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穆欣妍卻搖了搖頭,“你們都太天真了,天下能殺了樂羽的人只有陌兒,也只有一個辦法。”

說完,穆欣妍笑了,笑得很苦澀。

“樂羽失去了她一生中唯一的支撐,她此刻會變得心灰意冷,沉浸在驚愕與恐懼之中,這便是她修煉邪術的最佳時機。”

有一句話叫做不了解她人,就不要輕易的下結論。

可她對樂羽太瞭解了。

“那齊兒辛苦了那麼久,不就白白辛苦了。”

夜輕寒有些沮喪,他就靠着這生死魔圖回來幫助陌陌一把了。

穆欣妍幽幽的看了夜輕寒一眼,微微驚訝地道:“你是神族的人?”

“是呀!前輩,輕寒和陌陌相識於邊境。”

穆欣妍看向夜輕寒,神族還有後人在,可真是難得:“是嗎?當年神族也是引火自焚,一個天下無敵的玄器,害了你們整個神族,給你們神族帶了了無法磨滅的痛苦。”

穆欣妍幽幽的嘆了一口氣。

當你發生的事情太多,太突然,誰也未曾料到?

即使明白對方的苦衷,卻誰也幫不了誰?

“前輩,那一百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夜輕寒知道,穆欣妍醒了,這一切的迷題也就解開了。

“這一切,雖然都是生死魔圖造成的,可根源卻在我和樂羽身上,樂羽因愛生恨,爲了贏過我,她去了你們神族,盜竊了生死魔圖,在和我戰鬥的時候,生死魔圖突然被庚樂羽以玄氣震碎,一瞬間,天地變色,烏雲密佈,狂風捲奔雲飆,超神獸期魔獸被打回原形,聖玄期以上的高手,被這餘波擊中的,修爲全部退化,可能隨着生死魔圖漸漸出現,那股孕育在天地間的力量又回來了,人們的修爲,又成了可以永無止境的修煉。” “那現在集齊生死魔圖又會怎麼樣呢?”夜輕寒一臉擔心的問道。

神族供養天地玄器生死魔圖,本就是爲了天下太平

沒想到卻害了整個天下。

“可以讓這天地間強大的力量回來,聚齊了也是好事,但生死魔圖出了這個用處,便沒有其他的用處了。”

夜輕寒一聽,一臉失望,生死魔圖的力量太過於強大,到最後還是不能幫助到陌陌,他之前所有的理解都是錯誤的。

“馨兒,跟阿婆去休息好不好?”

穆欣妍看着仍在獨自傷心的馨兒。

心裏很是疼惜!

馨兒就像陌兒小時候一樣!

陌兒小的時候,她是族長,總是太忙。

陌兒和他爹爹的感情最好了。

現在她一個廢人,這個世界的一切,似乎都以她無關。

她無力去做任何事情!

“好,謝謝阿婆!”馨兒點了點頭,夜已深,她已經很困了。

可孃親還不回來!

“可你這麼年輕,而且和孃親很像,爲什麼要叫你阿婆呢?”馨兒很是疑惑。

穆欣妍一笑而過,歡喜的接過馨兒抱在懷裏。

這種真實的感覺讓她真的很開心。

“雲寒,你送憶兒去休息。”

沐雲寒點了點頭,帶着納蘭憶離開。

“前輩,雲軒先送前輩和馨兒去休息吧!”

“爹爹,馨兒想回明月山莊去等孃親。”馨兒說得很小聲。

雲城的人不喜歡孃親,孃親回來了,也只會回明月山莊。

沐雲軒一聽,心裏涌出一股心痛。

他艱難的扯出一抹笑意,輕聲道:“馨兒,雲城也是馨兒的家,不管馨兒在哪裏,你孃親回來了,都會找到馨兒的。”

馨兒咬着脣瓣,眼淚又無聲的流出。

“馨兒聽爹爹的。”

“走吧!”

沐雲軒將馨兒和穆欣妍送到了他的雲霄殿。

哄着馨兒睡下。

並吩咐了下人好好的伺候着才離開。

在金輝相映的雲霄殿裏,穆欣妍四處看了看。

是她的陌兒喜歡的紫色。

不管何時,她都最喜歡紫色。

她曾經問過她原因,她說紫色很漂亮,給人一種很夢幻的又安心的感覺。

這裏應該是沐雲軒給陌兒準備的房間。

看到銅鏡裏的自己,這麼多年過去了。

她的容顏依舊和以前一樣。

可物是人非事事休!

她們的世界變了。

突然,銅鏡裏出現了一張極美的容顏,令她有些詫異。

她突然溫柔一笑,“我還以爲你不會出來見我了。”

不待她反應過來,就被他拉入懷中。

“妍兒,我好想你了。”

簡單幾個字,攻破了她所有的防線。

“我回來了。”穆欣妍溫馨的笑了笑,臉上卻泛着淚花。

“妍兒,我強迫自己不見你,我做到了,這孤獨在沒有你之前,我本可以承受的,可自從見到你以後,我已經快承受不了。”

莫雲天緊緊的擁抱着愛妻。

天下蒼生與他有何干系,唯獨她是他心之所向。

緊緊的抱着穆欣妍,莫雲天癡迷的呼吸着屬於她的味道。

那熟悉的味道很特別,特別到他一輩子都忘不掉。

感受到彼此失而復得的心情。

穆欣妍溫柔一笑,用心去感受着他的愛意,當你遇到對的那個人,不是強烈的心動,而是長久的安心。 “多少個春夏秋冬過去了,我看着別人從孩子到老人,在到死去,那樣的絕望與孤獨,都是因爲有一天能見到你和陌兒才一天天撐過來的。”

莫雲天寵溺的**着她的秀髮。

這些年,他不管亂世繁華,他只願落筆生花,守護他想守護的人。

現在妍兒回來了,從此以後,他的內心會充實,不會在荒涼!

“雲天,每一個泰然自若的人都有一顆飽經滄桑的心,只要持之以恆,都能在風雨之後見到彩虹。”

莫雲天放開她,輕輕擦去她臉上的淚水,膚若凝脂的肌膚上,歲月並沒有在她的容顏上留下任何的痕跡,她依然美得令人心醉。

柔聲道:“妍兒,人世間有百媚千紅,唯獨你是我情之所鍾。”

穆欣妍開心一笑:“一生一世一雙人,你做到了。”

莫雲天寵溺一笑,拉着往馨兒睡着的牀榻走去,看着馨兒恬靜的睡顏,莫雲天溫馨的笑了笑。

“若是陌兒能回來,我們一家三口就團聚了。”

他們都即將成爲廢人了,可現在,唯獨少了他們最愛的女兒。

他能幫陌兒,能幫的,不能幫的,都幫了,現在就只能靠陌兒自己的造化了。

“也許這一世,陌兒吃了所有的苦以後,剩下的只有幸福了,這一世,她有兩個爹爹和孃親,她該得到幸福纔是。”

兩人相視一笑,很多事情不言而喻!

雲城外邊。

君臨天帶着幾十萬大軍圍住了雲城。

君臨天一雙眼眸變得血紅。

在漆黑的夜晚,他就像那地獄來的魔鬼。

“君臨天,你發什麼風,你說過,永遠不會與陌兒和我們爲敵的,陌兒已經送給你水晶球抵禦庚樂羽的控制,你今日帶兵攻打雲城,你對得起陌兒的一番情意嗎?”

黑夜裏,沐雲軒衝着君臨天大吼!

君臨天的眼眸時紅時黑,可以看得出,他也在和心裏的惡魔鬥爭着。

特別是聽到沐雲軒的話以後。

他的內心掙扎得更厲害!

火光淒厲的照亮了夜,君臨天那雙血色的眼眸,讓士兵們看着心裏打顫。

“陌兒……水晶球。”

君臨天痛苦的雙手抱着頭!

過了好一會,君臨天猛的擡起頭來。

紅眸變成了黑眸,他拿出水晶球來控制身體裏的魔靈。

“撤退,沒有朕的命令,不準靠近明月山莊和雲城。”

君臨天大吼!

霸愛成癮:首席別碰我 隨後,君臨天目光沉痛的看着沐雲軒。

“雲軒,我被控制的時候,毫無感覺,若是再有下次,你殺了我便可。”

他答應過她的事情絕不會食言。

君臨天自嘲一笑,卻觸目蒼涼。

他笑看這一生浮華,到頭來,他還是什麼都沒有。

望着天上的明月,聽着風聲,他斷那三千癡纏。

陌兒,若有執念,即使傾盡三生三世,也想在和你相遇,許你一世溫婉。

“君臨天,你已經活出了自己,有陌兒給你的水晶球,你可以藉着水晶球的力量把魔靈控制住。”

若是君臨天真的魔化,他真的是下得了手的。

可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他沒有權利去輕易的奪取。 君臨天聽完淒涼一笑。

“雲軒,你知道嗎,從小到大,我都非常的羨慕你,一直到現在,你還是這樣的令人羨慕。”

他的聲音裏充滿了滄桑與痛苦。

現在回想起來,他覺得自己的一生都活得荒唐。

還有他不完整的人生以及那段消失的記憶!

沐雲軒無言以對!

夜色朦朧,冷風含恨,落葉訴衷腸,一生千行,盡是盡是紙上荒唐。

君臨天看了沐雲軒一眼,轉身飛身離開。

大家一看,瞬間鬆了一口氣。

若是真的打起來,這一戰真的是沒完沒了了。

“這君臨天現在也是一個危險的,時好時壞的。”

夜輕寒搖了搖頭。

這一天本就累,現在天都快要亮了。

“也不知道陌陌現在在哪裏?”夜輕寒隨意的開口。

沐雲軒身子卻猛的一怔!

轉身,飛往明月山莊的方向。

其他人也陸續回去休息。

庚樂羽看着水晶球裏的一切。

她不怒不笑,轉身進入了冰室。

紅嫣一看,心裏升起一抹不好的預感。

族長本就有修煉邪術的念頭,如今受到了怎麼嚴重的打擊,只怕她會陷入絕望。

一個人若是絕望了,那是多麼恐怖的事情呀!

砰!

庚樂羽把不遠處的銅鏡擊成幾塊。

看着銅鏡裏的殘影,她淒涼一笑。

“世人醉,醉生夢死一世情,癡心不悔三生愛,可我呢,活得多麼的可悲,自己愛了一輩子的男人,是那樣的討厭自己,眼裏從來容不下自己,所有的一切等待,卻是繁花凋謝夢淒涼,本座會讓你們都去死的,啊……!”

瘋狂的嘶吼聲中帶着濃濃的恨意!

往事濃淡,色如清,經年悲喜,鏡如淨,繁華殘夢,隨風飛逝。

“沐瑯豫,從今夜開始,本座便不會在爲你痛,本座會讓這份痛化成一股強烈的怨氣,顛覆這天下。”

庚樂羽信誓旦旦。

快速的走到冰榻上。

她開始了最爲恐怖的修煉。

是夜,沐雲軒站在明月軒的房中,看着眼前的一切,睹物思人。

“陌兒,你可知道,在沒有你的日子裏,我就像墜入了萬劫不復的深淵裏,我怎麼能忍心讓你一個人去面對,你是我終其一生都要守護的人,又怎麼能看着你在我的人生裏滑落無痕呢。”

看着梳妝檯上一個個精緻的錦盒,滿是相思。

沐雲軒叫青楓進來,交代了所有的事情以後,他毅然的去追蘇紫陌去了。

翌日,天一亮,蘇紫陌醒過來。

看到君子兮已經醒過來了。

“夫人,你醒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