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等到潛風等人到來後,衆弟子們放嘴一搏,現在沒有規矩的約束,個個人都顯的忘呼所以,沒大沒小。一直鬧到深夜,衆人勾肩搭背地離開了廣場。

隨着衆人離開了廣場,伊辰瞬間消失在自己的房間中。夜色下,一道人影快速地掠向霞光殿。身形不斷在空中變換着位置,小心翼翼地靠近霞光殿。

靈魂之力籠罩着整個霞光殿,一道強大的氣勢出現在伊辰的腦海中。伊辰冷冷一笑,如山貓一樣,矯捷地隱入暗處,等到片刻之後,閃電般地射向大門處。

還未靠近大門,忽然一道強大的能量朝着伊辰襲來。伊辰大吃一驚,以爲被人發現蹤跡,快速地閃動身軀,沉入高中之中。一刻種後,仍沒有見到有人追蹤出來,不由地有些納悶。

將靈魂之力匯聚,全部涌向霞光殿大門處,細心地探詢了半天,方是在一處極爲隱蔽的地方,發現了一丁點的波動。

如非這樣探詢,根本不可能發現這裏的異樣。片刻後,收回靈魂之力,伊辰沉思了許久。隱蔽之處,被人佈下了一個能量結界。能量雖然不是很強大,但是可以探察到外來人的蹤跡。

如若是硬闖必是會被守護之人發現,但要是將其毀滅,同樣是會遭到別人發現。

“如何能闖過去,那不被裏面的人發現呢?”苦思了近半個時辰,伊辰靈光一現,面色一喜,閃電般地掠向大門。在即將到達的時候,虛空驟然打開,強大無匹的能量快速地涌向那處隱蔽之地,將整個能量結界包圍在其中。

感覺不到有任何的波動,伊辰才放心地閃進了霞光殿中。身體剛剛閃進,便非常迅速地收起了虛空,一切動作一氣呵成,沒有半點的呆滯。

到了其中,纔看到霞光殿的豪華與奢侈。伊辰所處的地方,纔是霞光殿的第一層,卻已經是頂樑上鑲嵌着無數顆珍貴的鑽石,腳下的地面,打磨的十分平整。但是周圍空無一物,似乎這些東西就是這裏的擺設。

眼睛瞥向不遠處的樓梯,微微晃動身軀,便是已經到了二樓。守護之人在頂樓,是以伊辰很放心。二樓與下面的裝飾一樣,四周一連排的書架,靈魂之力涌過,不過是一些奇聞,和一些修煉的功法。如此隨意的放着,想來也不是特別的功法。

伊辰現在有無名功法在身,那裏又看的上別的功法。掃視一圈,沒有發現自己想要的東西,繼而快速地上到三樓。

這裏比下面二層要大了一倍有餘,處了一些書籍之外,還放着一些兵器,每一個兵器前面都有着一些描述。所謂的神兵利刃,到了伊辰現在這個境界,已經不是很渴望了。所以伊辰只掃過一下,便是要向着上面走去。

但忽然間,靈魂卻是傳來一陣波動,並不是發現敵人預警的波動。伊辰好奇地跟着靈魂力量向着一處角落中走去,眼神中,顯現出一柄奇特的怪劍。

之所以稱之爲怪,是因爲這柄劍身比之普通的寶劍要短了一些,而且,沒有劍柄。上下倆頭全是尖刃,或許不能稱之謂劍吧。

似乎是長時間沒有人來欣賞,此時見到伊辰,怪劍竟然自動地晃動了一下。嚇的伊辰忙用靈魂力量將它裹住,生怕它弄出什麼聲響來而被人發現。

而這時,更加的奇怪的事情發生,怪劍在靈魂之力的包裹下,顯的極爲的享受,居然是耀起了一陣淡青的光芒。

幸而有着靈魂之力的阻隔,這些異動纔不至於被外人發現。伊辰微微地動容,暗想道:“好一把怪異的劍,既然發現了,他日來一併帶走吧。”

等到光芒褪去,伊辰急速地撤回靈魂力量,人也閃到了前往四層的樓梯下面。瞧着上方的亮堂的房間,伊辰的臉上逐漸的凝重。

霞光殿共五層,若是仙衣梭不在四層的話,那麼伊辰無論如何也是到不了五層查看的。除非他的實力比那守護者強上數倍以上。

這半年多的時間,伊辰不僅摸清了整個昇陽門的地勢,以便日後所用。也將門中各人的修爲探了個清楚。掌門潛風已經是到了界皇境界,這種強者,是伊辰現在根本無法面對的強者。其他十幾個長老,均有着五星絕帝以上的修爲,難怪可以獨霸一方。要知道,這裏,可不同與華燁城的那個邊緣城市。這裏有着無比豐富的資源,是每個勢力都爭着要的,除了聖殿的支持外,昇陽門本身的實力也不容忽視。

萬分小心地閃到四樓,一進到上面,靈魂之力瞬間佈滿整個樓層,不僅探聽着周圍的異動,也在隔絕着自己的氣息。

進入四層,眼神中便是出現了一道道閃着光芒的物品。霎時,伊辰的眼睛都要花了,“這麼多東西,這個昇陽門,幹了多少的壞事?”他伊辰可不會認爲,這些東西原本就是屬於他昇陽門自己的?

快速地掃過一圈,架子上所有的物品都出現在腦海中,仔細地翻滾了一遍,仙衣梭赫然就在此中。心中驚喜一震,閃電般地移到仙衣梭的架子邊。 架子上,一件五彩的仙衣躍然跳到伊辰的眼中。雖沒有親手撫摩,仍可感受到它的薄如絲滑。仙衣上面,一股靈性激盪着人的精神。晃眼間,仙衣又變幻成了另一種顏色,淡淡地流光圍繞着仙衣,使之更增添幾分讓人心動的感覺。

腦中想象着若鑫兒穿上這件衣服時的美豔,伊辰的臉龐上不由自主地露出溫馨的笑容。雙手舉在仙衣梭的上空,便能從中感受到一股強大的抗拒力。

靈魂之力緩緩地滲透過去,伊辰微微一楞,原來這些架子上全部佈滿了能量結界,稍微的感受了一下,便是知道,沒有五星絕帝的實力,絕對無法去破開這股能量結界。

努力地將心中的那股衝動壓下,伊辰緩慢地回過身子,找到了仙衣梭,其他的東西,也懶的看了。將眼神投向樓梯處,伊辰忽然間有股好奇心,四層已經是有着如此珍貴的寶物,那麼在五層,昇陽門長老親自護衛着的,又是什麼樣的珍貴存在呢?

嘴角邊露出一絲陰狠,伊辰閃身向樓下飄去。離開了霞光殿,伊辰小心地穿過黑夜與那巡視的人員,快捷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中。

“五星絕帝?”伊辰揉揉自己的假髮,到達這個境界倒不是很難。而在於,即使有了這個實力,如何去破開能量結界,而不會被發現。

今晚的探詢雖然沒有被人發現,那是因爲伊辰的靈魂遠遠超於常人,故而可以輕鬆地瞞過這些人的防護。但是靈魂的強大,並不能幫助伊辰去對敵,昇陽門有潛風這個界皇境界的強者在,伊辰就不敢造次。

與靈木的戰鬥還清晰地閃現與伊辰的腦中,那一次是伊辰有史以來,唯一的一次面對敵人,毫無一點辦法。潛風到底是幾星界皇?伊辰還不清楚。而且雖然是伊辰現在實力有所進步,但對上潛風,伊辰還是毫無信心。

籲出口氣:“不管怎麼樣,先到了五星絕帝在說,實在不行,就慢慢地和他們耗上。”伊辰狠狠地道了一句,透過窗戶,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已然不早。

第二天的空地上,伊辰隨便出了個很大的紕漏,又是讓白得來的師傅孫煉給抓住,並且是大發雷霆。在衆人毫無憐憫的眼神中,被罰半年不能出門的伊辰悻悻地走入了自己的房中。


身後,還有着孫煉的咆哮:“你們都給我記好了,不要向滅聖這樣,不然,有的苦讓你們受的。”

殊不知,伊辰冷笑地走進了自己的房間中。在房間中修煉,伊辰也不怕被人打擾。昇陽門中,有這一點好,被罰之人,任何人都不得去看他,甚至是打擾他。倒是便宜了伊辰。

虛空迅速打開,閃身進入到了其中。一點點的變化,讓伊辰現在對虛空愈來愈有一種親切的感覺。初時,虛空不過是他創造出來的一個域,不過是對敵而用,如同一件工具一般。

而現在,感受中,虛空便似自己的手腳一般,有的時候甚至是會覺的,虛空就好象是自己的生命。在上次虛空差點被靈木震散時,伊辰莫名的感覺到一陣哀傷。

饒有情感地環視了下週圍,伊辰默默地運起了無名功法。雲霧翻滾,在這無限的虛空中,伊辰凌空盤膝而坐,雙手不斷地變化着無比複雜的無名功法的手印。即使到了現在,伊辰對無名功法瞭如指掌,但是這種手印,依然無法將其簡單化。

對它愈來愈熟悉時,伊辰隱能感覺,這種功法所蘊涵的隱藏部分,其中,居然是有着天地法則的存在。若不是親眼的看到奇冥果的成熟,伊辰根本不會發現無名功法會有着這樣的奇效。

天地法則,是虛無抽象的存在,無法捉摸,無法感應。偶爾地瞧見奇冥果的成熟,已經給伊辰與若鑫兒帶來了一系列的好處,而現在竟在修煉着天地法則,其中又會有什麼好處呢?

這也是伊辰倍感困惑的地方,無名功法的出現,是令伊辰有了長足的進步。可是伊辰沒有忘記,單單是將無名功法修煉到如自己原先功法一樣,便是化了近十年多的時間。這期間,空間穩固,增大,雖然是看的到,不過,如果僅僅是如此的話,也就沒有那麼多的驚喜了。

或者,最讓伊辰驚喜的是,在虛空中有了生命之息的存在。除卻生命之息,其他的,有着時間的襯托,伊辰相信自己也可以做的到。

如此一來,伊辰心中對於無名功法更加的好奇和期待。得到無名功法十多年的時間了,但除了修煉上的幫助以來,伊辰還沒有發現其他任何的作用。

時間飛速溜走,在虛空中修煉,伊辰根本感覺不到時間的流失。他只是感覺到,自己對無名功法的領悟到底到了何種境界。

體內的能量逐步的增加,能量在經脈中涌過,數個圓滿之後,便化爲一個奧氣緩慢地沉入到丹田之中。隨着丹田中的奧氣數量增多,在某一刻,伊辰霍然睜開眼睛。

“五星絕帝,終於是到了。”沒有過多地去感受虛空的變化,伊辰快速地退出了虛空中。靈魂之力微微地涌出一絲:“已然過去一年了,現在出去,不知道那個便宜的師傅會怎樣罵呢?”

自嘲地笑了聲,伊辰推開房門,緩慢地步出了房間。外面的空地上,一干人等認真地修煉着。孫煉見到伊辰出現,臉色馬上一沉:“滅聖,你倒是很好,關你半年,你發而進去了一年的時間。”

伊辰淡淡地道:“修煉的時候,剛好有突破,所以是時間久了一點。”話音剛落,就感覺到身邊有一陣靈魂的波動,伊辰微微一笑,任由着那股靈魂之力探察着自己。

片刻後,孫煉的臉色好了一些:“你能在懲罰中進步自己,也算是不錯。記得,以後不要在犯錯,你該知道門規,若是被逐出昇陽門,可不要後悔莫及。”

“過了今晚,順利地取到仙衣梭,以後你想見,也見不到我了。”伊辰暗暗地道了一句,直接來到屬於自己的位置上,思考起晚上的行動。

以現在的實力,破開那道能量結界不是問題,重要的是如何無聲無息地將仙衣梭取到手。即使已經到了五星絕帝,但當伊辰想象着與靈木對戰的時候,依然是感覺到無從下手。

用靈魂之力包裹,伊辰強大的靈魂之力確實可以阻擋能量結界發出異動,不過若要破開結界,這股聲響就不是靈魂之力可以做的到。

苦思了許久,仍然毫無結果,不由地擡起頭,將眼神投向遠處,讓伊辰放鬆一下。視線在周圍劃過一圈,以現在的實力看待這幫人的修煉,一眼就能發現其中的許多錯漏之處。

笑着搖了搖頭,暗道:“自己當初何嘗不是從這個時候開始的?”猛然地,眼神定格。仔細地看着衆人的修煉與對練,豁然想到,事情可以繁而化簡,那麼爲什麼不能簡而化繁呢?


能量結界很強大,破開需要五星絕帝的實力。實力伊辰已經夠了,那麼關鍵的就是步驟了。簡而化繁,既然一下子破開,會發生驚響,讓別人知道,那麼便慢慢地將它破開,然後以靈魂之力阻隔。相信強大的靈魂之力應該可以阻隔那麼一點點的聲響吧?

想到這裏,伊辰的嘴角邊,不自覺的泛起一絲興奮的微笑。

夜深人靜時,房間中,一道人影如鬼魅一樣閃出,繼而化爲一道流星迅速地來到了霞光殿的上空。靈魂之力快速地籠罩在霞光殿上,片刻之後,人影飄到了大門口。

如法炮製,伊辰輕鬆地進入到了霞光殿中。沒有半點的遲疑,直接地到了三樓的那處角落。伊辰人影剛靠近,似乎是認識伊辰,怪劍便是發出一聲輕微的清脆聲,進而升起一道淡青的光芒。毫不猶豫地將那柄怪劍握在手中。

“好重!”這是怪劍給伊辰的又一個驚喜。五星絕帝,舉起整座霞光殿,甚至是一座高山,都算不了什麼,但是怪劍卻給人重的感覺,當真是一個極大的驚喜。

怪劍一經入手,伊辰的靈魂便是高速的激盪,與此同時,奧氣也在飛速地涌動。不由地讓伊辰有些不解,什麼劍如此奇怪?來不及多想,正要將怪劍收入戒指之時,這柄怪劍卻是直接地涌進了伊辰的體內。

伊辰大吃一驚,連忙心神進入體內查看。在丹田上方,那柄怪劍安然地躺在奧氣涌出涌入的位置。靜待了一刻種,奧氣不斷地涌出,又很快地涌進,也沒有發現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世間上神兵利刃很多,但要想這柄怪劍一樣,在沒有經過允許的狀態下,便是直接進入到身體內,倒是伊辰頭一次看到。自然而然地對怪劍產生了極大的興趣,想到一年前的探詢,怪劍所出現的異動,讓伊辰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

既然怪劍在體內沒有發生任何的異動,伊辰也安心地讓它呆着。現在不是瞭解怪劍的時候,緩慢地將靈魂之力涌到四樓,半響間,伊辰的身影出現在了仙衣梭的旁邊。 仙衣梭依然亮起令人心動的流光,道道流光涌動間,無不讓人驚喜異常。稍視片刻,強大的靈魂之力直接涌向仙衣梭。

雙手間快速地結動着手印,待運行到一定的地步,伊辰慢慢地將能量觸碰到仙衣梭外的能量結界一角。倆股能量一經接觸,便是產生一小股的空間波動,發出一聲輕微的響聲。

片刻後,霞光殿內沒有任何的異動,伊辰總算是鬆了口氣,這個方法可行。如此,伊辰專心地開始消融這股能量結界。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這般地去做一件平時手到擒來的事情,伊辰還是頭一次。不過,伊辰發現,這樣也是一種修煉。在這一刻,他明白到,修煉並不是只有一種模式。心中驚喜非常,這次來到昇陽門,不僅可以拿到寶物,更讓伊辰感悟到別樣的修煉。

能量緩慢地破化着仙衣梭周圍的能量結界,慢慢地,由於結界的減少,仙衣梭的光芒也是愈來愈盛,如同黑夜中的明月,光彩照人。

小心的控制着能量的涌出,靈魂之力除了包圍住能量結界之外,還籠罩在整個霞光殿的四層,一有不對勁的地方,伊辰就要快速破開能量結界,取得仙衣梭,然後逃之夭夭。當然,這是不得已才做的事。目下,一切都在預料之中,能量結界也只剩下最後一股。

一刻鐘之後,能量結界轟然倒塌,完全被伊辰所消融。壓制住心中的驚喜,伊辰伸手將仙衣梭取起。入手,柔軟,細膩,完美。

“好漂亮,鑫兒穿上後,會更加的美吧?”嘴中,不自覺地喃喃出。手掌一翻,霞光驟然消失,仙衣梭也被安然地放到了戒指中。

掃視一圈,伊辰快速地離開了霞光殿,回到了房間中。對於五樓,伊辰依然有着強大的好奇心,不過現在實力不夠,他也不敢去冒那個險。

靈魂之力涌進戒指中,感受着仙衣梭的特別,伊辰腦海中不由自主地涌現出若鑫兒的身影,“鑫兒,你現在還好嗎?我很想你。”

沉溺了一陣,靈魂之力退出戒指,伊辰盤腿於凌空中。心神沉入體內,迅速將怪劍裹住,心念一起,整個人進入到了虛空中。

手握着怪劍,伊辰仔細地打量。若是在在底部加上一個劍柄,那麼纔算是一柄真正的劍。輕輕地揮動一下,伊辰赫然發現,由於怪劍太重,竟然無法這般輕巧地揮動。

輕喝一聲,奧氣狂涌而出,手掌緊握怪劍,猛地向前方劈去。‘轟’一道劍氣飛速掠過,所經之處,虛空中的生命之息如同是遇見猛虎一樣,急速地向着倆旁分開。伊辰下方,居然是出現了一道清晰可見的痕跡。

伊辰爲之一怔:“怪劍的威力,未免也太大了吧?”本身五星絕帝的實力,全力一擊,也只能在虛空中劃出一道痕跡,而現在,就輕鬆地做到了,那麼如果全力一擊話,會有怎樣的效果呢?

想法也只存在腦子中間,伊辰不敢去嘗試,萬一怪劍的威力融合和自身的實力,達到一個不敢想象的高度,進而讓虛空受損,那就得不償失了。

怪劍仍是平淡無奇的樣子,只是那種沉重的力量一直從伊辰的手掌心傳到身體上。如能成功地將它到了舉重若輕的地步,想來實力也會增進不少吧?

伊辰心中暗暗地想着,心中的欣喜已經不用多說,得到了怪劍,自己本身的攻擊力將會提升一大截,由怪劍發出的極劍之氣,會有怎樣的威力?伊辰忽然衝滿了好奇,幾乎壓抑不住想法,想要出去會一會那潛風。

欣喜過後,伊辰開始了修煉,本身實力纔是最基本的,任何外來物只是輔助的工具。在霞光殿中破除能量結界,使得伊辰有了新的感悟。

每一個人的修煉都是循序漸進,伊辰也不例外,從弱小變成強大。也就是說,慢慢地積累到一定的高度。到了伊辰現在的地步,已經算的上是繁而化簡。

每一次的修煉,每一個人都是相同,運用自身的功法愈來愈熟悉,繁雜地功法到了最後,在手中變的極爲簡單,已是深深地刻入到了人的靈魂之中,不要想,心念一起,功法自動會涌現。

而到伊辰在破壞能量結界之前,便是想到了簡而化繁,消融能量結界的時候,更是體會到了這一切。伊辰現在修煉的仍然是無名功法,但不同的是,並不是以前的那一套,而是將無名功法倒轉逆施。

很難想象,這其中有着怎樣的困難和阻力。先不用說無名功法的手勢複雜,單是熟悉它,伊辰已經花上了近十多年的時間,現在倒轉修煉,所花費的時間將會更長。

並且,每一種功法,都是有着前人經過無數年的印證,沒有危險,方是流傳下來。無名功法到底何人所傳,伊辰不知。但他知道,闖這套功法之人,必是原界中最爲強大的一個人。如此一套功法,即使是照着它的規律修煉,不小心之下,都會出錯,而造成人體的傷害,嚴重的可能讓人潰散,死亡。

現在伊辰倒轉逆施,根本就是一個十分危險的過程。若能成功也罷,否則,等待伊辰的便是灰飛湮滅。

無名功法共有三十二式手印,彼此首尾相連,修煉之時,需要極爲龐大的靈魂之力支撐。否則,便是無法去理解其中的奧妙。

這時倒轉修煉,不僅要屏棄一慣的思維,更是要時刻注意其中的某些細節之處,一有不對勁便要馬上退出修煉。對於伊辰來說,是一次巨大的考驗。此時,他自己都有些擔心,自己的靈魂之力,是否可以堅持的住。

同樣的,即便是倒轉逆施成功將無名功法修煉成功,到底會有多大的好處,伊辰根本沒有去確定,他只是心中相信,如此的修煉下來,必定會帶來不一樣的效果。

一經開始修煉,伊辰便感覺到了極大的難度。往往在不自覺間,手勢按照腦筋中的慣維想法,而進行以前的修煉方式。每每到這裏,都沒有辦法的停止修煉。

不僅如此,功法一旦倒轉,體內的奧氣運行的方位也是同時地發生的轉變。奧氣也由另一條路線開始運轉,這樣的結果,便是帶給伊辰強大的肉體痛苦。

在這樣的痛苦,與不間斷地打斷下,伊辰非常緩慢地進入到了倒轉逆施之中。虛空中,伊辰的面容上,不時地閃出巨大的痛苦。

周圍生命之氣同樣也在發生着轉變,原來的它們一片安詳,乖巧地散落在每一個地方,如同是安靜的小魚兒,不給空間帶來半點的漣漪。

而現在隨着伊辰每一個手勢的重新結成,生命之息都會在虛空中發聲一陣劇烈的爆炸,讓的虛空殘破不堪,四道屬性奧氣此時也似發現了危險一樣,消失不見。

這一切,伊辰現在都無法去發現。此刻,手勢才堪堪地運行到第三式而已,無盡的靈魂之力盡數在伊辰的周體盤旋,絲毫沒有離開伊辰半點的距離。

二個手勢的成功,除了肉體帶來的劇烈疼痛之外,伊辰的臉龐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因爲體內奧氣雖然是與功法一樣,倒轉了一個方向流動,但仍然是同樣的有威力,並沒有發生別的異狀。這纔是伊辰想要的,否則,一旦傷害到本體,屆時,伊辰真的是欲哭無淚了。

時光如梭,伊辰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絲毫沒有察覺到時間的流逝與虛空中的變化。雙手緩慢地變化着手勢,片刻後,又是停了下來,然後又繼續地揮動起來。

每一式手印,都要花費伊辰許久的時間與巨大的精力。伊辰現在不僅是在修煉,更是在與自己的腦筋作對。打破常規思維,轉化成新的一種方式,確實難上加難。

但即便是這樣,久久之後,忍受了無盡的痛苦,伊辰緩慢地將一式手印完美的結成。在伊辰興奮的同時,虛空中,頓起一陣又一陣劇烈的爆炸。生命之息彷彿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險,此時已變成一股狂暴地能量,不斷地撞擊着虛空。

虛空在生命之息的撞擊下,不斷地開始了搖晃,似乎有了種快要倒塌的感覺。伊辰身在虛空之上的身軀,也由於虛空的搖晃,而不停地顫抖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