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且讓韓博超無語的是,魏心怡此時的特殊分竟然只有80分?

這個分數讓韓博超有點失望,特殊分是妹子私生活作風、道德品質和健康程度的綜合評分,分數越低,說明妹子的作風和思想存在一定的問題。

80的分數雖然不低,但跟陳安琪的95分完全沒得比,甚至比不上姚冰馨的90分。

在香江,魏心怡恐怕換了不少男友吧?

正所謂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如今珠玉在前,魏心怡就顯得有些不夠看了。

在直觀的數據面前,韓博超心中那點美好的就此破滅。

哎,卿本佳人,奈何爲賊。

果然,相見不如懷念。

……

魏心怡先跟同學們打過招呼之後,纔來到韓博超的身前,微笑着說道:“博超,好久不見。”

“確實好久不見,看樣子,魏大小姐在香江過得不錯嘛。”韓博超平靜地看着魏心怡,淡淡地說道。

沒有歡喜、沒有激動也沒有憤怒,韓博超平靜的眼神讓魏心怡很難受。

韓博超這種表現,說明在他的心中,已經把自己放下,想到這,魏心怡心中不免有些失落。

她看着眼前顏值暴漲,風度翩翩的韓博超,心中不禁懊悔起來。

她看了一眼一旁的姚冰馨,姚冰馨出色的容貌和模特般高挑的身材讓她感到了巨大的壓力。

她咬了咬嘴脣,在韓博超的另一側坐下,故作可憐地說道:“在香江其實挺辛苦的,學業壓力很大,朋友也少,有什麼事兒都得靠自己。”

韓博超看着楚楚可憐的魏心怡,心裏邊不但沒有憐惜之情,反倒是覺得她有幾分可笑。

當初分手之後,魏心怡便將他的微信、企鵝號甚至微博都刪了,做得那叫一個絕。

這般做法,直接將韓博超那顆炙熱的少年之心擊成了碎片。

但魏心怡畢竟是初戀,韓博超一時半會還是放不下,迫切想知道魏心怡在香江大學的情況,便讓班裏的其他女生幫忙打探。

得知魏心怡纔去香江大學沒多久,就跟了一個家境富裕的學長後,韓博超才徹底死了心。

雖然很想噴魏心怡貪慕虛榮,狠狠地挖苦諷刺她的綠茶行爲,但話到嘴邊,韓博超又說不出口了。

畢竟愛過,不忍傷害。

韓博超沒接魏心怡的話,轉頭看向姚冰馨,拿出手機,說道:“姚冰馨,我待會有事要處理一下,我們先加個微信,有什麼事以後再聊。”

姚冰馨乖巧地點了點頭,加好微信後,笑着說道:“那我先撤了,微信聊~”

說完,姚冰馨跟閨蜜張蕾打了聲招呼後,便先行離開了。

將姚冰馨送走後,韓博超看向魏心怡,詢問道:“我知道你有話說,我也有話對你說,我們換個安靜點的地方?”

“嗯,好。”魏心怡答應了下來,看着氣度不凡,舉止沉穩的韓博超,心中後悔的情緒越發的強烈。

韓博超隨後倒了一杯啤酒,然後對着同學們說道:“各位老同學,今天不好意思了,我和魏心怡有點私事要先走,晚上的聚餐我們就不參加了,我先自罰三杯,以表歉意,日後有機會,我再請大家吃飯。”

說完,韓博超便連喝了三杯啤酒,喝完之後,韓博超便帶着魏心怡離開了包廂。

他們兩人前腳剛走,後腳包廂就炸開了。

“好想跟過去看看哦,你們說韓博超會不會跟魏心怡複合啊?”

“應該不會吧?當初魏心怡那麼絕情,韓博超現在條件這麼好,估計已經看不上魏心怡了吧。”

“哎,難說,畢竟是初戀吶。”

“唉,班長,你和魏心怡是好閨蜜,這八卦結果就靠你去打聽啦!”

趙雅露出一個苦笑,從韓博超剛纔的那番表現,自己這閨蜜想破鏡重圓,難咯。

……

從包廂出來後,韓博超順手去收銀臺把包廂費用給結了,然後叫了輛專車,帶着魏心怡回到了他們的母校。

此時正值暑假,他們本不能進入學校,但在鈔能力面前,保安大叔果斷爲他們開了後門。

走在熟悉的校園裏,韓博超緩緩開口道:“魏心怡,知道我爲什麼要把你帶回學校嗎?”

韓博超沒等魏心怡回答,繼續說道:“這是我們愛的起點,也是我們愛的終點。今天我帶你回來,只是想在這,把一些想說了很久的話說清楚。”

“當初你和我分手的原因,我很清楚,我不怪你,畢竟每個人都有選擇的權利,要不是你,我可能也沒有今天這般變化。”

“我曾經有段時間,很恨你,但如今我反倒是想跟你說一聲謝謝,謝謝你出現在我的生命裏,帶給我許多美好的回憶,並用一次決絕的離開讓我走向了成熟。”

“謝謝你,讓我從一個男孩變成了一個男人。”

當韓博超說完,轉頭看向魏心怡的時候,發現魏心怡已經哭成了淚人。

看着帶雨梨花的魏心怡,韓博超的心不禁一軟,用手抹去了魏心怡臉上的淚水。

魏心怡感受着韓博超手上的溫度,眼淚如潰堤的洪水,再也止不住。

她把抱住韓博超,哭着說道:“都是我不好,博超,你原諒我好不好,我們重新開始吧。”

韓博超嘆了口氣,唸了首詩:“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

“魏心怡,假若今日我還是當初那個只會玩遊戲的窮小子,你還會跟我複合嗎?這個答案,你我都懂。你當初毅然決然的選擇分手,便註定我們今生緣分已盡,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再了。放手吧!” 以前沒見到魏心怡時,韓博超總有很多話想對她說,但真正見到之後,又不知道從何說起。

在學校裏,面對韓博超,魏心怡哭成了淚人,後悔不已。

當初被魏心怡嫌棄是個只會玩遊戲的窮鬼,韓博超就想着有一天自己發達了,一定要在魏心怡面前說出: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的豪言壯語,並狠狠諷刺她沒有眼光,嫌貧愛富。

但看着淚眼婆娑,弱質芊芊的魏心怡,韓博超還是沒能狠下心去炫耀一波自己的富有,選擇了用溫和的方式,正式告別了自己的初戀。

回到家裏,吃過晚飯後,韓博超有些惆悵地躺在牀上,手機突然接到了女主播污妖王咚羊的直播提醒。

自從上次在邕城偶遇,兩人互加了微信好友,韓博超和咚羊時不時會在朋友圈的留言聊幾句,私聊,不存在的。

韓博超雖然是開法拉利的大哥,但卻從來不刷在直播間刷禮物,千年白嫖黨,顯然入不得污妖王的法眼。

韓博超身旁有陳安琪,自然也不會主動去撩咚羊,所以兩人一直沒有更深的交流。

心情低落,韓博超打算看一會兒咚羊的直播,樂呵樂呵。

咚羊不是擼啊擼女主播之中技術最好,也不是顏值最高,更不是唱歌最好聽,但絕對是最會開車的一個,直播的時候經常會爆出一些讓你耳根發紅臉發燙的段子,讓水友們興奮不已。

其實,咚羊如今的直播人氣已經大不如前了,主要是原因是她隱退了一段時間,淡出視野之後,她的人氣聚降,畢竟網絡這個東西,一日不見,真的如隔三秋,變化太快了。


在直播大爆炸的時代,每一天都有大量的新主播涌現,一個個人美聲甜大胸懷,唱歌跳舞樣樣精,而且爲了讓大哥刷禮物,許多新人主播可以說十分放得開。

咚羊復出之後,跟電競韓女王一樣轉戰了一段時間絕地求生,但無奈技術一般。

後來,咚羊又回到擼啊擼,只是人氣再也回不到當初,現在還在看她直播的基本都是老粉絲和真愛粉了。

打開龍牙直播,通過開播提醒,韓博超直接進入了咚羊的直播間。

此時直播間的名稱換成了:“8點女司機飆車賽,老鐵們擡一手?”

咚羊今天化了一個精緻而漂亮的妝容,穿了一件緊身的黑色T恤,從鏡頭上看,有些洶涌。

咚羊用上她標誌性的萌音說道:“今天晚上龍牙官方針對我們擼啊擼板塊的女主播組織了一個女司機飆車賽,老鐵們要不要擡我一手?我最近已經一輪遊好多次了。”

“今晚我可是準備了許多特殊才藝哦,每過一輪表演一個!絕對物超所值!”

面對咚羊拋出的福利,已經進入直播間的水友們發言道:

“龍牙幹啥啥不行,忽悠刷錢第一名。”

“哎,羊羊,咱就認命吧,你這周榜大哥都不過千,怎麼跟那幫狂狼的小姑娘打?”

“主播又在騙人,上次說表演性感舞蹈,害得我生活費都捐了,褲子都脫了,結果就蹦躂了幾下,就沒了。”

“我們還是老實聊個5毛錢的天吧。”

咚羊看到水友們的留言,開玩笑地說道:“哎,怎麼說話呢?我也是小姑娘的好不好!這次真不騙你們,我這特殊才藝可是準備了很久的,過了這個村,可沒機會了哦。”

“如果我是男孩子就好了,可以用硬邦邦的將我的愛意表達出來,可惜我只是水做的女孩子。”

咚羊猝不及防的開車讓水友們活躍了起來,一些老粉絲開始刷一些個位數的小禮物。

“你這車開得猝不及防,讓我差點噴了水。”

“我們除了硬邦邦,也可以軟趴趴”

“我們這裏查車緊,你那緊嗎?”

咚羊看見水友們的迴應,她表面上不動聲色,但心中暗暗無奈。

想當年,她也算是遊戲女主播中數一數二的存在,每天開播都能收穫到不少的禮物。

每次參加平臺組織的活動,都有不少大哥支持,雖然跟韓大小姐,雪琪球王、北波爾沒得比,但也不至於場場一輪遊。

自從復出之後,以前支持她的大哥就很少來了,雖然直播間的人氣還不錯,但這些老鐵粉的財力着實是差一些,她目前周榜大哥也就貢獻了價值五百多塊的禮物。

即便偶爾有大哥支持一下,大都會私下提出各種要求,約飯、要福利,約鼓掌的都有。

至於那種沒有任何要求,又願意刷幾萬塊,甚至是幾十萬的大哥,這樣的概率建議買彩票,要不然就是洗洗睡吧,夢裏什麼沒有?

而咚羊又接受不了這種**裸的交易,久而久之,自然就沒大哥支持了。

畢竟這年頭女主播這麼多,你不願意,總有願意的。

距離活動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咚羊便直播起了擼啊擼,至於官方的活動,她佛了。

韓博超看着咚羊的直播,心情慢慢好了起來,實際上,韓博超的龍牙賬號中還有之前系統獎勵的三百萬的龍牙幣沒有用,這可是等同於充值了三百萬軟妹幣。

看着咚羊可憐兮兮的周榜,韓博超打算擡咚羊一手,拯救一下過氣女主播,看看能不能順便把大佬駕到卡給用了。

晚上八點整,龍牙組織的擼啊擼女司機飆車賽正式開打。

這個飆車賽的模式是由女主播組織四名水友和連麥的女主播打娛樂賽,比賽打完之後,禮物值高的主播晉級下一輪。

龍牙搞這個活動,明面上是爲了促進女主播和水友的互動,但本質上還是爲了讓水友刷禮物。

“咚羊姐姐你好,我是來自雪楓公會的雨兒,很高興和咚羊姐姐連麥打娛樂賽,待會請咚羊姐姐輕虐哦”來自雪楓公會的雨兒首先打招呼。

咚羊雖然人氣不及以往,但在比較是圈子裏的老前輩,新人主播對她還是很客氣的。

咚羊看了一眼雨兒,是一個長得很漂亮的新主播,爲了比賽,竟然還穿起了女警的COS,洶涌的波濤十分吸睛。

在雨兒的直播間中,貴賓席的人數也不少,超過了五百人,周榜榜一直接破萬,財力情況明顯超過了咚羊。

咚羊心中嘆了口氣,對上這種狂狼的新主播,看來又要一輪遊了。

客套幾句之後,雙方主播便開始挑選參加娛樂賽的水友。

“比賽開始拉,有興趣有時間跟我開車的兄弟們可以開始刷禮物咯,上車規則如下,待會禮物最多的兩位水友可直接獲得車票一張,剩下兩張車票將在所有送了禮物的水友中隨即抽取。”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