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而這時候的李韜,身上有非常多的傷痕,估計是剛纔和張垚玩sm,比較劇烈的原因。

再然後就是我衝進了房間抓李韜的鏡頭。

醫手遮天:農女世子妃 “你妹的。”我放下了dv,對侯小帥說:張垚瘋了,他要殺了所有愛過他的人,你就是其中一個。

“我開頭不知道,現在知道了。”侯小帥故意裝得很酷的樣子,說:張垚是個很邪性的人,我以前很欣賞他……現在……我更欣賞他了……他什麼都敢幹!

“他乾的是殺人的勾當。”我對侯小帥說。

侯小帥說:是的,我知道,殺人就該償命,所以你們去抓張垚吧,我絕對不會通風報信的……但是,這依然不妨礙我……欣賞他。

我感覺侯小帥的內心比外表還要剛強,觀念也是非常剛烈的,聽她這句話,我想起了曾經港片裏幾乎爛大街的話:“我不喜歡你的言論,但是,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行,比爺們還爺們。”我給侯小帥豎起了大拇指,帶上大金牙和塗鴉離開:候老闆,你的dv,我先借用兩天,一定還你。

“小事。”侯小帥頹廢的坐在了椅子上,點了一根菸,極其緩慢的吐出了一個菸圈,煙慢慢的瀰漫在空氣裏,照得她那張臉,忽隱忽現。

“你有什麼話,讓我轉告給張垚的嗎?”我多問了一句,因爲我有絕對的把握,抓到張垚。

侯小帥笑了笑,只說了一句:你們抓到他的時候,下手狠一點,一下就解決了他吧,讓他少受一些痛苦。

我嘆了口氣:老實說,我的僱主經歷的痛苦,不比張垚小。

“那我無話可說,你看着辦吧。”侯小帥揮了揮手,兩行清淚,從眼角處滑落了下來。她眷戀,梨花淚,靜化紅妝爲誰歸,徒留依人,徐徐憔悴!

我搖搖頭,出了紋身室,在我看來,侯小帥有一身的毛病,包括吸大麻,但這女人,真的愛一個人。

愛他的可取,恨他的可悲。

欲留他的人,卻又大義滅了他的傾城罪。

侯小帥,是個好女人,可惜遭在了張垚這個變態的手上。

我們仨離開了紋身館,開車回了別墅。

律師小姐你別跑 別墅裏,蘇河見到我,第一句話就是:李哥,那人,找到了嗎?

“現在可以該你出動了。”我把錄像帶和dv,都給了蘇河。

蘇河看過了兩盤錄像帶,也徹底明白夏珊珊和張垚之間的關係了,他惡狠狠的一拍桌子:那個男人現在在哪兒?

“我剛抓他,沒抓到。”我跟蘇河說。

蘇河回頭橫了我一眼:打草驚蛇,還怎麼抓?

“能抓。”我跟蘇河說:你別忘記了,張垚說過,他要殺掉所有愛過他的人,現在他只殺了……夏珊珊和李韜,還有四個人沒死呢!

“恩?你讓我找人看住那四個人,然後等魚上鉤?”蘇河經歷了巨大的打擊,整個人變得殺氣騰騰,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是的。”我跟蘇河說。

蘇河的眼神中,流露出一分哀求:李哥,我知道你做事情講理,那講道理,張垚把我害得這麼慘,我找黑幫介入,算不算不講究?

“不算!”我斬釘截鐵的說。

對於張垚這樣的人,動用惡狗抓住他,也沒任何問題,更別說黑社會了。

“那好,我現在就去聯繫人,錢我馬上就給你。”蘇河說着已經掏出了電話。

我一把按住了蘇河的電話,說:但是……我要跟你們一起去。

侯小帥讓我答應她,抓到張垚的時候,給他一個痛快,但是,我沒有答應,因爲我知道蘇河不會善罷甘休的,我也沒權利要求蘇河善罷甘休,畢竟他女朋友夏珊珊是活生生死在棺材裏面的,太痛苦。

現在,我跟着一起去,也算給侯小帥一個交代,我做事,得講理。

“可以,你可以跟我一起去。”蘇河很爽快的就點頭同意了,他挺相信我這個人的。

我這才把手放開,其實我要去抓張垚,我還有另外一個原因,我在dv裏,聽到張垚跟李韜說——不管怎麼樣,愛過我的人都要死,所以我纔要殺你們。

我感覺張垚殺人這件事,似乎有別的隱情?

反正總歸是有點不正常的,我得當面問個明白。

蘇河去喊人,我、大金牙、塗鴉三人都坐在沙發上玩手機。

餘胖子提醒我,說待會要來個大人物,讓我們說話都注意點。

“什麼人物?不就是個黑幫的人麼?”大金牙見慣了大場面,寵辱不驚。

餘胖子卻說:你們以爲是普通的黑幫?待會來的人,是福清幫的人!

“福清幫,又是個啥幫會?”大金牙沒來過南方,有點搞不明白,其實我也搞不明白,福清幫是什麼幫?

塗鴉是福州本地人,他說福清幫是整個福建,最出名的黑幫。

“是嗎?”我有點不相信,這麼大的幫會,怎麼也沒聽說過?

聽我和大金牙不相信,餘胖子開始給我們孜孜不倦的普及了,他說福清幫其實名聲最響的地方,不是福建,也不是福州,更不在中國,福清幫最出名的,是在日本!

“牆裏開花牆外香?”我問。

“可以這麼說吧,國外十大幫派裏面,永遠少不了福清幫。”餘胖子說:日本山口組知道不?

“知道啊,那是日本最有名的黑幫嘛。”我要是不知道日本山口組,都不敢說自己是天天上網的現代人了。

餘胖子說:日本山口組的某代領袖,曾因爲得罪了華人,被福清幫找人暗殺了。

“這麼虎逼?”我聽餘胖子這麼一介紹,頓時對福清幫感興趣了,只要敢幹山口組的,都是好中國爺們。

“那是必須的,再給你們說件事。”餘胖子又說:2008年的時候,咱們中國奧運聖火傳播到了日本,日本那邊有反華組織,打算蓄意破壞咱們北京奧運會的聖火傳播,你知道當時福清幫知道了,是怎麼幫忙的不? “咋幫忙的?”我問餘胖子,難道是直接找人,搞死那幫反華組織?

“切,那樣能展現出我們華夏兒女的熱血嗎?”餘胖子對我的答案很鄙視,他說當時福清幫出動了好幾千個幫衆,把聖火宣傳的隊伍,圍了個嚴嚴實實。

他們那些黑幫分子,跟着咱們宣傳聖火的隊伍,一起前行。

他們用血肉之軀告訴所有人日本反華組織:要開炮,衝我來,老子拿身體給你擋住!

“尿性。”大金牙直接豎起了一根大拇指。

他剛說完,門口傳來一陣蒼老的聲音:別的不敢說,我們福清幫的漢子,各個尿性,咱們移民到日本去的華人,誰要是遭受到不公平的待遇,直接找我們福清幫。

我望向門那邊,那站着一位提留着水煙壺的老頭子。

老頭子很瘦弱,枯瘦如柴,那提着水煙壺的右手,小臂就像一根乾癟的枝條。

不過他的精神頭非常好,尤其是那雙眼睛,特別有神。

“誰是?聽蘇小子說,這兒有個?”老頭子慢條斯理的說。

我站起身,衝老者點點頭,說我就是。

老頭子打量了我一陣,又點頭,憨笑着說:不錯,不錯,早就聽說過江湖九門是個缺門,今天見着了,今生又少了一分遺憾。

缺門的人是幹這一門的人少,我們招陰人總共就兩家,當然算九門裏的缺門了。

“老爺子言過其實了,在下李善水,承蒙爺爺福廕,世襲了一個招陰人的名頭,其實水平不高,能耐有限,得周圍的朋友捧,混口飯吃。”我抱拳打了個哈哈。

“哈哈!”老頭子聽我這話樂了,說你小子年紀不大,說話倒是得體,他坐我邊上,把水煙壺遞給我:你也抽一口?

“行。”我接過了老頭子的水煙壺,也沒嫌棄水煙壺的嘴老頭用過,直接對着嘬了一口。

老頭見我直接就抽,有點不高興:你說話這麼得體,咋辦事不得體啊?我剛用過的,你也用,不愛乾淨嘛!

我一揚手:都是江湖上行走的好漢,哪兒那麼多的規矩!

“好!好小子,我喜歡。”老頭又給我豎了個大拇指:老頭叫林武海,福清幫福州龍虎堂的門主,若我老頭這輩子還有機會去一趟東北,自然要上你們的門上拜個帖子,好好跟你們……嘮嘮嗑。

他“嘮嘮嗑”三個字是故意用東北腔說的,帶着一絲生澀,挺好玩,周圍人都哈哈大笑。

我倒是覺得這老頭,挺有趣的,對人也彬彬有禮,只是看餘胖子的臉色,特別蒼白,不知道爲什麼。

“那就等着老爺子光臨寒舍了。”我抱了個拳。

“好說,好說。”林武海又抽了一口水煙。

神寵進化系統 這時,蘇河過來了,他一過來,對林武海很激動的說:林爺爺,我要給夏珊珊報仇,珊珊死得太慘了,你一定要幫我抓住那個狗孃養的。

林武海稍稍偏頭,瞪了蘇河一眼,罵道:着急個什麼?腦袋掉了也就個碗大的疤,一點破事瞎嚷嚷,我告訴你,男人做事要冷靜,要像他一樣,冷靜。

林武海指了指我。

蘇河連忙道歉。

林武海直接起身,說:別在這兒說,跟我來。

說完,林武海帶着蘇河上了樓。

等林武海一走,我用手肘捅了捅餘胖子,問:餘胖子,你剛纔臉白什麼?

“白什麼?水子,你是不知道,你知道林武海叫啥不?”

我說不知道啊!

“他叫林刀把子,意思就是他的脾氣,和刀子一樣狠辣,別看他慈眉善目的,這人下手,狠着呢!我來福建,就聽人介紹過他了。”餘胖子說。

我舔了舔舌尖,說沒事,不就下手狠嗎?別惹他就是了。

“也是。”餘胖子附和到。

大概十幾分鍾後,林武海下了樓,他走到門口,跟我們抱拳:幾位朋友,老林身體虛,現在得回家休息休息了,不能久賠,得罪,得罪。

“慢走,慢走。”我也跟林武海抱拳。

想來林武海已經和蘇河商量好了,如何去逮張垚。

我管他呢!

我一個人下午躺在沙發上,一直想一個問題——就是那張垚到底爲什麼要殺愛過他的人?爲什麼愛過他的人都一定要死呢?

難道僅僅是因爲張垚是變態?

不對,我看dv裏,張垚沒人性是肯定的,但要說變態,還真沒到那種級別。

而且張垚似乎也沒把他自己的命當一回事,在紋身室裏殺了李韜,這很難逃過警方的追捕吧?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他把自己和愛過他的人性命都不顧呢?

我一時間,想起了我爺爺說過的話:這世界上的事兒啊,件件藏着冤屈!

整個下午,我除了想這事,姑射仙子陳奕兒也跟我打過電話,說已經找到那個陰山道士——虛空道人的蹤跡了,想來用不了多久,就能夠完全找出他的準確位置了。

總裁老公太過分 我給陳奕兒說了一聲謝謝,說到了廣州,請她吃巧克力火鍋。

黃馨也給我發了一條消息,說想見見我。

我回了一條消息:我也想見見你。

可惜黃馨再也沒給我回消息,都說男人的心思是一個作業本的厚度,女人的心思是一套四庫全書的容量,這話一點都不假,真心不好猜。

我也給黃馨回了電話,可她都不接。

“算了,先處理好這裏的事吧,快點處理完,快點回廣州,四十八天之期,越來越近了。”我想了一陣,覺得頭疼,直接睡着了。

一直睡到了晚上,大金牙喊我吃飯,我還沒扒拉兩口飯呢,結果蘇河接了個電話之後,讓我們跟他出門,他說林武海那邊抓到了張垚。

“真抓到了嗎?”我直接把碗一推,和大金牙、塗鴉、蘇河三人,一塊出了門。

車上,蘇河說福清幫那邊給了消息,說張垚剛纔剛剛殺了一個叫黃雲聰的人。

黃雲聰也是張垚的男炮友,被一刀捅在了心臟。

聽說張垚下刀特別很,刀子捅進去不說,還狠狠的扭轉了一下,整個心臟,都被扭碎了。

“這麼殘忍?”我問蘇河。

蘇河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大金牙和身後的餘胖子一眼,說:李哥,我有件事得給你說,張垚這次,不光是我要整他,林武海老爺子,也得整他!你要有個心理準備。

“咋了?蘇老弟,那林武海和張垚,有仇?”

“大了去了,他和張垚的仇,不比我對張垚的仇小,這事你們可千萬別跟別人說,都是得罪人的事。”

我點點頭,讓蘇河說說看,以免到了現場,沒個心理準備,得罪了林武海。

蘇河說:我告訴你,林武海…… 當唐易醒來后已經是過去三天了,此時陪伴她的母親已經從唐易的視線消失了,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現在照顧唐易的是三個侍女,每天都給唐易喂著味道奇怪的葯糊。每次吃完這些葯糊之後自己的身體就會產生一股暖意流淌到身體的四肢百骸。

之前因為出生的緣故沒有理會自己沒有理會自己身體的變化,那時候唐易明顯感受到自己的大腦和眼睛有明顯的絲涼感。

唐易發現自己眼睛的變化,現在的她可以看到很多東西,比如氣息,魂力,脆弱點等等。牆壁不能阻止她的視線,躺在床上的唐易歪過頭看向外面,她可以清楚的看見在殺戮之都的中央凝聚了整座城市的殺戮氣息!

『好恐怖的殺氣,就像是一座山向自己壓過來一樣。』正在唐易感慨的時候,她的眼睛傳來了疲勞的信息,接下去唐易就緩緩地睡下了。

殺戮宮殿

唐晨坐在主位上看著下面兩排下跪的人說道:「那女人的事處理好了?」

「王,已經處理好了從此這世上再也沒有這個人了。」

「嗯,做的不錯。我去看看我的女兒,後面的事務你們來處理。」說完大手一揮就向唐易所在的閣樓走去。

侍女看到唐晨的到來趕忙向他行禮道:「王,公主正在午睡。」

沒有理會這個侍女,唐晨直接來到唐易的床邊將她抱了起來。還沒等他說話,唐易忽然就發出了一陣光芒,待到光芒萬丈熄滅後唐晨看見一把銀色小劍正在嬰兒的身旁潛伏著。

「這~武魂覺醒!怎麼可能!」這一幕著實讓唐晨嚇了一跳,沒有其他人引導的情況下自身覺醒武魂,這種事唐晨從沒有見過。

唐晨下意識地將自己的手放在母嬰胸口,想要測試唐易的魂力。

「二十二級的魂力!」唐晨測是好幾次才確認自己沒有弄錯,這個女嬰的身上真的是確確實實二十二級左右的魂力!

「你們都退下吧!」唐晨將侍女通通趕走,房間里只剩下兩人大眼瞪小眼。

…………

「今天的任務已經做好了?」唐晨觀看殺戮競技場回來的路上被一個小身影擋住了。

來人這是唐易,如今的她已經兩歲了,唐晨給他安排了一些的訓練,每天做完任務后就可以休息。

「已經完成了,有些事我想問問。」唐易揉著自己臉上的血痕說道。

「說。」唐晨惜字如金。

「我想要個名字。能告訴我你姓什麼嗎?」唐易想知道在唐晨眼裡自己的分量,他對自己到底是怎樣的態度?每天訓練自己是為了什麼?或者說他對自己有沒有殺意?順便也看看這位殺戮之王對於以前的記憶還記得多少。

唐晨沉默了,看著眼前的小女娃回想著自己以前的故事。結果都沒有想起來多少,頭還越來越疼。接著出現了一些模糊的畫面,可是自己全都看不懂,猛的搖了搖頭讓這些畫面全都消散。

然後唐晨扶著自己的額頭說道:「我姓唐,你自己取一個容易點的名字,別讓我記不住。」

「容易點……那我就叫唐易吧!」唐易的

「就這樣吧。」再也沒看唐易一眼唐晨就拂袖而去。

等到唐晨走遠後唐易吐了口血,眼中也流出了血淚。

果然還是不行啊!原著里唐晨是在瀕死的時候迴光返照才回復神智,而自己只不過憑藉靈魂強大想著在唐晨沒有反抗的時候入侵他的意識海,想要讓他恢復神智。現在看起來這個想法有多可笑。

迷失心智的唐晨的確沒有發現自己做的小手段,但是他沒有意識的防護也不是自己可以突破的。

擦了擦嘴角的血唐易轉身離去,如果自己沒有猜錯的話這個唐晨應該是想要把自己培養成自己的收下。

不行!一定不能這樣!自己的命運一定要自己來決定!我來到這個世界一定不會是過來給人當打手的!

…………

時間回到現在,泡在葯桶里的唐易捏著自己的晴明穴,現在的自己還是沒能改變狀況。

感受到自己大腦的絲涼感還沒有退卻,唐易就是一陣苦笑。一開始唐易以為只是大腦的發生了一些改變,結果當她有一天進去意識海之後才發現她大腦的異樣只是表面現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