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繼續,當然要繼續,這是個隱患,你找的人還能繼續工作嗎?”

“他們是賞金獵人,當然不會停手,只是找不到人,他們早晚會厭煩。”布魯斯說。

“賞金提高三成。”本.艾倫說,“告訴他們,這個任務長期有效。”

“可以,我會安排。”布魯斯點了點頭。

“你們那邊怎麼樣?還好吧?”本.艾倫問。

“還可以,基本上維持生計,業務不多,最近我退掉了很多,傭兵業務方面我們一向比較謹慎,主要發展情報業,這是他們的主打方向。”布魯斯又倒上一杯酒,“目前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做好情報收,做情報生意,這個風險相對比傭兵小很多。”

“嗯,你們的轉型很快,不知道我們什麼時候能告別打打殺殺的日子。”本.艾倫嘆了口氣。

“我們之前一半以上的業務就是做情報的,所以轉型快,側重點稍扁一點就可以了,你們不同,你們的主業還在作戰方面。”

“其實我們公司的主要收入來源大多已經都是正行業務,只是我不打算放棄傭兵一項,因爲還有太多問題需要這麼一支隊伍去解決。”本.艾倫說,“我承認,其中有一部分是因爲我的‘私’心,但事實上的確需要保留這支隊伍應急,不管是增強和CIA的合作還是自保,都需要一直作戰力量的長期存在。”

“或許我們的生存環境不同纔會有如此之多的壓力存在。”布魯斯深吸一口氣,“我們走的是一條路,但方式卻截然不同,我不否認你們的發展速度,但卻不贊成你們的高曝光度,這對生存是沒有好處的,畢竟我們的仇家遍佈世界各地,太麻煩。”

“是的,但我已經不能收手。”本.艾倫點上雪茄深吸了一口,“我們需要爭取生存空間,所以必須戰鬥。”

布魯斯點了點頭:“根據我們蒐集的資料顯示,CIA和聯合僱傭軍的合作已經達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他們的業務量幾乎已經與你們持平,所以要警惕。”

“這些人我都認識,二流僱傭軍水準,不值一提。”本.艾倫擺了擺手,“他們是無法對我們造成威脅的,無論是實力還是規模他們都不是我們的對手。”

“這些我就不管了,我只負責提醒,所以我提醒你,小心不是什麼壞事,不要把問題複雜化是對的,但也不要把問題看的太簡單。”布魯斯幹掉杯中酒,“你我都是幹這行的,明白這行裏水有多深,多‘混’‘亂’,多複雜,所以保持警惕的心態是必要的。”

“明白了。”本.艾倫點了點頭,“謝謝提醒。”

“好,我先走一步了,外面有人盯梢,我們不能談得太久。”貝魯斯放下酒杯。

“看來他們對你我都不放心。”本.艾倫無奈的聳了聳肩,先一步站起身,“太囂張了,我不喜歡,去會會他們。”

“冷靜點,這對你沒好處。”布魯斯提醒他。

本.艾倫冷哼一聲:“怕什麼,他們都明目張膽監視我們了,我還不能撒撒氣?” 本.艾倫大搖大擺的出了‘門’直奔不遠處的一輛黑‘色’奔馳車,他用力敲了敲車窗,車窗降下來一個年輕的紅髮男子探出頭,表情鎮定的看着他:“先生,有事嗎?”

本.艾倫冷笑着說:“告訴懷德,我不需要你們的保護,別自找麻煩。 ”

紅髮男臉‘色’變了變:“你說什麼我聽不懂。”

本.艾倫拍着車頂:“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紅髮男微笑着搖了搖頭:“對不起,您搞錯了。”

“別裝傻,我們都是幹這行的,你的演技太差了。”說完本.艾倫轉身就走,同時無意的看了一眼街邊一棟樓的某個窗戶。

窗戶後面幾個人正盯着他的一舉一動。

“還是被他發現了。”一個藍眼睛的人說。

“早晚的事情,他又不是傻瓜,對這種事情經驗足,而且很敏感。”邊上一個微胖的男人說。

“那我們怎麼辦?”一個‘女’特工‘抽’着煙問。

“先報告上去再說,看看他們有什麼決定,我們的監視暫時告一段落。”藍眼睛的說,看樣子他是個頭目。

“和目標會面的人呢?是否繼續監視?”‘女’特工問。

“不必了,看得出那個人更不好惹,先把照片發過去,他肯定做了僞裝,看看是否能確定身份,這是我們的首要目的。”藍眼睛的特工說。

“從身高和體形上看這個人和目標以往見的人很類似,會不會是一個人?”‘女’特工猜測道。

“我們沒有任何證據,如果這次的面部比對仍然和之前一樣無法進行,那就說明這個人也使用了反掃描設備和干擾設備,出現和之前類似的情況,所以是一個人的可能‘性’更大,但我們卻無法確定他的身份,面部無法比對,身份無法比對,這已經完全失去了意義。”藍眼特工說。

“嗯。明白,我去傳輸。”‘女’特工說。

另一邊布魯斯已經發覺了監視着退走,很快他就發揮了駐地,到了第一件事就是去掉面具,這種硅膠彈‘性’面具的小果非常‘棒’根據使用者的臉型製作內部形狀,然後在根據要求製造外部淪落,改變容貌天衣無縫。其中還摻雜了一些反掃描原料,以至於對付無法對面部骨骼進行探測。達到無法進行監視和對比的目的。

“頭兒,你每次出去都帶上這玩意,是不是有點過於謹慎了?”阿倫問。

“必須謹慎,獸人他扎眼了,他到哪裏都有人監視和注意,我必須保護自己。”布魯斯擦了擦汗,“我們‘幽靈軍團’向來低調,也最神祕,沒多少人知道我們的真正面目。我不能破壞這個規矩,保護自己,也就是保護我們這支隊伍。”

“總覺得你太過謹慎。”阿倫說。

“應該。”布魯斯脫掉防彈背心,取出隨身的手槍,前前後後大大小小居然‘弄’出五把手槍。

“好吧,這也讓我很無奈。”阿倫看着滿桌子的手槍和刀具,“你這是要打仗。”

“獸人一直在被監事。今天我又是一個人赴約,所以以防萬一還是必需的。”布魯斯脫光上衣坐在椅子上,“可樂。”

“是。”阿倫拿了瓶灌裝可樂回來遞給他,“我們下一步做什麼?”

“把中東的人掉到德國,那裏有CIA的特工在祕密活動,‘毛’頭他們幾個人手不足。先用中東的人補充一下。”

“嗯,好的。”阿倫點了點頭又問道,“科特迪瓦任務還在繼續,我們損失不小,現在FSB和CIA都已經參與其中,我們是否繼續?”

“繼續,必須拿到那份資料。這關乎我們的大局,但要提醒那邊的人,拿不到就毀掉,這是我們的原則,不能看着資料落在別人手裏。”布魯斯喝了口克隆,“東非、北歐、南美的分支機構全都動起來,製造假象,分散他們的注意力;阿富汗的作戰情況怎麼樣?”

“已經確認,美軍先我們一步到達。”阿倫說,“目標被美軍帶走,我們只能撤退了。”

布魯斯點了點頭:“嗯,美軍有直升機,機動‘性’比我們好,這也算正常,通知那邊,儘快明確目標的關押地點。”

“是。”

“‘激’活俄國休眠狀態的第六小隊,叫他們尋找虎魚的下落。”布魯斯說。

阿倫吃了一驚:“這是不是要請示上級?我們無權動用第六小隊。”

“我已經打過招呼了。”布魯斯說。

“你是不是對獸人他們提供的幫助太多了?”阿倫問。

“嗯,我幫的不是獸人。”布魯斯笑了笑,“我們是在幫自己。”

“好吧,我執行命令。”阿倫點了點頭。

布魯斯繼續說道:“啓動雷霆計劃,全面展開行動。”

“是。”

“各地‘抽’調一個人出來負責尋找‘斷手’,這個組織比我們瞭解的更加神祕,我懷疑他們背後……”布魯斯沒說下去。

“爲什麼要如此幫助‘黑血’?”艾倫不明白地問。

“一個龐大的地下組織的存在對我們本身就是一種威脅,我們必要了解他們,做好萬全準備,這個組織肯定沒那麼簡單,我們之前瞭解的大量情報都是假象,他們究竟在掩蓋什麼?居然不惜耗費那麼大的‘精’力?”布魯斯皺着眉說,“從幾次‘交’手來看他們已經對我們有所察覺,而且開始反向調查,這嚴重威脅道我們的生存,所以,必須先下手爲強,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在‘交’戰中繳獲的設備的確是一般隊伍用不起的,所以他們肯定是有背景的。”阿倫說。

“所以我們才必須查清,這件事牽扯很大,有可能這個組織就是我們最大的潛在敵人。”布魯斯將易拉罐捏成一坨,彷彿下決心一樣說,“所以我們必須早做準備,防患於未然。”

“那我們已經查到的東西是否和‘黑血’共享?”艾倫問。

布魯斯斟酌了一下:“不,現在還不是時候,有些事情還不能讓他們知道,這會對我們非常的不利,以後再說……” 本.艾倫不知道布魯斯已經開始大張旗鼓的查找“斷手”組織,但他相信布魯斯對他們有所隱瞞,因爲合作者之間是不會完全談成的,現在他們和“幽靈軍團”的關係只是沒有衝突而已。複製網址訪問

回去的路上布魯斯給懷德打了電話,痛斥他對自己的監視,其實在馬丁時期這種監視已經常態化,只是本.艾倫一直都沒有因此而翻臉,主要是本.艾倫對此並不多做理會,CIA有他們的擔心,這他明白,但隨着時間他推移這種監視讓他很煩惱,以至於越來越厭煩。

懷德的態度很明確,這是常態化監視,他們對自己人也是如此,所以不必大驚小怪,本.艾倫惱火的問題在於他們不是CIA內部人員,可需要有這種待遇,懷特表示了自己的擔憂,說上面很擔心“黑血”失控,所以纔會有這種常態化的監事行動。

本.艾倫發了一通脾氣之後也只好作罷,這種事他根本就無法左右,只能聽之任之,最近他一直很煩,布魯斯說的沒錯,“黑血”樹敵太多,過於張揚,之前的“風刺客”、“斷手”,現在連FSB都得罪了,這真是不給留自己活路,所以他開始反思自己以建立這家公司沒有進行保密是否正確,不過事已至此,補救恐怕來不及了,只能另想其他辦法。

煩心事太多,乾脆不去想,先解決眼前的問題,然後再考慮這些,畢竟他們還有很多的麻煩,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一大堆。

回到公司之後信使有送來了新的情報,是CIA新傳遞過來的,俄國人在亞種和CIA再次交火,希望“黑血”能儘快介入,酬金三倍,外加提供詳細情報。

“什麼詳細情報?”本.艾倫皺着眉問信使。

“具體沒說,這個需要懷德親自和您談。”信使說。

“老東西在搞什麼?”本.艾倫皺了皺眉。“他什麼時候過來?”

“一個小時之後。”信使看了表。

“好,我等。”本.艾倫點了點頭,“去給我買一份午餐。”

“是。”信使出去。

對於突然出現的情報,本.艾倫原本不打算參與其中,但這個提供詳細情報的內容讓他有點不明所以,既然懷德能這麼說,就肯定有吸引他參與的東西。可有是什麼呢?

本.艾倫不知道懷德在搞什麼鬼,但他清楚這個懷德遠沒有馬丁那麼號接觸。只是馬丁已經不在巴黎工作了,這對“黑血”是個損失,儘管馬丁這小子也不怎麼老實,什麼事情都乾的出來,

懷德如約而至,兩個人在房間裏密談了一個小時,最終還是本.艾倫被說服,因爲懷德答應這次任務之後告訴他們“斷手”的一些主要據點,這個誘惑對本.艾倫來說是無比巨大的。他現在最急於解決的就是‘斷手’。

“那這次任務地點哪裏?” 1627崛起南海 本.艾倫問。

“印度。”懷德說。

“怪不得。”本.艾倫笑了笑,“印度是美俄都想爭取的國家,所以圍繞這個國家的間諜活動一直很瘋狂,這次你們不怕再引起一次間諜大戰嗎?”

“這不是我們的問題,是他們守約定……”懷德說了一半就被本.艾倫打斷了。

本.艾倫擺了擺手:“這個我不管,我要詳細的情報資料,我不希望在出現俄國那種事情。”

“可以。我會給你們提供需要的一切,這纔是大戰鬥,俄國已經僱傭了兩支僱傭軍參與其中,我們也已經先期投入了一支隊伍,但吃虧不小,現在雙方都明白儘量避免直接接觸。這對你們來說是好事。”

“好事?我怎麼不覺得?”本.艾倫皺着眉說。

“你們可以賺到更多的錢,這可是個不錯的商機。”懷德說。

“你覺得我們‘黑血’缺錢嗎?”本.艾倫不屑的笑了笑,“要不是因爲看重你提供的情報我才懶得參與,或許你是也是爲了把我們拉下水纔會拿出這些情報的吧?”

“我們是各取所需。”懷德說的和能輕鬆,絲毫沒有被揭穿的羞辱感。

“好吧,我們儘快動身,你們準備好一切。我們只出人。”本.艾倫也不和他糾纏。

“可以,飛機隨時可以起飛,裝備也會都在飛機上。”懷德點了點頭,“只要你們想走什麼時候都可以。”

“嗯,我們要先準備一下,大概明天晚上出發。”本.艾倫說,“我的人都很分散,需要召集起來。”

“沒關係,我有足夠的耐心。”懷德說。

懷德離開之後本.艾倫給山狼打了電話叫他召集人手,老規矩,還是之前的那些人。

第二天中午所有人就都到齊了,本.艾倫簡單說了一下任務就帶人出發了,這次大傢什麼都沒帶,就就連衣服也只有身上一套,又美軍的後勤系統他們簡直是什麼都不用準備,包括內褲和襪子在內都會準備齊全。

“跟着美軍幹活就是舒服。”上了飛機之後幽靈拍着身邊的大箱子說,“簡直是爽到不行。”

“要不是用得到我們也不會給這麼多東西。”重拳脫掉自己的衣服仍在一邊,換上作戰服。

“那是,我們有利用價值。”幽靈倒是不着急換衣服,他翻看着各個大箱子,“還不錯,至少有我們需要的一切,連夜視儀都是最新式的德國貨。”

“我們的主要對手是什麼人?”山狼問本.艾倫。

“一羣俄國僱傭軍,三十幾個人,這些人全都是俄國的退役特種兵,之前從沒聽說過,應該是俄國臨時組建的隊伍,或者是爲了這次任務被踢出軍隊的職業軍人。”

“有意思,我就喜歡這種對手,而且是在亞熱帶叢林,太好了。”幽靈非常的興奮。

“這可算的對了你的胃口。”軍醫嘆了口氣,“鳥地方熱的要命。”

“印度人民很幸福,生活在風調雨順的地區。”巴祖卡說。

“那你問問他們的低種姓人有多少人能感覺到幸福?”山狼說。

“那是他們自己的問題,在一塊水草豐美,叢林密集的地方居然活不好那就是他們自己的問題了。”幽靈撇了撇嘴,“靠打獵都能活下去。”

“一個國家有一個國家的特點,印度這個國家看上去很牛逼,實質上他們的問題也很突出,各種社會問題激化,衛生、教育、醫療條件糟糕的讓人無法接受。”本.艾倫說,“所以這次他們給我們準備了足夠的各種疫苗,軍醫,稍後給我們注射,我可不想在林度的瘧疾死掉。”

“是。”軍醫正在檢查着他的醫療設備和藥品,美軍的確慷慨,準備的太多了,如果都帶上估計他連走路都困難,所以他也只能選擇性的帶上一部分,印度很多地區缺醫少藥,所以他必須帶上更多的應急藥品,否則想活下去很困難。

“大概……”軍醫計算了一下,“沒個人要打無針,兩天注射。”

“現在能打的儘快。” 林家三娘子 本.艾倫說。

幽靈根據藥性給每個人打了兩針。

大家把自己的裝備都配齊,然後將所有東西按照戰時需要裝好,一切準備就緒。

“好了,睡覺,離目的地還有很遠,養精蓄銳。”山狼拉下帽檐蓋住臉躺在自己的背囊上,飛機內部空間很大,他們可以隨便折騰。

“印度,真沒想到會來這個地方。”幽靈說。

“這個國家很有意思。”重拳說,“不過我不喜歡吃咖喱。”

“我們作戰的地方可不是大城市,那裏條件很差,所以有的吃已經不錯了,哪有時間挑肥揀瘦。”本.艾倫說。

“我寧願打獵吃生肉也不願意吃他們的東西,在印度跑肚拉稀死人是常有的事兒。”重拳整理着自己的彈藥袋說。

你的靠近,我的救贖 “也不必太過認真,畢竟這跟人的體質有直接關係。”幽靈說。

“這次任務總覺得怪怪的,北極、日本、印度,這個順序有點亂。”軍醫說。

“正常,我們是無法確定下一次任務在什麼地方的。”本.艾倫說,“想多了累,休息,好好休息。”

“其實坐飛機是很無聊的。”重拳起身在艙裏來回的亂轉,“而且時間又長,怎麼也不能一直睡覺,總之不太舒服。”

“那就看資料吧。”本.艾倫取出電腦,“我把任務和對手的資料發到大家的終端上,在降落之前看完,記熟,這次的衝突的起因我們不管,只要打贏就行了。”

“我們只是來殺人的,其他人和我們無關。”幽靈說。

“嗯,可以這麼理解。”本.艾倫點了點頭,“這是對任務最簡單的描述。”

“對方有三十幾個人,我們只有這麼一點,再加上前期投入的一共三十五個人,三支隊伍協同一致是不可能的,這點上我們處在劣勢。”重拳看着資料說。

“所以需要戰術,我們不能和他們硬拼,必須講求方法。”本.艾倫說,“要動腦子,這纔是生存之道。”

“對方資料少得可憐,這可不是什麼好消息。”重拳皺着眉說。

“能搞定的資料就這麼多,CIA還在收集,隨時會傳給我們。”本.艾倫看了看電腦,“這次我們可以使用衛星,這是個好消息……” 印度,南亞地區最大的國家,全境炎熱,大部分屬於熱帶季風氣候,而印度西部的塔爾沙漠則是熱帶沙漠氣候,東北方叢林衆多,大量的熱帶雨林環境,低矮平緩的地形在全國佔有絕對優勢,不僅‘交’通方便,而且在熱帶季風氣候及適宜農業生產的沖積土和熱帶黑土等‘肥’沃土壤條件的配合下,大部分土地可供農業利用,農作物一年四季均可生長,印度經濟以耕種、現代農業、手工業、現代工業以及其支撐產業爲主。 全國仍有四分之一人口無法溫飽。

到達目的地後他們帶上所有人裝備傘降到叢林中,把人和東西都扔下去之後飛機轉了個圈返航了。

衆人上了兩輛空投下來的突擊車直奔目的地,那片區域正是雙方‘交’戰的地方,大城市附近的叢林。

“既然是搞間諜的,爲什麼不在城裏開戰,偏偏要跑到林子裏去打?”軍醫問。

“誰知道呢?估計是怕在城裏被當局注意到吧,畢竟這種事情是不可能被容忍的。”山狼說。

“其實雙方的纏鬥已經沒有了什麼意義,只是雙方在較勁罷了,彼此間都想找回點面子,前期損失太大,以至於誰也不想收手,因爲誰先提出停戰就等於認輸。”本.艾倫說,“無意義的戰鬥。”

“那我們來就是爲了取勝的嗎?沒有其他目的?”幽靈問。

“對,純粹的戰鬥,如果說目的,那隻能說爲了消滅更多的敵人。”本.艾倫拍着手裏的步槍,“戰鬥,殺戮,沒有任何的附加條件。”

“很好,至少不用去考慮其他事情,只負責戰勝俄國僱傭兵就是了。”山狼說。

“嗯,儘快趕到那邊。”本.艾倫點了點頭。

“我們還有三個小時的路程。”幽靈掃了一眼電子地圖。“這個國家的路實在是太差了,連條像樣的路都修不出來嗎?”

“這個國家的基礎建設投入太少,表面上看好像經濟增長很快,但實際上內部‘亂’的一團糟,各種矛盾都非常的尖銳。”本.艾倫看着大片的叢林,“這裏資源豐富,卻沒能好好利用。這本身就是個錯誤。”

“太熱了,這種鳥地方。真是讓人難受。”軍醫擦着汗罵道。

“這纔是好地方,爽得很。”幽靈一臉的享受,“太接近我的老家了,真是讓人莫名的興奮。”

到達目的地之後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因爲他們發現目的地完全是個戰場佈置,各種防禦設施非常的齊全,到處都是僞裝網和‘迷’彩帳篷。

這裏的負責人正是他們的聯繫人,一個留着小鬍子的健壯中年人,也是一身的作戰服。根本看不出這是個間諜,更像是個軍人。

中年人走到過來看着大家:“各位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獵鷹,這裏的總指揮,歡迎加入這次神奇的行動。”

“獸人。”本.艾倫向獵鷹伸出了手。

“你好,久聞你們‘黑血’的大名。”獵鷹握住本.艾倫的手。“希望這次合作愉快。”

本.艾倫點了點頭:“我們盡力做好。”

“我們帳篷裏談。”獵鷹帶着衆人近了帳篷,裏面有幾個人在看着設備工作,通信和衛星監控一應俱全,電子地圖將雙方的控制區標註的非常明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