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若水到是勤快,偶爾有發現一些特別的礦石處還會停下來挖掘一些時間,不過全是一些基本材料,偶爾還會挖出一點品質稍微好一點的礦石。

兩人漫長的路上呆的時間更加持久了,一路走走停停繞過『沼澤泥潭』後來到了一片寬闊場地終於看見了其他不同的東西

一路上基本全是一些礦石水晶,就連礦石獸也沒遇見一隻,這個開闊地方有着不少發光植物,隱約還有些昆蟲飛舞,只不過那些蟲子體型略微那麼大了一丟丟…

葉風所站之地右手不遠處有一個緩緩的小坡。遠遠看去,形態好像一座宮殿。

等到兩人走進后確認,果然是一處宮殿,而且在其正殿門口一處還有着一尊身材絕美的女子雕像

她有披肩的長發,兩隻尖尖的耳朵從發梢伸出,頭上石頭雕刻的飾品簡潔而高貴。

雕像的雙手已經風化不見,但隱約能看得出,她正在抬頭凝視遠方。雕刻的五官已經模糊不清,只能看到略微上翹的唇角。

這座雕像不知道佇立了多久,但其華麗絕美俯視一切的氣勢依然穿過歲月,展現在威兩人面前。

「這是什麼雕像?難道這裏有着人類?或者說精靈?神仙?,竟然用的是黑耀石…」秦若水好奇的圍繞着這尊雕像不斷上下打量

「越說越奇幻了,難不成還有妖怪么,你想像力太豐富了。說不定這就是一個不知供奉什麼的神廟」葉風擦了擦冷汗,秦若水的想像力真讓他有點汗顏。

秦若水注視着這個雕像良久,她感覺有一絲絲不對勁,但又無法說出來。喃喃道「我怎麼感覺這個精靈雕像那裏有點問題…」

「喂,你聽見我說話了沒有,在外面看什麼,不就是一雕像么?我們去裏面看看說不定有什麼好東西呢?」

管它是什麼,人類也好,精靈也罷,按照這個生存世界中,就算葉風見到真正的精靈估計他也不會驚訝,這個地方的神奇他已經感受過了,這是個充滿機遇與危險的世界,按照他心中所想,這裏很大的可能性有着寶箱,而且按照這麼大的宮殿排場來看,就算沒有寶箱,想必裏面的好東西也會有着不少。

回過神來的秦若水終於聽見了葉風的呼喚,回頭微笑的回道「我們找了半天的出口沒有一點希望,沒想到卻在這裏發現了這麼一處宮殿…..」

「是的,看來我們有着很大的機緣呢」意外的發現地下礦產中心,現在又意外的發現了一處宮殿。讓葉風對這個宮殿充滿了期待

兩人不在墨跡,各種摘了幾支發光植物塞在身上,又提留着一個圓形果實發光球體像是提着燈籠一樣兩人踏上那條難以分辯的小路往『宮殿』內部走去….

來到宮殿內卻是和外面景象差不多,竟然也是有着不少發光植物,飛蟲。原本以為裏面漆黑一片現在看來就算沒有手中的發光『燈籠』也能看清楚一些,視野不至於完全遮蔽。

寂靜的『宮殿』之中,兩人安靜的行走着,雙雙警惕的目光,不斷在周圍中的陰暗地方掃過,葉風手掌放在腰間黑金古刀處,隨時準備着應付一切突髮狀況。

「奇怪,這裏怎麼一個怪物都沒有」

「可能是神廟的緣故吧,一些怪物不敢靠近…」

視線在巨石邊緣掃了掃,眼眸卻是忽然一頓,終於有收穫了!在一處植物從中他發現了一個白色寶箱正散發着白色光芒靜靜的躺在草地上

葉風欣喜的快步走去,快速的拾取白色寶箱放進了【物品】空間,想要離開時卻發現在角落邊上的一處盛開着墨綠色花朵,看上去極度美艷又透露出一股特殊氣息。

這株植物,開放着墨綠色的花,隱隱盛開的花朵中心,一片漆黑不見花蕊,無風自動,一股淡淡的香味,從中散發而出…

目光在這株植物上仔細的掃了掃,葉風有些詫異的挑了挑眉,然後微蹲下身子,手掌對着植物伸去,想要將之摘下…

就在碰觸到植物之時,一隻如玉般的潔白小手,突然從葉風面前伸探而出,也是對着這株植物抓來,不過,卻是一把抓在了他手掌上。

「別碰!」

「有毒?」

秦若水搖了搖頭到;「正是因為不清楚,我們才不能亂碰,我們只找箱子…不用管這些」

這裏怪異的植物花朵眾多,很多也都有顯示信息,像什麼【黑瑞花】,【暗夜草】【雪夜香】等等各種名稱,信息顯示也都有介紹,只不過也是一次普通的製作材料而已。

像這朵美艷花朵一樣沒有介紹的也有一大堆,沒有必要採摘這些雜物,浪費好不容易騰出的【物品】空間。

「嗯,走吧!女俠」

葉風放棄了摘取的打算,兩人繼續步入內部。

沒多久的路程,兩人也來到內殿,碩大的空間里除了一些植物竟然沒有任何擺件什麼的,只有三扇門。

左右兩邊都是略小與中間那扇,右邊更是殘破不堪,門戶洞開,露出一條向下的直入黑暗的台階…

中間那座綠銹斑駁,堪比城池的巨大銅殿,讓他心中不寧,一股非常的特別的波動傳來。

「搞什麼?三選一?」這麼大的宮殿裏面啥都沒有隻要這三扇門,這意思是還要自己挑選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菲絮怎麼也沒有想到,浩軒會對自己說出如此決絶的話,她哭泣著傷心的絕望的跑了回去,見依舊昏迷不醒了寰宇,心中更加無助委屈。怎麼一下子自己的兩片天全塌方了,他握著寰宇的手淚水不停的翻滾,直落在寰宇的手上,她抽泣的敘說着自己的委屈:「二哥,大哥他居然說我是他的仇人,居然說下次見面絕不會手下留情。難不成他真的會相對三姐那本毫不猶豫的揮刀砍我嗎?他不是最疼我的嗎?怎麼會這樣,二哥,你什麼時候能醒過來,我真的好害怕…」

突然門外傳來腳步的一個人的而腳步聲,菲絮立刻護住寰宇,一嵐跑出去一探究竟,想攔住所來之人,她暗暗拔出劍,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卻意外看到是自己的母親,剛要開口,楚長老連忙做了一個禁語的手勢,示意一嵐進入密室。

小八守在密室門口,見有人進來便灑出迷煙,準備讓菲絮趁亂帶寰宇逃出去。楚長猜想菲絮在裏面也會有所防範,便十分小心的進入。早就聽聞菲絮身上堪稱玄冥教的百寶箱,各類罕見法器信手拈來,同時精通醫術,而密室入口最適合迷香的而使用,便按時一嵐屏住呼吸。

小八見楚長老安讓無恙的走出迷煙範圍內,大為吃驚,居然能有人中了它的千年章魚迷煙而無事,它觸動的最前面的兩隻觸角猜測是怎麼回事,又見身後的一嵐進來,也是安然無事,便更加報搞不明白:「一嵐小姐的修為怎麼可能抵住我的迷香?但此人和一嵐小姐一同進來,肯定是友非敵。」

菲絮見進來的楚長老,像是見到自己的親人一般,上前拉起楚長老的手,說道:「師叔,二哥還沒有醒。」

楚長老一直都非常喜歡菲絮,見她這副楚楚可憐的樣子更是新生憐憫,她摸了摸菲絮的頭髮,安慰的說道:「沒事,有我呢?」

楚長老走到寰宇身邊,為其吃下一顆丹藥,又運了少許功力,寰宇方緩緩醒來。張開眼睛便看到自己在楚長老懷中,他就像重新回道母親的懷抱一般,激動的輕聲叫了句「師叔。」

菲絮見寰宇醒來,忍不住趴在寰宇懷中哭泣起來:「二哥,你總算醒了,剛剛嚇死我了。」

寰宇勉強微笑安慰菲絮道:「這不沒事了嗎。」

此時一嵐亦是模糊了雙眼,叫了句「寰宇哥哥,兩股熱淚便瞬間湧出。」

此情此景,楚長老險些鼻子一酸也哭了出來,但是她明白,她此時是幾個孩子的主心骨,絕不能輕易落淚,便安慰道:「好了好了,這不都過去了嗎。寰宇,幸虧菲絮及時趕到救下了你。」

菲絮抬起頭說道:「不,幸虧一嵐姐姐及時找到了我,告訴我你有難。」

一嵐則說道:「是母親讓我這麼做的。」三人一人一句說完后,都惠心一笑,似乎一切災難都過去一般。

寰宇心中更是明白,他能獲救,多虧楚長老的而一手安排,有幾分語塞,一時不該說什麼好,哽咽了半天方說出一句:「謝謝師叔的信任。」

寰宇想了一下楚長老能冒天下之大不韙幫助他,皆源於對自己的信任,她相信寰宇的人品,相信他的所堅持的道義,相信他定不會辜負大宗主的所託。所以他此時最感激的不是楚長老的救命之恩,而是對自己無條件的信任與支持,這才是孤立無援的寰宇最希望得到的。

楚長老說道:「我只是信任你這個人,不需要任何證據和理由,我信你所說的而每一句話,我也會想辦法說服楊長老他們的,但是需要等其他門派的掌門長老離開以後。」

寰宇繼續說道:「我大哥在煉獄孤城中了鬼蠱皇的心蠱,所以他…」寰宇想說但又說不出口,楚長老自然看的明白,說道:「當浩軒一開口,我便知眼前的浩軒有問題,原來是被心蠱所控,我聽說鬼蠱皇的心蠱乃是蠱術的最高功法,中蠱之人無人能破,除非殺死鬼蠱皇。」

寰宇道:「鬼蠱皇在煉獄孤城,三皇同在,殺了絕無可能,但我郭師叔說還可以以真情呼喚出他的本心。」

寰宇和楚長老的一番對話,菲絮才明白浩軒為何突然變得如此冷酷無情,原來中了心蠱。當寰宇說完呼喚出浩軒本心之時,他和楚長老一同看向了菲絮。菲絮驚訝的用食指指向自己問道:「我嗎?」

寰宇說道:「小妹,平心而論,你是大哥最在乎的人,他對你除了兄妹之情還有愛,只有真愛才能呼喚出本心。」

菲絮還是有幾分不理解:「大哥雖然平時最疼我,但是對我們大家都是真愛呀,為什麼我能喚出大哥的本心,我們需要一起努力。」

楚長老和一嵐一聽,便知菲絮還尚不懂情事,暗暗一笑,寰宇也忍不住一笑,說道:「好,我們一起呼喚出大哥的本心。」

各派共同制裁了寰宇后,約定在寒冰冷月刀現世后聯合八十世家共同討伐玄冥教,守護金蓮。於是各派第二日便紛紛離開玄冥教,各自盤算著如何獲得寒冰凌月刀,這可是最後一件五至神器,同時也是殺傷力、破壞力、攻擊力最強的神器。各派都不想輕易放棄獲得五至神器的機會。

待各派人下山一個時辰后,楚長老辭別其他幾位長老,一路上幾番小心謹慎,多次周轉繞路才迂迴到大宗主修鍊的密室查探寰宇的傷勢。

誰知楚長老剛一進來,便被眼前這那一幕驚住了,三位長老背對着石門,前面跪着寰宇和一嵐,菲絮無措的站在一旁。還沒等楚長老開口,楊鈎天便開口說道:「來了,繞了幾個彎彎轉轉確實有點慢。」

楚長老這才嗎,明白,原來其他三位長老早就知道寰宇藏在這裏,只是沒有揭穿。楚長老說道:「既然早就知道,又何必演戲。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楊鈎天說道:「我從一開始就知道你暗自安排一嵐出去玄冥教找人,沒有加以阻攔是因為我也害怕萬一真的是寰宇所作,眾目睽睽之下無法尋思包庇。而昨日寰宇被打神鞭重傷,莫姑娘的碧羽飛行術雖快,但她本身修為不足,是無法帶着重傷的寰宇御劍遠行的,所以我門順藤摸瓜便找到了這裏,但莫寰宇你真的讓我很失望。」

寰宇低頭不言,楊鈎天繼續說道:「你若是在甲丑年之前送回玄機派的金蓮,並找到蒼穹派和青松派兩派遇害與玄冥教無關的證據或者轉還其他兩派金蓮,解除滅世黑蓮開啟的危機,我可以說服其他門派放下教派恩怨聯手玄冥教一同守護黑蓮,但你若做不到,休怪我無情。」

楚長老見楊鈎天如此安排,臉上漏出了微微笑意,他雖然知道楊鈎天所說的三件事沒有一件是易事,但既然楊鈎天願意等,說明此時他在心底還是願意相信寰宇的。

寰宇行禮道:「多謝師叔寬宏。」

晁長老拿出一顆金丹說道:「這枚金丹可以幫你消除打神鞭對你身體造成的傷害,至於雙劍聖姑哪一掌,你自己調節便可。」

寰宇看着那枚金丹遲疑了一下,晁長老說道:「拿着吧,你楊師叔提前託付我幫你煉製的。」

楊長老闆著臉說道:「你煉藥就煉藥跟我有什麼關係。若宇文浩軒是命中注定的寒冰凌月刀的主人,三日後你便下山協助與他。」說完轉身走了。

晁長老看着寰宇眼睛故意瞥了一眼楊鈎天,臉上強忍着笑意將葯遞給了寰宇也走了出來。喬長老最後說道:「莫寰宇從你拿出幽變玄機傘的那一刻便不值得我再信你,但三位師兄願意給你機會,我拭目以待。」說完拂袖而去。

楊鈎天的此番話一定要等到楚銀香來了后才說,就是想讓楚長老也清楚的知道他對寰宇的態度,並非她想的那般苛刻。他雖然不喜歡寰宇,更是因為金蓮丟失而生氣,但若寰宇改過自新或者拿出真憑實據證明玄冥教清白,他還是願意給寰宇機會,甚至幫協寰宇。他現在是繼大師走後幾位長老中的二師兄,更是玄機派主事的長老。不可能像以前一樣一怒起來一發不可收拾。也就是經歷此番事情后,楚銀香對這個一項強橫的二師兄有了幾分敬佩之意。

杜長老重新回到闊別多年的玄冥教,感慨萬千。他沒有想到兩位師兄居然能將玄冥教重建的和當年一模一樣。同時元神歸位的莫懷遠和莫靖天得知郭俊生要重返玄冥教,早已在迷霧森林外等候,他們在最開始兄弟三人舉杯豈是的石桌前擺放了三大壇酒。

兄弟三人見面只是彼此微笑,沒有任何的語言交流,莫懷遠甩出一壇老酒,郭俊生順勢接住,三人便舉壇暢飲。直喝到壇內空空,三人丟開酒罈哈哈大笑。

莫懷遠率先開口道:「三師弟,這麼多年以來你辛苦了。」郭俊生道:「不辛苦,你們重建玄冥、卧薪嘗膽二十年才算辛苦。而我從師父遇害到現在沒有為玄冥教做過任何事情,慚愧慚愧。」

莫靖天拍著郭俊生的肩膀說道:「你身兼重任,深入黑暗卻始終心懷光明,三十年來,初心不廢,這才是我們自嘆不如的。再說煥奕能衝破九層琉璃凈火,寰宇和浩軒初步達到大宗師水平不都是借你這個師叔之力。」莫靖天滿意的笑着。

郭俊生聽完這話忽然更為嚴肅起來,說道:「你還好意思說呢,煥奕跟你年輕時簡直一模一樣,衝動任性、狂妄自大、不善思考,現在認準了玄冥教是他的仇人,這回怎麼辦?」

莫靖天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說道:「沒事,浩軒專制那小子犯渾,再說寰宇也在他身邊呢,菲絮和錦瑤也下了山。既然他們是五至神器新主,那麼有些事情可能只有他們自己才能解決。」

郭俊生推開莫靖天說道:「浩軒雙煞氣入體還中了鬼蠱皇的心蠱,恐怕現在心智都被他人所控制。」郭俊生帶來的這個消息讓莫懷遠和莫靖天頓時緊張嚴肅了起來:「你說什麼?」

「旻宣王故意製造矛盾引起五大門派和玄冥教的誤會,他讓你看清五大派正人君子背後的陰險猜忌,看清龍舟根本容不下我們玄冥教,然後說服我們同他們聯手,開啟滅世黑蓮,一統乾坤。」郭俊生一五一十的而說到,他雖然沒有完全知曉龍舟計劃,但是憑高超的邏輯和判斷力推斷出龍舟計劃的大致過程。 能夠看出徐凱輝心中的矛盾,又知道這種大齡巨嬰優柔寡斷,周逸自作主張道:「那麼等今天夜裡,你睡著了之後,我會再來的。」

「周……周先生,能不能,不要把我母親消滅。她真的是個好人啊!能不能……」徐凱輝突然驚恐了起來。

他的神情有點激動。

面對這種大齡巨嬰,周逸也不想多解釋什麼,只能哄騙道:「你放心,不會的,我只是帶她去天堂。強行留在陽間會被牛鬼馬面勾走,打入十八層地獄,相信你也不想這種事情發生吧?」

「十八層地獄?」

「人死了,怎麼可能一直留在陽間。否則不是亂了套了嗎?」

「啊,好像是這樣。」徐凱輝依舊有些驚恐,畢竟他心底里還是想和母親一直待在一起的。

「你媽要是一直待在這裡,會影響你的身體。你看你現在多瘦,你一米七的個頭,只有70斤,小學生都比你重。再這樣下去,你會死。」

徐凱輝倒吸了一口涼氣,他不想死,也不想自己的母親被打入十八層地獄,又不想離開自己母親,所以在那裡不停地撓著頭皮。

周逸沒有理會神經兮兮矛盾糾結的徐凱輝,點燃了一根熏香。

「沒事的,你放心。告訴你母親,你在這裡不也生活的很好嗎?這裡的有吃的有喝的,還能培訓技能,你出去了之後,也能找到工作的。」

「是很好……嗯,很好。我出去了之後,能找到工作的。」徐凱輝喃喃自語。

他還真的把西所當成了另外一個家。

大齡巨嬰就需要人管著,才能夠安心。

也是個人才。

這一根熏香有安眠的作用。

緊接著,周逸退出了房間。

「怎麼樣?」王正發正在走廊的盡頭等待。

每次出了事故,他都有些緊張,即便搞事情的大概率只是一個「念」。

但說不定,是更厲害的東西呢?

「初步判斷,是個『念』在作祟,攻擊性不高,局限於徐凱輝一人,不會攻擊其他人。只要把它給揪出來,就能夠祛除了。」

「主要是,現在沒辦法發現,那個念躲藏在哪裡。」

周逸簡單介紹了對方的情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