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老者笑著,一副老懷大慰的模樣。

黃小月指著陳雲峰興沖沖地道:「他唱歌可好聽呢!今天晚上就讓他給爺爺唱歌!」

老者打量了陳雲峰一眼,眉頭微微一皺。笑著對大家道:「都進來吧!你們都是小月兒的朋友,不要拘謹,就當這是自己的家!」隨即抱著黃小月朝屋裡走去。黃小月揮舞著小拳頭興沖沖地道:「今天晚上給爺爺祝壽!明天咱們一起去爬華山!」

老者哈哈大笑,「好!咱們小月兒說幹什麼就幹什麼?」

走進客廳,幾個第一次到此的人再一次小吃了一驚!客廳里的陳設非常簡單,老沙發,老茶几,還有一台如今幾乎已經淘汰的二十九寸平面電視!

客廳正對大門的牆壁上掛著的一些照片,非常醒目,吸引住了陳雲峰。陳雲峰不禁走到那些照片前觀看起來。照片都已經泛黃了,上面的人身著軍裝,顯得精神抖擻的模樣。其中一張照片上是幾百人的合影,全部都身著解放前後的解放軍軍服,照片的底部寫著一行小字,『龍源里阻擊戰前合影』。

老者走了過來。此時,黃小月正帶著其他人去客房,黃小月的大嗓門從樓上傳下來。

「小夥子,你對過去的事情感興趣嗎?」

陳雲峰點了點頭。「黃爺爺,這張照片上寫的龍源里阻擊戰是不是朝鮮戰爭中的那個龍源里阻擊戰?」

老者點了點頭,調侃似的道:「想不到現在的年輕人還有知道這段歷史的!」

陳雲峰皺眉道:「我覺得有些事情是不應該忘記的!」

老者重重地拍了拍陳雲峰的肩膀,「我叫黃霄!小傢伙,你叫什麼名字?」

「陳雲峰!」

黃霄走到那張泛黃的老照片前,看著上面的人,沉默了片刻,「那一戰之前,幾百個兄弟!那一戰之後,只剩下了二十幾個人!」看了一眼陳雲峰,「小子,你對當時的那場戰鬥怎麼看?」

陳雲峰用崇敬的眼神看著照片上的那些人,「那是一場幾乎不可能勝利的戰爭!那是血肉之軀與鋼鐵的較量,那是意志戰勝炮火的輝煌!」

「好!小子,你很對我的胃口!」黃霄顯得有些激動。上上下下打量了陳雲峰一眼,「小子,你不是一般的人吧?」

陳雲峰一愣,暗道:難道黃爺爺也是超能力者,因此感覺到了我的與眾不同?

黃霄眯著眼睛看著陳雲峰,「像我們這種無數次經歷過生死的人,對於很多事情的感覺比一般人要敏銳得多!你給我的感覺就像是一座深潭,深不可測!」 陳雲峰呵呵一笑,「我不就是一個普通大學生嗎?」

黃霄打量了陳雲峰一眼,正色道:「你的身上有血腥氣!從剛剛一見到你我就感覺到了!」

陳雲峰流露出難以置信之色。

「小傢伙,別再跟我打馬虎眼了!老實交代吧!你究竟是什麼人?」

陳雲峰覺得自己在對方面前簡直一絲不掛似的,他也真神,居然憑感覺就能知道這麼多的事情?這難道也是一種超能力?

既然對方都問到這個份上了,陳雲峰也不好再打馬虎眼了,「其實我就是有些超能力罷了!也沒什麼!」

「超能力?」黃霄流露出思忖之色,「這個我倒也見過!」看了陳雲峰一眼,「你殺過人,這是怎麼回事?」陳雲峰索性將自己的事情和盤托出了。

黃霄聽過後,流露出難以置信之色,「新疆大漠里的那個神秘高手就是你?」

陳雲峰點了點頭,黃霄的神情令他有些發虛。

黃霄哈哈大笑,「好小子!我們還以為那是來自哪一方的神秘人物呢?原來是你!」隨即用難以自信地口吻道:「以一己之力對抗八名超能力*!而且還取得了勝利!」

陳雲峰流露出意外的神情,「前輩,這些事情你怎麼都知道?」

黃霄淡淡地道:「我雖然已經退居二線了,不過消息還是很靈通的!」頓了頓,一臉希冀地問道:「小傢伙,有沒有想過為國效力?」

陳雲峰連忙搖了搖頭。見黃霄皺起眉頭,連忙解釋道:「我這個人閑散慣了!要是需要我幫忙那是沒有問題!不過我可不希望被束縛在某一個機構里!會被憋死的!」黃霄笑了笑,沒再說什麼了。

「前輩,求你一個事情!」

黃霄笑著點了點頭,「說吧!」

陳雲峰朝樓上看了一眼,「她們都還不知道我的那些事情,你可得給我保密啊!」

黃霄呵呵一笑,點了點頭。

大家從樓上下來了。黃小月見爺爺和陳雲峰似乎談得非常投機的樣子,不禁非常奇怪。奔到爺爺面前,看了一眼陳雲峰,搖著爺爺的手臂好奇地問道:「爺爺,你和田伯光在說什麼呢?」

黃霄一愣,「田伯光?」看了一眼一臉鬱悶的陳雲峰,似笑非笑地問道:「你叫他田伯光?」

黃小月瞪了一眼陳雲峰,「爺爺你不知道!這個傢伙,很好色呢!」隨即指著胡瑤道:「你看你看!胡瑤姐姐是他的女朋友!爺爺你知道嗎?這個傢伙上高中的時候就對胡瑤姐姐下手了!」

肖若甫憋著笑。

陳雲峰實在忍不住了,「我說小月,這個『下手』說得也太難聽了吧?我們這叫兩情相悅好不好?」

黃小月做出噁心狀。

胡瑤微笑道:「小月在給姐姐打抱不平呢!姐姐好感激啊!不過呢,這件事可是姐姐自願的哦!」美眸看向陳雲峰,溫柔一笑,「其實這輩子能夠結識小峰,是我最大的福分!」

陳雲峰不由地握住胡瑤的縴手,兩人相視一笑。

肖若甫看著兩人濃情蜜意的模樣,羨慕得不得了。

黃小月撇了撇嘴,小聲嘀咕道:「田伯光就是田伯光!對女人就是有辦法!」

黃霄呵呵一笑,寵溺地揉了揉黃小月的腦袋。

黃小月想起剛才的問題,「爺爺,你剛才和田伯光在說什麼啊?」

黃霄和陳雲峰交換了一個眼神。陳雲峰調侃道:「咱們在說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就不要問了!」

黃小月立馬蹦了起來,揮舞著拳頭叫嚷道:「你說誰是小孩子?」

陳雲峰笑道:「誰答應了就是誰!」

黃小月衝上來要打陳雲峰,陳雲峰一扭頭跑出了大門,黃小月追了出去,叫嚷道:「田伯光你太可惡了!」

黃霄呵呵一笑,看著這群充滿活力的年輕人,他覺得自己好像都年輕了幾十歲似的!

……

陳雲峰跑到護坡邊停了下來,「好了好了!你一個女孩子這麼追一個男人像什麼樣子?」

黃小月鼓著腮幫子道:「那你讓我打一下!」

陳雲峰索性把頭伸了過去,「來吧!」

黃小月看著伸到面前的腦袋,卻下不去手了,鼓了鼓腮幫子,「哼!誰稀罕打你啊!」眼珠子一轉,「嘻嘻,田伯光,你現在欠我三首歌了!」

陳雲峰翻了翻白眼,「你可真精啊!」

黃小月一揚下巴,一副驕傲的小模樣。

陳雲峰轉過身去,望了一眼面前的景象,這是一片盆地地形,低洼處全是稻田,那是一個個大小不一的方塊,對面的山坡上綿延著幾十幢房屋,那應該是一個村子,而這邊的山坡上卻只有黃爺爺一家人!

「黃爺爺怎麼一個人住在這一邊?」陳雲峰好奇地問道。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爺爺喜歡安靜唄!」 黃小月看了一眼對面的那些房子,皺眉道:「農村什麼都好!就是時不時地放炮,還有就是各種紅白喜事,吵死人了!我就不明白了,為什麼一定要搞那麼大排場呢?」

陳雲峰呵呵一笑,「還不是面子問題!比如說家裡死了長輩,大操大辦不過就是為了表現自己很孝順罷了!」

「是這樣嗎?」隨即瞪了陳雲峰一眼,「田伯光,怎麼什麼事情到你嘴裡都變味了?」

陳雲峰笑了笑。「咱們回去吧!要不然,他們還以為我們私奔了呢!」

黃小月哄著嬌顏沒好氣地道:「胡說八道!人家才不會跟你私奔呢!」

「那你要跟誰私奔?」

「我要跟……」隨即反應了過來,通紅嬌顏叫道:「田伯光,你太可惡了!」

陳雲峰一溜煙跑進了房子里。黃小月鼓了鼓腮幫子,奔了上去。

……

夕陽西下,在落日餘暉的映照下,這裡別有一番迷人的景緻。陳雲峰摟著胡瑤的纖腰,站在房前的護坡上,欣賞著眼前的美景。胡瑤按著陳雲峰的手掌,靠在他的懷中,絕美的嬌顏上掛著一抹迷人的微笑。

「要是能在鄉下這樣平平靜靜地生活就好了!」胡瑤一臉憧憬地道。

陳雲峰笑道:「這好辦!咱們想辦法在鄉下弄一幢房子就是了!恩,再生一大堆孩子!呵呵,那可就熱鬧了!」

胡瑤撲哧一笑,沒好氣地道:「你當我是母豬啊!」

陳雲峰微微一笑,吻了一下胡瑤的臉頰。

胡瑤幽幽地道:「你不是一般的人!你的生命中不可能只有我一個女人!」

「瑤姐,你……」

胡瑤轉過身來,縴手掩住了陳雲峰的嘴巴。看著陳雲峰的眼睛,柔聲道:「我是一個容易滿足的女人!我只要你心裡有我就可以了!」

陳雲峰將胡瑤的縴手拉了下來,「瑤姐,你想太多了!……」

胡瑤搖了搖頭,瞪了陳雲峰一眼,「遠的不說,就說現在家裡吧,不是還有一個月茹姐姐嗎?」

陳雲峰一呃,苦惱地撓了撓腦袋。

胡瑤抿嘴一笑,撫摸著陳雲峰的臉頰幽幽地道:「誰叫我的男人這麼優秀呢!」

陳雲峰一把抓住胡瑤的縴手,吻了一下,一臉渴望地道:「瑤姐,今天晚上……」

胡瑤嫵媚地瞪了陳雲峰一眼,沒好氣地道:「這可是在別人家裡呢!」

肖若甫趴在二樓的窗戶上,看著正在外面卿卿我我的陳雲峰和胡瑤,一臉艷羨的神情。小聲嘀咕道:「哎!老天真是太不公平了!我這麼帥為什麼就沒人愛呢?」

「就你那樣?自戀!」黃小月毫不客氣地打擊肖若甫。

肖若甫轉過身來,苦笑道:「我說你就不能給我點鼓勵嗎?」

「哼!只有懦弱的男人才需要鼓勵!」

肖若甫徹底沒脾氣了。

李若斯笑道:「好了小月,你就不要打擊他了!」

黃小月白了肖若甫一眼,「誰稀罕啊?」

……

夜裡,大家在客廳里舉辦了一個小型生日宴會為黃霄慶祝生日。黃霄歷來不喜歡慶祝生日之類的活動,不過今天卻特別開心,嘴巴一直笑著都沒合攏過!陳雲峰在這個小小的生日宴會上為黃霄唱了幾首歌。

……

夜深人靜之時,陳雲峰獨自躺在靠窗的床上,想起剛才的事情,不禁恨得牙痒痒。黃小月那個小惡魔,居然硬生生地把我和瑤姐給分開了!一想到黃小月那壞壞的笑臉,陳雲峰就有一種衝動,很想將那個壞人好事的丫頭摁到床上狠狠地抽一頓屁股才解恨!

陳雲峰在床上翻來覆去難以成眠,最後索性坐了起來。暗道:瑤姐是一個人住一間房間,我可以偷偷地溜過去啊!一想到這,陳雲峰立馬興奮了起來。

興沖沖地從床上下來了,打開房門,躡手躡腳地從房間里出來,然後輕輕地關上了房門。走廊上非常安靜,連自己的呼吸聲都能夠聽見,月光灑在走廊上,遠處偶爾傳來一兩聲狗吠。

陳雲峰按捺著激動的心情踮著腳朝胡瑤的房間摸去。胡瑤的房間與陳雲峰的房間隔著李若斯的房間,這都是黃小月安排的,這個調皮的姑娘就是喜歡跟陳雲峰做對!

輕輕地打開了房門,然後又輕輕地關上。

陳雲峰看見不遠處床上側卧的曼妙身影,心裡激動得不得了,有一種偷香竊玉的感覺!不禁想到黃小月給自己的外號,看來現在真是名副其實了! 在月光的映照下,床上的女體呈現出極其誘惑的曲線!彷彿一位正在春睡的女神一般!

陳雲峰側躺下去,沁人心脾的幽香立刻鑽進了鼻子,令陳雲峰更加興奮了!

輕輕地掀開單薄的被子,只穿著三點式的嬌軀立刻呈現在眼前。她背對著陳雲峰,層巒起伏,極具誘惑!陳雲峰伸出手掌輕輕地撫摸著瑤姐的嬌軀,柔軟而又充滿彈性。將這具動人的女體摟進懷中,陳雲峰的每個細胞都衝動了起來!

「誰?」瑤姐突然發出了聲音,聲音不大,但卻顯得非常慌張的樣子。

正準備採取進一步動作的陳雲峰卻愣住了,因為這個聲音似乎不是胡瑤的,聽聲音好像是李若斯!?

床上的女人轉過身來,借著月光,陳雲峰真真切切地看見,被自己摟著的這個女人真的是李若斯!陳雲峰嚇了一跳,趕緊放開了她!李若斯則如同受驚的兔子般縮到了一角,拿被單掩住自己的身體,嬌顏通紅,而且還有些氣惱的模樣!

陳雲峰指著李若斯,一副見了鬼似的神情,「你你你,怎麼是你?」

李若斯氣惱地道:「什麼叫『怎麼是我』?你半夜摸進我的房間想幹什麼?」

陳雲峰迴過神來,咳了一聲,「這個,是個意外!我是來找瑤姐的,誰知道……?」看了一眼李若斯,沒再往下說了。

李若斯校驗通紅,她當然能夠想象得到這個傢伙深更半夜來找胡瑤究竟是想幹什麼?李若斯突然覺得,黃小月叫他田伯光,真是叫對了呢!

陳雲峰趕緊從床上下來,「那個,我回去了!你早點休息吧!」隨即逃也似的鑽出了房間。

陳雲峰雖然跑掉了,不過李若斯的心情卻無法平靜下來,各種各樣的思緒湧上心頭。想到剛才被他撫摸身體的感覺,芳心不由自主地砰砰直跳,羞得簡直想要找個地洞鑽進去!

陳雲峰從李若斯的房間出來,鬆了一口氣。扭頭看了看自己的房間,又看了看李若斯的房間,不禁皺起眉頭,『沒錯啊!這應該是瑤姐的房間才對啊!?隨即明白過來,一定是黃小月那個冤家乾的好事!』陳雲峰不禁咬牙切齒!

突然眉頭一皺,奔到二樓走廊的窗戶前,朝窗外看去。接著月光,只見一個人影正從下方的稻田朝這邊奔來。這麼晚了,這個人會是誰?陳雲峰立刻警惕起來!

迅速從樓上下到一樓的客廳大門處,透過貓眼朝外面張望,那個不明身份的傢伙竟然徑直朝這幢房子過來!陳雲峰更加警惕了!

那個黑影跌跌撞撞地奔到大門外的台階前,突然栽倒下去,再也沒了動靜。

陳雲峰皺了皺眉頭,心裡嘀咕道:搞什麼鬼啊?

猶豫了一下,陳雲峰決定出去看一看!打開大門,奔到台階前。全身戒備地拿腳挑了一下那個人的身體,對方卻沒有任何動靜!於是蹲下去,將那人翻轉過來。一見那人的容貌,陳雲峰流露出驚訝的神情,「怎麼會是她?」這個突然來到的不速之客不是別人,正是多日前被陳雲峰救出的楊倩!此時的楊倩顯得非常狼狽的樣子,頭髮絮亂,臉上布滿了污漬,身上多處帶傷!她似乎遭到追殺的樣子!?

「喂!你怎麼了?」陳雲峰緊張地問道。

楊倩緩緩睜開了眼睛,看見眼前的陳雲峰,流露出難以置信和驚喜之色,「你?你怎麼在這?」

陳雲峰皺眉道:「現在什麼都別說!」隨即將楊倩抱進了客廳,將她輕輕地放到沙發上。隨即回到大門口,朝門外張望了一眼,然後關上了房門。

陳雲峰迴到楊倩身旁,看著她的慘樣,不禁非常心疼,「你怎麼搞成這樣?」

楊倩不知該從何說起。

陳雲峰給楊倩檢查起來,非常仔細的樣子。楊倩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眼神有些複雜的味道,這個人救過她,而且還是得到她清白之軀的男人!

陳雲峰檢查完楊倩的身體,慶幸地道:「沒什麼大問題!」看了一眼楊倩,「你難道沒有什麼對我說嗎?自從那件事之後,你突然失蹤! 神洲武皇 我還以為你回自己的單位去了,可怎麼會出現在這裡,而且還搞成這樣?」

楊倩皺眉道:「我有些事情……」四下看了一眼,「這是哪裡?」

陳雲峰宅楊倩身旁坐下,「這是黃霄將軍的家!」

楊倩雙眼一亮,「太好了!」猛地坐起來,「黃將軍他在嗎?」

「小姑娘,你找我有什麼事?」一個溫和但卻不失威嚴的聲音從樓梯上傳來。 楊倩連忙站了起來,身體搖晃了一下,陳雲峰連忙扶住了她。楊倩朝陳雲峰投來一個感激的眼神,隨即激動地問黃霄道:「您是黃霄將軍?」

黃霄點了點頭,來到楊倩面前。這時,一大群人也從樓上下來了,黃小月、胡瑤、李若斯,還有肖若甫,看來是剛才的動靜把他們吵醒了!

胡瑤見陳雲峰竟然扶著一個陌生的女人,心裡不由得升起些醋意。來到陳雲峰身旁,看了一眼楊倩,不禁驚嘆於她的美貌!楊倩此時雖然非常狼狽的模樣,不過卻難以遮掩住那絕美的容顏!

「楊老師?!」黃小月、李若斯、肖若甫在看清楚楊倩的容貌后,一起驚叫出聲。

黃霄打量了楊倩一眼,皺眉問道:「小姑娘,你怎麼突然三更半夜跑到我這來了?」這時,黃小月、李若斯、肖若甫都盯著她,對於這位突然失蹤又突然出現在這裡的舞蹈老師,他們都充滿了好奇!

楊倩激動地道:「黃將軍我就是來找你的!……」

黃霄微笑道:「不要急!先坐下!」

陳雲峰扶著楊倩在沙發上坐下,陳雲峰則坐在她的旁邊。胡瑤緊挨著陳雲峰坐下,看了一眼楊倩,豐滿的嬌軀貼到陳雲峰的手臂上,在陳雲峰耳邊小聲問道:「她是你的老師?」美眸中有些促狹的味道。陳雲峰轉過頭來,小聲道:「她叫楊倩!曾經是臨海國際學院的舞蹈老師!不過她的身份有些複雜!」胡瑤沒再追問下去了,看向楊倩。

黃霄扯了一張椅子,在楊倩面前坐下。「小姑娘,有什麼事就說吧!」

楊倩理了理思緒,看向黃霄,「將軍,我是黃主任手下的特工!之前奉命調查武田玄光等人!」

楊倩這話一出,李若斯、黃小月、肖若甫,還有胡瑤,全都流露出驚訝之色,特別是李若斯、黃小月、肖若甫三人,他們怎麼也沒想到,這位楊老師竟然會是特工?!

黃霄不動聲色地點了點頭。

楊倩繼續道:「我在調查的過程中,發現了黃主任的一些問題!……」

黃霄嘆了口氣。看了一眼楊倩,「所以你才會擅自行動?」

楊倩點了點頭。

「你們說的黃主任難道是大伯?」黃小月忍不住問道。

黃霄沒有回答,楊倩則不解地看了一眼黃小月。

黃霄站了起來,來回踱著步。大家都沒有說話,氣氛有些壓抑。

黃霄停下腳步,看向楊倩,「你知道你們的那個黃主任和我的關係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