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且你不就是一個開古玩店的、賣古董的臭老頭?你連吳頂都打不贏,還好意思說叫我向你拜師,剛纔還不是我救的你麼?居然還騙我你會什麼神功?”

郝健一提起這個事,吳老九心裏就氣不打一處來,話說剛纔,那個黑衣老頭子回去之後,吳老九煙癮犯了!

原本他正在屋子裏抽着大煙,吳頂就過來敲門了。還特別雞賊的有禮貌的喊着:“大伯,你在家嗎?侄兒小頂我來看你了!”

吳老九心想,這個侄兒好久都沒來看自己了,居然這麼多年了還記得自己,看來自己以前對他的疼愛沒有白費,他就毫無防範地把門給打開了。

把吳頂放進來以後,他也給吳頂倒了杯茶,兩個人開始說說笑笑,從嘮家常談到結婚生子,起初還沒什麼感覺,直到後來吳頂句句不離那龍美人之眼和那羊皮古卷的下落,他才知道自己的這個侄兒根本就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是來看自己,根本就是衝着龍美人之眼有備而來的!

也不知道他是聽了誰的話,受了誰的蠱惑!

被追問急了,吳老九就開始趕人了,也像趕郝健一樣,誰知道吳頂假意說自己尿急,茶喝多了,叫吳老九帶路,途中,就趁機偷襲吳老九施以拳打腳踢,就把他給打暈了!!!

…………

再後來也就是郝健看到的那一幕了!

不過,還真得好好感謝郝健這個臭小子,估計要不是他,自己早就被吳頂那個畜生,給弄死了!該死的畜生,居然連他親生父親都不放過!真是作孽啊!

“別跟我提吳頂那個畜生!提到他我就氣不打一出來!”吳老九想罷才嘆了一口氣說,然後突然話鋒一轉,像是想到了什麼,臉上一副賊呵呵的表情對郝健道:“小子,你不是要尋那龍美人之眼救你的家人?只要你拜我爲師,從今以後聽我的話好好練習神功,我就把那羊皮古卷賜予你,怎樣?”

“那羊皮古卷和那龍美人之眼有什麼關係?”聽到這個話題,郝健開始感興趣了,“拜師先不急,你解釋給我聽聽,我考慮考慮?”

(還有第三更喲!) 第852章這件事情千萬別讓陸司寒知道

只是易醒醒始終沒有找到好的模特。

這些模特五官,包括行動姿態,過於現代化,襯托不出旗袍優雅。

而南初經過四年沉澱,經過這段時間發生種種事情,身上就有這種內斂氣息。

加上南初從前學的芭蕾舞蹈,身姿體態都是非常挺拔。

南初不敢相信,指指自己。

「讓我成為模特?」

「不行,絕對不行,這種模特步伐,我可根本不會!」

南初連忙搖頭,自己幾斤幾兩還是清楚的。

「這是旗袍,不是內衣,不用走出全場老娘最拽這種氣場,只需要獨自美麗。」

「南初,相信我的眼光,先去試試旗袍,和你一定特別合身。」

最後南初被逼的沒有辦法,還是乖乖拿著旗袍,走進更衣室內。

易醒醒等待片刻功夫,南初穿著絳紫色旗袍出來。

這件旗袍花費易醒醒十幾天心血,採用很多新穎設計,例如多數旗袍普遍運用立領樣式,但是易醒醒選用圓領。

圓領設計可以突出女子芊芊玉頸,打破傳統思維。

此刻看到南初出來,易醒醒眼睛都要瞪圓。

一直知道南初好看,但是此刻美的簡直不像俗世間的人物。

絳紫色玫瑰圖案寬鬆旗袍,穿在她的身上,將她襯的風情萬種。

「就是這樣,心中想的模特就是這樣!」

「總之不管,就要你來做我模特,只有你能穿出這件衣服感覺!」

易醒醒再三要求,南初完全沒有拒絕她的理由。

而且上回梅莉的事,南初認為虧欠易醒醒很多,現在不過就是做回模特,自然是要幫她。

答應下來以後,這就意味,未來五天時間,南初都要來到易氏集團,學習一些模特常識。

只是現在剛剛訓練半個小時,南初手機鈴聲響起,這是雲暮電話。

距離上次雲暮父親去世已經整整過去半個月的時間,南初連忙接起他的電話。

「雲暮哥哥,是我,是有什麼事情嗎?」

「今晚,我們見一面,好嗎?」

「南初,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想要和你說說。」

南初聽著雲暮聲音,短短几天時間,感覺沙啞,滄桑不少。

原本南初想著要陪蘋果一起吃晚餐,但是雲暮哥哥在她心中地位同樣非常重要。

南初糾結過後,還是答應雲暮這個邀約。

陪蘋果吃飯隨時都可以,但是雲暮都說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根本不能拒絕。

「沒有問題,我們哪裡見面?」

「雲頂廣場。」

「那就這樣說定,晚上七點見面。」

南初掛斷電話,帶著歉意看向易醒醒:「可能今晚沒有時間排練,明天我再過來,好嗎?」

「沒有關係,我們時間還是非常充裕。」

從易氏集團離開,南初坐在車上撥打蘋果電話。

今天周末,蘋果在家,很快接通電話:「媽媽,是不是要回來了,蘋果好想媽媽!」

蘋果說話帶著童音,南初聽著感覺心情放鬆很多,語調不自覺的因為兒子,開始變的溫柔起來。

「媽媽也想寶貝,但是媽媽臨時有點事情。」

「什麼事情是比我要重要?」蘋果不滿的問。

雖然周末,但是爹地需要召開一場會議,所以不能回家吃飯,沒有想到現在媽媽同樣沒空。

「媽媽剛剛收到朋友邀請,這位朋友的爸爸剛剛去世,真的非常難過,所以需要媽媽好好安慰。」

「都這樣說了,如果我還不肯,不是顯得很壞嗎。」

「同意你去安慰你的朋友,但是必須早點回來。」蘋果淡淡的說。

別的沒有學會,但是他爸爸那副霸道語氣,倒是學的十足十的像。

「可以可以,不過媽媽還有一件事情,想要拜託寶貝。」

「就是這件事情不能告訴陸司寒。」南初討好的說。

「媽媽要做壞事?」

「不是不是不是,陸司寒有多小心眼,你不知道?」

「如果和雲暮哥哥見面讓他看到,指不定怎麼鬧。」南初為難的說。

明明和雲暮哥哥清清白白,但是在陸司寒眼中就是分分鐘就要吃醋。

「蘋果最聽媽媽的話,所以聽你的。」

聽到兒子答應,傅南初終於可以安心赴約。

琉璃別院客廳,蘋果掛斷電話,天真無邪的臉蛋露出笑意。

媽媽真是天真,雖然爸爸有時非常討厭,但是蘋果可不希望媽媽被拐走,所以還幫的時候還是要幫。

偏偏剛才自己已經答應媽媽要求,現在應該怎麼幫幫爹地?

蘋果眼睛滴溜溜的轉,最後轉到徐爺爺身上。

不錯不錯,徐爺爺非常適合做那事。

徐管家讓少爺看的渾身不舒服,正要詢問,蘋果已經開口:「徐爺爺,待會媽媽不能回家吃飯。」

「既然這樣,那我和廚房說說,少煮些菜。」徐管家說著就要離開客廳。

「等等,等等,徐爺爺怎麼完全沒有好奇心,怎麼不想知道媽媽是去哪裡!?」

「夫人做事一向最有分寸,能出什麼事情,而且下午離開時候就說要去易氏集團。」徐管家理所當然的說。

「哪有這樣簡單,媽媽剛剛說要和雲暮叔叔吃飯,而且不能告訴爸爸。」

「糟糕,媽媽說過保密,但我怎麼說出來啦!」

「徐爺爺,可千萬千萬不要告訴爹地!」蘋果說著說著,還用肉嘟嘟的手,將嘴捂住。

徐管家原本心情非常平和,但是現在聽到少爺泄露出來消息,嚇的內心激起千層巨浪。

「是是是,我的嘴巴很牢,這個消息絕對不會外泄。」徐管家說著,走進廚房。

等到廚房以後,徐管家連忙拿起手機,播出那個熟悉電話。

如果自己什麼都不說,那還是琉璃別院管家,還能成為先生心腹?

陸司寒正和幾名議員一同討論事情,突然接到徐管家電話。

陸司寒微微皺眉,心中想著一定是蘋果惹禍,這個兔崽子,就是欠揍。

接通電話,徐管家焦急聲音連忙傳出。

「先生,趕緊查查夫人在哪,聽說夫人要和雲暮見面吃飯。」

「什麼!」陸司寒驚得直接從座位地方。

幾名議員互看一眼,議長閣下站著,他們坐著似乎有些不好,所以一同站起來。 吳老九心想有着落了!

他就樂呵呵地跟郝健解釋了一通道:“你小子不是嚷着要去找那龍美人之眼的下落嗎?這羊皮古卷是由我們吳家祖祖代代、世代相傳,傳下來的!它記錄了去尋找龍美人之眼的途徑,說白了,就是一張藏寶圖。我給你藏寶圖,你當我徒弟,這買賣合情合理,實在,你意下如何?”

他們吳家世世代代?郝健不由得對二九這個老東西的身份開始有點好奇起來。

郝健特別警惕的問道:“吳老爺子,你想讓我拜你爲師也可以,但我總不能不明不白的,隨便找個人就拜師?你總得告訴我,你是幹什麼的?除了倒騰那古董以外?我也看出來了,你的身手不簡單,不像個普普通通的古董商人!”

“這個嘛?既然被你看出來了,那我就跟你實話實說,其實我和你的身份一樣,都是替那陰曹地府的閻王老子辦事。我已經在這裏替他辦了大半輩子的事了,現在也該退休了,小子,你代號鬼夫是不?我代號酒翁!你聽說過我沒?想必你肯定是沒聽說過!”

“納尼?”

女扮男裝:國民影帝是女生 “代號酒翁?!我從來都沒聽過!”除了驚奇之餘,郝健的腦軲轆也轉得特別快,連忙又聽出了破綻,警惕性的追問道:“照你這麼說,不對啊!如果你和我一樣,是替那閻王老頭辦事的,那他爲什麼還要給我下達個任務,讓我來向你索要了龍美人之眼的線索!?這不是多此一舉嗎?”

“哈哈哈。”吳老九一聽郝健的話,突然,捧腹大笑了起來。然後他就從自己的口袋裏掏出一副墨鏡戴在眼睛上,然後一副看好戲的表情道:“郝小子,你還記得你在古董一條街巷子口碰到的,那個戴墨鏡的老乞丐嗎?”

“呀!你”郝健似懂非懂的大叫了起來。“難道你就是那個老乞丐?”

“非也非也。”那個吳老九就更加賣弄關子了。“一切都是在演戲,一切都是爲了考驗你。你小子難道一點都沒有察覺?”

“這,爲什麼?你們爲什麼要這樣做?難道就是爲了,戲弄我很好玩?”郝健知道自己被他們玩弄了,開始有點生氣,不由得也開始懷疑起他們的目的來。他咄咄逼人的追問道:“難不成你倆是騙子?騙錢?還是說你這個老東西就那麼缺徒弟,非要我當你徒弟不可?”

“啊呸!”

“你小子,你以爲我願意嘛!”誰知那個吳老九開始心懷不滿的抱怨了起來。

他掏出一杆煙桿子,一邊猛嘬了幾口大煙,再嘆了一口氣,輕輕地吐了出來。

然後他拿煙稈子在郝健的額頭上重重地敲了一下,“叮”的一下,清脆作響。

“哎呦,臭老頭,我警告你別敲我頭!”當然,這只是郝健在心裏想想而已。

郝健就安安靜靜的一邊搗鼓着他手裏的妞妞,一邊聽着那吳老九噼裏啪啦的嘮叨了一通。

吳老九嘆息道:“唉,你知道我們這地府聯絡部和安防部,好久都沒新人來報道了嘛?上頭都快有七八十年沒派人來了!一類是來了,幹不久。另一類是,本就不願意來,嫌薪資太少。難道閻王老爺,叫你來之前沒告訴你?”

啊!難怪不得!那閻王老頭要哄自己來勒!

感情是沒人願意幹的差事呀,坑!

郝健使勁搖了搖頭,臉上掛滿了苦笑,然後他突然又像是想起了什麼,興師問罪道:“那爲什麼我第一次來找你要那龍美人之眼的線索時,你會那麼生氣,還讓我吃了閉門羹,還給我潑了洗腳水?想來我們也沒有什麼仇,沒有什麼怨,你這怪老頭的脾氣咋這麼臭!?”

“誰知,你這個該死的臭小子居然要來橫插一腳,我辛辛苦苦經營了大半輩子的工作,就被閻王老頭一召令下,讓我把手上的事全都拱手讓予你,炒了我的魷魚,宣佈我退休,你特麼的居然還不領情!真是個榆木腦袋!”

那個吳老九比他的情緒還要激動,就像是郝健搶了他的孩子一樣,特別的生氣,不情願,他說完以後,又拿那個煙桿子敲了一下郝健的腦袋,“叮”,清脆作響!

你個臭老頭,怎麼又敲我腦袋!?再敲我就不帥了。

“喔喔,感情原來是這樣!”郝健用手摸了摸腦袋,吃了他一悶煙稈子也得忍,他總不能和一個老人計較,不小心搶了他的飯碗,郝健也覺得有點抱歉,尷尬道:“哎呀,吳大叔,你就放心的把差事交給小健我,小健我以自己的人品擔保,絕對不會幹到一半又撂挑子!也絕對不會推卸責任,偷奸耍滑,不好好完成任務的。”

“小健啊!你也不要怪之前老頭子我太挑剔,所以爲難你,你過來上任,我不得好好考驗你,怎能放心把我大半輩子的心血全交給你?你說是不是個道理?就算不是你來,隨便派一個人來,我要好好的考驗考驗纔是!”果然,吳老九聽郝健這麼一說,他的態度也開始軟了下來,畢竟郝健是唯一一個通過他的考驗的人,他也不挑了,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就你了,你通過了我的考驗,任務交給你我也放心,小子,好好幹,我的眼光準沒錯!”

郝健不由得開始有點好奇,他的考驗是指什麼,就笑嘻嘻的湊過去,邊給吳老九按摩,邊討好他,邊問道:“吳大叔,你給小健我講講,我是怎麼通過你的任務的唄?我心裏有點好奇勒,還有既然我都已經通過了你的考驗,你看你能不能,把那龍美人之眼的下落告訴我?”

“這個嘛,就看你的表現嘍!”然後吳老九就摸了摸他的肚子,期待的看着郝健道:“我感覺餓了!你有什麼吃的沒?”

郝健立刻就意會了。

“你等等,我馬上。”郝健就在自己的大腦裏下達了“我要食物”的指令,然後特別得意洋洋道:“吳大叔,你瞧好了,接下來就是見證奇蹟的時刻!”

郝健的話還沒落音,“咻”“咻”幾下,吳老九沙發前的桌子上就出現了滿桌的大魚大肉,好酒好菜,頓時,酒香味肉香味撲鼻。

哇,我滴個乖乖!這是把廚房都搬來了?

“那個,我就不客氣了,先吃了啊!”驚得吳老九眼睛都快掉了在地上!滿眼冒着星光,口水流了一地。他趕緊抓起桌子上的筷子,甩了郝健這麼一句,就準備開吃起來。

“你還沒告訴我”郝健的話還沒落音,吳老九就已經狼吞虎嚥的,把桌子上的酒菜全都洗劫了一空。這得是有多少年吃過肉啊?驚訝!

見他吃得那麼津津有味,郝健就打算等他吃完了再問。他就坐在一旁,用布擦拭剛纔與吳頂打鬥時冷兵器——玄鐵劍上沾着的鮮血,可他越擦越覺得這血有點奇怪?一個正常人的血不應該是粉紅色或者深紅色的嗎?這吳頂的血液,咋會是綠色的呢!?

奇了!

綠色的血液,不由得讓郝健想到那些電影裏面,變種的生物,或是基因突變的人類,亦或是某些吃綠色植物的怪物?蟲子?妖怪?

簡直不敢想,想得郝健就倒吸了一口涼氣,後脊背一陣發涼。

郝健心裏開始不安起來,看來這次重慶一行,處處充滿危機,也處處都是未解之謎,他真不知道接下來自己會遇到,什麼更加可怕的事?

可吳老九卻像個沒事人一樣吃吃喝喝,他都開始有點羨慕這些老年人,剛纔還在刀光血影中擔驚受怕的度過,現在又開始喝着小酒,吃着小肉,哼着小曲,小日子過得真逍遙,自在。

直到吳老九吃完,摸着圓滾滾的肚子,還打了一個嗝,郝健纔開始繼續追問道:“老爺子,你吃飽了?酒菜還滿意不?”

“滿意那是相當的滿意,小子,你有什麼要問,現在開始問吧?想問什麼,你也不用和我遮遮掩掩了,咱都是自己人了!”吳老九也是個明白人,吃了郝健一頓飯,就把他當自己人了。

郝健反而有點猶猶豫豫了,不好意思開口。

吳老九看他這副扭捏的樣子,興致勃勃道:“那我先回答你之前的問題,之前你遇見的那個老乞丐,是你接下來在重慶的接頭人,我是故意叫他來考驗你的,所以你就通過了“善良”這項考驗,後來就是我爲難你的那次,潑了你洗腳水,你忍住了揍我,你就通過了“忍耐”這項考驗,至於後來你又回來找我,還意外的救了我,你就通過了“堅持”這項考驗,所以總體來說,我對你小子還是相當的滿意。”

“原來是這樣?”

果然,老年人好打發,哈哈。

幸虧貓咪把自己又引了回去,看來我回去得好好的獎勵獎勵它。真是誤導誤撞啊!這貓養得值了!

“小子接下來該你發問了!”

“那我就直話直說了,我想知道你到底有沒有那羊皮古卷?你能否把羊皮古卷給我?我好完成他們交給我的任務。”

“這個嘛?”吳老九有點面色犯難,“那可是我的傳家之寶啊!小子,你就想這麼簡單,一頓飯菜就把我給打發了?”

(今日第三更喔!三千字大章!) 第853章愛是想觸碰又收回的手

徐管家躲在廚房,將自己所知道消息,簡單說給先生聽。

陸司寒聽著臉色越來越沉。

很好,陸司寒終於知道陸儲怎麼總是輕而易舉能將自己氣的半死,原來都是遺傳他媽基因!

陸司寒掛斷電話,看向面前幾名議員。

「你們想法,通通非常不錯,但是現在有件非常重要的事,需要由我處理,只能明天召開視頻會議。」陸司寒微微頷首說完,連忙朝著外面走去。

幾名議員充滿不解神情,一向喜怒不言語色,心思極其深沉的議長,這次居然如此慌張,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