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董卓,則是搖了搖頭,呂布見此,直接帶着鳳冠霞帔離開了。

看着呂布的離開,董卓不屑的表情顯露了出來。

“哈哈,呂布你終究是我的棋子,哈哈。。。。”心情那個好,甚至大聲的笑了起來。

不過已經走出大殿的呂布,則是聽的清清楚楚。

“呵呵,到底誰是棋子,誰是下棋之人,你還不知道呢。”呂布嘿嘿一笑,快步離開了。

“來人,去找李儒過來,我有事商談。”心情大好的董卓,讓人叫來了李儒。要把這個事情和他說一下。

“文優,那呂布同意了,剛纔。。。”董卓把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然後等着李儒的意見。

李儒一聽,知覺上感到奇怪,因爲呂布已經是紅色品級的戰將,按照道理,應該會去爭霸天下,不會在別人的手裏聽命。

可是如今的呂布,和以往沒有什麼兩樣,除了傲慢一些,還是以前的他。

難道是時間太短,還沒有改變他?還是除了什麼事情,讓他妥協了?這讓李儒百思不得其解。

不過董卓在一旁等着他的答覆,也是不能思考太長的時間,如今的頭等大事是遷都,其他的都要延後。

“咳咳,我先恭喜岳父了,有了呂布的阻攔,會給咱們很長的轉移時間,大大增加了遷都的成功率。”李儒現實把事情的優點說了出來。

“哈哈,我也是這麼想的,還有其他嗎?”董卓一聽,很是高興,繼續問道。

“嗯,至於失敗的機率則是大大減小,不過也要注意那些保皇派的人,防止他們趁機攪亂,阻止咱們的遷都。。。”李儒把一些以外都是想到了,對董卓是全盤托出。

董卓聽完,沉思了一會,然後兩眼瞪得很大。

“文優,要是有人作亂,直接殺無赦,估計他們是忘了本太師的血氣。要讓他們害怕。哈哈。。。”狠狠的說完,董卓很是開心。

因爲李儒把一切事情都是想好,他只要做出決定就是了,對此很是滿意。

“文優啊,不要太累了,適當的時候,也是休息一下。”董卓十分耐心的說道。

“是,岳父大人,要是沒有其他事情,我要下去佈置了。”李儒平靜的說道。

“對了,最近我兒如何?還有老家如何了?好像許久沒有消息了,不知你那裏有沒有?”董卓本來要讓李儒下去休息,忽然想到一件事,就問了出來。

“這個,我也是納悶,記得以前啊三都是有消息傳來,最近不知怎麼了,書信也是少了許多,難道是老家出事了?”李儒聽到董卓的問話,也是很疑惑。

但是最近事情太多,他們有來得及去查看,經過董卓的問話,讓他心裏咯噔一下。 「姐姐,姐姐你起來呀!」小點感覺很久了沒有動靜,才慢慢睜開眼睛,洛夢櫻已經暈了過去,他他趴在洛夢櫻的身體上,沒有受到一點傷害。

「你們不要吵,哪裡有聲音。」有人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

小雨感覺這個聲音很耳熟說:「是小點的聲音。」

離玥給他們跑得還有快,他們看到了在地面上的兩個人。

「小姐,小姐你怎麼了。」離玥推了一下小點,把洛夢櫻扶了起來。

「兒子你沒事。」 木木,我們私奔吧 ,就抱著他。

小點推開他們說:爹地媽咪我沒事,姐姐救了我,可是姐姐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小雨就在洛夢櫻的身邊,拉著洛夢櫻手說:「姐姐你快醒過來吧!」

小點和小雨這兩個孩子守著洛夢櫻。

「離護法我們還是先帶小姐離開吧!」

「我是醫生,給我看一下吧!」

「你是醫生,馬上過來給姐姐看一下,拜託你了。」小雨和小點兩個人很快反應過來,把人拉了過來。

洛夢櫻醒過來了,發現自己被很多人圍住她。

火已經滅了,可是他們的家已經沒有了。

「玥姐姐,那些孩子怎麼了」洛夢櫻醒過來想到的就是他們幾個孩子。

「姐姐,我們沒事。」

「姐姐,我也沒事了。」

「謝謝你救了我的孩子」他們也很感激洛夢櫻。


「救他們是我的責任,你們都沒事吧!」洛夢櫻發現沒有人受到傷害,可是也看到了哪一棟房子,已經不能住人了。

「小姐沒有人收到傷害,大家都安全。」離玥已經查問清楚了。

「為什麼出現這樣的情況,還有消防人員呢?讓他們過來。」洛夢櫻不相信以島上的能力,不可能讓火勢蔓延。

「把他們帶過來。」離玥早早把人留了下來。

「你們告訴我為什麼不能及時過來救火,你們的責任是什麼還記得嗎?」洛夢櫻站了起來。

「我們怎麼做事不用你一個乳臭未乾的丫頭教我們。」他們是做錯事情了,可是也輪不到這個女孩子教。

「這些年他們就是這樣來保護你們的嗎?」洛夢櫻沒有內心聽著那些讓人生氣的話。

「姐姐,不要這樣,我們得罪不起他們。」小點已經把腳處理了說。

「玥姐姐把所有事情查清楚,這麼久了,還沒有人來安頓他們嗎?」現在已經沒有家的人,不可以讓他們一直在這裡等著,特別現在已經是晚上了,陣陣海風吹了過來。

「島上還有誰會注意我們這些小人物的安危。」

「就是這個島已經大不如前了。」

他們對島上有很多感情可是他們在這裡根本沒有什麼出路了。

以前的這裡大家安居樂業,可是他們失望了。

「我在乎。」洛夢櫻聽著所有人的怨言,她這個少主是最失敗的了。

「你怎麼可能幫我們呢?」

「就是你這是路過這裡而已根本幫不了我們,我們還是想一下自己的朋友,或者其他地方有沒有住處吧?」

「恩人,謝謝你的幫忙,這裡的事情還是請你不要插手免得帶來麻煩。」

「玥姐姐帶著這個東西讓人過來幫忙。」洛夢櫻拿出一個東西,這個東西可以代表她的身份。

一些有見識的人,他們都被驚動了,這個女子不是普通人,洛夢櫻身邊的那幾個人,雖然不是一等一的高手,也是有能力的。

離玥離開不到五分鐘就很多車開了過來,下來很多人,他們都把洛夢櫻團團圍住,就差沒有跪下去了。

「星辰六團全體成員已經到齊。」

星辰團是辰曜的勢力之一,也是羽然島勢力之一,洛夢櫻她還活著就可以調動的勢力,她本來就不想動他們這些勢力,可是現在她不能不管他們。

「你們這些年就這樣沒有作為嗎?你們看看這裡,為什麼你們不能及時出現來幫他們,這樣你憑什麼人別人尊重你們。」洛夢櫻讓他們自己看這些,這裡還是他們嚮往的島嶼生活嗎?

他們不是不想幫忙,可是他們沒有了靠山,就是一個擁有勢力可是他們根本就不敢和別人對抗,這樣的他們已經不配成為星辰成員了。

他們都跪了下來說:「屬下錯了,請少主責罰。」

「少主,少主。」

「難道是幽少主嗎?」

「怎麼可能呢?幽少主不是死了嗎?」

「如果不是少主,怎麼可能讓星辰的人過來。」

「姐姐你真的是少主嗎?」小雨問洛夢櫻。

洛夢櫻摸了一下她的頭說:「既然你們還是星辰的人,你們的責任是什麼,你們忘記了嗎?」

「少主我們從來沒有忘記自己的責任。」星辰的成員馬上說。

「既然如此,那我給你們應該任務,把他們所有人安頓好,讓他們生活無憂,如果有什麼難處,可以告訴我,可是如果你連這點事都處理不好,那我就新賬舊賬一起算,做好了功過相抵。」洛夢櫻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安頓好他們。

我真的不是原創 ,再也沒有停留。

「恭送少主。」星辰的人,看到洛夢櫻離開,想不到這個少主處理事情很清楚,如果她找的是其他勢力,根本就沒有辦法一下子安頓好這些人。

洛夢櫻還留了人下來幫忙,她現在不放心把所有事情都交給他們處理,不是不信任,而是擔心他們遇到麻煩。

很快就讓他們上車,送到相應的地點。

「那個人真的是少主嗎?」

「可是對幽少主的事情我們這些人也是知之甚少呀!」

「是呀!少主可是難得出現的人,她怎麼可能出現在這個地方呢?」

洛夢櫻他們一行人還是繼續往裡面走。

這一路洛夢櫻想了很多事情,這個時候不是自己回來就可以把問題解決得了。

寒門狂少 ?她不能成為一個只有名聲的少主,而是要成為掌握權利還要讓所有人信服的人。

洛夢櫻看著自己越來越近家,就越來越認為自己真的能力可以了嗎?她要保護的人更多了。 「什麼東西?!」不僅是林白,洪檔頭和姜峰也感受到了這股裹挾著撲鼻臭味的陰風,而且那股風乃是直衝他們而去,是以他們的感覺要比林白還要更強烈一些。,最新章節訪問:。

野人?!林白目力極佳,就在這股陰風自林中衝出的時候,便看到在那股陰風裡面,正藏著一個五大三粗的身影,形容和人極其相似,長約丈余,周身儘是黑紅相間的毛髮,赤目黃髮,這幅模樣和庄老闆口中所講的野人,如出一轍!


「野人……」與此同時,洪檔頭和姜峰也發現了陰風內藏著的人影,不禁驚呼出口。不過在看清楚這些人影后,兩人眼中的忌憚之色明顯放鬆了許多,甚至於姜峰還嘖嘖出聲,一幅不屑的樣子搖了搖頭,似乎在他眼中,這野人完全不值一哂。

不對!望著陰風內的那些身影,林白卻是微微皺了皺眉眉頭。他的感知力之強,世上可謂是獨此一家,就在他的目光落在那些野人身上的時候,這看上去五大三粗、恐怖無比的身軀上,分明有一絲術法流動的氣息,雖然他掩飾的極好,但還是難逃林白的感知。

而且眼前的這個野人甚至還叫他有一種看不透的感覺。甚至於,他還覺得,那野人的眼神,似乎有意無意的向著自己這邊掃了一眼,就如同是已經發現了自己的藏身處一樣。

要知道林白眼下可是以法則領域隱匿了身形,這種情況下,就算是張三瘋和陳白庵,都無法覺察分毫。要是連這都能被這個野人發現的話,那他的修為可就實在是太恐怖了!

幻象?!不僅如此,在被陰風吹拂到身軀后,林白更是分明感覺到,自己的心神在那一剎那間,竟然有些恍惚!經歷過了封印仙門那一劫后,林白的神念經過了千錘百鍊,尋常手段根本無法侵擾到他的心神分毫。即便如今只是一絲悸動,都可說是一件極為了不得的事情。

沒有任何猶豫,林白迅疾無比的以龜息之法,屏息凝神,斬斷了自己身軀和外界的一切連接,而後又凝神向著裹挾著陰風前來的那名野人望了過去。

雖然心中早對這些野人蹊蹺有所準備,但這一看不當緊,卻還是駭了林白一大跳。

在他的注視下,此時此刻,圍著姜峰和洪檔頭的哪裡是什麼青面獠牙的野人,分明就是一個和自己一樣,有血有肉,而且容貌都還頗為英俊的活生生的人!

難道一切真的如王瘋子所言,神農架里的野人,不過是一個掩人耳目的幌子,這些野人實際上是一群避世不出的族群。如果真是那樣的話,這個族群能夠將這個秘密隱藏了千百年之久,那該是何等的恐怖,又該是何等的驚人!

而且他們這種禍亂人心神,甚至於連自己都差點兒被矇騙過去的手段,又是何其高明!

「忍了這麼久,早就手痒痒的厲害,既然這畜牲這麼不知死活,那咱們兄弟倆就好好教訓教訓它們,也好讓這些畜牲知曉,誰才是這神農架的主人!」林白看得出其中的端倪,但姜峰和洪檔頭如何知曉其中內情,只以為是它是一頭不知死活的野人。

「好,就這麼說定了!」洪檔頭聽到姜峰的話,嘿笑一聲,淡淡道:「不如咱們兄弟來比一比,看看誰殺這些玩意兒殺的快,好好的比較一番!」

「一群不知死活的東西!」聽到洪檔頭的話,姜峰冷笑連連,手勢迅疾變化不止,只見順著他的身軀,陡然有一股股翠綠色的氣息蔓延而出,向著周遭的草木蔓延而去!

掌控木元之力的天人!看到姜峰的手段,林白眼角不禁微微一凜,以他的修為,如何能看不出來,姜峰的水準,要比五道口那名同樣掌握木屬性元力的天人高出數籌!

話音落下,只見自那些被木元之力碰觸到的草木,登時瘋狂生長起來,一條條枝幹樹葉,就如同是一條條章魚的觸角,向著那野人就抽了過去!

不僅如此,在這些枝條橫掃過去之時,空氣中甚至發出一陣陣凜冽的氣爆聲,彷彿那些枝條並不是木料,而是金鐵鑄就,只要碰觸到分毫,就會叫血肉之軀身首異處。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