子里,他回想著錄節目時,言昔對待秦修塵十分尊敬的態度,不由頓了一下,「應該可以,你試試。」

聽著經紀人的話,秦影帝團隊就開始找言昔的團隊來處理這件事了。

跟工作室的人討論完,經紀人直接往裡面走。

拍攝影棚,秦修塵面色入水,正拿著手機,翻到一個電話號碼,好半晌才按下了撥通建。

經紀人過來看了一眼,是秦苒的電話號碼。

電話被接通。

這個時候晚上七點,秦苒還在實驗室,微博上的「抄襲」事件出來不過十分鐘。

她手上拿著一份文件走到了休息室。

「苒苒,聽說你星期六回去看秦陵的老師。」秦影帝沒有提網上的事情,眉眼雖沉,但說話的口氣卻跟以往沒什麼兩樣。

秦苒把文件隨手擱在桌子上,這是南慧瑤他們剛剛傳過來的文件,她向來言簡意賅:「沒錯。」

秦修塵知道秦苒不愛翻八卦論壇,他跟秦陵一直有聯繫,知道秦苒一直有做實驗,這會兒聽秦苒的語氣,就知道還沒人跟她說這件事,「你現在還沒回去?」

「項目前期問題很多,」秦苒看著第一頁研究的數據,眉心為不可見的擰起,深色的眼睫垂下,「在製備濃縮鈾的時候怎麼盡量抑制裂變反應……」

她說到後面,忽然猛地抬頭,腦中一道白光閃過,「我知道了,叔叔,我下次再聯繫你……」

說完就匆匆掛斷了電話。

秦修塵把手機放下,看著被掛斷的頁面,失笑:「她還在忙著做實驗。」

「小侄女還是跟以往一樣,」經紀人也搖了搖頭,他手裡夾著根煙,神色嚴肅,「這件事肯定是有心人控制,不然短短時間內絕對做不了對比圖,但是你太衝動了,你不知道你這次這麼毫無頭腦的衝動,會脫不少粉。」

「而且,現在一些大粉們也帶頭,說要脫粉,要不要發個聲明?」

現在微博上一群秦修塵的粉絲鬧著脫粉。

「不用,洗粉。」秦修塵聲音很淡,眉眼也挺冷漠。

這件事突然間鬧這麼大,不可能背後沒人推波助瀾。

經紀人咬著煙,「不過小侄女的這個原創微博音樂確實奇怪,《歸寂》是江山邑親自作詞作曲的,著實奇怪……」

「等等,你說那首《歸寂》是江山邑作詞作曲?」秦修塵轉身看向經紀人,一頓。

以前雖然沒正面碰過言昔,但不代表秦修塵不知道言昔,不知道「江山邑」這個人。

言昔成名,一半願意歸於他自己,一般原因在江山邑身上,這幾年「江山邑」在圈子裡以神秘著稱,連秦修塵都聽說過,他在國內的參演的兩步電影,製作方都想要請江山邑編曲。

經紀人去聯繫工作室詢問言昔那邊的進城。

秦修塵拿出手機,再度翻出來微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