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終於,葉寧開口了。

“什麼?你、殺了王強?”

聞言,林峯變色,聲音都再微微顫抖,噹啷電話不慎掉落在地。

完了,這下真的完蛋了,王強被葉寧殺了,二叔肯定會弄死自己的,早知道就不該讓王強帶着人去挖墳掘墓。

林峯心裏懊悔,用力嚥了口唾沫,像是丟了魂一樣身子哆嗦着。

“生死簿,黃泉路,我會親自爲你送終!”

葉寧掛斷電話,咔嚓一腳將其踩碎,回到了林宇的墓地。

看到兒子的墓碑被砸斷,骨灰盒都險些被人拿走,林凡夫婦悲痛欲絕,不斷的傷心落淚,這些人爲什麼連一個已故的亡者都不放過,畜生不如啊。

林淺雪再一旁安慰父母,眼眶泛紅,也忍不住落淚。

葉寧找到了陵園的管理人員,很快又給林宇從新刻碑,從新選擇了一處安息之地。

回到家後葉寧就接到了青龍的電話。

“戰神,林武祕密和喬振海見面,應該是要敲定出售林氏股份的合同,現在怎麼辦?”

葉寧站在陽臺上,冷淡道;“魔影估計已經身在江陵了吧,這件事你就先別管了,東海那邊如何了?”

“戰神放心,目前已經完畢,有麒麟再那邊一切都妥當。”

“通知楚風,金家可以動了,不要放走一個金家的人!”

“謹遵戰神令。”

掛斷電話後,葉寧看了看天色,微微皺起眉頭。

天邊,一大片紅色的雲彩如同鮮血般妖豔刺目。

葉寧沒吃晚飯就出門了。

很快他來到了金家,他可沒忘記再金家還藏匿着森羅組織的人。

“咚咚。”

葉寧敲了敲門。

“大晚上的誰啊?”

“煩死了!”

院子裏邊響起一個女人抱怨的聲音。 嘎吱。

門被打開,一個膚白貌美的女人出現。

“你是……?”

美婦驚疑不定的看着葉寧,不禁露出謹慎戒備的神色。

“葉寧。”

“葉寧!是你?”

美婦思索片刻,臉色變了,驚恐的向後退了幾步,自己的兒子就是被他殺的,這個殺人兇手居然還敢親自登門,好大的膽子!

“你來幹什麼?金家不歡迎你!”

美婦美眸森寒,面容佈滿寒霜,眼神死死的盯着葉寧,怒火在燃燒,恨不得衝上去掐死他。

“你說得對,死人不需要歡迎我。”

“你?!”

唰。

葉寧動如雷霆,單手扣住美婦的脖頸,將她提了起來往裏走去。

“呃……快放了我。”

美婦眼珠子瞪的滾圓,臉色一片通紅,張着嘴巴呼吸,雙手用力的拍打着葉寧的手臂,雙腿亂蹬。

“葉寧?!”

見老婆遲遲沒進屋,突然金勝天衝了出來,衣衫凌亂,看到自己老婆被葉寧掐住喉嚨,都快要窒息,而葉寧還如此霸道張揚的走了進來,不由得臉色劇變,

“葉寧你好大的膽子,殺了我兒不說,還敢如此狂妄肆無忌憚的闖入我金家,欺人太甚,真當我金家沒有人能治的了你嗎,立刻放了我老婆。”

金勝天眉頭緊皺,眼中射出寒光,聲色俱厲,暗暗心驚。

莫非葉寧知道森羅組織的人在金家,所以纔敢肆無忌憚的闖進來。

“你應該知道我所謂何來,既然金家敢僱傭森羅組織的人來針對我,自然我也不會心慈手軟,森羅的人敢擅自踏入江陵市,就已經被我判了死刑,看來森羅的人是忘了你們上一代的森羅神是怎麼死的了麼?”

葉寧的話語很輕,但卻透着無盡的殺氣。

嗖。


突兀暗中有人影閃爍,接着一個英武高大的男子出現,滿頭的白髮,一身古代的黑色甲冑。

“天魔,你出來幹什麼?”

看到甲冑男子出現,金勝天的臉色變幻,略有不滿。

他已經決定要召喚家族的高手了,勢必要再今晚弄死葉寧,既然他親自送上門來找死,何樂而不爲呢。

可沒想到這個天魔如此浮躁,竟然按奈不住蹦了出來,金勝天一時間惱火。

天魔,森羅組織的金牌獵人。

也是此次江陵市執行任務的大統領。

“哼。”

“我如果不出來,你老婆就會被他擰下腦袋,愚蠢!”不屑的瞥了一眼金勝天,天魔大刺刺的諷刺一句,而後盯着葉寧,咧嘴笑了笑,冷淡道;“我說天山四怪沒有蹤跡,原來都是你殺的,那四個垃圾死的不冤,竟然遇上了你這個變態,不過很可惜……”

“可惜什麼?”

葉寧看向天魔,風輕雲淡。

“看來你很瞭解森羅,竟然知道上一代的森羅神,那個老傢伙早就該死,欺兒霸女,枉爲人父,否則森羅殿下如何掌權?”

“可惜你知道的再多也沒用,馬上就要死了,給你一分鐘的機會留下遺言,我會親手擰下你的腦袋,帶回森羅的最高殿堂,宣示着我天魔的強大。”

“你很自信,確定能殺的了我?”

“當然,我是天魔。”

“很多人說要殺死我,可最後他們都成了我腳下的屍骨。”

啪。

葉寧把金勝天的老婆扔了出去,而後眯着眼睛。

“送你上路。”

“老婆!”

金勝天驚呼,趕緊跑了過去。

唰。

頓時葉寧動了,如一頭暴龍衝擊。

轟。

拳風咆哮,勁氣四射,此刻氣流都停滯,葉寧瞬間欺身而進。

“殺。”

天魔低吼,瞳孔妖異,白髮飛舞,同樣揮拳。

砰!

雙拳碰撞,伴着沉悶聲,像是在打鐵似的,短暫的交鋒後,緊接着天魔直接暴退數步。

咔嚓。

骨裂聲響起,天魔的指骨再淌血。

嘶!

看到天魔受傷,金勝天變色,忍不住倒吸口涼氣,心中掀起驚濤駭浪。

“殺!”

天魔怒了,此刻無需多說,只有殺了葉寧才能證明自己。

唰。

葉寧邁步。

砰砰砰……

噗!

下一秒葉寧的拳頭貫穿天魔的胸膛,鮮血噴了出來,把他的甲冑都打爛了。

“啊!”

天魔嘶吼,面容扭曲,髮絲上都是粘稠的鮮血,鑽心的劇痛蔓延至全身。

“死!”

葉寧冷漠道。

噗!

驟然天魔的胸膛炸開,鮮血和碎骨四濺,半邊身子都沒了,鮮血灑落遍地,死狀慘不忍睹。

葉寧衣不染血,看向金勝天夫婦。

“你……別過來!”

“我警告你,別過來啊!”

“啊!”

金勝天神色恐懼,拉着老婆不斷退後,都快嚇瘋了。

他的老婆也嚇壞了,第一次目睹如此血腥的場面,這個平日被金家尊奉爲的大統領竟然就這麼死了。

森羅的大統領天魔死了,被眼前這個上門女婿一拳打穿了胸膛,死的慘不忍睹,這還是平日裏那個窩囊的上門女婿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