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秦雪卻是有些歇斯底里的說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也不關你事!你就跟那個叫做宮本千葉的東瀛女人,待在東瀛算了!」 「嗯?宮本千葉怎麼了?」許曜不知道她為什麼會莫名其妙的提到。

「她不是你的未婚妻嗎?為什麼把她留在東瀛?乾脆把她帶到華夏來住算了!然後你就天天沉迷於美色,荒廢事業吧!」

秦雪想要一把甩開許曜,但是許曜的手卻是在緊緊的握著她,完全沒有鬆手的意思。

「你是不是誤會什麼了……我去那邊可是辦正事。宮本千葉並不是我的未婚妻……雖然她確實與我有些關係,但是她在日本也有她自己的事業……」

許曜還沒有能好好解釋,秦雪再次猛的用力掙脫開了他的手,隨後朝著外邊走去。

「你們是什麼關係,你們做了什麼關我什麼事!這些工作你獨自一個人完成吧!」

僅留下一句話后,秦雪十分殘忍的關上了門,只留下許曜一個人站在辦公室里。

「嘖……唉……女人心海底針啊。」

許曜只得暗自的感嘆自己不懂女人心,而一直沉靜著的玉真子開口說道:「你這個小子懂什麼女人心,你這個小子就是桃花運太盛了!」

隨後玉真子還十分自豪的說道:「如果你是年輕時候的我,那個什麼宮本千葉,秦雪,還有你的那個學妹,那個姓黃的大小姐,那個梁女軍,嘿嘿嘿,全都給收了!」

「什麼?你那麼邪惡的嗎?」許曜聽到他將自己身邊的紅顏一個個的曝出,有些不好意思的將目光看向了別處。

「那是當然,這幾個女人哪,對你都特別的有好感。如果不是白家的人沒有解決掉,我就教你怎麼撩妹子,保證她們一個個都會屈服在你的懷裡!」

玉真子那信誓旦旦的語氣,讓許曜更加不好意思了。他許曜是醫生,但是卻並非是什麼聖人,當然也是有七情六慾的。

剛剛玉真子提到那幾個女人都是跟自己有一些淵源的人,基本上都算得上是自己的紅顏,而且樣貌和身材都是一流頂尖的。

說不心動許曜自己都不相信。

只不過一方面保持清心節慾的話,能夠讓自己的修為更加的順暢,同時也能穩固住自己的道心。另一方面他為了抵禦白家的追殺,甚至要將自己的父母還有自己妹妹的行程隱藏起來。

白家雖然現在居住在美眾國,但他始終是華人,他在華夏之中有許多的老朋友。

如果許曜現在憑藉自己的一己之力,去對抗白家的話未必會怕他們。

而且現在敵人在明,我們在暗。就好像一把匕首不知道會從什麼時候突然刺出,為此許曜不得不小心翼翼,每一步都十分謹慎的走下去。

他看了一眼時間后,坐了下來,開始批改著自己辦公桌上的文件。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著,很快就已經到了凌晨。秦雪此刻正躺在自己公寓的床上目光無神的看著天花板,剛剛確實是生氣了,說實話她自己也有一些嫉妒。

明明自己是許曜的助手,明明自己很早就跟在許曜的身邊,為什麼許曜會被一個東瀛的女人給搶走呢?

一想到這裡她就非常的氣憤,但是很快的她又讓自己冷靜了下來。因為自己與許曜的關係,始終只是上下級的關係。自己這次卻是因為自己的一時之氣而跑了出來,這樣不就相當於是握著私心辦公事?

「不知道他睡了么……」秦雪冷靜下來后卻又想起了許曜,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許曜的身影就在她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一想到許曜,她的腦海中就滿是那個穿著白大褂在手術台上大展身手的少年。這份魅力和魄力深深的印在了她的腦海之中,讓她怎麼也無法忘記。

秦雪實在是無法入眠,於是便打開了燈下了床。他們的公寓離華夏醫療協會非常的近,秦雪一眼看過去就看到了華夏醫療協會的大樓之中,只有最高的那一層仍舊亮著燈。

「許曜?」

瞬間她的腦海中就想起了這個名字,若是平時在這個點裡,整棟大樓應該全部都漆黑一片。而現在所保有一盞亮燈的樓層,就是許曜辦公室所在的樓層。

「那個笨蛋……該不會是打算要通宵將這些東西補完吧?」

一想到這裡,秦雪心中就有一些恐慌,自己居然不顧他剛剛回來時的疲倦,把他直接丟在了辦公室之中處理這一些完全沒有見到過的文件。

「啊,該死!我為什麼要這樣做呢!」秦雪開始後悔了,她不應該留許曜一個人在那裡。

她十分清晰的知道,許曜每一次出行都必定不會通知她,但是每次出行都有特殊的收穫。

雖然他從來不會告訴別人自己經歷了什麼,但是從之前經歷過的種種事件來說,許曜是一個十分聰明的人,也是一個十分厲害的。所以他所做的事,一定是別人無法做到的事情。

一想到這裡秦雪更加為自己懊惱,明明許曜回來時,自己應該送上的是歡迎,並且為他泡一杯熱茶,勸他好好的休息。

但是自己並沒有,甚至還鬧起了小脾氣。

「啊,阿雪啊,阿雪。你真是一個笨蛋啊,笨得無可救藥的笨蛋!」秦雪伸手拍了拍自己的額頭,罵了自己一聲。

隨後她便直接穿上了一件厚一點的衣服,直接開著車來到醫療協會的樓下。並且走上了樓悄悄的來到了門縫處看了許曜一樣。

許曜此刻正坐在辦公室之中,認真的對著自己手頭上的文件進行著批改。

認真起來的男人是最帥的,這句話放在誰的身上都一樣。秦雪看著許曜專心致志的樣子,不由得看得有些呆迷。

然而此刻的她,又怎麼知道,許曜早就已經發現了她了。

「老頭子你可別騙我,你覺得這個姿勢管用嗎?」許曜悄悄地在心中問了玉真子,玉真子哈哈的大笑了起來:「你就在這裡這樣等著她吧。過了一會她就上鉤了。」

玉真子專業得如同專門去窯子做過調查的人一般,語氣中甚至還透露著自信。

許曜不太懂這樣做有什麼用,但還是假裝沒有看到秦雪,繼續批改著自己的文件。卻沒有注意到秦雪的目光越加的火熱,愛慕之情也在不斷的上升。 吳妙可下這個決定下的並不愉快,這讓連帶着我本來高興的心情都變的不是很美了起來,但是既然她已經答應了,事兒還是繼續要辦,黑三那邊在一會兒之後就給我打來了電話,說醫院那邊的手術室已經準備好了,讓我們這邊兒的人馬上過去,趕緊把手術做完了事兒。

我們讓酒店安排了一輛金盃車,一起就往醫院敢去,在車上的有兩個人各懷心思悶不做聲,這其中的一個是胖子,另一個就是吳妙可。

一個人是要接受這個孩子,但是以後要橫眉怒對千夫之。

另一個,則是初爲人母,就要經受喪子之痛。

現在的胖子,是算是徹底的貧不起來了,你找他貧,他也是偶爾的對你懶洋洋的迴應幾句,並不真的上心。連帶着黑三都快要沒有調戲他的力氣了,在車上,臨到醫院的時候,胖子像是一個要臨盆的孕婦一樣的,緊緊的抓着我的手。

“輕鬆點胖爺,你沒看現在那些小姑娘,打胎都跟治感冒似的,以前我們學校門口的小診所,生意可火爆了。”我對胖子說道。

“別說廢話,現在胖爺我的心裏tutu的慌。”胖子對我說道。

_胖子這麼堅強的人,在我們把他送到手術室的時候,甚至在跨大門的時候是我跟林二蛋扶着他進的,他的雙腿都是軟的,我道:“胖爺,我求你了別這樣成麼,這孩子又不是真的要送他上西天,以後還會見面的,你怕啥?”

“你懂個屁!胖爺我是怕挨刀!”胖子擦了臉上的冷汗道。

胖子躺在了手術臺上,現在這家醫院的這間手術室,都已經算是臨時借給我們用了,這邊搞好,因爲就像黑三說的那樣,今天是要法術跟醫術來一個跨界的合作,我們這些人都要在手術室中,我們就也去做了消毒,穿上了醫院的防護服,走進了手術室。

關上了門。

就在今天,要給多少人交代?

站街女,孩子,胖子,吳妙可,包括林小妖林三水和我,這一個孩子,實在是牽動了太多人的神經。

手術燈亮起的時候,胖子卻忽然道:“能不能不打麻醉藥?”

他這一個決定,和剛纔進手術室叫着怕挨刀的他簡直是判若兩人,我聽的都目瞪口呆,這是要破開他的胃,不打麻醉,開什麼玩笑?

胖子剛說完,那個帶着眼睛的女醫生就拿着針打了下去,嘟囔道:“明明嚇得渾身發抖,還裝什麼關公刮骨療毒?”

打了麻醉之後,這個女醫生拿起了那個閃亮的手術刀,手術刀在她纖細的帶着皮手套的手上,是那麼的靈活,靈活到給我一種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感覺,甚至,她在舉起手術刀的時候,眼睛狠狠的瞄了我二叔一眼。

似乎她要下刀的,不是胖子,而是說她月經不調的二叔林八千。

接下來的畫面太美我不敢看,甚至於想象着那鋒利的刀片,割開皮肉的感覺就全身雞皮疙瘩,我轉身不再關注手術檯,眼神轉向了二叔,這邊的醫術已經開始進行了,那麼我們的法師林八千先生,是不是就要開始他的法術了?

二叔穿着手術專用的這種衣服,戴着口罩,不得不說,二叔是一個極好的演員,因爲他不管扮作什麼樣的形象,都給人很真實的感覺,此時他穿上醫務工作服的時候,甚至給我的感覺他就是醫生。

以前他拿着鋤頭在地裏幫我老爹做事的時候,他同樣可以是一個非常稱職的農民。

現在的他站在窗戶門口,我,黑三和其他的人,都在原地待命,等待着他的發號施令,可是他就站在窗戶口,完全不顧此時吳妙可緊張到發抖,似乎在看窗外的風景,過了一會兒,他招呼了我一聲道:“小凡,你過來。”

我趕緊走了過去,他摘掉了口罩,道:“小凡,你知道,其實今天的這個法事,最大的危險是在哪裏麼?”

“這我哪能知道呢?那本兒書我還一個字兒都沒看懂呢。”我說道。

“你猜猜看。”二叔道。

我瞬間迷茫,聽二叔這話的意思是,這法事本身不怎麼複雜,複雜的可能是外來的因素,不知道爲啥,我忽然想到了那個老太婆鳳姐,就道:“二叔,難道說,今天晚上那個鳳姐會來搗亂。”

二叔白了我一眼,似乎是在嗔怪我給老太太起的外號,可是他也沒有糾結於此,而是道:“這只是其中一個因素,她應該不會來,因爲她現在還不知道我已經全部的識破了她所有的陰謀,當然,她來搗亂,是我擔憂的之一,卻不是最重要的,我最擔心的是,這裏是醫院。”

“醫院?難道真的跟那些靈異小說裏的說法,這裏有太平間,醫院其實是陰氣最重的地方?” 盛世寵妃 我詫異道。

二叔搖了搖頭,道:“不是,是因爲今天要做的這個法事,是給一個死去的人,一個活着的機會,算是逆轉了陰陽奪一個造化,可是因爲你爺爺在二十多年前的鎖魂,這一切都變的簡單了起來,死胎已經養出了滿身的活氣。我擔心的是,在這個醫院裏,有太多跟他一樣的死胎,他們本該生在這個世界上,卻在這裏,被奪去了生的希望,暫且不說死胎的怨氣最大,這些陰靈,本身就充滿了對生的渴望,所以對這種陰陽逆轉的氣機格外的敏感,他們會過來,過來很多很多。”

二叔說的時候,眉頭緊皺。

我也被他的話說的滿身的冷氣,只是大概的聽懂了他的意思,問道:“二叔,您是說,這個醫院裏,流產,打胎死掉的孩子很多,他們會來奪這個機會?”

二叔點了點頭,道:“這個孩子能碰到你爺爺,現在又遇到了我們,是他的運氣,可是另外的人,他們也不該死,只是還沒有見到陽氣,就被剝奪了生存的權利。這種事兒,的確是有違天和啊。”

我被二叔說的頭皮發麻,他孃的我實在是無法想象,如果真的按照二叔來說,那將會是一個怎麼樣的畫面!

“可是,我們該怎麼辦呢?總不能因爲難辦就不辦吧?”我顫抖着對二叔道。

“今天晚上,我準備讓你第一次嘗試,不是讓你做陰陽師,而是借用你身上的龍氣,來壓制那些怨童的死氣,也就是在今天,我忽然好像猜到了你爺爺的一點計劃,只是計劃的一點,以生活的生氣,養你身上龍氣,以彌補陰陽師命中註定的五弊三缺

。你要知道,陰陽本來是天道,陰陽師本來就是有違天道的存在,所以很多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樣兒。”二叔說道。

我咬了咬牙,要是別的事兒,聽起來這麼恐怖,我該拒絕就拒絕了,可是這次可是爲了胖子和吳妙可,我再怎麼也要硬撐着!

“要我怎麼做?”我問道。

“你去守着鬼道,一夫當關,萬鬼莫開。”二叔看着我,幽幽的道。

我點了點頭,沒有說話,於情於理,這件事我都要接受,去做,在得到了我的同意之後,二叔纔開始着手去佈置。

他從胖子帶來的盒子裏,掏出了那個小棺材,打開之後,把那個面色鐵青的死靈拿了出來,寫了一張黃符,上面繼續寫上這個孩子的生存八字和名字。

林非凡。

然後,他寫了吳妙可的生存八字,硃筆黃符,寫完之後,貼在了吳妙可的額頭。

他讓吳妙可呈一個打坐的姿勢端坐着,雙手捏決,之後他去擺弄孩子的屍體,讓那個死胎,保持着一個跟吳妙可一樣的姿勢端坐。

在吳妙可和孩子的中間,擺了三碗清水,三個碗之間,放了一個蘆葦。

靈魂一葦渡大江。 過了一會秦雪主動的走了出來,許曜剛想要抬起頭跟她打聲招呼,玉真子忙著對許曜說到:「別抬起頭,也不要四處看!就看到你面前的稿子!」

許曜眼珠子一轉立刻又低頭看著稿子,強行忍著抬起頭的衝動。目光在文件上的字跡中,一目十行的掃動著。

只見秦雪緩步的來到了許曜的身後,許曜內心大驚:「該不會是她看出了我在裝蒜,所以從後邊拿把掃把來打自己吧?」

然而許曜這個念頭還沒有傳達到玉真子的那邊,就感覺到一陣溫柔的東西貼上了自己的身後。

許曜這時才猛的回頭看到了自己身後的秦雪,只見秦雪伸出了雙手摟著自己的脖子,臉上帶著愧疚的神色:「對不起……剛剛是我太激動了……你剛剛從東瀛回來應該已經很累了吧?這些文件交給我吧。」

「不……都已經這個點了,你怎麼還沒有休息呢?」許曜看了一眼時間,此刻已經是凌晨兩點,天空已經完全的黑了下來,就連下邊喧鬧的夜市也漸漸的回歸了寧靜。

「我……放心不下你……」

「沒事的,這些文件我已經改得差不多了。我們一起來吧。」許曜看向秦雪對她露出了笑容,秦雪知道許曜沒有追究自己十分的感動,於是兩人一同坐了下來進行文件整理和審批。

有人幫忙之後許曜的速度快了不止十倍,主要還是他本就不擅長整理這些文件,也不擅長怎麼處理。所以在弄這些文件的時候會感到十分的麻煩,而秦雪在這一方面卻又非常的出色。

當許曜將最後一份文件審核完后,簽上了自己的名字隨後整理在了一起。他看了一眼時間忍不住的驚呼。

「沒想到已經快要五點了,快點回去睡一會吧,明天我幫你請假。」

許曜一邊說著一邊將目光投向了秦雪,卻只見秦雪此時已經累得趴在了桌面上,合上了眼睛。

許曜心中一暖,伸手將她給抱了起來,隨後便帶到了自己在辦公室後邊的房間之中,將她輕輕地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並且用被子給她蓋好。

安靜沉睡著的秦雪,如同睡美人一般的祥和。雖然秦雪的長相比不上黃詩秋那樣的一流美女,但一張小臉也非常的精緻,其實沒有化過多的裝,看起來也非常的清純,有一種看到后就很安心的感覺。

許曜在一旁看了會秦雪后,便開始原地打坐,調整著自己的內息,強行的使自己的精神給提了上來。

同時拿出了三根銀針,分別刺在自己太陽穴兩邊以及頭頂上的一個穴道上。頓時就感覺源源不斷的精神湧來,許曜立刻又精神了不少。

他還有事情要準備,如果不稍微的做一份總結,明天不好對付那群老傢伙。

第二天一早元老會再次召開。

一位已經白髮蒼蒼的老醫生走到了台前,他就是這次元老會的主持人。

他先是看了看到場的所有元老,隨後拿著麥克風開始對其他的元老們說道:「今天將大家召集在這裡,是因為我們長老中有十個以上的人提出了這個問題。所以我們就必須要在這裡解決這個問題。」

隨後主持的元老看了看周圍,又在元老的臉上掃視了一眼,似乎在觀察著他們的神情,當他們都做出了一副準備好了對姿勢時,才慢慢吞吞的開始宣布。

「我們這次元老會的主題是,是否取消許曜,副會長的職位。請各位覺得應該取消的人,都舉一下手。」

此言一出幾乎所有人都舉起了手,這群老人家已經對許曜積怨已久了。

原本她們的地位都是高高在上,因為許曜的原因,他們的地位就如同笑柄,完全對醫院進行不了控制。

「這個許小子留在這裡還有什麼用!要真的是有點用的話,那就是從美眾國的白家,敲詐到了幾分錢財和技術。」

「就是就是,要是我們選擇合作的話。講不定還會能得到更多的東西。」

此言一出這些元老們都紛紛都點起了頭。

「砰!」下一秒他們會議室的大門再一次被打飛。

劇烈的暴動讓這裡的幾個元老,差點就當場被嚇得暴斃。這要是縱橫醫壇六七十年都沒有死,活成了老怪物卻被一個踹門的聲音給嚇死,那該有多悲劇。

一陣硝煙散去之後,他們最不想看到的人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只見許曜在濃厚翻滾的硝煙之中,浮現而出。他十分開心的從中走了出來,隨後來到了元老會的中心位置。

「聽說你們在開會,我能不能在你們這裡湊一個熱鬧呢?」

許曜一進來后,這裡的所有元老臉色都是變得鐵青鐵青了。前不久他們才剛得到消息許曜還在日本,沒想到這下子才過了兩天時間已經,許曜已經來到了他們的面前。

「你們別慌啊,我就是來聽你們辯論的。你們想要對我說什麼,都沒關係的。」

當許曜說出這句話的時候,現場都是一片的沉默。他們甚至不知道該怎麼接許曜的話,不知道該怎麼繼續下去了。

就在這是一個膽量比較大的老人家站了出來,指責許曜罵道:「你知道東瀛這個國家有多壞嗎?他們8000多人都受到了毒傷理應是應該歡喜才對!你看看你居然還要把他們的醫療協會給救活!」

許曜卻是揚起了嘴角微揚一笑:「現在是一個科技發展非常迅速的時代,但是我發現我們醫療協會卻沒有類似的科技部。」

「我之所以把他們這八千多人完全都治好,除了錢之外當然還有特殊的意義了。」

許曜伸手搓了搓自己的手指,這象徵著自己得到了金錢。隨後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腦子。

「除了錢之外我還得到了榮譽尊嚴,以及情報和頭腦上碾壓別人的快感。」

「這八千多個人,我留他肯定是有用的。他們是東瀛醫療協會的中流砥柱,是醫療協會的人才,會為醫療協會發明很多東西……」

頓了頓就,許曜突然就笑了起來:「反正最後他們所得到的研究成果,也終將會落入我們的手中。」 二叔做完了這一切,似乎就忙完了,接下來的事兒,就靠着兩個現在還在手術檯上忙碌的醫生,和要靠着在林小妖身上借到龍氣的我一夫當關萬歸莫開了。

就在這個空當裏,我實在無法壓制住我想象的畫面的給我的緊張窒息感,就去找女警聊天打屁,想要轉移我的注意力,可是女警九兩示意了一下現在都在忙碌的衆人,小聲道:“別人都在忙,咱倆在說話,這真的好?不知道醫生在做手術的時候要安靜?”

“我知道啊,可是哥們兒真的瘮得慌啊,你是不知道等下我要面對啥!”我說道。

“啥?”女警撇了我一眼,似乎非常瞧不起。

“我要在鬼道里,擋住等下來搶奪還陽機會的無數死胎。”我道。

“滾,活該被嫌棄。”女警現在絕對是馬克思主義的叛徒,一個警察,天天跟我們幾個神棍在一起,還能是唯物主義的戰士嗎?她在聽我這麼說之後,也嚇得一個哆嗦,轉身就走。

沒走兩步的,又回頭問我道:“什麼是鬼道?”

“我哪知道啊,我就知道汽車道人行道,鬼道是什麼我也不知道啊。”我苦笑着說道。

這時候,看到我們聊天的黑三走了過來,他撇了我一眼,道:“你連鬼道是什麼都不知道?”

“廢話,哥們兒以前就是一純潔的教書匠,哪裏跟您這個倒鬥n代比,會知道這些東西?你知道就說說唄。”我對他這個表情很不爽,似乎是在嘲笑我的無知。

黑三摸了摸鼻子,笑道:“其實我一直認爲,鬼道就是個傳說來着,人走人道,鬼走鬼道,這是咱北方特有的說法,特別是北京,你到南方,現在網絡發達了大家都知道,但是在以前,他們就不信這個。”

“你什麼時候跟那個胖子學會了,這麼多廢話?到底什麼是鬼道?”女警對上次黑三找人壓制她相當的不爽,也就是因爲這個,女警從來到現在,就沒給黑三過好臉色看。

這是一個黑二代和官二代之間的鬥爭,我無權插手。

黑三訕笑了一下,道:“鬼道的說法,最早是用在古墓中,給護墓陰兵留了一條道,但是怎麼說呢,真正流傳最廣的是故宮的鬼道。當然,這話我也是聽家裏的長輩跟我說的。”

“相傳故宮裏狠多的恐怖故事,而且有句話怎麼說的來着?一入宮門深似海,故宮這個皇城裏,死的人多了怨氣就大了,別的咱就不說,這鬼道一說,就是在故宮的路上,有一條單獨的小道,不管誰都不能走,特別是到晚上的時候,如果你走了這條道,那得,等着撞鬼吧,相傳很多人不信邪走了這條道試試,但是現在來說,知道這條道的人,要麼瘋了,要麼死了,就沒有一個囫圇的人,你倆應該都知道奇門遁甲,劉伯溫最擅長的不是八卦,而是這個,鬼道就是他按照奇門遁甲排列的,爲的就是卸去故宮之中怨靈的怨氣。”黑三道。

“別他孃的說了,越說我越瘮得慌。”我對黑三擺手道,說完,我就知道就找我二叔,雖然這傢伙在等下要給我分配一個艱鉅的任務,但是不得不說,也只有在他旁邊,我才能體會到那種無以倫比的安全感。

“你準備一下,這邊就要完成了,等下的招魂法事一開,那些孩子們就該來了。”二叔說道。

“我準備什麼?”我納悶兒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