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算了,老君暗暗計較,通天教主應該已經走遠了,自己這就撤了吧!

說着撥轉青牛,丟下張禾便要揚長而去。

此時,張禾根本無心偷襲,老君的厲害他已經看到了,自己現在的實力根本佔不到便宜。張禾收了殺神劍,就要回去。

忽然一人笑道:“老君哪裏走!”接着一陣青光盪漾,一口巨鍾倒懸着向太上老君罩了下去,張禾自然認得此鍾,這可是《佛本是道》中的第一神器,周青的混沌鍾,原來是東皇鍾。

“天道教主來湊什麼熱鬧?”老君怒道:“難道是想要以一敵二不成?”

“正是!”周青喝道。

張禾這時候也明白過來了,那周青是一個睚眥必報的人,《佛本是道》裏面完全可以看出,周青是一點都不喜歡太上老君這個老爺子的,這下估計是來報仇的!

周青這一攪合,張禾可就有了用武之地了,周青纏住老君,殺神劍就有機會砍中老君,只要被殺神劍砍中,就跟凡人中劍一般,砍胳膊斷胳膊,砍大腿斷大腿,要是被砍了腦袋,就是神仙也得死,所以這劍纔有殺神的名頭。

張禾見周青來助力,立即向老君那邊竄去,劍尖直指老君的心窩,老君知道殺神劍的厲害,想要想上走,但是周青的巨鍾卻罩了下來,因此一撥牛頭,像側邊而去。

張禾只是挑要害進攻,老君要分心防備周青,因此也難以對張禾做出什麼威脅性的進攻。在兩人的夾攻下,老君只有守的份兒,沒有攻的勁兒。

儘管如此,老君畢竟有玄黃玲瓏塔護身,周青幾乎傷他不得,而張禾雖然有機會,又是他的重點防範對象,那青牛也非常玲瓏,知道主人心意,一看張禾近前,就立刻扭轉身子,讓張禾撲個空。

“將你的十二祖巫拿出來讓咱開開眼怎麼樣?”張禾喊道。

“便讓你開開眼裏,諸位請助我一臂之力!”周青一說話,那些本來已經成爲化身的祖巫便紛紛現身出來了,四處的去路都被擋住了。

“你的十二祖巫都已經分了出去,今天來的這麼全,是故意圍我的吧!”老君苦笑道。

“正是!”周青第二次回答老君的問題,還是冷冰冰的這兩個字,那意思也很明確,我就是來陰你的,不用抵賴也不想抵賴。

“你這是何苦。。。。。。”老君還沒說完,就被十二祖巫結成大陣團團圍住,大陣之中鬼哭狼嚎,黑氣滔天,張禾在外面觀望。

“你是來看熱鬧的?”周青向張禾道。

“你那陣中,我可進的?”張禾問道。

“有什麼不可?我那十二祖巫都是另一個我,我不想傷你,誰會傷你?”周青道。

張禾便仗劍衝了進去,只見老子雖有玄黃玲瓏塔,但也架不住這麼多祖巫羣毆啊,被困的不能動彈,張禾一件刺去,從心口入,老君慘叫一聲,玄黃玲瓏塔落地,張禾想撿便宜,卻被一個眼明手快的祖巫搶去了。

張禾還不收手,欺上前去,一劍斬下老君的頭顱,想看看這聖人究竟是不是不死的,一劍下去之後,老君登時氣絕,那青牛沒了主人,一下子衝出了大陣,各位祖巫並未阻攔,而老君的屍身,本是盤古一氣所化,這下老君已身死,便變還了那無名之氣,沒有蹤跡了。

張禾收了殺神劍,十二祖巫也各自去了。

周青走上前來,笑道:“我以前欠你人情,今天終於還了。”

張禾也笑,心裏卻說,這哪裏是你給我人情,你明明自己也想害了老君,還搶了人家的玄黃玲瓏塔。

“我這就告辭了,回見。”周青道。

“等等,”張禾道:“玄黃玲瓏塔你拿了,我什麼都沒有。”

周青笑道:“你想殺老君,我來幫你,拿點好處也是應該的。”

張禾心裏暗罵,這孫子真是吃人不吐骨頭,嘴裏冷笑道:“我可沒有想殺人家,我是來找通天教主算賬的,要不是你出現,老君也不會做了這冤大頭。”

周青笑道:“冤大頭不止老君一個,通天跑了,你還有一個冤大頭要找呢!再會”

張禾道:“不成,這事我覺着不舒坦,你其實並不是來幫我,卻白白拿了好處。”


周青心裏好笑,這人也真是的,我拿的是老君的好處,又不是你的好處。但是轉念一想,這傢伙跟自己差不多,也是個睚眥必報的人,搞不好以後會擺自己一道,便向張禾道:“想要好處有什麼難的,我給你通個信兒,老君身上,並未發現金剛鐲,或許在兜率宮呢,你去找找吧,就算找不着啊,也有一大堆靈丹妙藥,夠你當飯吃了,在會!”

張禾聽周青這麼說了,心裏方纔舒坦起來,也不回家,而是招呼跟着自己來的一隊親兵道:“跟我來!”

一路人馬到了兜率宮,這寶地已經成了無主之地,張禾心想,就這麼拿點東西,實在是不夠意思,不如將整個宮殿拿走。

張禾便將那誅仙陣圖展開,將整個兜率宮裝了進去,帶着回了家。宮中有不少童子,本來在等老爺回來,誰知竟然等來了張禾,都在那陣圖裏邊哭哭啼啼的。張禾聽見想動,才知道陣圖裏面藏着人,便道:“以後我給你們當了老爺,待遇又不降低的,只管哭什麼?”

那些童子聽了,慢慢不哭了,張禾問道:“金剛鐲在不在,誰能找出來,立馬賞依葫蘆丹藥。”

張禾說了這話,自己都覺得好笑,人家辛苦煉製的丹藥,就這麼被自己拿來賞人。

過不了多久,真有一個童子道:“在抽屜裏找着了,這個便是。”

張禾道:“將鐲子拋出來,你自己去拿一葫蘆丹藥吧,想要什麼樣的自己隨便挑。”

過了一小會,一個白晃晃的東西拋出,張禾接着了,正是老君的金剛鐲。

本來要祭煉他人的法寶,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甚至沒有足夠的機緣巧合都是無法成功的,但是現在老君已死,鐲子成了無主之物,也就隨便張禾祭煉了。

張禾回到家中,卻不將那兜率宮拿出來安置,而是依舊藏在陣圖之中,只是將童子招出來,讓他們做了丫鬟、小廝。

蘇小茜見張禾回來,問道:“怎麼這麼高興啊?”

張禾笑而不語,只是擺擺手。

接着,張禾給李星瀚打電話,一個月內,朝政由你主持,你可以坐在龍椅上上朝。李星瀚就真的這麼做了,一時之間,二皇上的名頭叫的更響了。

這一個月之中,張禾閉門謝客,躲在誅仙陣圖之中,將那金剛鐲祭煉成功了。

功成的那一天,張禾喜出望外,想想當年自己還是個小孩子的時候,看着《西遊記》裏金剛鐲的厲害還恨的牙癢癢,想不到這玩意如今成了自己的法寶。

張禾一時高興,便向蘇小茜道:“如今我要和你好好慶祝一番。”

“怎麼個慶祝?”

張禾笑而不語,叫了一個童子過來,在他耳邊低語了幾句,那童子過了一會,便將幾顆彈藥拿來給張禾。

蘇小茜看張禾壞笑的樣子,心裏也明白了幾分,卻不說破,只是打發僕人道:“給你們放半天的假,都玩兒去吧。”

張禾道:“不,放兩天的假,好好玩兒去吧!”

僕人們都千恩萬謝地去了。 大臣們紛紛議論說,皇上又一個月沒上朝了。

而且現在李星瀚光明正大地代理皇上了,龍椅都坐上了。

有人悄悄說,皇上丟了國家的錢,幹部下去了,李星瀚就要當皇上了。

可是一個月過後,張禾竟然神奇地回來了,李星瀚則坐在他的邊上。大臣們許久沒見張禾了,實際上人們對這個皇帝的印象,跟歷史上的很多昏君都差不多,那就是不太上朝,即使上了朝,連一品大員的名字都叫不上來,還得用手指着:“你說!”

今天難得張禾上朝啊,本來想聽聽看這真皇上有什麼指示呢,誰知張禾清了清嗓子,看着下邊的人,有些不知如何是好,於是指了指李星瀚道:“你說。”

下邊的大臣見了這一幕,要不是忌憚張禾殺人的兇名,恐怕就要鬨堂大笑了。

更離譜的是,張禾看着李星瀚上了一會兒朝,自己好像也插不上什麼話,等中場休息的時候,便藉故走了。

人們都覺得,皇上是回家睡老婆去了吧。

實際上啊,張禾是去找下一個冤大頭去了,本來想辦通天教主的,可是通天教主聰明,自己跑了,害的太上老君命隕,但是別忘了,鉅款還沒有追回呢。

這筆鉅款要怎麼追回,張禾心裏跟明鏡似得,這事兒就得找元始天尊。

這回張禾是當槍匹馬去找元始天尊的,他的手裏不僅有殺神劍,手腕上還套着一個明晃晃的手鐲,正是剛剛祭煉成功的金剛鐲。

元始天尊也是聰明的主,知道張禾這是來討債來了,便閉門不見。

張禾向童子道:“告訴你家老爺,這事兒可以不追究他的責任,但錢是一定要追回的,要不政-府都要癱瘓的,另外,告訴你家主人,現在金剛鐲是我戴着着。”說着張禾捲起袖子,將金剛鐲晃了晃,給那童子看。

那童子進去一會兒,元始天尊果然出來了:“剛纔我不知道是你來,所以沒在,我要知道是你來了,我肯定就在家了。”

張禾笑道:“好說,錢還我,要不決鬥。”

元始天尊笑道:“看來你的底氣很足呀。”

張禾笑道:“拖老君的福,最近添了一件法寶,另外,我和周青關係不錯,上次我們分財產,他讓給我好多。”張禾這麼說,其實有詐唬的意思,他跟周青,本來都是爲了私怨纔跟老君動的手,更沒有分贓一說。

元始天尊笑道:“錢本來就是你的,但是由於落在歹人手裏,所以損失了一部分。”

張禾明白,這筆錢過了人家的手,想讓人家一點便宜都不沾是不可能的,便問道:“拿回多少是多少,只要別逼着我不要錢要命就行。”他的意思也很明白,你可以拿點回扣,但是別過分了,過分了我就砍你。

元始天尊問道:“欠款自然是全部能夠還清的。只是那卡上,原來有兩萬多億,現在已經剩下不到兩萬億了。”

張禾心裏頓時覺得肉疼,那張卡里,是他原來倒賣天庭的徒弟得來的一筆鉅款,裏邊的所謂兩萬多億,其實是接近三萬億的,而現在剩下不到兩萬個億,這話很值得玩味,一億九也是不到兩億,一億一也是不到兩億,因此張禾便道:“不到兩億不行,兩億是我的底線,實話。”

元始天尊笑了,笑的很開心:“那我找人借點,給你湊夠兩萬億。”

張禾一看原始天尊笑的跟菊花似得,就知道自己要少了,但是花了錢買個教訓也值得,何況,因爲這事,自己可是從太上老君那得了不少好處。退一萬步說,就是自己沒有得好處,給元始天尊一點好處費也不是不可以的,畢竟自己還想讓他幫忙。

元始天尊道:“那筆錢,我幫你追回來,但是不知道,你是像追。。。。。。”說道這裏元始天尊意味深長地看了張禾一眼,然後湊過來悄悄問道:“不知道你想追誰的責任?”

張禾道:“伸手過來。”

元始天尊便將手伸了過來,張禾在上面寫了一個字:“楚。”

元始天尊兩樣茫然:“不知道。”

張禾道:“伸手。”

元始天尊又將手伸出,張禾又寫了一個字:“江。”這個時候,元始天尊要是還不知道,張禾就會立馬拍屁股走人。

“楚江王!”元始天尊的臉色變得陰晴不定:“他不是你的。。。。。。你的。。。。。。”

“我的師父。”張禾淡淡地說道。

“你。。。。。。”元始天尊說了好幾次才說出來:“你,夠狠!”

張禾道:“是他先惹我的,我也不想這樣。。。。。。”

“嗯,肯定是他不對了,我知道你是恩怨分明的人。”元始天尊道。他說這話的時候,其實是話裏有話,他沒用“黑白分明”,“是非分明”,而是說了“恩怨分明”,意思就已經很明瞭了:“肯定是那傢伙得罪了你。”

張禾道:“錢什麼時候給我打回來?”

元始天尊道:“這事。。。。。。我還得先派人去查,查完了還得審,審完了還得。。。。。。”

“直接告訴我時間。”張禾道。

“明天晚上。”元始天尊道。

張禾心裏冷笑,要是真按照他說的又要查又要審,明天怎麼可能就將錢打過去?但是現在兩人有微妙的合作關係,因此張禾也不說破。

“你師父的事情,需要幫忙麼?”元始天尊問道。這話問的何其陰險!明裏是給你幫忙,實際上卻是說,我也想跟你一起害你師父,咱倆分派分派,看看你做啥我做啥。

張禾道:“此事你暗中幫忙即可,暫時還不用你出面,我自己安排人就行了,到了需要作出選擇的時候,你不要站錯了隊伍。”

元始天尊笑道:“我是絕對把隊伍站的對對的!你放心吧。”

張禾告別了原始天尊,回家等錢。

這個舉動讓李星瀚都有些沒看懂:“明天有事麼?”

“沒事。”

“上朝去呀?”

“不去。”


“有別的事兒麼?”

“沒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