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蕭看到這裏,心裏一陣擔心:“我靠,在原始大陸上無法進入固氣境界,也就是說永遠不能脫胎換骨,那麼天地精元構成的血液,與凡胎之軀之間的鬥爭就永遠不會解除了?那我不是必死無疑了?日,果然沒錯,辛辛苦苦闖了九關,進入了液氣境界,沒料到只是在體內製造了一堆毒藥,看來急於求成的後果,就是後患無窮!”

秦蕭嘆了一口氣,接着看下去:

神塔的第十層,有一個‘超級無敵玄界之門’,能將你推入到靈元界的玄界之中。那個玄界,是晉升後的坤海山一派先祖,在靈元界開闢的;這個煉氣神塔,也是晉升後的坤海山先祖建造後,打入到原始大陸的。

‘超級無敵玄界之門’會把你送到那個玄界之中,在那裏,你會納入一定的高級別精元之氣,那種精元之氣進入到你體內以後,就會緩解‘真氣血液’與‘肉體凡胎’之間的矛盾爭鬥,‘超級無敵玄界之門’的位置,就在神塔十層的最高處。

進入靈元界的玄界以後,不要過長時間的逗留;高等級的精元之氣,也不要過多的吸納;否則後害無窮。

秦蕭讀到這裏,舒了一口氣,“日,這麼羅嗦!早知道,我就直接讀最後面的文字了!‘超級無敵玄界之門’在最高處?”

秦蕭趕緊走出這個大殿,放眼望去,找到了最高的一座山,飛身一躍,只不過是半個眨眼間就來到了山頂。

關於液氣境界武者的速度,想當初,清風山附近山洞內的那個隱者,一出手就將靈玉和寶兒擊飛到了海邊,從這個實例中,就可以粗粗的判斷出液氣境界武者的速度和力度。所以,秦蕭用半個眨眼間能躍到山頂,這是絲毫不費力氣的事情。秦蕭現在極端的速度,如果是劈天蓋地掌,保守的來說,能秒出一萬掌。

“神塔十層的最高處,就是這裏嘍?‘超級無敵玄界’之門,也在這裏嘍?”秦蕭站在山頂上,自言自語的說道。

這個最高處,似乎沒有打鬥過的痕跡,當年大陸上所有的武者聯合起來剷除坤海山一派,想想當時的情形,肯定比兩國交戰還要激烈!

山頂之上,中心位置有一灣湖水,湖水平靜如玻璃,似乎有很強的光線從湖底透出,那股強光甚至壓過了太陽的光芒。

就好像是,湖的中心似乎也有一個太陽。

“超級無敵玄界之門,就在湖底嗎?”

秦蕭想到這裏,‘噗通’跳了下去,湖水冷熱適中,而且無比的清甜、澄澈,在裏面洗個澡,怎一個‘爽’字了得?

沒錯,湖底的‘另一個太陽’,就是超級無敵玄界之門!

中心位置就是一個亮的沒法再亮的白圈,正好能容得一個人通過,白圈之外,是七色光暈,像彩虹一樣,烘托着中心的白點。

秦蕭無比興奮,馬上,自己就能到達靈元界的玄界裏面去了。

就在秦蕭準備進入‘超級無敵玄界之門’的時候,一次不經意的轉身,秦蕭看到了一個人。


確切的說,是一個女人。

更確切的說,是一個少女。白衣紅靴,腰肢上繫着一束淡綠色的絲帶。

再確切一點的說,那個少女躺在一個水晶棺材之內,一動不動,她的眼睛是閉着的,沒有生命的氣息,也沒有死亡的氣息,就像一幅畫,就像一尊雕塑。

“她是誰?爲什麼會睡在這個水晶棺材裏?”

秦蕭看着看着,突然感到身上又是一陣刺痛,來不及多想,轉身就要往‘玄界之門’裏跳,可是猛然間,他又停住了腳步,回頭又看了一眼那個少女。

“收!”

秦蕭忍着刺痛,將水晶棺材連同少女吸納進了空間戒指之中。

“不知道你是死是活,反正呆在這裏也挺悶、挺孤單的,不如就跟我去旅遊吧!”秦蕭跳入‘玄界之門’,親吻着手上的戒指說道。

呼呼!

秦蕭在玄界隧道里穿梭。

好不漫長,看來去靈元界內的玄界,路途夠遙遠的!

玄界隧道內,一片渾濁之氣,看不清任何東西,四周都是點點的亮點,彷彿進入了浩瀚的星空。

玄界雖然是獨立的小空間,但它也是有時空座標的。去那個玄界到底有多遠?原始大陸和靈元界之間的時空距離有多遠,那個小玄界就有多遠。

原始大陸和靈元界之間的‘距離’,不僅僅是路程上的,也有時間上的,顯然,這兩個大陸之間的時間概念並不統一,原始大陸上的一萬年,在靈元大陸也不過是幾天而已。

漫長的路途結束了,秦蕭走出了‘超級無敵玄界之門’,來到了位於靈元界上的、坤海山一派晉升先祖創立的玄界之中。 秦蕭能通過‘玄界之門’到達靈元界中的玄界裏,並不意味着秦蕭就已經晉升到靈元界了。

沒有修成‘靈體之身’,休想在靈元界多呆半刻!

他此次前來,只不過是吸納少量的高級精元之氣,來解決液氣境界出現的異常罷了。

就像不經過淬鍊,形氣境界的武者不能容納過量的真氣一樣,同樣,身體沒有進一步的淬鍊,凡胎之體也不能過量的吸納高級別的精元之氣。秦蕭來時,那尊神鼎上也有銘文記載,不可過多的逗留、不可過多的吸納高級別的精元之氣。

“嗨,我們的旅行,到終點到了!”

秦蕭進入到玄界之中,對空間戒指中沉睡的少女說道。

嗖!

剛進入玄界,秦蕭脊背上的‘山體骨髓’突然就越躍了出來,懸在空中,急速的轉動。黝黑的‘山體骨髓’,眨眼間就換了顏色,如果秦蕭猜的沒錯的話,‘山體骨髓’一定吸納了少量的高等級的精元之氣。

‘山體骨髓’接近晶體狀,再也不是黝黑無光的了。

嗖!

骨髓重新飛回秦蕭的脊背中,毫無疑問,大功告成了,秦蕭需要趕緊的離開這裏。

但這個玄界,是晉升之後的、坤海山派前輩創立的,秦蕭真的想多逗留一刻,見識一下修成‘靈體之身’的人,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但不巧的是,這個玄界之中,現在好像沒有人在。

“到哪裏竄門去了,秦爺大老遠的來一趟容易麼,不出來給我打個招呼、倒杯茶什麼的!”秦蕭搖頭嘆息着,就要穿入‘玄界之門’,返回原始大陸。

但也就在這個時候,秦蕭聽到了一個人的話,讓秦蕭吃驚不已。

那是一個長者的聲音,他聲音急促:“滅絕師妹,趕緊把孤獨求死找來,我們有仇敵上門!”

秦蕭聽到那兩個人名,感到很熟悉,“孤獨求死、滅絕師太?這不是忘情劍中的老傢伙給我提起過的兩個人嗎?他說孤獨求死和滅絕師太,曾是忘情宮的仇敵,還要我務必殺了這兩個人,難道他們也是坤海山派的先祖?……”

秦蕭正想着,聲音越來越大了,秦蕭怕見到他們會惹來不必要的麻煩,再說,靈元界也不可過久的逗留,想到這裏,秦蕭趕緊穿入‘玄界之門’,返回了原始大陸。

解決了液氣境界出現的問題,秦蕭在煉氣神塔十層中的闖關遊戲也就結束了。

“玄界之門”將秦蕭送到十層最高峯的湖底之後,立即出現了另一個‘光門’,將秦蕭送出了煉氣神塔。

至此,秦蕭徹底的結束了遊戲,他成爲了幾萬年以來,爲數不多的、連闖十層成功的人。

終於又來到了外面,來到了神塔之外,來到了島上,浩瀚的海水把秦蕭拉回了現實!

“小柔,香兒!”

一出來,秦蕭就放生大喊。

‘“蕭哥哥,蕭哥哥!”

“秦大哥,我們在這裏!”

海邊上,兩個少女揮手招呼着,一個少女的懷中抱着一個沉睡的小金雕,顯然,他們就是秦蕭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小柔、香兒和小金雕!

呼!

空氣一冒煙,秦蕭就來到了她們的身前:“我們的雕兒還好嗎?”秦蕭看着沉睡的小金雕,有點難過,這隻小金雕,就是因爲在第一層救他的時候,被靈玉擊傷的。

“嘎嘎!”

秦蕭的手剛在他的頭上摸了兩下,小金雕就淘氣的叫了出,顯然,它的傷已經好了。

“真淘氣,你個小混球!”秦蕭拍着它的腦袋說道。

“不要叫我小混球,我是女女,承受不了這麼粗魯的稱呼……”小金雕一臉惱怒的說道。

香兒和小柔被逗樂了,問道:“雕兒,你一直都是沉睡着的啊,怎麼一下子就醒了呢?”

金雕眨了眨眼:“人家想給那個大混球一個驚喜啦!沒想到那個大混球竟然叫我小混球,一個女孩家家的,怎麼承受的了呢……”

小金雕嬌嬌滴滴的聲音,又引得一陣大笑。

“蕭哥哥,你成功了嗎?我和香兒剛纔還在擔心你呢!”小柔拉着秦蕭的手問道。


“嗯,這世界上,就沒有你蕭哥哥辦不成的事!”說着,就把小柔攬入了懷中,搞得小柔一陣春心蕩漾。

香兒看到,不樂意了,閉上眼,也抱住了秦蕭,同樣是一陣春心蕩漾。

就連雕兒也不樂意了,騎在秦蕭的脖子上,抱住他的頭,也是一陣春心蕩漾。

“三位妹妹,我們該回去了,是時候離開這個坤海山了!”秦蕭被抱的喘不過氣來,伸了伸腦袋說道。

兩個人和一隻鳥齊齊點頭,他們剛要走,這時齙牙妹過來了。

齙牙妹看着幸福的四個人,一臉沮喪。

“恭喜你們啊,你們都比我幸運,看看我現在這個樣子吧……”齙牙妹說着,流出了淚。

秦蕭看着齙牙妹,五官錯位、身材走形,確實夠可憐的,就想幫她一把,但是自己身上也沒有什麼良藥,不禁懊惱起來。

香兒好像看出了秦蕭的心思,從懷中掏出了一瓶‘七色珠粉’,看了一眼秦蕭,“秦大哥,這是我從美人魚姐姐那裏偷來的,你不會怪我吧!她有那麼多好東西,我實在眼饞,臨走的時候就……”

秦蕭嘿嘿一笑:“怪你!怪你偷得太少了!”

香兒一笑,取出半瓶給了齙牙妹:“這個肯定能幫你,不過只能給你這些了,剩下的,爲了得到一個大混球的心,我不得不留給自己用了!”說完,又看了一眼秦蕭。

秦蕭咳了一聲,心道,怎麼一下子就成‘大混球’了呢!

“香兒啊,你就是什麼都不用,大混球的心裏,照樣會裝着你的!”秦蕭繃着嘴,一臉正經的說道。

香兒聽後,又依偎到了秦蕭的懷裏,小柔看到,也馬上依偎了過去,生怕秦蕭被香兒一個人抱走了一樣,‘小混球’見勢,也湊起了熱鬧,飛到秦蕭的頭頂上,居高臨下,抱住了秦蕭的腦袋,居然還親了一口,尖尖的鳥嘴,差一點沒把秦蕭的牙啄掉。

齙牙妹趕緊將珠粉塗在了臉上,感到一股暖洋洋的氣流融入體內,五官好像發生了移動,心中一陣喜悅,問道:“唉,你們幾個先別忙着親熱,看看我的臉,現在怎麼樣了?”

秦蕭看了一眼,愣了半天:“齙牙妹,你也趕緊過來,和她們一起,抱住我!!!” 齙牙妹聽後,知道自己變了容貌,心中鮮花怒放,一陣喜悅,毫不猶豫的抱住了秦蕭:“哎,我問你們,我現在的樣子到底如何?是一點的漂亮,還是兩點的漂亮,還是三點的漂亮?”

秦蕭還沒有開口,香兒搶着說道:“齙牙妹妹,我都後悔把‘七色珠粉’給你了!萬一,你把我的秦蕭搶走了怎麼辦?”

齙牙妹臉色一紅,放開了秦蕭,心道,難道我現在的樣子,比香兒還要漂亮?

她心中甜如蜜:“香兒姐姐,我剛纔抱秦大哥,只不過是感謝他救治我的傷病罷了!你放心,我不會跟你搶的!”

香兒撇撇嘴,扮了個鬼臉:“救你的是我,你卻抱他!你就是想搶我的秦大哥……”

這時,小柔也輕聲的說了一句,表示內心的強烈抗議:“香兒!蕭哥哥他,也不是你一個人的啊……”

“嘎嘎!”

“嘎嘎,說得對,我也有份!大混球以前說我是最漂亮的,大混球最喜歡的人,還是我!”雕兒昂起頭,捋了捋額頭上的鳥毛說道。

“嗯…”秦蕭有點無語,想了半天才說道:“好了,我們該回大陸了,離開了這麼多天,也不知道我的父兄……他們會不會有危險!”一想到火焰帝國,一想到自己的父兄,秦蕭的神色嚴肅起來,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好吧,可是蕭哥哥,我們的船沒了,怎麼回去啊!香兒,你有船沒有?”小柔問道。

香兒向遠處的海岸上望去,嘆了口氣說道:“唉,看來是被人偷走了,可惡,偷東西的人真可惡!”

(在深深的水潭之底,美人魚首領白芙發現少了一瓶最珍貴的‘化妝品’,氣的鼻子冒煙,癱坐在椅子上,大罵道:“可惡,偷東西的人真可惡!”)

看着幾個沒有主意的妹妹,秦蕭笑了一下:“要船幹什麼!不知道你們的蕭哥哥修成了絕世神功嗎?”

小柔、香兒、齙牙妹把目光齊齊投向秦蕭:“你有辦法,難道不用坐船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