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這一切都是因爲王婷當年那一顆飛入他身體的眼珠,讓我想不通的是,這樣一顆眼珠子飛入了他的身體之中現代的醫療設備和之前來的陰陽先生怎麼都沒有檢查出來。

小青身子一動,那蛇信便直接落到了王明的身上,要是此刻的王明突然醒來的話,恐怕整個人都得瞬間嚇傻。

“不錯在他的身上的確是有白瞳的氣息,只是想要將這白瞳取出的話,有點麻煩,因爲白瞳已經開始和他的身體相融合了。”

我一聽不禁眉頭一皺,不管任何的法寶一旦和另一個物體相容的話,就再也不能復原了。

“不過這件事我有辦法,只是可能有點危險,你將王明的三魂七

魄抽離他的身體,我吐出我的內丹,進入他的身體,引出體內的靈種氣息,畢竟煞目乃是上古的一位傳說的人物的眼睛,所以天生就具有靈性,我現在也只有這樣的辦法了,不然我們就算將白瞳從他的體內抽取出來了,也不是完整的白瞳了。”

“那這樣對王明有什麼影響。”

如果因爲我們這樣抽取白瞳對王明造成了嚴重的傷害的話,我打死也不會做。

這種事情有損陰德,對修行不利。

“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只是白瞳離開他的身體之中後,他的神奇力量就沒有了,泯然衆人矣!”

我點點頭,這一點我還是能夠接受的,原本這都是外來之力,而且王明佔有了十幾年,現在也是該物歸原主的時候了。

看到我點頭,小青那雙蛇眼瞬間閃爍出一道青色的光芒,頃刻之間,眼前的王明渾身便被包裹住了一股青光,然後緩緩的漂浮而起,盤膝而坐。

“現在你將他的三魂七魄抽取出來吧,我怕待會兒我的內丹飛入他身體之中的時候傷害他到了他的三魂七魄,那就麻煩了。”

我一步上前,從揹包裏掏出一張引魂符瞬間,然後圍繞着王明的頭頂轉了一圈,隨後掏出了一個小瓷瓶,對着王明的眉心一點,頓時便將他的三魂七魄從他的身體之中引了出來,這會兒王明的三魂七魄也是昏昏沉沉,我將王明的三魂七魄裝進了這個小瓷瓶裏,然後封好。

這會兒我便看到了小青一尾便將王明纏住並將王明直接倒立懸空起來。

這才張大嘴巴,然後在小青的嘴裏出現了一個青色的小圓球,大約大母豬大小,緩緩的這拇指大小耳朵圓球便朝着王明的嘴裏鑽去,站在一邊,我看到了整個引靈的過程,小青的內丹飛入王明身體的瞬間,頓時王明整個身體都開始縮成一團,而且是越縮越緊,這個過程足足十分鐘,十分鐘之後小青的內丹緩緩的飛出,在空中打了一個轉,便飛入了它的嘴裏。

躺下的王明的身上突然閃爍着一道白光,最後緩緩的從王明的口中飛出。

一顆眼珠子,雪白晶瑩,緩緩的從王明的嘴中緩緩的飛起,然後落入了我的手上。

看着手上那雪白晶瑩的眼珠,頓時便感覺這顆雪白晶瑩的眼珠有着神奇的魔力。

“這個就是完整的白瞳了,現在你將三魂七魄放回他的身體,我們也該走了!”

我點點頭,看着那躺在牀上臉色蒼白的王明長長嘆了一口氣,然後緩緩打開瓷瓶,

然後飛快的將一枚浸了硃砂的銅錢抵在王明的眉心,然後隨機念動咒語,三魂七魄一點點的飛入了他的身軀之中,我咬破中指,一點精血點在了銅錢的中心。

“合!”

三分鐘之後,王明那慘白的臉色緩緩的變得正常,呼吸也是勻淨起來了,我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轉身站在了小青的身上,緊緊的抱着他冰冷的脖子,瞬間便從那高高的窗臺之上飛竄而下,消失在了這個街角。

我並沒有回陰間公寓,因爲到公司的時候已經是早上的五點了,夏日的天亮的比較早,我便沒有再跟着小青回陰間公寓,小青走的時候告訴我,讓我有空就回去一趟,柳先生找我有點事情,說完便消失在了昏黃的鬼路之上了。

一個人漫步在黎明前的黑夜,我的心中想到了很多事情,自己的身邊一個個人的改變,張亮蕭子卓的變化,如今恐怕經過了這件事之後,王興建也是會重新的認識這個世界。

我回到公司將東西放好,呆爺還躺在牀上呼呼大睡。我看着他的手上依舊拿着一張未完成的圖紙,我苦笑一聲,轉身小心的將門帶上,沿着長長的街道走到學校,宿舍的門六點的時候也是已經打開了,我回到寢室的時候,寢室一片打鼾聲,不過就在我剛剛走回寢室,老王便猛然坐起,把我都嚇了一跳。

“老楊,你回來了!”

我點點頭,看着眼前一臉愁容的王興建,不禁笑道:“怎麼了,老王,不會你真的被嚇到了吧?”

王興建毫不隱瞞的點點頭然後苦笑了一聲道:“老楊,你老實告訴我,你今晚是不是去捉鬼去了?”

我眉頭微皺,半天我肯定的點點頭。

王興建也是點點頭,然後從牀上下來,搬了一個椅子坐在我的面前道:“老王,那你給我說說。”

我微微點頭,並不想隱瞞什麼,因爲對於老王來說,之前是可能一時之間難以接受,但是隻要想通了便會接受這個現實,畢竟對於一個寫靈異小說的遇到了鬼就立馬恐懼,就有種葉公好龍的味道。

隨後我便將這件事的前因後果都給他說清楚,包括圖書館女鬼的故事,但是最後我沒有說小青因爲急着找我幫忙而直接秒了女鬼的事情,而是說成最後女鬼在我的勸說之下放下了報仇,從而超脫投胎。

老王一臉的深沉,然後站起走到窗戶,長長的吐出一口氣,轉過身道:“你帶我入門如何?”

坐在那裏,看着那依舊有些暮白的天,我緩緩笑了起來。

(本章完) 我並沒有打算將老王也帶到這個圈子,一個張亮已經夠了,畢竟張亮身上的情況還不明朗,所以我準備先讓他幫忙收集陰魂,至於其他的事情我暫時都還沒有想過,想着等今晚便帶着張亮進入陰間公寓,將他交給柳先生,跟着小青一起幫我收集陰德。

可總是事與願違,中午的時候我接到了呆爺的電話,說是就在剛剛成都周圍一個叫做龍井村的地方有屍體從棺材裏跑了出來,暫時情況還不是很清楚,總之讓我趕快趕過去。

八兩叔之前說了這一個月內巴蜀所有的業務都讓我一個人接了,這還只是不過四五天裏,就已經是每天都不間斷。

我掏出手機看了一眼今天的日子,距離我的命劫還有二十幾天,我不禁苦笑一聲,當即帶着一直要跟着我的張亮離開了學校趕往公司,來到公司之後呆爺早已經爲我準備好了“傢伙”,還說這次務必要小心,白天詐屍,情況似乎有點嚴重。

我點點頭,對付殭屍在我心中而言,比對付鬼更有信心。

帶着張亮我們直接打了一輛的士,的士知道我們要去龍井村,當即笑的合不攏嘴,這可是算是一個長途,我們坐了接近兩個小時,纔到龍井村,的士笑呵呵收了錢便返程了,我則是走在前面望着眼前的龍井村,看樣子並沒有什麼異樣,可是就在我走進龍井村的時候,便看到了一個慌慌張張跑出村子的老頭兒。

“老伯,你怎麼了?”

由於走的匆忙,我都還沒有來得及將這個消息告訴張亮,所以張亮暫時並不知情。

“你們還敢進村,上午的時候那老羅家死了幾天的男人,突然從棺材裏爬出來跑了,嚇得現在整個村子人都是人心惶惶的。”

“啥,死人從棺材裏爬出來跑了?”

張亮的臉色頓時凝重起來,朝着我看來。

“走吧,沒你想的那麼嚴重!”

其實我的心中也沒底。

由於前幾天學校的人都在忙着考試,有些專業的學生已經開始離開學校了,而我們寢室的幾個也是準備再逗留一兩天便回家去過暑假了,所以我這次只是叫上了張亮,這其實和張亮身體突然的變化有着很大的關係,而對於學習考試,我現在基本已經放棄了。

張亮跟在我的後面道:“老楊,你說這次有是個什麼東西,不會和上次一樣,又是個殭屍吧!”

我轉身笑了一聲道:“怎麼你怕了,你現在渾身蠻力,殭屍都不一定受得起你一拳,你多輪幾拳頭殭屍還不都跟着完蛋。”

張亮聽到我的話,點點頭。隨即道:“其實

上次我慫了,我應該和殭屍對着幹的,這次我一定要打爆一個殭屍,方顯我男兒本色!”

我沒有說話,有張亮這樣一個打手,對付殭屍我的確輕鬆了許多,當然現在這只是我的一個設想。

沿着入村的路走到了大約十分鐘的樣子,我們來到了村長家,村長是一箇中年男人,五大三粗,一看就是有股子力氣的莊稼漢子。

村長一看到我們來了,連忙上前問好,然後也不含糊,直接將事情給我講述了一遍。

這件事是這樣的。

村子裏前幾天老羅家的男人在成都的建築工地上上班,因爲他做的是外架,不小心安全帶出現了問題,從外加上滾下來便摔死了,死了之後村裏的人也爲他家討回了公道,賠了一筆錢,便請了一個風水先生來做做法事,誰知道這個風水先生說這個老羅死的時候是被怨鬼纏身,所以不能就這樣草草的入土,必須要做場法事,而且需要將棺材在露天的墓穴裏停放七天,七天之後才能填土。

而當我問起這個風水先生是個什麼樣子的時候,這個村長說是他女兒從外面請的一個風水先生,聽說特別的有本事,叫做木道人。當聽到木道人的時候,我的心中頓時一震,看來木道人真的又出來活動了,不是說好在我命劫之前都不會爲難於我嗎,難道那王乾又有什麼預謀不成。

變身極品小師妹 一想到這裏,我的心中便頓時警惕起來了,在金城的木道人雖然並沒有明着和我們交手,但是離開了金城,而且現在地葬之棺在我的手上的情況下,木道人開始算計也不無可能。

村長接着道:“就在上午的時候,就在我帶着幾個人去準備將老羅埋了的時候,誰曾想到我們還沒有走到墳墓的時候,便看到了老羅竟然直接從那棺材之中跑了出來,當時我們都沒敢動,那個時候估摸着是快要到中午的時候,總之太陽直接照在他的身上,我們當時都被嚇着了,不敢擡頭看,等我們再一次擡頭看的時候,老羅卻不見了。”

“老羅當時死了可是經過法醫鑑定的,而且就算沒死,老羅從回來到停屍七天,也是足足十幾天了,絕對不可能還活着,所以當時我就想,可能老羅是變……殭屍了!”說到最後三個字的時候,格外的小聲。

在聽村長說的我就已經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了,只是現在還不能確定是變成了哪種殭屍,殭屍分爲很多種,最普遍的由低到高分類便是紅毛殭屍、白毛殭屍、飛天殭屍、無毛殭屍……再上便是屍王,屍王的分類我暫時並不知曉。

而聽到村長這麼一說我便感覺這個殭屍恐怕極有可能就是木道人練就的一個

殭屍,畢竟木道人最喜歡的便是幹這些勾當。

不過他既然佈下了這個殭屍,就說明今天木道人也會出現,很有可能木道人就在這個村子的某一個地方,而那個殭屍一離開棺材便去尋他去了。

“村長,也就是說,這個你口中的老羅死了十幾天,然後又從棺材裏爬出來跑了?”

張亮站在我的身邊,突然來了一句。

村長點點頭。

張亮頓時臉色大變,然後看着我道:“楊哥,這看來絕逼就是一個殭屍呀,現在怎麼辦,我也沒聽說過殭屍白天還能隨便亂跑的吧。”

張亮說的問題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

“村長,這個老羅是多久死的,還有木道人是多久給他施法的?”

村長一聽連忙沉思了一會兒,給我說到,我當時心中猛地一顫。

“不好,這恐怕是一具陽煞殭屍!”

張亮一摸腦袋問道:“楊哥,什麼叫做陽煞殭屍?”

一邊的村長也是一臉驚訝的看着我。

“陽煞殭屍便是一個火氣非常大的人在陽時死亡,然後又在陽時做法最後七日之後變煞的,便稱之爲陽煞殭屍,這種殭屍不畏懼陽光,在白天和人一般的行動,反倒是在夜晚裏行動有些遲緩了。”

村長一聽頓時臉色大變道:“那你說這個老羅頭會不會出去亂咬人。”

對於被殭屍咬了就會變殭屍的說法從結果上並沒有什麼錯,但並不是所有的殭屍咬了被咬中的人都會變殭屍,而且這個變化成殭屍還需要一個時間,這個時間便稱之爲屍變。

就在這時突然村長家的門被直接推開了,一個一臉驚慌的男子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跑到了村長的家中。

“村長,不好了,不好了……”

村長連忙站起身上前幾步道:“張大牛,怎麼了?慌慌張張的,你家女人額被人上了不成!”

“村長,比,比這,這還要嚴重,牛小四被,被老羅頭咬了!”

這個被村長稱作張大牛的人渾身顫抖不止,說話都不利索了,那張臉已經嚇得慘白,三魂已去一魂了。

“啥?老羅頭跑牛小四家去幹什麼,走,走……”

說話之間我們三人便跟着這個早已嚇得魂不守舍的張大牛一路便來到了牛小四的家中,可是這會兒那裏有個老羅頭。

我們一進門便看到了那早已被洗成了乾屍的牛小四攤在屋子的中央,地上還留了幾點血跡,我一眼便看到了那被吸乾了血的牛小四手裏攥着一團白晃晃的毛髮和幾顆閃光的金牙。

(本章完) “我擦,張大牛,你們?”

村長一臉的憤怒,上前幾步,將那乾枯手掌上的金牙抓在手上之後,然後攤開放在張大牛的眼前罵道:“這金牙是老羅頭口裏的,怎麼會在牛小四的手上,是不是你們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

據村長說張大牛和牛小四在村裏便是屬於那種偷雞摸狗的角色,所以村子裏的人都不待見,久而久之這兩個人便鑽一塊兒了,整日遊手好閒,不務正業。

“就是因爲你們,老羅頭心中怨氣難平,這才從棺材裏蹦出來,死不瞑目,難怪那老羅頭一出來一箇中午都沒有去找別人,專門來找你們兩個!”

張大牛一看到那金牙,頓時臉色大變,在加上被村長一說當即嚇得雙腿發軟,砰地一聲跪在了地上。

“你們究竟做了什麼,不從實招來,神仙都救不了你,楊大師在這裏,你的命現在就掌握在他的手上,牛小四的下場你看到了吧下一個就是你!”

說話之間村長看了一眼早已被吸乾的牛小四也是眉頭緊皺。

幸虧這個村子裏這些人都服村長管,所以儘管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也沒有傳播出去,最多就是在村子裏議論紛紛,而且這會兒這個事情我們是第一個到來的,也沒有將牛小四變成了乾屍的消息傳出去,所以村中的人基本上還能穩定情緒,畢竟這樣的事情誰都不想發生,如今成都周邊的這些村子都在爭取政府的新一波新農村建設的名額,所以這樣的事情要是傳出去的話,影響到的每一個人的切身利益,現在的人都懂,自然消息被村子裏的人捂得嚴嚴實實。

張大牛被村長這麼一嚇,又是渾身一顫,估計之前也是親眼看到了殭屍咬人,魂兒都被嚇跑了,自然一聽到下一個要咬自己早已被嚇得不輕了。

“楊大師,你可一定得救救我,救救我呀!”

我一聽,看來這件事還有可能真的是這兩個人從中搗亂,破壞了木道人的什麼計劃,最後導致了這場變故。

“你詳細說來,不然的話,神仙難救!”

張大牛點頭如搗蒜,滿臉的汗水。

估計之前是出於本能的逃命,這會兒看到牛小四的下場再聽到了村長的話,那種後怕才瞬間涌上來。

“前幾天,前幾天……不,就是昨天,昨天的晚上,我和牛小四喝酒從村東頭回來,老羅頭口裏有五顆金牙的事情,我們全村都知道,誰沒想打這幾顆金牙的主意

,昨天晚上我和牛小四乘酒勁兒上來便,便尋思着搞點額外收入!”

“額外收入就是去死人墳裏掏,你們兩個損陰德的,昨年王老爺子的墳也是你們兩個人掏得了?”

張大牛在這樣的陣勢之下,連忙點頭承認,然後緩緩的笑了一聲道:“村長,話也不能這麼說吧,我們這不也被逼得沒有辦法嗎,王老爺子的墳我們掏了可是埋好了的。”

我聽了不禁一陣汗顏,感情這個張大牛還是一個慣犯。

“說重點!”

不想聽他胡扯,我冷冷說了一句。

張大牛連忙點頭,然後道:“昨晚天上也有點月亮,我和牛小四兩個人尋思着這個點兒應該沒有人看着那老羅頭的屍體了吧。”因爲老羅頭的家人每天都會有人守着棺木,也只有晚上纔會空檔。

“起初我還有些不敢,牛小四又把手裏的酒給我灌了一口,我昏昏沉沉的便和牛小四來到了老羅頭的棺材旁邊,當時我也沒有看清楚,牛小四手上就如變戲法一般的多出了一個撬棍,因爲老羅頭家的棺材是用長釘子釘死的,我們兩個換着將棺材蓋子撬開的時候已經累得是大汗淋漓了,接着夜風我們的酒也是醒了一半,這會兒牛小四已經將那棺材蓋子推開了,那會兒我真的心虛,因爲我看到的老羅頭渾身都是紅白相間的毛,看着就絕對的嚇人,所以當時我一把拉住牛小四然後蓋上棺材說,我們不幹了,我總感覺心中瘮的慌,但是牛小四推開我,還罵我傻逼,說讓我不幹就滾遠點,然後有一個人將棺材蓋子打開了。”

“我沒辦法,只有跟着他幹,我們兩個將老羅頭從棺材裏拖出來,老羅頭當時重的我們兩個人差點沒有擡起,我們將老羅頭擺在地上,然後現在他的身上搜了一遍,沒什麼值錢的東西,我們還以爲被人捷足先登了,最後一般開嘴巴纔看到那口裏的五顆金牙安然無恙的長在他的口裏。”

“你們真是不叫人,老羅頭生前和你們有仇?”

村長聽到這裏氣不打一出來,掄起旁邊的掃帚頭子便朝着張大牛打去。

張大牛舉起雙手躲閃道:“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好了,我來問你,你們將老羅頭從棺材裏搬出來的時候有沒有感到什麼異樣沒,或者老羅頭身體或者躺着的周圍有沒有其他什麼東西。”

我越發覺得這件事似乎是木道人沒有想到的,而一般木道人佈局的屍體都是邪惡之物,這次

這個屍體發生了意外,雖然有可能偏離了木道人的安排,但是究竟變成了什麼樣子,在沒有正面遇到的時候,誰也不知道。

“其他的東西,就是我感覺老羅頭的身體溼漉漉的,額,就是他的額頭上有一張符,不過牛小四說看着有些心慌,便將那張黃符直接扯了扔了。”

“接着說!”

“我們將老羅頭擡出來的時候,老羅頭的臉上長滿了紅白相間的毛髮,當時我還感覺奇怪,而且我看老羅頭的身上的肉都沒有腐爛,只是皮膚有些發乾。以前我聽過老一輩的人說過人死了要是屍體不爛的話,就會變殭屍,我一想起當時就怕,但是牛小四說現在什麼社會了,還信那些,還直接抓着老羅頭那毛髮便扯了幾把,最後連皮肉都扯掉了。接着我們便開始拔牙,我們想了半天,最後用撬棍直接將五顆牙齒完全的敲掉了。”

“真是喪盡天良,真是活該被殭屍咬!”

張亮在一邊聽着怒喝一聲。

“後來我們分了金牙,因爲我猶豫過,所以只分到了兩顆,而其餘的三顆便被牛小四裝進了兜裏,然後我們又將老羅頭擡着扔回了棺材,將棺材蓋子蓋上,才長長的送了一口氣,可是誰曾想到,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們剛睡醒起來,合計着去城裏將這五顆金牙賣了好好逍遙一下,沒想到……楊大師,你可一定要救我呀,我還不想死,不想死呀……”

說話之間張大牛對着我不斷的磕頭。

“起來吧,死人的便宜也你也敢佔,真是不知死活。”

我上前一步,將牛小四那乾枯手掌之中的白色的毛髮捻起來,在鼻息之間微微一嗅,頃刻之間我的心中猛地一沉。

這絕對便是那個殭屍身上的毛髮,從這毛髮判斷,這個殭屍竟然已經達到了白毛殭屍的層次了,在加上是陽煞屍,不好對付呀。

與此同時我還看到了那被吸乾了牛小四一雙眼睛竟然開始泛紅,身上那原本乾癟的皮膚竟然也在一點點的開始變得飽滿起來。

張亮這會兒也是走到了我的面前,看着眼前的牛小四眉頭皺着道:“楊哥,你實話告訴我,這個殭屍究竟是個什麼品種,我們以前見到的過的殭屍可都沒見過長毛的呀,而且這個牛小四被殭屍要了,會不會像電視裏那樣變成殭屍呀!”

我點點頭,然後一指頭點在了牛小四的眉心,卻是沒有想到牛小四的雙目豁然睜開。

“快閃開!”

(本章完) 我萬萬沒有想到就在我想要定住牛小四的時候,他的身軀瞬間動了,一動便直接逃脫了我的手指,然後朝着跪在地上的張大牛而去。

我身子一閃,一步踏出,一掌便落在了牛小四的身上,將他直接轟出了門外。

“到我的身後來!”

我站在最前面,村長和張大牛這會兒都是嚇得渾身顫抖,張大牛最爲厲害,已經站不穩,要不是村長扶住估計整個人都會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楊大師,這牛小四,是……變成殭屍了?”

村長聲音有些顫抖。

我點點頭,然後從背後的揹包裏掏出了兩張黃符將他纏在了我的手掌之上。

“你們退後,我先將這個小殭屍收拾了在去找那老羅頭,要是天黑之前老羅頭找不到張大牛的話,恐怕就會大開殺戒了!”

這是我的感覺,同樣去也覺得這似乎一定會發生,但是現在首先要將牛小四徹底抹殺,這個牛小四剛剛變成殭屍,根本就是個渣。

我一步踏出,一指點出,朝着那站在我身前的牛小四點殺而去。

嗤嗤嗤!

牛小四身子飛快的躲閃,大叫,但是都無濟於事,在我的鎖魂符籠罩之下一股股的屍氣瞬間被我鎖定,牛小四這樣的新晉殭屍根本就瞬間被震懾,被我一指點在了眉心,瞬間我手上的黃符化作了一團火焰,那火焰幾乎在剎那之間將牛小四完全的包裹住,牛小四的整個身體瞬間噼裏啪啦的燃了起來,他的身體之中因爲有屍氣的存在,所以在引火符和鎖魂符的籠罩之下,完全就只有死路一條。

身後的三人看到眼前的牛小四在熊熊火焰之中一點點的倒下了,都是一臉的震驚。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