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穆南樞滿肚子的火氣沒有地方發泄,這該死的女人打了他她自己倒是睡著了?

想要將她千刀萬剮,不,千刀萬剮都不足矣平息他的怒火。

穆南樞拿著刀子在顧柒身邊比劃,划她臉吧,這麼漂亮的小臉劃破了多可惜。

關鍵是他最喜歡她眉飛色舞的樣子,想了想以後她帶著疤痕的臉,一點都不好看了。

視線往下移動,割了哪裡他都覺得不妥。

就像是一個白玉瓶,你摔碎以後再粘起來,上面的疤痕怎麼都會影響玉瓶本身的漂亮。

比劃了半天,最後穆南樞哪都沒動,反而也沒有那麼生氣了,只好收起了刀。

小東西,你給我等著,等你醒了,我的是法子收拾你。

穆南樞收起刀子,最後還是爬上床躺在了她身邊。

這東西來了以後,他臉上的表情比起萬花筒還要多。

被子被她裹著,他沒有了被子,只好靜靜的躺著,剛剛要睡著。

一條手臂狠狠砸在了他的臉上。

穆南樞殺人的心思都有了,這女人是不是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他冷冷瞪著她,偏偏這東西呼哧呼哧睡得這麼香甜,穆南樞活生生將怒火又壓了下去。

睡,等你醒來有你好受的。

真是個神奇的女人,他不由得想著。

看著顧柒安靜的睡顏,他的嘴角不由得勾起,彷彿看著她睡覺就是一種幸福。

他緩緩閉上眼睛,睡意襲來。

耳邊又聽到磨牙的聲音,就像是有狗子被人搶了骨頭,在咬牙切齒磨牙。

穆南樞怒極,這特么究竟是個什麼女人!哪有人睡相這麼差的。

他氣得翻了個身堵著自己的耳朵,偏偏顧柒這個不安分的好像在做一個噩夢。

她咋咋呼呼,雙腿蹬到穆南樞的背上,口中還念著:「馬兒快跑。」

氣得穆南樞翻身而起,直接下床。

他不知道當他離開后,那剛剛閉著眼睛的女人突然睜開了雙眼。

顧柒摸著自己的小心肝,我的個乖乖,剛剛差點就被他得手了。

其實一開始她是真的睡著,被穆南樞戳醒了之後,她的起床氣是真。

將他踢到床下她就徹底醒了,她當時只有一個反應。

完了完了,他要把自己做成狗肉火鍋吃了,或者被打成馬蜂窩。

怎麼辦怎麼辦!

感覺到他要上來,顧柒抱著被子躺下裝死。

要不是屋裡就只有一張燭火,光線昏暗至極,他肯定可以發現她是在裝睡。

極光 沒有聽到任何聲音,顧柒悄咪咪的睜開了一條縫,看到穆南樞拿著一把刀子。

天知道顧柒都快嚇尿了,不能醒,她絕對不能醒。

看著穆南樞比劃了半天最後還是收起了刀子,顧柒這才鬆了口氣。

她的背後已經是一片冷汗。

想著之前他正要做的事情,這個禽獸還說晚上不動自己的,自己絕對不能睡著。

要不是認床她突然醒了,說不定早就被禽獸得逞。

顧柒腦子轉的飛快,和禽獸躺在一張床上是最危險的事情,她要趕緊擺脫禽獸。

感覺到他快要睡著的時候,她故意伸出胳膊,又故意磨牙說夢話,還踹人。

將穆南樞逼走,顧柒心裡那個得意,她總算是安全了。

她都快樂得起舞,在心裡稱讚自己,自己可真是個小天才。

自己的睡相這麼差,穆南樞肯定就不會過來了。

顧柒小心翼翼將幔帳拉開,看到他似乎在找什麼。

他難道不是去其它地方睡嗎?這是在找什麼?

光線太暗她也看不清楚,直到穆南樞轉過身,她看到他手中的繩子和透明膠。

顧柒渾身的皮都緊了,難不成穆南樞打算將她捆起來不讓她亂動,再給她封上嘴不讓她磨牙。

嚶嚶嚶,穆南樞,你是魔鬼嗎?

說不定他還覺得她煩,想要將她丟到水裡。

不行,她必須要想辦法躲過這一劫。

穆南樞從來就不是善茬,顧柒想得沒錯,穆南樞就是打算捆著她,封上她的嘴,讓她亂動。

當他拿著繩子準備上來,一撩開幔帳,顧柒猛地朝著他懷裡撲來。

這突然而來的反轉劇情讓他又懵了。

耳邊傳來顧柒的抽泣聲:「嚶嚶嚶,小樞樞,剛剛我做了一個噩夢,我好怕。」

論演戲,顧柒絕對是自學成才第一名。

穆南樞見懷裡的小東西抖啊抖,彷彿是真的嚇壞了。

他下意識拍了拍她的背,「夢到什麼了?」

顧柒確實是害怕,不過不是做噩夢害怕,是怕他趁著她睡覺把她綁了屍沉大海。

「我夢到有個壞人拿著繩子要綁了我丟去大海喂鯊魚,我就騎著馬兒跑啊跑啊……」

穆南樞拿著繩子的手有些尷尬,只好鬆開了繩子。

「咳,只是一個夢。」

顧柒鬆開他的脖頸,淚眼朦朧的看著他。

「小樞樞,你可不可以保護我?」

那閃著淚光的小傢伙好看極了,而且無端引他犯罪。

這樣柔弱的小傢伙激發了他的保護欲,他一字一句道:「除了我,沒有人可以傷你。」

顧柒這個小機靈鬼,可沒有個錯過他說的話中意思。

「那你答應我,你也不許傷害我。」

「要看你乖不乖。」

顧柒在心裡罵了他一句,臉上還得裝作可憐兮兮。

「樞樞,我乖,你不要傷害我好不好?」

她甚至還使出了她對老爸的必殺技,撒嬌三十六計。

扯著穆南樞的袖子,「小樞樞,我乖乖聽你的話,好不好嘛。」

那嗲聲嗲氣的聲音,換做別人,穆南樞早就讓人封了嘴,噁心。

偏偏顧柒對他做的時候他挺受用,小東西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也給她摘來。

「乖女孩。」他揉了揉她的頭。顧柒看到他鬆了手中的繩子和透明膠,這才鬆了口氣,逃過一劫。 顧柒本來還想穆南樞的脾氣,他肯定不會輕易說想這個字。

上一次為了逼他說出這個字,自己用了多少辦法,如今他卻是這麼輕易就說了出來。

顧柒反而愣住不說話了,穆南樞聽到電話傳來安靜的呼吸聲。

突然那邊嘿嘿笑了起來,「傻笑什麼,小笨蛋。」

顧柒勾著嘴角,「因為你說想我啊,小樞樞,那你可要快點過來,我過生日呢。」

「……好。」他的聲音有些啞啞的。

「怎麼了,嗓子不舒服嗎?」

難得小東西也有這麼貼心的時候,連忙問他。

「沒事,沒喝水嗓子有點干。」

「我可警告你,你不許天天加班,晚上要好好休息,你本來就瘦,可不許再瘦了。」

「好。」

「小樞樞,我上車啦,一會兒給你打電話。」

「嗯。」

穆南樞見她安好,提著的心也徹底安定下來。

一旁的人開口道:「我倒是第一次看到你用這種語氣和人說話,你真喜歡她?」

「與你無關。」

「你可還記得當年那隻被剝皮的小貓。」

穆南樞神情立馬變得兇狠起來,「我警告你,當年我太小,沒有任何反抗的力氣。

如今你休想再傷害任何我在意的人,如果你敢碰她一根頭髮,你不僅得不到你要的,我還會毀了你喜歡的。」

「你別著急,我是想告訴你,我也不是當年的我,難得你這麼喜歡她,我也不會輕易傷害她的,前提是你幫我完成。」

穆南樞沒有再廢話,「現在就開始。」

他還想趕著去給小丫頭過生日,小壞蛋念叨很久了。

剛剛下了飛機的顧柒就像是一隻快樂的小鳥兒,「小浣熊,你說咱們晚上干點什麼好?」

「小姐,我覺得睡覺就挺不錯的。」

「不錯什麼,你是老年人嗎?我們年輕人晚上都是不睡覺的。」

顧浣一本正經道:「小姐,離開之前我特地答應了阿旺,不去夜店和酒吧。」

「我說你怎麼這麼沒用,你看我就從來不聽男人的,你還沒結婚就被男人管住了。」

「小姐,阿旺所有的卡都在我這,除此之外,他就這一個請求,我不能不答應。

我勸你也不要去了,畢竟你都打算嫁給穆先生,一個好姑娘哪能天天往夜店跑?」

「停停,小浣熊我怎麼覺得你說話的這個口氣怎麼那麼像我爸?你不去就不去。」

顧柒又將眼神掃向經年,「我的小年年,你跟我一起去啊,我給你準備一條最好看的戰袍,保證你就是舞池裡面最亮的崽。」

經年和阿才相處之後,她開始試著去相信男人,後來發現還不錯。

阿才是個好男人,也並不介意之前她身上發生的事情,她已經打算好好對阿才。

「柒爺,我晚上還得學英語,我不去。」

「瞧瞧你們這些夫管嚴,我就不同了,我想怎麼浪就這麼浪,今晚我要成為最浪的小白龍。」

見顧柒眉飛色舞的樣子,顧浣也不知道勸她什麼好。

因為她知道,自己家的小姐要是能聽她的話就不叫顧柒了。

「小姐,你小心點。」她只能說這句話。

顧柒回來第一件事不是先回顧家,而是去賭場見見好久都沒有見面的洛。

和往常一樣,別人見她來了就主動讓她進來。

顧柒一腳踹開門,「洛哥哥,你全世界無敵可愛的小甜心來了。」

沒有等到洛的擁抱,而是看到了那顛鸞倒鳳的兩人。

以前洛再這麼花心,但從來不會把女人帶到這裡來。

今天他帶了誰?顧柒八卦心理作祟,就看到和洛難捨纏綿的人是凱拉。

沒想到她離開這段時間兩人進步如此飛速,「洛哥哥,你們繼續,我不打擾了。」

顧柒趕緊退出門外,最近穿女裝習慣,她今天換回男裝都忘記了切換身份。

凱拉突然反應過來,「他叫你洛哥哥?不對,他本來就是顧柒是不是?從頭到尾她都是女扮男裝!」

顧柒來賭場自然是柒爺的身份,卻忘記了變換自己的聲音。

凱拉想到之前洛奇奇怪怪的衝出來,原來英雄救美都是安排好的,顧柒女扮男裝耍了她這麼久!

「寶貝兒,你聽我解釋。」

好不容易洛才能和凱拉親近,這個混蛋一來就搞砸了。

「啪」的一聲,凱拉一巴掌甩去,將自己裙子的拉鏈拉好就跑了出去。

一開門顧柒正蹲在門邊,「這麼快就完事了? 奈何情深卻淺薄 洛哥哥是不是腎不太好?」

這時候她還沒有意識到自己已經暴露的事情,凱拉抬手就打算打她。

一想到她是女人,她還是沒能下手。

「顧柒,耍人很好玩嗎?」

顧柒這才反應過來,「凱拉小姐,你聽我解釋。」

「你留著給你的好哥哥解釋。」說著凱拉轉身離開。

重生之無上魔祖 顧柒連忙回到房間,看到衣衫不整,脖子上還有口紅印,臉上紅紅的洛。

「這是巴掌印還是口紅印。」

洛伸手掐住顧柒的脖子,「你這個混蛋,什麼時候來不好,偏偏這個時候來,我上輩子是不是欠了你什麼!」

當然他也沒真的使勁,只是做了一個動作而已。

「洛哥哥,對不起,我一時心急忘記了嘛,你和凱拉小姐發展的不錯嘛。」

當駱駝祥子遇見那啥總裁 「你知道我用了八九七十二計才徹底將她的芳心俘獲,俘獲不到三秒鐘,你一盆水就將她澆透,你是不是要氣死我?」

洛無奈的將手放了下來,他的命怎麼就這麼慘。

「洛哥哥,我本來是開心過來分享一下開心事,哪知道會變成這樣。」

「什麼開心事?」

「我和小樞樞的感情又近了一步,我是想來秀恩愛的。」顧柒嘆了口氣。

「秀你個大頭鬼,你神經病啊,你還我老婆還我老婆。」

「你別著急,既然你和凱拉小姐有了感情基礎,要追回她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咱們今晚就行動。」

洛看了她一眼,「你有好辦法?」

「當然?你也不看看,江湖人稱百曉生就是在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