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羅左聽了白小小的話之後,笑了:

“呵呵……你不認識我,我可認識你,百年狐妖!”羅左說道最後的時候,語氣立馬冰冷了起來,他也算是和我跟老牛一樣,對於這種出現在人羣的鬼與妖,一眼就能看出來。

我能從羅左冰冷的語氣中感覺到他找白小小的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除掉她。

“你找她做什麼?她是不是狐妖,好像跟你並沒有什麼關係把?”我上前一步,看着羅左問道。

“你說我找她幹什麼?斬妖除魔,滅鬼破魅,本是我們修煉之人的分內之事,你們卻和妖物混在一起,有違輪道,不知死活。”羅左看着我語氣不善地說道。

“別說這一套套沒用的,你是不是看着白小小比你剛纔帶着的女人漂亮,對她有了想法?我告訴你,牛爺不用眼看,就知道你的齷蹉心理。”老牛話語更是不讓一步。

“古妖大帝墓穴?什麼玩意?”老牛看着張流觴問道。“這屈做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色狼!他活了這一輩子,不知道玷污了多少年輕少女,而且雲月又天生麗質,被他看到之後,怎麼不起垂涎之心?恐怕你們已經被他盯上了。

conad2;”張流觴說道。

“這個不用你說,我們早就知道被他盯上了,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最近一段時間,我們並沒有遇到他。”我看着張流觴說道。

“那是因爲現在他顧不上你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張流觴說道。

“什麼事?”我和老牛同時問到。

“古妖大帝墓穴,最近被發現了,基本上咱們這一行有頭有臉的人,都去了。”張流觴說道。

“古妖大帝墓穴?什麼玩意?”老牛看着張流觴問道。“這屈做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色狼!他活了這一輩子,不知道玷污了多少年輕少女,而且雲月又天生麗質,被他看到之後,怎麼不起垂涎之心?恐怕你們已經被他盯上了。”張流觴說道。

“這個不用你說,我們早就知道被他盯上了,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最近一段時間,我們並沒有遇到他。”我看着張流觴說道。

“那是因爲現在他顧不上你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張流觴說道。

“什麼事?”我和老牛同時問到。

“古妖大帝墓穴,最近被發現了,基本上咱們這一行有頭有臉的人,都去了。”張流觴說道。

“古妖大帝墓穴?什麼玩意?”老牛看着張流觴問道。“這屈做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色狼!他活了這一輩子,不知道玷污了多少年輕少女,而且雲月又天生麗質,被他看到之後,怎麼不起垂涎之心?恐怕你們已經被他盯上了。”張流觴說道。

“這個不用你說,我們早就知道被他盯上了,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最近一段時間,我們並沒有遇到他。”我看着張流觴說道。

“那是因爲現在他顧不上你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

conad3;”張流觴說道。

“什麼事?”我和老牛同時問到。

“古妖大帝墓穴,最近被發現了,基本上咱們這一行有頭有臉的人,都去了。”張流觴說道。

“古妖大帝墓穴?什麼玩意?”老牛看着張流觴問道。“這屈做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色狼!他活了這一輩子,不知道玷污了多少年輕少女,而且雲月又天生麗質,被他看到之後,怎麼不起垂涎之心?恐怕你們已經被他盯上了。”張流觴說道。“這個不用你說,我們早就知道被他盯上了,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最近一段時間,我們並沒有遇到他。”我看着張流觴說道。“那是因爲現在他顧不上你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張流觴說道。

printchaptererror;

readchapter4;readchapter5;

小提示:按回車【enter】鍵返回書目,按←鍵返回上一頁,按→鍵進入下一頁。

讀龍紋鬼師,請記好我們的地址:,下載龍紋鬼師請到

bookoperate(84724,‘4546399.html‘,4546402,‘4571753.html‘,‘‘);

小說《龍紋鬼師》文字章節爲轉載作品,所有章節均由網友上傳,轉載至再讀中文網只是爲了宣傳本書讓更多讀者欣賞。showfooterjs; ?

而是,許久未見的白無常!

我之所以會感覺到尷尬,是因爲我全身上下就穿着一條內‘褲’……

白無常的突然出現,讓我有些措手不及,忙從一旁拿起一件外套,擋在了自己身前。.最快更新訪問:щщщ.sηυηāна.соμ。

她則是比我淡然的多,把目光移到別處,看着還在打呼嚕的老牛語氣平淡地對我說道:

“你這麼早就休息?”

我慌‘亂’地用一隻手穿上‘褲’子,然後才說道:

“對,明天要早起趕路,‘陰’帥你怎麼突然來這裏了?”上次從九老太太那裏得知了我前世和白無常之間的關係,讓我現在再面對她的同時,多出了一些尷尬氣氛和複雜的情感。

當然白無常她並不知道我已經知道之前我和她之間的那些瓜葛,包括“輪迴九生十七死”。

“我來這裏就是通知你一下,再過一些日子,古妖大帝的墓‘穴’就會被打開,你可以去哪裏試試運氣,或許能碰上什麼機緣也說不定。”白無常看着我說道。

“這個我不一定去的了。”這麼說完全是因爲我和老牛還有云月白小小定下了明天就回去準備,啓程去黃河口鎮尋找百年紅景天。

再一個,我對着什麼古妖大帝不大帝的不太感興趣,至於那什麼機緣,咱自覺沒那麼好的運氣。

“爲什麼你不一定會去?”白無常聽到我的話之後,語氣帶着一絲吃驚地看着我問道。

“最近有事兒,比較忙,真的沒時間。”我搪塞道。

“裝。”白無常看着我半天,臉上帶着十分不相信的神情,對我只說了一個字。

“真的,你也知道,像我這擔負‘陰’陽兩界平和重任的人,肯定很忙,哪有空去看那什麼古妖大帝的墳墓?”我笑着對白無常說道。

“繼續裝。”白無常她今天的話似乎很少,或許她‘性’子就這樣,太冷,要不那些鬼差怎麼會那麼怕她?

“真沒裝。”我有些無奈。

“你可知道古妖大帝是個什麼樣的存在?”白無常看着我問道。

我搖了搖頭,示意不知道。

“你先跟我出來,我們外面談。”白無常說完身子一閃,整個消失在了屋子裏,應該是穿牆出去了。

看着白無常消失的身影,我無奈地嘆了口氣。

這‘陰’帥能穿牆可真讓人頭痛,你不知道啥時候,她就進來了,‘弄’得措手不及,一點兒**都沒有。

抱怨歸抱怨,我還是穿上了衣服,輕輕打開‘門’,走了出去。

來到外面的一個獨立院子裏,看到早已站在院子中間的白無常。

看着她那一身白衣,修長的身影,我似乎讀到了她身上的孤獨和憂愁,這兩種無形的情感似乎化爲有型,在她身上體會出來。

“跟我來。”白無常見我從屋子裏出來,丟下這一句話,朝着外面走去。

我忙擡腳跟了上去。

走出這個院子,白無常順着黑市的街道朝西走了過去。

跟在她身後,我看着這條白天熙熙攘攘,晚上卻平靜地出奇的街道,感覺有些惆悵,又有些壓抑。

有的時候,人的確會因爲看到一些東西,而產生感嘆,我就是這類人。

“古妖大帝,是存在於這個時間最強大的存在,不止爲何,它只活了三千年,便無故死去,它的死因至今仍然是個謎團,按照它的能力,壽命絕對不可能這麼少。”白無常走了一段路之後,開始對我講解了起來,說道這裏,她頓了一頓,走到路旁,在一個石階上面坐下,把一頭漆黑的秀髮挽到一旁,看着我繼續說道:

“古妖大帝的確是這個世界最強大的存在,在存活的三千年,沒有任何人或者勢力能撼動它統治妖族的地位,就連我們‘陰’曹地府的閻王,見了它都得禮讓三分,不敢得罪。所以在它死之後,墳冢在哪?一時間成了我們‘陰’陽界最熱的話題,因爲只要找到它的墳冢所在,絕對就能找到古妖大體的妖丹,或者它隨身攜帶的大量寶物,任何一個人得到了古妖大帝任何一件寶物,都可以傲視羣雄,所以這次對於你來說絕對是個機會,我不奢望你能找到古妖大帝的妖丹,只要你運氣好,找到它墳冢裏任何一件寶物,足以讓你實力提升,我也少些擔心。”

我聽了白無常的話之後,頓時明白了她讓我去的意思。

“那你的意思是,這古妖大帝的墳冢現在被人找到了?”

“對,三天前被五行邪教中人發現,現在他們已經封鎖了整個墳冢所在的大山,而茅山派正在糾集人手,準備在五行邪教開墳冢的時候,一舉攻破,你可以趁着這個機會,‘混’上山,可以肯定的是,有這個想法的散人,絕對不少。”白無常看着我說都。

聽了白無常說了這麼多,其實我真的有些心動,以我目前來說,我的的確確需要這份有些縹緲的機緣,因爲我需要強大,強大到能保護自己的朋友和親人。

但是一想到韓穎身上的病,我又打消了這個念頭,我實在做不到把朋友的命先拋開,然後去做別的事情,不管韓穎現在還剩下多少時間,我都應該抓緊。

誰知道那百年紅景天是否和前三種‘藥’材一樣,讓我走了運氣。

“雖然你跟我說了這麼多,但是我真的不能去,我現在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辦,肯定是去不了。”我看着白無常有些歉意地說道,畢竟她來這裏對我說這些,也是爲我好。

“去不了?五行邪教是一羣什麼人,你應該比我更加清楚,即使你不爲了自己,也要爲了天下蒼生考慮,絕對不能讓五行邪教的人找到古妖大帝的妖丹,否則這個世界可真就‘亂’套了。”白無常聽到我的話之後,神情有些‘激’動,說話的語氣也加重了幾分。

“就算我去了又能改變什麼?”我看着白無常問道。

“懦夫!”白無常坐在石階上面,看着我冷冷地說道。

我沒有說話,只是沉默。

“我知道你上一次差點兒被那個屈做人殺死,可是你是一個男人啊,男人受了這點兒挫折就萎靡不振了?你真的讓我很失望。”白無常見我沒有說話,繼續說道。

“我沒有萎靡不振。”我說道。

“那你爲什麼不去面對?害怕了五行邪教那羣畜生不如的東西?!”

不知道是什麼原因,白無常今天的情緒‘波’動很大,讓我覺得有些奇怪,看着她問道:

“‘陰’帥,您爲什麼這麼在意我?我去不去古妖大帝的墳冢,害怕不害怕五行邪教的人,好像都是我自己的事情,和您沒有太大的關係吧?”

白無常聽到我這麼問她,臉上的神情明顯一愣,之後恢復了一臉冰霜,看着我說道:

“你別想多了,我是因爲你擔負着‘陰’陽兩界的責任,你變強之後,對我們會有所幫助,畢竟我們不算敵人。”

聽了白無常的話,我沒有繼續再問什麼,以前的事情,她既然不想說出來,我也不絕對會去問,其實在我心中,不管自己前世怎麼樣,過去的,就算過去了。

過去的人或者事,就如白煙,如夢幻,或許可以思念,但絕對不會重逢。

這不是什麼大道理,卻是世間的定律。

而我要做的就是,過好當下,過好未來。

僅此而已。

“你真的不準備去?”不知道過去了多久,白無常纔對我問出了這一句話。

“不去。”我果斷地回答,因爲在我心裏,朋友的‘性’命比世間任何寶物和財富都要重要,重要得多,這絕對不是做作,而是發自內心的感覺。

因爲有些朋友,是無論用多少錢,多少寶物都換不來的,關於這點,我深信不疑。

這也不是什麼大道理,而是事實。

“你還是和以前一樣兒倔,一點兒都沒變。”白無常看着我,有些出神地說道。

像是說給自己聽,也像是說給我聽,也或者,她只是自言自語,並沒有像說給誰聽。

當然,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關於過去,我不想再問,有些事情,遺忘或許是最好的選擇。

“人總是會變的,我也一樣。”我看着白無常說道。

“不,你不一樣,我認識你這麼久,你的‘性’格自始至終都沒變,你脾氣暴躁,卻有時候心軟的要命,你‘性’格偏‘激’,甚至帶着一股戾氣,卻沒有永遠不會丟掉自我……”

我聽了白無常的話,心裏一下子翻涌了起來,就好像小孩子做錯事,被大人抓到了一般,她準確無誤地說出了我的‘性’格。

無論偏‘激’也好,戾氣也好,我永遠不會爲了物質或者別的東西,把我自己認爲重要的東西拋棄。

“我們之前到底是什麼關係?”不知道爲什麼,我竟然脫口而出的問出了這句話,話剛說出口,我自己便後悔了。

其實在我心裏,想忘記過去的同時,也在懷念……

“你怎麼突然怎麼問?”白霧顯然被我這突然的一句話問住了,臉‘色’變了變,極其不自然地反問我。“沒有,我就是隨便問問。”我說着擡頭看向了夜空,天上繁星點綴,不知星星們,是否也會有心事? ?

(這一章大家別看!家裏突然停電,沒法修改,是重複的,明天修改回來!訂閱了也沒事,明天再看這一章不‘花’錢。。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шш.shuнāнā.com。)“忙,很忙。”張流觴一副悠閒自得的樣子,躺在座椅上,掐起了二郎‘腿’,那副樣子,的確滑稽可笑,具體大家可以自己想象老鼠蹺二郎‘腿’是啥樣。

這時老牛也靠了過來,看着張流觴問道:

“我說老頭,你不會是去找‘女’鬼風流去了吧?這麼長時間,鬼影都看不到。”

張流觴聽了老牛的話,冷哼一聲說道:

“你以爲都像你那樣,我是去……算了,跟你們說你們也不懂。”

“你趕緊拉倒吧,你就裝吧,繼續裝。”老牛說完靠在自己的座位上,不再理會張流觴。

而我則趁機對他問道:

“我說老張,你剛纔說的那個‘女’人是什麼如意‘門’的‘門’主雨夕雪,她到底是什麼來路?怎麼那麼有錢?”

其實關於這個如意‘門’‘門’主雨夕雪,之前我也是聽說過,而且也見過她一次,就是和那九老太太一起追千年飛僵的四個人之一,不過除了這些之外,我對她幾乎一無所知,所以想趁着這個機會和張流觴打聽打聽。

張流觴聽了我的話之後,先是換了個姿勢,然後纔看着我說道:

“這你就不明白了吧?這個世界上,她要是說自己沒錢,就沒有有錢的人了,她的如意‘門’每年能給她帶來數千萬的收入。”

“她的如意‘門’是幹什麼的?怎麼這麼賺錢?”我問道。

一個月幾千萬的收入,難怪她剛纔和羅左相互擡價的時候,一點兒都不在意,不過是幾個月的收入而已,的確難以放在心上。

要是羅左知道他拿自己的全部家當擡價的時候,而對方只是用幾個月收入的時候,不知道是什麼感想?

“而且這個‘女’人不光有錢的很,還有一身過人的本事,這我們這‘陰’陽行裏,她算是風雲人物,提起她,沒有人不知道。”

“那我咋不知道她。”老牛這時非常不識時務地‘插’了一嘴,逗得一旁的雲月和白小小嘴角上翹。

“你除了吃,還知道什麼?”張流觴一聽老牛的話,氣兒就不打一處來。

“狐妖?!”

張流觴剛纔說老牛的同時,正好看到了和老牛坐在一排的白小小,一臉吃驚地問道。

“對,你小點兒聲,白小小她雖然是狐妖,但也是我們的朋友。”我低聲對張流觴說道。

“啥?!朋友?!”張流觴聽了我這句話之後,臉上帶着不解和困‘惑’。

我看着張流觴的表情,當然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因爲在他們那個時代,妖怪和鬼碰到就應該殺死,不管它們是什麼妖,又或者是什麼鬼,絕對不能心慈手軟,更何談和妖怪做朋友?在他眼中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對,我救了她一命,她也救過我們的命。”我笑着對張流觴說道。

“唉,這時代,變化真快,耗子都能和貓拜把成兄弟了……”張流觴聽了我的話之後,許久才無奈地搖了搖頭,算是默許了白小小是我們的朋友。

“對了,老張,我得向你打聽個人。”我突然想起了之前差點要了我們命的那個五行邪教的老矮子屈做人,忙對張流觴問道,或許,他應該知道那個人的底細,因爲之前‘交’手的時候,和他一起的任‘玉’柔在說到張流觴的時候,他臉上帶着吃驚的神‘色’。

“打聽誰?”張流觴問道。

“一個又老又矮的醜八怪,自稱叫做屈做人。”我說了出來。

一直躺着座位上的張流觴聽了我這句話之後,差點兒沒跳起來,語氣明顯帶着吃驚和不確定地看着我問道:

“你說什麼?誰?!”

“屈做人。”我答道。

“他還沒死?!”張流觴說出了一個讓我、老牛還有云月和白小小都意外的一句話。

“沒有啊,那老醜八怪活的好好的,前段時間我們幾個差點兒讓他給‘弄’死。”老牛看着張流觴說道。

“沒死?沒死?……”張流觴聽到我們的話之後,嘴裏一直在反覆唸叨,許久之後,纔看着我問道:

“你們在哪看到他的?他爲什麼要殺你們?”

我嘆了口氣,看着張流觴如實說道:

“在峨眉山附近,他現在好像給五行邪教賣力,我們的罪了五行邪教,所以五行邪教的人帶着他來追殺我們。”

“唉,你們真是惹禍了,怎麼惹上那個煞星了?”張流觴聽了我的話之後,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雖然他的外表是老鼠,但我也看得出,他那小臉上充滿無奈。

“對了!那老東西有沒有看到雲月?”張流失想想起了什麼一樣,忙擡頭對我問道。

我下意識地點了點頭:

“他看到了。”

“完了,完了……”張流觴聽了我這話之後,一直重複“完了”這兩個字。

“啥意思?”老牛看着張流觴問道。

“這屈做人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色’狼!他活了這一輩子,不知道玷污了多少年輕少‘女’,而且雲月又天生麗質,被他看到之後,怎麼不起垂涎之心?恐怕你們已經被他盯上了。”張流觴說道。

“這個不用你說,我們早就知道被他盯上了,不過不知道爲什麼,最近一段時間,我們並沒有遇到他。”我看着張流觴說道。

“那是因爲現在他顧不上你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張流觴說道。

“什麼事?”我和老牛同時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