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實際上,他的內心充滿了疑惑。

爲什麼?

爲什麼靜靜要讓我出賣她呢?

是的,冷青風將慕容靜出賣的環節,也是慕容靜指使冷青風做的。

“青風,一旦發什麼不可掌控的突發-情況,你就直接出賣我好了,把所有的一切都告訴那個林空!”

——這是慕容靜的原話。

如今,事情發生了不可控的變化,冷青風便依照慕容靜的吩咐,將自己所知道的,關於慕容靜的一切全部告訴了林空。

因此,冷青風此刻的心中不但充滿未知的謎團,還升起對慕容靜的擔憂。

這個林空如此強大,靜靜的超能力如此地平凡,她將會使用何種辦法來對付林空呢?

在冷青風心情複雜之時,監控臺旁觀察的謝旺,忽然小跑了過來:

“不好了,那個陌生女子往這邊走了過來。”

林空看見監控臺上的顯示屏,發現慕容靜正在一臉戒備地往冷凍室靠近。

見此,林空驚訝地問向冷青風:

“她怎麼會知道我在冷凍室裏面?”

“呃,我、我不知道啊。”

冷青風趕緊搖搖頭,一臉無知地回答着。

其實,

冷青風是知道原因所在的,不過,慕容靜叮囑了,這個原因千萬不可以說出去!

“莫非……是沿着你小腿流下的血跡追蹤過來的?”


林空摸着下巴琢磨了一下,推測道。

“嗯,有道理。”

謝旺聽了,也附和着點點頭。

“喂喂喂,我不是故意引她過來的,說不定,她、她是通過地面上的腳印追蹤過來的呢!”

冷青風連忙狡辯道。

確實,冷青風的話有點道理。

因爲,地面上殘留着喪屍死去後留下的污血,冷凍室的工作人員也沒有時間將地面上打掃得乾乾淨淨。

所以,衆人經過的時候,自然就在走廊上留下了很多的腳印。

只要順着腳印,就能找到冷凍室了,這並不是非常難的事情。

“總之,怎麼過來的,其實並不重要,食堂就那麼大,她只要找,肯定會找到冷凍室的。”

林空也懶得在這問題上多做糾纏。

而且,不管冷青風再狡辯什麼,林空都決定殺了他,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對於這樣一個心存異心的傢伙,林空是不會允許他繼續活在自己身邊的。

一旁的冷青風並沒有察覺到林空的殺心。

相反,冷青風暗暗地鬆了口氣。

因爲,

就算林空想破了腦袋,林空也是無法猜測出,慕容靜之所以發現冷凍室的原因。 接下來,

林空面臨的最重要問題則是:

“這個女組長,究竟想幹什麼?”

不止是林空,就連冷青風也疑惑這個問題。

靜靜能坐上組長的位置,肯定會有獨特的過人之處,希望靜靜已經想好了應對林空的方法吧。

唉,可惜我仍然是身負重傷,根本幫不上靜靜的忙。

此刻的冷青風徹底地站在了慕容靜這邊,心中所想也全是在考慮慕容靜的安危。

“謝旺,霸王龍大概還需要多久,才能凝聚出靈氣之珠?”

林空轉頭望着謝旺問道。


如果霸王龍能夠成功的凝珠,那麼,我方的實力將會大大提升,對於接下來的一戰,林空也更有把握。

謝旺看了下冷凍倉旁的電腦數據,推算了幾下後說道:

“還有三十分鐘左右吧。”

林空點了點頭說道:

“嗯,那就等三十分鐘之後,我再去出去會會這個女人。”

冷青風望向冷凍倉,看見躺在裏面的火紅色霸王龍,其肚子上被一個特殊的管狀容器包裹着。

透明的容器裏,正有源源不斷的冰冷寒氣輸入其中。

冷青風不解地問道:“大哥,難道這就是凝聚靈氣之珠的方法嗎?”

冷青風是在實驗室裏,被會長大人用隕石碎片,強行提升到2級新人類的。

因此,他並不知道凝珠之法。

對於冷青風的疑問,林空冷漠地回了個“嗯”字,便沒有多解釋什麼。

看見林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態度,冷青風的心中忐忑不安起來:

莫非這林空已經打算除掉我了?

忽然,


林空發現背後傳來熟悉的聲音:

“咦?……阿敏、阿敏,阿敏你怎麼了?”

轉頭一看,發現是吳飛城醒了過來。

吳飛城一醒過來,就發現李敏正在躺在不遠處的一張毛毯上,頓時他焦急地跑過去察看情況。

搖晃了李敏幾下,發現李敏仍然沒有甦醒的跡象。

於是,吳飛城不由地驚呼起來:

“阿敏,你醒醒啊,醒醒!”

接着,他舉目四望,發現身處的地方根本不是原來的宿舍,而是一個十分陌生的場所。

當看見林空旁邊的冷青風后,吳飛城趕緊跑過去:

“你好,高手大哥,這是哪裏啊?我家阿敏怎麼回事?我又怎麼在這裏了?”

由於林空正處於【恐龍附身】的狀態,他的身體上以及頭部,都披着一層暗綠色的“液態龍甲”,所以吳飛城根本認不出林空。

“刷~”

林空接觸了臉上部分的“液態龍甲”,露出原來的面孔後,拍了拍吳飛城的肩膀:


“飛城,你別急……”

“咦?……你是林大班長?”

看着林空的模樣,吳飛城一臉地驚訝。

“嗯,我是林空。”

“可、可是,你怎麼變成新人類啦?這就是你的超能力嗎?是變身類的嗎?”

吳飛城看見林空一身古怪的打扮,自然是以爲林空進化成了新人類,而且,還認爲林空身上的“液態龍甲”是變身類的超能力。

可是,

當他仔細一看林空的雙眼時,根本沒有發現白色的靈氣之光時,又不由地疑惑起來:

“你不是新人類嗎?怎麼眼睛怎麼不發光啊?”

林空拿了個凳子,遞給吳飛城:

“來,你先坐下,在你昏迷的時候,發生了事情比較多,我來慢慢和你講。”

吳飛城依言坐下。

接着,林空便把自己的三角龍和霸王龍,都告訴了吳飛城。

反正,這恐龍的事,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了,也就沒什麼好隱瞞的了。

當然啦,身爲殺手鐗的七黑球,林空並沒有說出來。

“什麼?幾百萬年的恐龍蛋化石居然是活的?這也太扯了吧?你擱這裏拍電影呢?”

聽完林空的話,吳飛城也是驚訝得合不攏嘴。

但是,當他目睹了冷凍倉的霸王龍之後,又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吳飛城沒工夫繼續關注恐龍的事,轉而問道:

“那、那阿敏是怎麼回事?這裏又是什麼地方?”

林空耐心地解釋了起來:“郭炎慶在地下室裏,以你們作要挾,想要殺我……”

林空簡單地將吳飛城昏迷之後發生的事情,全部告訴了吳飛城。

當吳飛城聽到林空一個人,殺掉了郭炎慶和金霸王兩個人時,他已經足夠驚訝了。

可是,當林空說到自己秒殺了郭飛後,吳飛城一臉地難以置信:

“什麼?你居然一刀砍死了2級的新人類?林大班長,你吹牛也不打草稿吧。”

謝旺走了過來,幫林空解釋道:

“林空小哥他,確實是一刀秒了郭飛。”

說着,謝旺還一臉堆笑地給林空端上了一杯白開水:

“來,講了這麼多,肯定口渴了吧,喝口水潤潤嗓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