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總之,先去找小河吧!

小河在哪裏呀?小河在哪裏?站在森林裏,紗織有想哭的衝動。爲毛這個看起來不大,類似啞鈴型的小島上,找一條小河這麼難?小池塘、湖泊、小河她看到了N條,但就是沒找到伊路米出沒的那條,紗織奔淚……

不過她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先找出東南西北。可惡!阿波羅你到底鑽哪去了!!某僞女神一不小心忘記了自己是假貨,而開始咒罵起來……

咦——?那邊怎麼有一塊空地?中間還有一顆大樹?

好眼熟啊!在哪見過來着?紗織糾結……

紗織繼續向前走了走,走到草叢邊,卻突然變出了一張囧臉……

迅速的躲到一棵樹後,她想起來了……這是西索一開始待的那個地方。

“小紗織爲什麼見着我就躲呢?~?”經典的聲音突然響起,那聲調彷彿捉着小動物一般,明明是帶着一點遺憾的句子,卻讓人能夠感覺到他的好心情。

紗織感覺到那聲音在就在身邊,驚的她立刻立刻躥了出來,這才發現西索正拿着一張撲克,笑眯眯地看着她。

紗織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如果說不怕這個男人,是騙鬼的。可是紗織的直覺卻告訴她,如果表現出來,就會被人家玩死。於是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使自己沉澱下來,然後掛上自然而充滿溫暖的女神式微笑,道:“啊啦~,怎麼說出這種話,人家怎麼是在躲你呢?”

狹長的銀灰色眼眸一瞬不瞬的地盯着紗織,嘴角上勾着笑容,這個別具魅力的小丑果然英俊非凡,五官都彷彿是經過精雕細琢。只見西索道:“那麼紗織爲什麼一看見我就躥到了樹背後呢◆~~~?”

“因爲人家不想打擾你呀~~!”紗織伸出修長的手半掩着脣,明媚的金色雙眸笑靨若花。

“嗯哼?~?小紗織又在打着什麼壞主意吧??”西索勾着嘴角向前走了幾步,走到紗織身邊,眯着眼睛看着紗織,問道。

紗織的嘴角抽了抽,隨即笑道:“放心哦,人家可沒打你的注意呢~~!”是的,我巴不得離你遠一點。

西索的臉上不由閃過一絲失望,道:“真讓人失望啊?~~!小紗織的目標是誰呢◆~~~?”

紗織半垂下眼眸,不動聲色地掃過西索,婉轉的眼眸,故意學着西索的腔調,狡猾的道:“是~~~祕密~~~呦~~!”

於是一張包子臉新鮮出爐……

狹長的眼眸掃過笑的女神,雙眼卻顯得格外閃亮狡黠的少女。西索狡猾的看着紗織,道:“呵呵呵~~~~~!是小伊吧?~~!”

“……”難道真有那麼明顯麼?

“看來我猜中了呢?~~~!”某BT小丑笑了出來,顯然他看上去心情極好。

好吧,你好我就不好了!紗織一邊暗道,一邊仍舊一臉無辜地看着西索,道:“那麼你能裝作沒發現我嗎?”

“那紗織要怎麼報答我呢?~?”俊美的容顏帶着曖昧的表情看着紗織,魅惑的聲線在紗織耳邊響起,西索道。

報答?紗織愣住了,他指望我怎麼報答?這傢伙貌似不收錢吧?紗織眨眨眼睛,一臉疑惑。

西索看見紗織歪着頭,一臉疑惑的表情看着自己,不由笑了出來。好吧,爲毛她覺得他得笑容這麼奸詐?

可是就在紗織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那張塗着濃重油彩的俊臉,忽然貼了上來。紗織眨眨眼睛,與某小丑四眼相對,看着那張放大的俊臉,還有貼在她脣上某個柔軟的物體……

……某僞女神瞬間當機……

一雙火熱的脣貼着她的粉嫩的雙脣,靈巧的舌頭如泥鰍一般一下子便鑽入紗織的口中,不由分說的便邀着紗織的舌展開一場激烈的共舞。

直到紗織脫力地癱在地上,滿臉通紅地看着這個BT小丑,這傢伙竟然吻她!而且吻了這麼長時間,害她甚至以爲自己要被憋死了。更重要的是,那是她的初吻啊~~~~!!她保留了將近17年的初吻啊~~~~~!某僞女神哭……雅典娜啊~!她對不起你,你保留了千萬年的初吻就這麼沒了……某僞女神碎碎念中……

“那麼紗織要躲好哦?~~!小伊可是很敏感的呢?~~!”吻罷,某BT小丑笑的一副沒事人一般,轉身又走到中央的樹下坐了下來,只留下紗織獨自一人咬牙切齒。

紗織欲哭無淚啊,結果只能一臉鬱悶地重新在樹後躲好,她記得伊路米是從這個方向出來的。這次一定要一擊即中,得到他的號碼牌,否則自己多虧啊~~!

隨手招出黃金杖,在手中抓好,那邊西索的手機突然響了……

“喂◆~?”

“還沒。?”

“嗯?!”

……

電話是誰打來的呢? 先寵後婚:霸道總裁 紗織心中立刻有了答案,快來了……

掛了電話,西索獨自一人坐在樹下,身邊伴隨着飛舞的嗜血蝶,也不知在想寫什麼……

“好啦~~,出來吧~~~?”西索低着頭隨意的坐在樹下,一隻胳膊正搭在膝蓋上,他忽然道。

“你在附近吧~。”

“再不出來的話,我要找你嘍~~。”說着,西索便從樹下站了起來,走向紗織對面的草叢。

就在這時一個手拿□□的男子站了出來,露出一張垂下的八字臉。那男人長矛一揮,便道:“合掌祈禱吧!”

那隻長矛差點就傷到小杰了吧~~!某紗織嘴角略帶笑意。他出現在這裏,就證明伊路米也不遠了……

紗織咬咬牙,暗自祈禱,運用起小宇宙,讓自己的氣息消失……

“去死吧?~”西索無聊地看着他道。

“……”那男子陷入沉默,隨即便拉開架勢。

只見那男子大喝一聲,長矛橫掃直接打斷了西索一直坐的那棵樹,然後直捅向西索,西索身形向後瞬間晃過長矛,接着向後凌空一躍。那男子再次把長矛架起至頭上,掄圓了襲向西索,同樣被西索輕鬆晃過……

其實近距離看戲的感覺原來這麼好~~!某僞女神不厚道地想道。然後在一瞥間西索做的高難度動作,某僞女神心中只剩下感嘆:唉~~!西索的身體可真軟啊~~~!在看那個已經離哈迪斯不遠的男人,沒發展、沒潛力、爛果實一個,難怪西索不敢興趣。

“西索!爲什麼不還手!”那男人喘着粗氣問道。

“因爲我不必動手,你自己就會死◆~~~。這些嗜血蝶的數量,正說明你受傷的程度。”某小丑漫不經心地道。

“可惡……”那男子咒罵一聲,滿臉不甘地搖晃着單膝跪下。

“雖然你想硬撐到底,但你傷重足以致命,不是嗎~~?”

“你……既然你那麼清楚,就算是這樣,你也不肯跟我一決勝負嗎?”那男子帶着一臉死相,咆哮道。

“很抱歉……”西索俯視着他,彷彿徹底與他沒關係一般,道:“我對死人沒興趣~。你的眼神告訴我,你已經完蛋了!”

“拜拜?~~!”他轉身走了幾步,坐在了被砍的只剩下了樹樁上,還不忘記打招呼。

於是那個男人激動地跳了起來……

就在這時候,幾個釘子瞬間飛來,紮在那男人的臉上……

“來了!”紗織在心中暗道。

果然,在一旁,頂着一副釘子頭的伊路米突然出現,一邊舉着釘子,一邊說道:“歹勢、歹勢。不小心讓他逃走了。”

伊路米說着便要往前走,就在這時候……

……

作者有話要說:小伊出場,紗織呀~!做好偷襲的準備了嗎?

閨女啊~~!放心吧~~!咱會替你收屍滴~~~~

插入書籤 伊路米說着便要向前走去,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什麼東西,正準備回過頭去,卻只覺頭上一痛,接踵而來的便是眼前一片黑暗……

手中抓着黃金杖,紗織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她一直都很擔心,自己能否偷襲成功,畢竟對手是這個伊路米。事實上紗織覺得是奇蹟發生了,畢竟對手是這個伊路米,而且打暈還不能傷着人家這還是個學問,尤其是對於她這個外行而言。不過紗織始終感謝宙斯,雖然偷襲不太光彩,但她畢竟成功不是?只要不被黃金哥哥們知道自己做過這麼不光彩的事情,不就結了!

不過那是後話,紗織此刻該祈禱的是,希望伊路米永遠不會知道是誰偷襲他的,否則……紗織想了想後果,對於睚眥必報的揍敵客家,紗織是從來不抱有期望的……

看來她還是暫時纏住奇犽算了……

紗織一邊想着,一邊取下伊路米的號碼牌,總之她先找一個地方躲起來吧!

“嗯哼◆~沒想到小紗織真的能打暈小伊呢?~~”那邊一個聲音悠忽忽地飄來,說話的正是那個擁有狹長鳳眸的英俊小丑。他此時似乎動也沒動,依舊保持着剛纔的坐姿,只有一張臉是側過來的,正好露出他那深邃立體的五官輪廓。

紗織頓了頓,同樣看着西索,只見他眯着眼睛,頗感興趣的盯着紗織。額……她怎麼把這個傢伙給忘了?

紗織微微勾起嘴角,一臉傷心欲絕狀,道:“啊咧~,真讓人傷心啊!西索你就這麼不看好我嗎?”

“小紗織明明就是個小果實,還沒有到能打到小伊的水準呢?~~”西索說着勾起嘴角,妖媚的眼神意味不明地瞥向紗織。

紗織抿着嘴笑道:“如果沒有把握的話,我怎麼會做呢?”

西索笑眯眯地,眼神瞥向紗織手中的黃金杖,道:“是因爲你手中的黃金杖吧?~~~剛纔似乎沒看見呢,小紗織到底放在哪了呢?~~?”

“啊咧,你在說什麼呢?”於是紗織裝傻中。

“我有看到哦?~~~豪鼻狂豬◆~~~~”某小丑忽然變出一張撲克,夾在兩指之間,笑的純良無比。

於是紗織狂汗中,雞皮疙瘩掉滿地……

爲毛沒有人告訴她,這個傢伙在附近?紗織現在十分想向天狂吼一聲……○○××的!!咳咳……糟糕,淑女是不能說髒話的……

“嗯~~~能打暈小伊,小紗織的黃金杖看來很厲害呢?~~~”西索的臉上依舊保持着笑容,似乎心情很好。

“那是當然喲!想試試嗎?它絕對能捅穿你的~!”某僞女神心情十分不佳的擠出一個虛僞的笑容。

“小紗織可以給我看看嗎?~~”西索說着,起身走了過來。

“不行呦~~!黃金杖這世上除了我以外是沒人能夠使用的~!”紗織毫不猶豫的拒絕。

“嗯哼~~~真遺憾吶~?~~!”西索臉上閃過一絲遺憾,不知何時又換了一張撲克,道。

說着,西索便又重新坐回樹樁上,道:“小紗織打暈了小伊不要緊嗎~?~~?小伊不會善罷甘休的哦~?~~!”

“啊啦~!你不說他怎麼會知道呢?”紗織笑眯眯地看着西索,道。

“說的是呢~~小紗織剛纔用的什麼方法呢~?~~?連我都沒發現呢~?~~!”西索別有深意地瞥了一眼紗織身後。

紗織似乎並沒有發現西索的目光,只是繼續笑眯眯地道:“那是~~祕密~~喲~~~!”事實上我會告訴你那纔有鬼!!

“真可惜吶~?~~!小紗織還有待鍛鍊呢~~!”西索突然一臉惋惜地冒出這麼一句來。

這話聽在紗織耳中,卻讓她突然警覺起來,她彷彿想起了什麼,瞬間便想要跑,可惜身後已經有一個冰涼的東西貼在她的脖子上。

一個冰冷毫無感情的聲音傳來,道:“別動!”

好吧,她不動,她也不敢動。她怎麼就這麼倒黴呢?還有小伊爲什麼這麼快就醒了?早知道就下手會重一點了!某僞女神懊悔啊~~!

“剛纔有一個用槍偷襲我的,我一氣之下就把她殺了。”面無表情的小伊道。

汗……

其實這件事我知道……

紗織聳聳肩,無辜地道:“我可是沒用力哦,只是將你打暈而已。”

“號碼牌。”

“這個可不能給你!”

於是伊路米的指甲在紗織的脖子上動了動,留下一道血痕。

感覺到脖子上傳來的痛覺,紗織眉頭微微一蹙,掩蓋掉任表情。好吧!在威脅她?好吧!她正心情不爽呢!猛地瞪了一眼某個不良小丑,眯起眼睛……

開啓小宇宙,黃金杖瞬間捅向後面的小伊。伊爾迷鬆開手,身形一閃,瞬間退開2——3米遠,黃金杖一甩,瞬間化爲一把長矛,刺向伊爾迷。伊爾迷快速的向右移動,手中還不忘甩手幾個釘子,結果輕而易舉的被黃金杖打掉。這時伊爾迷卻突然不見了,紗織微微一笑,瞬間轉過身去,黃金長矛如同金色的光一般,猛地劃過長空,只留下一道光影,停在距離伊爾迷咽喉3釐米的地方……

金色的美眸彎了彎,眼珠一轉,紗織勾起嘴角,道:“要殺我也不是那麼簡單的哦~~!我猜揍敵客家應該不想得罪聖域吧?”

“……聖域?不太清楚!”如黑麪神一般的小伊沉默的看着紗織,大而無神的貓眼一瞬不瞬地盯着紗織,看不出任何情緒,似乎完全沒在意咽喉前的金色長矛。

不過紗織仍然注意到了,他面部的細微變化,紗織嘴角的笑意更濃,道:“你應該聽說過吧!希臘的聖域。不太清楚的話可以打電話問你家人喲~!如果殺了不該殺的人,爲家族惹來麻煩似乎不是揍敵客家的作風呢!”

放下黃金長矛,紗織的臉上勾着狡黠的笑容,對伊路米,道:“放心哦,不會趁機逃跑的~~!”

嘟——嘟——嘟——!

“父親,是我伊路米。”

……

“你知道聖域的事嗎?”

……

伊路米一邊打着電話,一邊認真地聽着。而旁邊的紗織此刻卻如同熱鍋上的螞蟻,坐立難安,卻還要裝作一副沉着穩定的模樣。紗織並不知道,事情是否會如自己所料那般發展,害得她在心中不斷碎碎念……

“你叫什麼名字?”一邊打電話,伊路米突然問道。

勾起嘴角,看來席巴是知道些什麼呢?紗織笑了笑,道:“我的名字叫城戶紗織,同時你也可以稱呼我爲雅典娜。”

雅典娜?!伊路米麪無表情,深深地看了紗織一眼,繼續拿起電話……

終於掛掉電話,伊路米道:“父親要見你一面,考試結束後跟我回去。”

“沒問題喲,因該是跟奇犽一起回去吧!”紗織一臉笑意,狀若無意地道。

伊路米一怔,黝黑的貓眼警覺地看着紗織,問道:“你怎麼知道?”

勾起嘴角,笑意更濃,雖然紗織的臉上始終是掛着微笑的,經常讓人以爲可以是面癱程度可以與小伊有一比,不過現在的她心情是真的很好。果然啊,小伊真的很俊美呢~!不愧是獵人三大美色之一呀~!像黑色的大型貓兒似得~~!

那邊,看着這個笑靨若花的少女,小伊忽然打了一個寒顫。就在這時,紗織再次學着某人的口吻,道:“那是~~祕密~~呦~~!不過,放心吧!我可沒有提醒小貓喲~~!”

好吧,這個女人並不比西索好多少!

這邊,紗織依舊笑得陽光燦爛,可是她卻不知道,在小伊心中,自己已經被歸爲西索的同類了。否則她應該呈奔淚狀,大呼冤枉吧!

好吧,她是個女神,雖然有個僞字,不過好歹還是要面子的。

“30億戒尼!”這時伊路米突然道。

紗織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他,伊路米繼續道:“你搶了我的號碼牌,我要爲此再多殺三個人。”

汗……果然如傳說中的那麼財迷……

某僞女神嘴角抽了抽,道:“20億戒尼,因爲你已經得到了自己目標的號碼牌,又順便殺了一個,應該只差兩個而已。”

“……”小伊沉默,道,“還要加上醫藥費、精神損失費……”

“最多22億戒尼,不能再多了!”

“27億戒尼。”

……

“……”紗織沉默,如果繼續跟他扯下去,大概會沒完沒了吧!漫天要價,真當她是大財主?紗織眉頭一蹙,擺出一副不耐地模樣,道:“24億戒尼,你愛要就要,不要拉倒!”

“……成交……”小伊又沉默了一會,極不情願地道。

說罷,二人便直接通過手機劃賬付完款,之後小伊還不忘記給紗織一張名片……

紗織一頭黑線地接過名片,心中忍不住腹誹道:好吧,這是指望我幹嘛?僱傭殺手?難不成我還僱用你們刺殺哈迪斯不成?

“嗯哼~~~,小紗織~~?雅典娜~~?小紗織似乎還有什麼我不知道的祕密呢~~? ~~!要不小紗織下次跟我打一場吧~~!那根黃金杖果然很有趣呢~?~~~!”於是,一直被人遺忘的某小丑的聲音突然傳來。

於是在某小丑經典的笑聲的提醒下,紗織漂亮的臉上憑空飄來一頭黑線……

打?謝謝!我更希望你能離我有多遠,就有多遠……

想着紗織不動聲色的瞄了一眼小杰所藏的地方,心道:可憐的小杰啊~!原本簡單的一幕,硬是被拖延至現在,瞧瞧天都黑了,雖然害的你在那裏蹲了一天,不過仍然希望你沒睡着……

天終於黑了,本來就還差三分的西索,與原本該學地鼠打洞睡覺的伊路米終於再次行動起來,可憐的小杰啊~!繼續努力吧~~!至於紗織嘛……你沒瞧見嗎?被伊路米拎在手裏呢!爲什麼要拎着她呢?紗織不知道。難道他不覺得自己是個麻煩嗎?爲什麼呢?難道是因爲怕她被人解決,而無法完成席巴的吩咐?事實上紗織並不覺得自己非常容易被人解決……

……

被小伊拎着站在一旁,看着與酷拉皮卡雷歐力交易的西索……

“嗨?~~!”西索勾着嘴角,狹長的眼睛如同看着什麼獵物一般盯着酷拉皮卡與雷歐力。

“西索!”顯然這邊兩個朋友也如臨大敵一般。

“我現在還缺少3杖號碼牌,你們的能不能給我呢~~~?”

“你說什麼!”雷歐力的頭上暴起十字路口,叫道,“人家辛辛苦苦拿來的牌子,怎麼說給就給……”

“雷歐力!”與毛毛躁躁的雷歐力相比,酷拉皮卡顯得冷靜很多,他喊了雷歐力一聲,然後對西索道,“你還欠3張是嗎?那麼,你的意思是要把我們當獵物咯?”

“你只管回答我的問題?~~”西索道,“給,還是不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