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耳邊是山呼海嘯,紫幽的聲音早已經被這片轟然巨響遮蓋了。

但是,卻依舊能聽到蚌殼之內,嬌龍在用鼻音低聲啜泣的聲音。這個聲音感染的我的心一顫,卻見縫隙附近突然就爆發出了火焰燃燒的灰燼。

這個火焰溫度超級高,直接就把灰燼變成了顆粒,然後被亂流衝進來幾顆。那幾點僅存的顆粒中帶着的是深深的怨恨,在蚌殼內的水體中像是螢火蟲一樣的存在。

冷王梟寵:紈絝廢材逆天不死 剩下的全都,都被火焰衝擊波燒成了虛無。

她被燒沒了的一瞬間,蚌殼最後的那絲縫隙也都輕而易舉的合上了。周圍陷入了一片的漆黑當中,我在這片安靜的水體中呼吸都變得粗重了。

紫幽……

紫幽就這麼死了?

那個牛皮哄哄,殺害我親人朋友的大魔王……

死了!

所有的一切就好像做夢一樣,從我的腦子裏一遍遍的流淌過去,養父養母的面容,李二紅的面容,劉大能的面容!

在那一刻,我彷彿看到了許多人。

眼底有涼涼液體,卻融入到了帶着淡淡鹹味的海水中,原來要殺死她只需要真正的龍火。那樣的簡單,卻又那樣困難。

我們失去了多個親人,才真正把她引誘到這裏來。

“爸爸……”

卻聽嬌龍小聲的,顫抖一樣的聲音響起。

這一聲聲音有些嚅囁,卻又帶着些許的不捨,她嬌小的靈體在黑暗中發着淡淡的白色的光暈。

眼底的不捨迅速的轉爲了憎恨和厭惡,她的小手緊緊的握成了拳頭,“終於可以爲爸爸報仇了,紫幽……老賊,早該死了。”

提到紫幽的名字,她似乎還有點難以啓齒。

我癱坐在寬敞的蚌殼中,整個人失魂落魄,此刻竟然和安北有一絲心意相通。和他竟然是同時趴在了凌翊的大腿上,感受劫難之後悵然若失的感覺。

這一片蚌殼,似乎有這一種抵禦一切熱流的能力,它摸起來微微有些發燙。卻不是特別的滾燙,只會讓我們在幽冷中感覺到一絲溫暖。

雖然看不見,卻完全能想象到外頭的浩劫到底是怎麼樣一種嚴酷和慘烈。安北就是從這樣的環境中,掙扎的生存過來。

還有其他的鮫人,如果能活過來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但如果一旦別人類捕撈到,也逃不了擡上拍賣臺的厄運,整個後羲族就像是命運齒輪上的一個悲劇。

擁有強大的靈魂之力,卻被幽都的強者視爲眼中釘肉中刺。

族中長老不免也有攻佔幽都之心,使得凌翊不會幫他們,從有這個種族開始。滅亡彷彿早就是天註定的事情……

“凌翊大哥,要多久才能從這裏離開啊。”安北小聲的似乎有些嘶啞的聲音在蚌殼中響起,他再次經歷龍火洗禮的浩劫之地,也不知道心情是如何的複雜。

凌翊語調平常,“你覺得會有多久。”

“那一場大火燒的……燒了好久好久……我也不記得了。只是太久不出去,我們會被餓死的吧?”他睜開了眼睛,漂亮的眼睛亮着淡淡的藍光。

不是特別的明亮,不想惡鬼那種幽藍之光。

只是很淡很淡的光亮,只會讓人覺得舒服,而不是可怕。就像他眼瞳的位置,飛來一隻發着藍光的螢火蟲一般。

凌翊的指尖忽然觸碰到了我的脊背,上下的撫弄了幾下,低笑道:“別忘了這裏是時間座標,很快……很快就能出去了。”

很快……

也要幾個小時吧?

我的頭枕着他如同冰肌玉骨一樣細膩冰涼的大腿,伸手摁住了他在我脊背上游走的手指頭,緩緩的閉上眼睛。

他也很老實,沒有繼續動作。

莫名的我這樣一個活人,居然在水底下睡着了,這種感覺並不痛苦。反倒是十分的美好,夢境中的自己沒有過多的複雜。

唯能感覺到,自己似乎是徜徉在一堆海草之中的水體裏。

那些水體不僅僅是海水的水體,有學校裏的那座人工湖泊,有長風公園裏的人工湖,還有家裏的浴缸,殭屍國裏的湖泊,流過江城母親江的那條水脈……

甦醒過來,卻是因爲突然覺得水體變冷。

猛然間就睜開了眼睛,冷得我真是渾身打哆嗦,安北在這時候也醒了。他在幽暗中,臉上的表情依舊是一副懵逼的,如夢初醒的彷彿一切都感覺不到真實的表情。

不過這種冷冰的溫度,讓他無法承受了。

用力的抱住了凌翊的大腿,我就更加肆無忌憚,攀爬到他的身體,不顧一切的往他懷裏鑽,“冷死我了。”

“冷就抱緊我,我的懷抱雖然沒有溫度,卻不會讓你冷。”他的聲音微微有些滄冷,卻似乎帶着些許的寵愛。

在他懷中的確感覺不到海水的冰冷,受用之下,我還吻了吻他的胸膛。

他忽然就抓住了我的下巴,黑暗中看不清楚他眼眸中的情愫,但是直覺告訴我很危險。和我四目相對了一會兒,他忽然鬆開我了,低沉的說道:“算了,今天人多,就饒了你這個小丫頭片子。”

我狠狠吐了一口氣,頓時感覺到了有點呼吸不過來了。

那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讓我狠狠的抓住了他身上的衣料,此時此刻說不出半個字來。身體再次體會到,在水中窒息的無法呼吸的感覺。

他卻將我打橫抱起,脣落下度了一口氣進來,才說道:“看來是時間到了呢,小丫頭,水肺和眼膜,都回到沉船裏了。我們該走了……”

蚌殼打開了,外頭是一片寂靜。

我用力睜開酸澀的眼睛,礁石之上的洞穴依舊平安無事,一面是燈火通明,一面是黑暗無邊。

如此的平靜,哪有半點方纔那種山崩地裂!

是時間迴歸原點了,和唐國強和我親媽留給我的那個時間座標一樣,裏面的東西到了一定的時間就會自動的迴歸到原點。

重新來過!

然後,腦子裏立刻想到安北的眼睛,立時之間就朝他看過去了。 幽暗之中那個少年的鎮靜異常,小手輕輕的抓着凌翊身側的衣料,單薄的身體被凌翊前行的動作帶着在海水中飄動。

他另一隻手,還老老實實的抱着嬌小的嬌龍。

眼窩裏已然變得空空如也,沒有了眼球,卻已經不再會流血。

傷口在海水中並沒有那麼容易的結痂,反倒是有一種泡發了的狀態。根據我的醫學經驗,離開這個地方之後,我和安北兩個人都需要儘快的進入減壓艙減壓,將海底水壓的重負卸去。

安北還需要儘快的做消炎一類的措施,以防在海水中被微生物感染。畢竟我們兩個只是借用了鮫人族的能力,在海水中潛行。

可我們自身還是人類,海底並不是我們賴以生存的環境。

在海水中眼睛睜開的時間並不能太久,觀察了一會兒安北,我便閉上了眼睛。剛纔被凌翊度了一口氣,肺部可以堅持一段時間。

但仍舊需要凌翊時不時的低下頭來,給我一口呼吸的空氣。此時此刻,我才意識到,空氣對於人類的意義。

失去空氣,人將沒有辦法生存下去。

而凌翊在此刻竟然是化作了我的空氣,成爲了我賴以生存的全部。可是我卻那樣的放鬆,心甘情願的將整個自己交給他。

耳邊又傳來了熟悉無比的,由鮫人族那個老頭嘴裏發出來的鼓動士氣的聲音,“啊啊啊啊啊哦哦哦……”

眼下聽到這些海豚一樣的蒼老的尖叫聲,竟然是一句也聽不懂了。

重生之貴女心計 鮫人族用來打仗的戰士們,也強有力的“啊啊啊……”的迴應着。我失去了鮫人族的眼膜和水肺,眼下竟然是聽不清楚鮫人族所說的任何一個字。

使得我好奇的睜開眼睛去看,原來是凌翊帶我們遊過了暗礁的背面。透過細小的一個個礁石的縫隙,可以看到祭臺上鮫人們的一舉一動。

凌翊恰好低眉看我,眼中是一絲溫情而又深邃的笑意,“小丫頭,把耳朵全部捂上試試。別用耳朵聽,用心去感受聲波的律動。”

雙手捂住耳朵的一瞬間,什麼也聽不見。

可是沉靜下來,卻發現自己的精神力格外的強大,將精神力和周圍那些聲波結合。不僅是能聽懂鮫人族的語言,甚至能聽到附近游魚經過時,大腦中一閃而過的渾渾噩噩的只屬於動物的想法。

“聽說幽都要討伐我們,兒郎們,大家怕不怕……”那個鮫人族長老所說的話,我可以聽得毫無區別,真切異常。居然就是幽靈船開到這附近,聽到的第一句那個老頭說的話。

時間似乎迴歸到了原點!

這一個時間座標不管如何看,都讓人覺得可悲,似乎是要讓鮫人族一遍又一遍的經受接下來的滅頂之災。

我猛然鬆開耳朵,狐疑的看着凌翊。

“覺得奇怪?我早說了,你是佛宗後人,哪怕上天奪走了你這樣的力量。但是你逃脫不了,是佛宗後人的事實。”他說話輕而緩慢,像海底深處隨着洋流浮動的那些珊瑚海藻。

佛宗後人……

這已經不是我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了,之前還不當一回事,現在想想居然是真的。我母親姜穎是佛宗中人,可我並不知道有關於她過去的一切。

就像是一個謎團一樣,讓人如何解也解不清楚。

恐怕是唐國強也未必知道,自己的老婆隱藏的所有的祕密。

“閉上眼睛。”他低沉的說了一句,低頭吻了我的脣,將冰涼的氣息度進我的身體裏裏面。瞬間這股氣息就充盈了肺部,讓人頓時就感覺到神清氣爽。

我閉上了有些酸澀的眼睛,往他的懷中靠了靠。

海水的冷和水壓都被他控制在外面,卻說不了話,也不能長時間睜開眼睛。只需要讓凌翊回到門的位置,就能夠從這裏出去。

終於,周圍傳來了一聲海水傾斜而出的聲音。

在凌翊的懷中能輕易覺察到周圍海水的水流在不斷加速的情況,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嘴裏不自己的大口的呼吸的着周圍的空氣。

睜開眼睛,不管天上地下全都是讓人心馳神往的銀河沙數。噴薄而出的水流,在這一個古怪的時間亂流中很快就變成鹽雕。

凝固在了這一排門下的空間中,唯有我們這些和時間大門平行的存在。沒有受到時間規則的考驗,光陰沒有在我們身上起到任何的作用。

看來只有掉落到和這排門平行線一下的地方,纔會被時間亂流所改變質量。

凌翊臨門一腳,就把門給踹上了。

水流還不是一瞬間停止的,一開始還會從門縫中溢出,慢慢的就越來越少。直到最後一刻,除了門口向下流的凝固的鹽塊之外,沒有留下任何海水的印記。

包括哪些海底生物,早就被時間亂流不知道捲到了哪個世紀去了。

出來了!

機體在強大的水壓中呆了漫長的幾個小時時間,到了外面居然會有一種發脹的感覺,這是身體發出的一個警告。

我的二婚時代 我第一反應就是抓住凌翊手臂上衣料,一字一頓的說道:“快,帶我們去專業的醫療所。必須儘快進減壓艙……不然我和安北都會……”染上潛水病的!

最擔心的還是,江城這樣商業發達,潛水業卻不發達的城市。未必是有正規給海員準備的減壓艙。

凌翊自信的表情,讓我嘴裏的話忽然間就戛然而止了。

專屬婚期:前夫來襲 呆呆的看着他,他脣邊是自行的微笑,“我早就準備好了,在倫洋大廈附近就有一個專門的醫療機構。出去你們就可以接觸到專業的全身檢查,順便還可以約易凌軒一起喝下午茶和他聊聊一些事。”

“有些事,你會不會想的太美了?臭小子……”忽然耳邊便響起了一個男子淡然而笑的聲音,循聲而去,門框邊上竟然斜靠着頭髮高帽子的男人。

這男子頭上戴着白色的魔術師帽,身上是白色的禮服。

他將頭上的帽子摘下來,躬身行了一個紳士禮,“上午好,兩位。”

“老不死的,你在這裏出現是什麼意思。”凌翊看着這傢伙鞠躬鞠到了眼前的大光頭,眼中閃過了一絲厭惡的表情。

我也覺得奇怪啊!

這個老不死的,這個時候出現在這裏,到底有什麼意思……

匆忙間從凌翊懷中跳出,紅着臉雙手糾結在一起,尷尬的站在旁邊。

白淺絲毫不介意凌翊對他半點不恭敬的態度,把手放在了脣邊,高挑的身子居然是比凌翊高了那麼幾釐米。

正眸光向下,笑眯眯的看着凌翊,“沒什麼意思,只是想提醒你,現在出去可不好。萬一……萬一被什麼雷劈中了,傷了我兒媳婦,就不好了。”

聽到這句話,我才真正的就好像被雷劈中了一樣,驚駭的擡頭看白淺。就連凌翊臉上的表情都凝固住了,他眸光一沉,臉色霎時間變得比鍋底還黑。

陰寒刺骨的氣息從凌翊身上散發出來,他此刻危險的就好像一個巨大的冰雷。只要一不小心觸碰到,就會被他身上的寒氣狠狠的炸到。

“我知道你智謀無雙,甚至設計陷害了紫幽,可是我要告訴你。驕兵必敗……”白淺的眼光不再是從前那般的溫吞如水,在這一時一刻。

猛然間就變得犀利尖銳,彷彿是能夠刺穿人的靈魂,身上柔和的氣勢轉瞬之間就帶着一股讓人無法呼吸的壓迫感。

凌翊被這股氣息壓迫了一番,卻絲毫沒有逆反的舉動,反倒是眯了眯眼睛顯得異常的鎮定,“這麼說,她已經到了隨時可以引動天罰的地步了。”

“你居然不緊張也不害怕,她可是你老婆。”白淺饒有興趣的觀察着凌翊,他有着和凌翊同樣一張臉。

可是身上的氣質卻和凌翊完全不同,他更加內斂,也更加深藏不露。

而且,白淺的姿態更加的低,更加的平凡。

凌翊從口袋裏掏出被海水浸透的煙盒,看到沒有一根能抽的,眉頭微微一蹙。兩根手指頭從裏面夾出一根來,蹲下了身子,居然把手伸到了下面的時間亂流中。

雲虞之歡 這個態度顯得那樣的不羈,對於一切的發生似乎也都在掌控中。

時間亂流流過,他迅速的收回手,就跟閃電一樣。

那一根菸上面沒有絲毫的潮氣,就跟剛買回來差不多,點上了火慢慢的吸起來,“她只差一步就引動天罰,任何人在命運齒輪上的推波助瀾,都會把她往絞刑架上推。白淺,你以爲我會怕嗎?”

“那你得問問小丫頭怕不怕。”白淺睥睨着凌翊,眼中依舊是那種淺淺笑意,好像這個世界上就沒有能令他煩心的事情發生。

凌翊抽了一口煙,不經意抖落了些許菸灰,擡眸看我:“你怕嗎?”

撞上他那雙漆黑一片,卻明亮如同星子的眸光,我心頭竟是怦然一動。許多事情在我這裏早就豁然開朗了,生與死不過是一念之間。

我沒說話,只是搖了搖頭。

“看見了嗎?她都不怕,你瞎操什麼心。”凌翊有些鄙視的將菸頭扔掉,淡淡的說道,“凌軒智謀無雙,不在我之下,他如果不從中作梗。讓小七氣運盡散,只會自己引火燒身。所以,他會出手陷害小七,在我的預料之內。”

聽上去,凌翊對於易凌軒依舊還是好感居多。

不過確實是這樣,凌翊的計劃是讓易凌軒給我擋天雷,如果出去我沒被雷劈。易凌軒一旦中計,就會爲我擋下這一劫。

想來他也不笨,多半會考慮到凌翊這一招。

眼下天罰突然要降臨在我身上,只有一個解釋麼,就是他易凌軒做了某些手腳。讓我僅存的一點氣運,散的乾乾淨淨。

此舉無異於,把站在懸崖邊上的人,徹底的狠狠的推一把。

這樣凌翊的計劃,就沒法實行了。

“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我很好奇!”白淺雙手抱胸,依舊靠在門框上,眼底深處帶着一絲的疑問。

凌翊眼底若有深意,嗆了他一句,“關你什麼事。”

緩緩的凌翊站起身,藍色的火焰在身上轉了一圈,身上的海水就蒸發的乾淨。可惜我和安北不能這麼玩,只能被他這麼溼噠噠的牽着手,信步往這一扇扇門的深處走去。

說來也是奇怪,他居然沒回電梯。

胸口發悶的感覺,讓我清楚,自己急需治療。可是我已經招惹了老天爺,還有易凌軒推波助瀾,現在是徹底把老天爺得罪慘了。

只要從座標樓裏出去,回到江城,就會被雷劈成兩半。

可是要是不出去,在深海里瞎逛半天,鬧下的毛病足夠我喝一壺了。真是人倒黴的時候,河水都塞牙縫。

“怎麼不關我的事啊喂……我和易凌軒家的長輩是把兄弟的交情,你要是把他殺了。我怎麼和我家兄弟交代……”白淺好好的幽都不回去,真是操碎了心,腳步匆忙的就跟在凌翊的身後。

凌翊有些不耐煩了,目光如電的回頭,“我不會讓你難做的,這個易凌軒是假的。”

“那你知道爲什麼假的易凌軒,能留在時間盒子以外的地方那麼長時間嗎?你考慮過這個問題嗎……”白淺冷聲問他,此刻似乎拿出了嚴父的威儀。

凌翊低下頭,似乎陷入了沉思,良久才擡頭,“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誰敢動我的女人,我就讓誰死,這是我現在唯一能做的!”

我微微一愣,這個世界上居然還有凌翊想不通的問題。

此時此刻他已經是霸道的聽不進去任何話,擡腳就踹開了一扇門進去。頓時是一股淡淡的酒精和消毒水的問道進入到了鼻尖,那是我再熟悉不過的味道。

根本就想想不到,時間盡頭的一扇門後面,竟然是隱藏着一家醫療機構。進去的時候,裏頭的白大褂都在各自忙碌着。

看來凌翊早就有了準備,知道我可能這一次進時間座標,就會困着出不去了。所以,早就設計好了這一個座標點。

這些門的位置和順序,其實還是有講究的。

大概只有凌翊和紫幽清楚,到底哪一扇門打開,具體是哪個人的哪一斷時間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