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且鬍鬚和頭上的毛全都白了,和剛剛那個老頭的體貌特徵出奇的像。

南宮舞顫抖著想:「難道剛剛那老頭是這隻老鼠變的?那他的重孫子,豈不也是老鼠?」

一想到自己差點嫁給一隻老鼠,南宮舞心裡就一陣惡寒。

「剛剛……那是什麼?」南宮舞心有餘悸的挽住鹿一凡的手臂,瑟瑟發抖的問道。

「一隻沒啥道行的女鬼而已。被我廢掉了全部的修為,估計以後都不敢來找你麻煩了。」

鹿一凡聳聳肩,無所謂的道,就彷彿剛剛攆走了一隻蒼蠅一般。

「鬼?!」

一聽說居然真的是鬼,南宮舞嚇得臉色發白。

直接一頭扎入了鹿一凡的懷裡,委屈的眼淚都快出來了。

(本章完) 「我好怕……太可怕了……」

南宮舞臉上很快兩行清淚滑落臉頰。

她馬上用嘴捂住嘴巴,阻止自己失聲痛哭。

普通女孩子見到鬼,哪有不怕的?

鹿一凡見她哭泣出來,心裡一軟道:「哭出來也好。

至少能宣洩出來。

不過這裡不是地方,我帶你回家,讓你哭個痛快。」

然而鹿一凡牽著南宮舞的手一拖,卻仍未拖動。

鹿一凡皺眉道:「怎麼了?」

南宮舞猛然抬頭哭著道:「鹿一凡,我不能喜歡你!

永遠也不能!

我不能帶你回家!

我不回去……」

鹿一凡呆了一下。

輕輕拿出一支「活神仙」點燃抽了兩口,淡淡的問道:「其實這麼久以來,我也察覺到了。

你有喜歡的人了對嗎?」

南宮舞的身軀一震,猶豫了一下,然後抿著嘴唇微微點點頭。

緊接著,南宮舞低著頭,劉海遮蓋住了她的秀髮。

她低聲的哆嗦著道:「對不起……一凡,你很優秀……」

鹿一凡沒有答話。

身子一矮,蹲下抱住南宮舞的雙腿。

肩頭抵住她的小腹,一用力便把她整個人扛了起來。

南宮舞一聲尖叫,拚命掙扎著。

鹿一凡卻不理會她的敲打,大步大步的朝著她的住所走去。

等到了南宮舞的家門口,鹿一凡才把她給放了下來。

南宮舞哭著,用力打鹿一凡的身體,道:「鹿一凡……

你是個壞人!

我不要你來我家!

我不要喜歡你!!!」

進了南宮舞的家。

鹿一凡找出了一些紅酒、威士忌、雪碧等飲品。

在南宮舞瞠目結舌的目光中,他調製出了一杯「萬花筒」出來。

「來喝一杯吧。

今天允許你借酒消愁。

悶幾杯,然後好好睡一覺。」鹿一凡笑著道。

南宮舞拿起那杯萬花筒,一飲而盡。

「好喝!」

南宮舞瞬間睜開了眼睛,一副沉迷和震驚的神色。

她敢發誓,她這輩子都沒喝過這麼好喝的雞尾酒!

「那是自然。

我鹿一凡,可是新一代的食神!

區區雞尾酒,算的了什麼?」鹿一凡道。

南宮舞卻是不理他。

一杯接一杯,如同大熱天喝水一樣。

最後喝的滿臉通紅,眼神迷離。

冤家就在你家 鹿一凡嘆了口氣,倒了杯水道:「把水喝了就睡吧。

我先走了。」

本來安靜下來的南宮舞聞言鹿一凡要走。

馬上放下水杯,緊緊抓住了鹿一凡的胳膊。

鹿一凡不解的看著她。

卻見南宮舞醉醺醺的臉上滿是懼怕,一雙眼睛傳遞著她的空虛。

南宮舞道:「鹿一凡你別走。

我一個人在這好孤獨,留下來,陪我!」

喝醉了的南宮舞,就像是一個捂住的孩子,可憐、期盼的看著鹿一凡。

鹿一凡想了下,將她抱到床上。

南宮舞如同夢囈般的嘆道:「現在也只有你會關心我了。

我身邊除了你,已經沒有任何可以值得信賴的朋友了。

連我經紀人,也把我給賣了!

她把我的婚約當兒戲!

我的父母也是這樣!

我南宮舞活到這個份上,真是失敗!

失敗啊!!!」

一邊說著,南宮舞一邊大哭。

把鹿一凡的胸襟都給哭濕了。

「哎……不行就別混娛樂圈了唄,干點啥不行?」鹿一凡道。

南宮舞苦笑著搖頭道:

「我沒有別的生存技能了。

除了唱歌演戲,我不知道我還能做什麼?

而且,花錢大手大腳慣了,除了明星,我不知道有什麼行業可以支撐我的消費習慣。」

此時鹿一凡不急不緩的道:「當我的小公主吧,只吃幾把不受苦。」

正在喝水的南宮舞聞言「噗」的一聲笑了出來。

一邊笑,一邊道:「鹿一凡啊鹿一凡,你真是隨時隨地能把人給氣死的奇葩啊!」

鹿一凡道:「得了,你終於笑了。

愛已成殤 你看,笑起來的時候比流淚的時候開心多了不是嗎?

來吧,要不要當我的小公舉?

吃不吃我的雞……」

「泥奏凱!!!!快就,不要打擾我休息!!!」南宮舞無語道。

鹿一凡站了起來,道:「行,那我先走咯。

有什麼需要,發>24小時為你敞開手機。」

鹿一凡給南宮舞蓋了下被子,然後對她帥氣的微笑了一下,轉身就要向門口走去。

就在鹿一凡打開房門的時候,忽然聽到南宮舞開口叫他:「一……一凡……」

鹿一凡回頭,挑了挑眉:「怎麼了?」

他看到南宮舞雙手扒著被子,小臉露在外面半張。

臉上有著三分害怕,三分難過,三分寂寞和一分不舍。

她嘴巴張了張,半天吐出一句話:

「那個……鬼還會再回來嗎?」

「不會。那女鬼的傷勢慘重,怕是沒個幾十年都沒有辦法恢復了。」鹿一凡道。

「但是……我怕……

你……可不可以等我睡了再走?

我怕我一個人在這裡,會睡不著。」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知道的。

我這個人面對美色基本上免疫力為零。

你如果不介意我半夜化身狼人的話,那我就留下來吧。

等你睡著了,我再走。」

南宮舞臉現微笑,她馬上脫掉鞋襪,鑽入了被窩。

拐個神醫當王妃 鹿一凡則隨意的盤地而坐道:「閉上眼睡吧,我就在這兒守護著你。」

南宮舞像是乖寶寶一樣嗯了一聲,開始在被子里脫衣服,一會兒都拿出來扔到了床角。

然後伸出兩隻手道:「我要聽故事!

給我講故事吧!」

鹿一凡無語道:「你也不是小孩子了,還需要大人邊講故事,邊哄睡覺嗎?」

南宮舞哆嗦著小腳丫,撒嬌道:「就要講故事哄睡覺嘛!!!」

鹿一凡沒辦法,只能開口道:「行吧,那我就講個東鍋先生與狼的故事吧。」

「啊……這麼老套啊……」南宮舞似乎有些失望。

「所以不想聽了嗎?」鹿一凡聳聳肩,一副不停我就走的樣子道。

「不不不,想聽!有的聽總比沒得聽好。」南宮舞趕緊道。

說完,南宮舞閉上了眼睛,帶著滿意的笑容開始準備睡覺。

然而鹿一凡一開口,講訴的故事,卻讓南宮舞感覺整個人都有點兒思密達了。

古老的情思 (本章完) 鹿一凡清了清嗓子,然後道:

「有一位書生東鍋先生,讀死書、死讀書,滿腦袋都是書里的事情。

一天,東鍋先生騎著一頭毛驢,帶著一口袋書,到一個叫「中山國」的地方去謀求官職。

突然,一隻帶傷的狼竄到他的面前,哀求說:「先生,我現在正被一位獵人追趕,獵人用箭射中了我,差點要了我的命。

求求您把我藏在您的口袋裡,將來我會好好報答您的。」

快穿:說好的只是任務呢 東鍋先生當然知道狼是害人的,但他看到這隻受傷的狼很可憐,考慮了一下說:「我這樣做會得罪獵人的。不過,既然你求我,我就一定想辦法救你。」

說著,東鍋先生讓狼蜷曲了四肢,然後用繩子把狼捆住,儘可能讓它的身體變得小些,以便裝進放書的口袋中去。

不一會兒,獵人追了上來,發現狼不見了,就問東鍋先生:「你看見一隻狼沒有?它往哪裡跑了?」

東鍋先生說:「我沒有看見狼,這裡岔路多,狼也許從別的路上逃走了。」

獵人相信了東鍋先生的話,朝別的方向追去了。

狼在書袋裡聽得獵人的騎馬聲遠去之後,就央求東鍋先生說:「求求先生,把我放出去,讓我逃生吧。」

聽到這裡,南宮舞打了個哈欠,睡眼惺忪道:

「後邊是不是東鍋先生把腦殘的狼給騙了?

這故事我小時候聽過不知道多少遍了。

虧你好意思拿出來講。

不過確實挺催眠的。」

鹿一凡抿嘴壞壞的一笑,繼續道:

「仁慈的東鍋先生,經不起狼的花言巧語,把狼放了出來。

不料,狼卻嗥叫著對東鍋先生說:「先生既然做好事救了我的命,現在我餓極了,你就再做一次好事,讓我吃掉你吧。」

東鍋先生說:「那不行,要不然我把驢子給你吃吧。」

狼想:「反正他沒了驢子,就跑不過我,吃完驢子再吃他也可以。」

於是就吃掉了驢子。

這之後,東鍋先生對狼說:「我救了你一命,還餵飽了你,現在有一件事要求你。

我的驢子被你吃了,你就讓我騎一段吧。」

狼已經吃不下了,就想暫時答應他,等到餓了,就說被他騎得不舒服,就把他吃掉。

於是東鍋先生就騎上了狼。

狼說:「啊…這…什麼……好難受……快…快不要……嗯……」

東鍋先生說:「真的難受嗎?那這樣呢?怎麼看你都是很舒服的樣子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