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童珂湊到宋娉婷耳邊,笑嘻嘻的道:「姐,姐夫對你真好。」

宋娉婷俏臉泛紅,眼眸里卻洋溢着濃濃的幸福。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也就是在那段時間,靈曦兒經常能夠見到,魔王之子與天英女妖之間,親親我我的諸多曖昧舉動,因為是見得太多,所以也就見怪不怪了。

然而,妖皇絕霸天可忍不下這口氣,在不方便自己親自動手的情況之下,他打起了橫公晝魚的注意。

一提到橫公晝魚,衛風和石生倒是十分的感興趣,於是便豎起了耳朵,瞪大了眼睛認真地聽了起來。

可是他們兩個卻發現,靈曦兒同樣在瞪着他們,那眼神好像是在問:「你們倆個想要幹嘛?」

「喂,你用這種眼神看着我們幹什麼?」衛風沖着她點頭示意道。

「這話應該是我問你們才對,反倒是問起我來了,你們倆個究竟有什麼企圖?」靈曦兒反問道。

「啊?沒有,沒有!」石生不好意思地退縮了。只有衛風依舊在那裏,保持着原有的姿勢追問道:「沒什麼,我們倆個只想聽聽故事罷啦,麻煩你繼續往下說,大傢伙都在聽着呢。」

「你們還想要繼續聽什麼?」

見靈曦兒在打哈哈,衛風暗自好笑,你這個鬼丫頭,故意賣關子是吧!既然是講故事,那自然就是順着前面所說的,繼續往下講就得了唄。

因為再接下去,就會出現作為光明使者的衛風與萱雨,他們兩個是來調查魔王之子,究竟是怎麼死的。這畢竟關乎到整個星域萬境安全的大事,雖然魔王撼天曾經被法祖打敗,可是這麼多年來,他一手塑造的地心煉獄教,規模和實力不容小覷。

魔王撼天的修為,原本就與法祖不相上下,當初創世大神想從他們兩個之中,挑選出一個合適的人,來普法星域萬境,教化愚昧無知,引導各族修鍊無上大法,從而脫離苦難。

魔王最終因為心術不正,從而意外落敗,法祖也因此得以普法天下,從而成為了聖人。由於魔王撼天心存怨恨,便將地心煉獄教的宗旨定為:重塑天,重塑地,重塑整個星域萬境。

他狂妄地認為,等到他的目標達成之後,他自然也就成了聖人。

然而現在,他唯一的兒子,竟然死在了天英星上,萬一他要是不惜一切代價,帶領着眾多的地心煉獄教徒,鬧起事情來,那將會給星域萬境的各族,帶來一場不小的浩劫。

正是因為如此,法祖才命衛風與萱雨,前往天英星調查,結果又碰到了天神玄天。

衛風想要聽的就是這些故事,可是無論他怎麼引導,靈曦兒就是賣關子不肯講。在被衛風逼得實在是沒辦法的時候,靈曦兒只好恨恨地說道:「後面的事情我就不知道啦,因為我已經被他們給害死了。」

「是誰害死你的?」衛風繼續追問著。

看着靈曦兒滿臉痛苦的表情,萱雨實在是忍受不了了,當即擺出來了她的比心虐待手,數落道:「你這個人有沒有一點同情心?將自己的快樂,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你還算是個人嗎?」

「呵呵,我本來就不是人啊!」衛風故意顯擺地說道:「因為我既是神,也是你的白馬王子。」

對於衛風經常說出一些,讓人聽不懂的話,早已經習以為常的萱雨來說,那是見怪不怪了。只是其他的人,全都被他給搞得一頭霧水,真的以為他們兩個之間,有着什麼不可告人的秘密。

衛風不僅自己在調戲著萱雨,他還故意幫起了靈曦兒的忙,因為緊接着就聽到他對石生建議道:「石生哥,難道你還真的以為,你是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

「若不是從石頭縫裏蹦出來的,那我是從哪裏來的?請你告訴我!」石生疑惑不解地問道。

「那個自稱是散仙玄天的吸血殭屍狂魔,不是一直說你就是那個魔王之子嗎,那你就多請教請教靈兒,說不定還真的能夠揭開你的身世之謎呢。」

這次,石生沒有立即反駁衛風,畢竟經常聽到別人說他就是魔王之子,聽的次數多了也就有點相信了。本身,他也覺得奇怪,自己身上的確有很多,搞不清楚的東西,難不成還真有點什麼故事?

因此,當他聽了衛風的話之後,下意識地沖着靈曦兒點點頭,算是打個招呼。雖然是個小小的舉動,卻使得靈曦兒顏面舒展,顯得嫵媚動人起來。

誰都看得出來,她的心裏在想什麼,為了防止他們兩個鬧出尷尬事情來,若茗趕緊在一旁,酸溜溜地說道:「好啦!你們的愛情故事,也講得差不多了,現在我是愛神,若是沒有我的牽線搭橋,兩個人再怎麼相愛也是百搭。」

然後,她又針對衛風說道:「你居然還有心思替別人着想?可別忘記了,你現在還沒有擺脫生命危險呢,倘若你不能用那個蟲繭,做出一件衣服來的話,是要掉腦袋的。」

「哎,對對對!」這下不光是衛風,就連在場的其他人,也紛紛覺醒了過來。

活要干,但是飯也要吃,畢竟大傢伙辛苦了好幾天,既沒休息好也沒吃好,現在終於可以大吃大喝一頓,哪誰還客氣?於是,眾人觥籌交錯,推杯換盞地折騰了起來。

等把氣氛搞起來了之後,衛風便又裝起了可伶來,悔恨自己當時在人皇面前口無遮攔,說可以用那蟲子織的繭,來織成綢緞做衣服。其實吧,他自己一個人是根本完成不了的事情,所以希望大家能夠出手相助。

眾人腦子一發熱,紛紛表示願意幫忙,只是不知道怎麼弄。這讓衛風又找到了,能夠在萱雨面前顯擺的機會,他當即吩咐下去,讓那些正在砍伐桑樹的士兵們,把那些蟲繭給收集起來,再用大鍋給煮上,等吃好了飯他會親自去收拾。

任何一件事情說起來容易,可是真要是做起來,那可就難了,因為等到眾人吃飽喝足了過後,來到兵營煮蟲繭的地方,面對那成堆的蟲繭,全都感覺到無從下手。

其實,衛風讓他們來幫忙,也不是想要他們自己動手,而是讓他們各司其職,每人分管一道工序而已。

當然,石生還是要回到他的崗位上,監視着全城的一舉一動。老頑童與靈曦兒也需要去佈陣,以保護皇宮,以及各境前來帝都使者的安全。魔狼由於速度夠快,理所當然地成了四處巡查的好手,如此安排妥當之後,剩下的眾人,便全憑衛風的指使了。

一時之間,洗繭的,抽絲的,紡線的,織布的,染色的等等,各司其職,忙得不亦樂乎。把一個諾大的兵營,給弄成了一個手工作坊,而且還是一群擁有靈力修為的人,在進行着手工製作。

如此一來,自然也就沒有什麼疑難的問題,能夠難倒他們。即便是有,那也在衛風的精心指導下,順利完成任務。因此,成品的綢緞布料,在不知不覺之中,居然呈現在了眾人的面前。

那種絲滑輕盈的感覺,不由得令人心生愛慕,紛紛向衛風懇求,希望能夠得到一塊這樣的絲綢,來給自己做套衣裳。

衛風之所以想要留下這些桑樹,其目的就是在此,現在見眾人對此,全都十分的感興趣,自然是欣喜萬分,哪裏還有不答應的道理。

可就在他準備命人,再去多採摘一些蟲繭的時候,突然間感覺到金光四射,整個帝都全都被籠罩在其中。

而且在這金光之中,彷彿藏有無數把利刃,只要是有人畜暴露在其中,用不了多久,就會爆裂而死,甚是觸目驚心,令人感到恐懼。

這肯定又是妖人在作祟!於是,衛風揮手激起一陣微風,然後呼叫道:「喂,石生哥,有沒有發現,這金光是從哪裏發出來的?」

衛風剛剛呼叫完,就傳來了石生的回應:「衛風,這道金光起初是從皇宮裏發出來的,緊跟着四周全都升起了金光,現在整個帝都全都被籠罩住了。」

「金木水火土,肯定又是那個南宮傲,在使用馭木之術失敗,便又採取了金光之法來害人!」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

「你先別着急,繼續觀察盯緊點,我來想辦法解決。」衛風說完,便不再扇風,而是停了下來思索着什麼。

他完全沒有想到,剛才他無意之中露出來的那一手靈力,居然震驚到了在場的所有人。若茗與萱雨是更加的感到奇怪,於是立即詢問道:「喂,瘋子,你是怎麼做到的?」

「這是馭風之術啊!」

「馭風之術,你會馭風之術?」

「對呀,這有什麼好奇怪的?榆木大哥有馭木之術,涉水大哥有馭水之術,還有那個燁火,他也有馭火之術。」

衛風說到這裏,指著萱雨繼續說道:「而你,就有控雨之術。」

「我是雨神,擁有控雨之術很正常,可是你卻有馭風之術,這就不由得令人感到奇怪了。」

「嗨,管他這麼多幹嘛?他本身就是一個來歷不明的怪人!」若茗出面阻止道:「眼下應該考慮,如何對付外面的金光,正有許多生命在遭受屠戮呢。」 半晌,許老二才將手裡的鈔票收起來,滿臉熱情的看著江河:「江先生,入場名額您什麼時候要?」

「越快越好。」

許老二點頭:「江先生放心,我絕對用最快的速度幫您把事給弄好。」

對許老二的辦事能力,江河還是很信任的。

聊完入場名額的事,許老二主動告辭離開。

江河漫步走出七號樓,手無意間摸到放在兜里的錢包,陷入沉思中。

前些時間江河剛買了房子和商業樓,錢大部分都投進了裡面,現在手中能動用的錢所剩無幾,頂多只能夠維持日常生活。

過段時間便是招標會,他手裡現在剩下的錢,連其中一塊地都買不起,張慶天的分紅又有一段時間才能到賬。

經過思量后,江河拋了幾下錢包,決定來一場槓桿交易。

用借來的錢進行投資,屆時償還完借來的本金加上利息,剩下的錢都是他自己的了。

槓桿交易在杭城並不少見,不過敢玩的人不是很多,稍不留神,便會因此背負上巨額負債。

但這些擔心江河想都沒想過,以他遠超現在幾十年的記憶,根本不存在賠的問題。

決定好,江河攔了一輛計程車,直接去了銀行。

現在是上班時間,銀行大廳辦事的人沒有多少。

一個銀行的工作人員走過來,微笑問道:「您好先生,請問您有什麼需要嗎?」

「你們張經理在不在?」

聞言,工作人員愣了一下,隨即點頭:「張經理就在裡面。」

上下打量了江河一眼,因通身不同於常人的氣度,工作人員摸不准他的身份,態度恭敬不少:「您要是有需要,我現在可以帶您去找張經理。」

「多謝。」

跟著工作人員來到一間辦公室外,江河直接走了進去。

正埋頭整理文件的張九江聽到動靜抬頭,看到江河,眼睛瞬間亮起。

「原來是江先生。」態度畢恭畢敬的。

寒暄過後,張九江又道:「麻煩江先生稍等一會兒。」

說完,從一旁桌上打開一盒茶葉泡好,熱情笑道:「江先生您嘗嘗。」

端起茶杯隨意喝了一口,江河直接開口說道:「我今天來是想和張經理談些事情。」

聞言,張九江瞬間坐直身子,點頭道:「江先生請說。」

「我要貸款。」

本以為江河又是來存錢的,聽到這句話,張九江愣了愣,隨即好奇道:「江先生您貸款做什麼?」

「開公司。」江河言簡意賅。

要是其他人提出貸款開公司,張九江肯定要考慮考慮,但江河不同。

因之前江河存入的資金,張九江對他的印象好的不行,簡單了解了下他貸款的原因便沒再問下去。

笑容又熱情不少,幫江河的杯子添了杯茶:「江先生想貸多少?」

江河手指輕敲桌面:「四百萬。」

「哦哦,四百萬啊……什麼?!」張九江差點從沙發上彈起來,睜大眼睛:「江先生,您說您想貸多少?!」

「四百萬。」

這下張九江聽清了,整個人都有些雲里霧裡之感。

他以為江河頂多貸個十幾萬,結果一開口就是四百萬。

可以說,自從他當經理以來,都沒遇見過多少貸百萬以上的,四百萬更是鳳毛麟角。

冷靜下來,張九江還是勸道:「江先生,您不妨再好好考慮考慮。」

如果是大公司也就算了,可江河的公司剛註冊沒多久,貸個幾萬便夠用,四百萬夠他開幾個公司了。

「不是我不想讓您貸,四百萬不是個小數目,若江先生是想發展公司,貸十幾萬就行。」

「雖然咱們國家鼓勵貸款,但是江先生,四百萬屬實太多了些,要是您還不上會影響您的信用……」

停頓一瞬,擔心江河誤會,張九江又補充道:「我不是懷疑您的意思。」

江河抬頭:「張經理的顧慮我知道。」

四百萬是他思考過的數字,要不是考慮到手上可夠抵押的不多,他還想再多貸點。

知道自己勸不動江河,張九江也沒再說下去,只是心中依然猶豫。

他對江河印象好是好,但四百萬不是四萬、十四萬,萬一貸款之後還不起問題就大條了。

要是幾十萬,他二話不說直接給他貸,連猶豫都不會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