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羅小冬說道:「你們聽我說,這寶石有輻射,你們是不是被輻射了?導致現在的樣子?」

傑克教授說道:「你就是給張教授打電話的羅小冬吧?」

羅小冬聰明,一下認出了傑克教授,說道:「不錯,我就是羅小冬,你就是傑克吧?」

傑克有氣無力的點頭,說道:「我們帶了防輻射手套,還有防輻射袋子過來,想取走這邊的寶石,然後去掉輻射,就可以發一筆財,因為聽你說的意思,輻射的距離很短,輻射很弱。我們有專門的去輻射的裝置,哪裡知道,這裡面另有玄機。」

羅小冬邊輸入仙力給白若彤,邊說:「什麼玄機?」

白若彤受了仙力,馬上好一些了,說道:「你去看,左手邊!」

羅小冬鬆開手,去看,嚇了一跳。

只見,那邊,有一個高台。高台上,有三個金屬塑像!塑像的下邊,是一個池子,池子里是灰褐色的液體。

然後,旁邊有兩個箱子。

羅小冬奇道:「什麼意思?」

傑克說道:「你別打開箱子,裡面的東西,可能輻射性,是地球上任何輻射物質都無法抵抗的。」

羅小冬說道:「你們就是被箱子里的輻射給整成這樣的?」

傑克和大猛等人,紛紛點頭。

大家都只有點頭的力氣,說話的力氣也很少了。

老爹族長說道:「這,這就是你們得罪火龍的下場,大家都被詛咒了。」

傑克還沒說話,大猛說道:「詛咒個屁,明明是,明明是不明物質輻射嘛,你太頑固了,怎麼說你也不懂!」

羅小冬無語,心想,這老爹實在是封建迷信又固執,真怎麼跟他解釋輻射的事呢?

白若彤好些了,站起來了,說道:「老爹,你信我的話,不是火龍,火龍沒了,我估計,這是地外文明留下的東西。」

老爹族長斜著眼,有氣無力的說道:「你們在說什麼?什麼地外文明?我明明看到火龍的。」

羅小冬奇道:「你說看到火龍,那麼好,火龍在哪裡?」

羅小冬不知道怎麼跟老爹解釋,只是,老爹似乎對白若彤,態度轉變了,態度不錯。

白若彤說道:「是這樣的,有一些物質,本身帶有放射性,所以,人呢不能靠近他們,靠近了,會發生災禍的,當年的日國,被美利堅國投射了原子彈,不就輻射了多少平方公里內嗎?周圍的人畜動物,都會被輻射變異的。」

老爹似是終於懂了一些。

白若彤接著說道:「你不讓村民靠近這輻射物,本身是做的對的,否則的話你們早就被輻射的病死了,但是,這和火龍這種封建迷信的玩意兒,沒啥關係的。你信我。」

老爹說道:「閨女啊,我信你,但是我也親眼看到火龍了。」

羅小冬奇道:「你什麼時候看到的?」

老爹說道:「我三十二年前,親自看到的!」

羅小冬說道:「那你有沒有可能看錯了呢?」

老爹說道:「不可能的。」

羅小冬皺著眉頭。

這時候,傑克教授說道:「你們誰也別爭了,我知道是怎麼回事。」

羅小冬奇道:「怎麼回事?」

傑克教授喘了口氣,說道:「是外星人。」

羅小冬說道:「瞎說,怎麼又是外星人。」

傑克教授說道:「你想啊,這輻射物,根本不應該是地球上存在的任何一種東西。那箱子,卻是可以隔絕輻射的高科技箱子,光是這兩個箱子的技術,在地球上目前的人類的認知範圍內,就不可能存在!」

羅小冬奇道:「那塑像呢?」

傑克教授說道:「塑像啊,塑像我還沒好好研究,就被輻射擊倒了。」

羅小冬說道:「你的意思是,外星人留下了這些東西?」

傑克教授點頭,堅定的說道:「絕無可能是地球人留下的,你看,這兩口箱子,他們可以隔絕連地球上的核電站外殼都無法隔絕的高強度輻射。然後,箱子前面的水池子,裡面的液體,是不屬於地球上目前所知道的任何一種液體,並且這種液體,很輕,沒有放射性。」

羅小冬點頭。

那老爹說道:「那麼,火龍呢?我三十二年前親眼見過的火龍呢?」 傑克先生皺了皺眉頭。

羅小冬說道:「該不會是外星飛船吧?」

大家大驚。老爹族長咕噥道:「外星飛船?外星飛船?有長那個樣子的嗎,跟我們的龍的形象幾乎是一樣的,就好像神話中的龍,我們自詡是龍的傳人,那麼,就是這樣的,那龍,和畫里的龍,幾乎是一樣的。」

傑克想了想,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羅小冬奇道:「怎麼,你想明白了?」

傑克說道:「我問你們,你們國內,大家都說自己是龍的傳人,那麼,誰見過真正的龍嗎?」

三世獨尊 羅小冬驚愕萬分,說道:「這不是廢話嗎?這是傳說中的事,誰也沒見過龍,而且龍這種生物,也不存在啊。」

傑克說道:「既然龍這種生物不存在,那麼,為什麼大家,國內各地,都宣傳的畫的栩栩如生呢?他們肯定有什麼參照物吧?」

羅小冬驚愕了一下,忽然說道:「那,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是說,古代的zhong國人,看到外星飛船像龍一樣飛在地球上,他們以為是龍,就畫了下來,全guo各地的人,都看到了,所以,大家都畫下來,臨摹下來,然後,大家都自認為是龍的傳人了,其實,是因為大家都看到了同一個參照物,那就是你們看到的龍,也就是老爹族長看到的龍。」

傑克豎起大拇指,說道:「聰明。」

羅小冬說道:「這說明了,國內各地看到的龍,是真實存在的。」

傑克點頭,說道:「不但真實存在,而且在早期的時候,曾經在全國各地都出現過了。」

大柱也明白了,說道:「你們說,我們國內,傳說中的龍,就是飛船?」

老爹說道:「但是冒火是怎麼回事呢?」

做了個手勢,說道:「而且,傳說中的咱們說龍的傳人,那是金龍啊。我看到的不是金龍,是火龍。」

傑克說道:「很簡單,我來的路上,觀察過了,這路上,很多的斧鑿痕迹,好像是一個金屬物撞擊在牆壁上造成的,羅小冬你看到了嗎?」

羅小冬點頭,說道:「是這樣的。我看到好像是有什麼硬物撞擊到牆壁上,造成牆壁都碎裂了。」

傑克說道:「我懷疑那個傳說中的金龍,是完整的正常運作的宇宙飛船。外星人的飛船,而火龍,是出現故障了的宇宙飛船,只是後來,他們又離開了。」

羅小冬說道:「也就是說,在歷史神話故事裡,流傳千古的金龍,是外星飛船的沒出故障的形態,而老爹看到的火龍,是出故障了的外星飛船!」

傑克點頭。

然後指了指自己那個袋子,袋子里,都是寶石,大概四百來顆寶石。

羅小冬說道:「這,你不怕輻射嗎?」

傑克說道:「這個袋子是我特製的抗輻射的袋子,我有辦法去掉輻射。然後把這些寶石,變成現金。我懷疑,這些寶石,和裡面屋內的兩個雕塑,還有那個水池,都是外星人留下來的。」

羅小冬說道:「那兩個箱子的放射物呢?」

傑克想了想說道:「放射物肯定也是外星球的,只是不明白,為什麼他們要把兩箱放射物,還有兩個雕塑,都放在地球上的這個山洞裡。」

羅小冬點頭。

想了一會,大猛在旁邊不耐煩,說道:「管他什麼外星人地球人,我們來這的目的,不就是為了錢嗎?」

傑克說道:「這些寶石,如果能出手,我會分你一個億,你放心,我傑克說的事,一定會做到。」

大猛雖然沒力氣了,但是,也十分高興。手舞足蹈,說道:「好,羅小冬,現在這樣,大家也別打架了,大家互相扶持著出去,然後等傑克把寶石賣掉,我們分錢吧。老爹,我偷走了那屍蠱書,但是我根本沒練成,我可以把屍蠱書還給你。至於你表兄弟的死,他自己抑鬱而死,和我無關,我可以給你一千萬,讓你給你表兄弟的家人,大家講和吧?」

老爹想發怒,但是卻又發不出來,因為沒啥力氣了。

傑克說道:「大家先出去吧?」

這時候,那四個外國人中的一個,力氣好了一些,估計是受輻射影響較輕微,在旁邊本來一直不說話的,這時候忽然掏出了手槍,對著大猛的大腿,就是一槍!

羅小冬驚了一下,大猛痛的嗷嗷直叫,大呼:「你幹嘛? 撒旦圈養小嬌妻 怎麼打自己人?」

那外國人說道:「誰跟你是自己人,我告訴你,今天,我要獨吞這筆財寶,把你們全部殺掉。」

然後把槍對準了羅小冬。

他不知道羅小冬刀槍不入,說道:「你,過來!」

羅小冬佯裝害怕,說道:「你幹嘛?」

那外國人說道:「我要你把財寶給我拿出去,我力氣不夠。」

神女寵夫:師尊你要乖 傑克大怒,說道:「你個吃裡扒外的東西。你,你!」

顯然,這事也出乎傑克的意料之外,那人大笑,說道:「傑克,你個老東西,我告訴你,你以為我當你的助手四年,為的是什麼呢?還不是為了今天?」

傑克怒道:「你,你!」

這時候,傑克的另兩個助手,也在旁邊呢,他們互相交互了一下眼神,然後猛的撲上去,去奪取那手槍。

哪知道那人早有防備,一槍打傷了一個人的腹部。另一個人則及時停止,滾開了,躲開了三槍。

傑克這時候,也猛的撲向那人大腿,說道:「大家齊齊上!」

大猛忍痛,也用頭去撞那個外國人。

那個外國人這時候,面對著大家的圍攻,羅小冬反而不好意思了,心想,我還是及時出手吧,別裝了。

結果,不用羅小冬出手,老爹和大柱子也出手了。

老爹往前猛的衝過去,不知道哪裡來的力氣,把他撞倒在地。然後大柱子猛的一拳頭,打掉了那人的一個門牙!

就這樣,不用羅小冬出手,眾人三下五除二,把那個人五花大綁起來。

那個人叫強尼,傑克大怒,一拳擊打向強尼,說道:「你讓我太失望了,我好心帶著你一起發財,你居然敢做出背叛我的事,並且要把我們置於死地。」

強尼狂笑,說道:「人不為己,天誅地滅。」 晨光穿透稀淡的雲層,緩緩從東而來,漫過千山荒原,離離大地,照向京都,細膩溫和的拂過巍巍城牆外的屍山血海。

數不盡的流民們站在鄉野上,官道上,群山上,他們遠遠躲開了弩箭的射程範圍,眺著城牆下鋪成長毯的屍體。

那堵高聳的,望不到邊際的城牆像是難以攀越的山頭,上面的士兵們規整有序的站成長長一排,堅固環繞著京都。

逆光的北風吹來麻木腥氣,呼呼掠過天地,流民們沒有散去,他們固執的站在那,隔著浩大空間與城牆對望。

林曹靠在角樓城牆內休息,周圍都是驍虎營的人,他們負責這一整片的城牆。

熬了一宿,林曹睏乏疲累,但他睡不著,微睜著眼睛望著不遠處的街道,身旁的士兵們不知道他在想什麼。

一匹快馬忽從遠處奔來。

「讓開!快讓開!」

馬上的人遙遙高喊。

道路上的士兵往兩旁避去,那些靠坐在地的人抬頭望來,神情露出不安。

來人太慌張了,這模樣,是又有什麼事情嗎……

「將軍?」士兵勒馬停下后高喝問道,「林將軍呢!」

林曹從地上站起,拍了拍銀甲上的雪,說道:「找本將何事?」

士兵轉頭看到他,忙從馬背上跳下:「將軍!」

士兵大步過去,急的快哭了:「將軍出事了,大事!」

跑近之後,士兵幾乎腳一軟,直接跪在了地上,疾聲道:「宋郎將帶著五百兵馬去東平學府門前攔了奉皇上口諭的宣武軍,兩方人馬大動干戈,死傷無數!」

林曹瞪大眼睛,懷疑自己太困了,出現了幻聽:「你說什麼?」

林曹周圍的人全都驚愣,監軍和幾個校尉站起身子,那些癱著的士兵全懵在原地。

「將軍,你快去看看吧!」士兵又說道,「我從東平學府過來已費了不少時間,那邊現今……已不知道如何了。」

「這個宋傾堂!」林曹大罵,「他是嫌老子脖子上的腦袋太礙眼了是不是!!!他就一定要讓老子被砍腦袋了才開心!!!」

上一次帶人闖進燕雲衛府的事還沒完呢,現在又捅下這麼大的簍子!

林曹睡意全無,將靠在牆角的佩刀提起,大步朝另一邊的坐騎走去,怒聲說道:「本將這就去砍了他的腦袋!我要親手剁下來!」

·

越來越多的人往東平學府而來。

滿地屍首卧在晨光里,鮮血蝕入雪地,染出大片殷紅,令人震撼。

人群嘩然議論,越來越多的喧囂聲響起。

宋傾堂握著長槍,筆挺立在人群前,隔空對望宣武軍,似風雨不動。

杜一德領著兵馬站在另外一邊,臉上的神色則越來越不對。

他看著宋傾堂,看向宋傾堂身後那些人,再看到地上慘死的文人們,他的臉色漸漸變得青白。

宣武軍們還站在那邊,他們有皇命在身,沒有接到命令,他們不會離開,哪怕戰死到最後一個人,他們也會留在這裡。

可是,在昨夜錦峰湖橋,陳都尉出事就派去找馮將軍的人馬,怎麼還沒有動靜?

即便馮將軍沒有動靜,那,其他人呢?皇宮那邊呢?京兆府呢?其他的巡守衛呢?

為什麼都沒有動靜?

這時,宋傾堂後面人群的吵鬧聲越來越響,隱隱聽到有人在高聲罵他們。

士兵們抬頭朝那邊看去,好多人伸手指著他們,神情憤怒兇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