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大鬍子的命令之後,那些人拿着符紙就打算要貼到這棟小樓。

我有心想要阻止他們,可是我悲催地發現,別說是阻止這麼多人了,就連其中一個,我也打不過他們。

不過當我衝過去的時候,我意外地發現,自己竟然衝破了原先擋着我的屏障。現在的我,能觸碰到房門了。

我也不去試圖阻攔這些人了,與其這麼做,我還不如直接把門撞開帶着唐琅離開。

這麼想着,我也的確這麼做了。

我卯足了勁,用自己的身體猛地撞向房門。

一下不行,我就再來一下!

也不知道那些拿着符紙的人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利用餘光發現他們的動作十分僵硬,而且前進的步伐也很緩慢。

我沒工夫去多想他們爲什麼會這樣,只是希望他們越慢越好,同時也在暗暗啊給自己打氣。

連續用自己的身體砸了幾次門之後,我眼冒金星地看着那巍然不動的房門,心想,再來一次,說不定就能把它砸開了呢。

這麼想着,我就慢慢地往後退了兩步。

正準備衝上去的時候,我恍惚地似乎看到了房門似乎已經有些鬆動了。

緊接着,我就看到一陣強烈的光芒從房間裏往外射了出來。

那光線太過於強烈,讓我眼睛都睜不開了。

我被迫閉上了眼睛,緊接着我好像聽到了一些奇怪的聲音。

那聲音猶如刺眼的光芒一樣,同樣刺耳。

沒等我緩過勁來,我就感覺到唐琅似乎向我走了過來。

他一把攬起我,無奈的語氣中充滿了擔憂,“傻瓜!我不是說讓你好好照顧自己嗎?”

我緩緩地睜開眼睛,然後就看到了唐琅好看的眉眼。

“唐琅。”

我在快穿世界做大佬 我喃喃道,生怕這只是自己的幻覺。

唐琅笑着點了點頭,“嗯!我在!”

這不是我的幻覺,唐琅真的就在我的身邊。

我伸出手回抱唐琅,滿心歡喜。

只是總有些人是見不得別人開心的。

一道刺耳的聲音就這麼突兀地插了進來,“嘖嘖嘖,果然跟我預料的一樣,這丫頭真的跟一隻鬼混在一起呢。”

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院子裏的唐老家主刻薄地說道。

在唐老家主的身旁,依舊站着一臉大鬍子的傢伙,以及一些黑衣墨鏡的大叔。

聽得唐老家主這麼一說,大鬍子更是接過話茬,毫不掩飾地諷刺道,“不會吧父親?竟然真的有人跟這隻雜種鬼混在一起?難道她不知道這隻鬼活着的時候就是個見不得光的雜種嗎?”

大鬍子一口一個雜種,直聽得我火冒三丈!

他以爲他是誰?

我從唐琅的懷中退開,正想轉過身去反駁這對可惡的父子,還沒開口就被唐琅打住了。

“小瑤,不用跟這些無恥之徒費什麼口舌了,他們不值得你浪費精力。這種人,本來就是意外存在的物種!”

好吧,唐琅纔是最毒舌的那一位!

果然那對父子聽到唐琅這麼一說,氣得臉都綠了,尤其是那大鬍子,現在距離的近了,我只要往他臉上一看,就能看到他的臉墨綠墨綠的,簡直太更讓人解氣了有木有?

“哼!果然是物以類聚,連這張嘴都是一樣討人。”大鬍子,“我就把你們這一對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全都收了!你們到地底下去做夫妻吧!”

說着,我就看見大鬍子不知道從哪裏掏出一把桃木劍,然後朝着我們比劃了一番之後,又神奇地掏出了一個酒葫蘆,然後猛地往嘴裏灌了一大口,緊接着就“噗”地一聲往我們這邊噴了過來。

我知道他這是往桃木劍上噴黃酒,接下來應該就是掏出一張厲害的符紙往這邊扔過來了。

這種套路,之前在靈異部的時候我就已經見識過了。

以前看着山羊鬍他們使這些招數的時候,我還覺得他們挺死板的,總會讓人覺得這是半吊子的傢伙而已。

但是現在,站在我眼前的這個大鬍子,他所使出來的一切動作就像行雲流水一般,一個動作接着一個動作,期間銜接順暢無比,根本就不是靈異部的那些人所能比的。

我很快就意識到,這纔是道士家族的真正實力吧?

緊接着,那噴出來的黃酒很快就化作星星點點地向我們直飛過來,就像是一顆顆閃耀着光芒的火球一般。

跟我我想象中的一樣,大鬍子噴完了黃酒之後,立馬就從懷裏掏出一張符紙來。只是不一樣的是,那符紙根本就稱不上是符紙,因爲上面竟然什麼都沒有畫。

可我知道,這根本就不是因爲他疏忽大意拿錯了紙。

因爲,我看見他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並作一起,以手指做筆,先是用桃木劍劃破手指之後,再用自身的血在虛空的符紙上面寫寫畫畫。

雖然我不知道他畫的到底是怎樣的一種符紙,但是我已經感覺到了周圍的空氣似乎已經變得扭曲了。

這一定就是因爲他畫符所造成的。

與此同時,我聽到了唐琅震驚地說道,

“這竟然就是,虛空畫符?” 我不知道什麼事虛空畫符,但是能讓唐琅露出這麼凝重的表情,就說明這絕對不是簡單的事情。

我想都沒想就做了一個決定。

我一把將唐琅往後一推,然後卯足了勁衝向大鬍子。

沒錯,我就是想要衝過去撕掉這張符紙。

可是,我似乎太小瞧這張符紙了,還沒等我衝到跟前,我就發現這符紙竟然繞過我,接着往唐琅的方向飛奔而去。

“不要啊!”我全身的力氣想要阻攔這張符紙,卻發現自己根本就是在做無用功!

我眼睜睜地看着那符紙離唐琅越來越近,雖然我跟唐琅之間不過兩米多的距離,可是現在,這兩米的距離簡直就是生與死一般的長度。

就在符紙觸碰到唐琅的時候,我幾乎要崩潰,我甚至忘了該有的反應,只得眼睜睜地看着這一切的發生。

我眼睛都忘了眨,全身就像是力氣被抽光了一樣,直接癱軟在地。

如果我爭氣一點,如果我再厲害一點,我一定能阻止這一切的。

可是現在,我除了眼睜睜地看着符紙砸向唐琅,竟然什麼都做不了。

就在我以爲唐琅就要受傷的時候,我竟然看到唐琅似乎做了什麼動作,然後那符紙還沒飛到唐琅的跟前就燒起來了。

看着唐琅安然無恙,我懸着的心總算是落了下來。

我忙不迭地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地向唐琅跑去。

港島時空 我在也顧不上許多了,一把抱住唐琅,“唐琅,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唐琅拍了拍我的後背,安慰道,“要對自己的男朋友多點信任,嗯?”

那輕鬆的語氣,讓我安心了不少。

只是現在並不是談情說愛的好時候,所以我點點頭,然後警惕地擋在了唐琅的跟前。

之前那些拿着符紙的黑衣大叔,竟然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唐琅之前破開門的動作給震暈了,現在一個個竟然全都躺在地上,好像都昏過去了一樣。

雖然看起來對手似乎少了不少,但是我卻並沒有因此而覺得輕鬆一些。

因爲最重要的對手,唐老家主,以及那個大鬍子,還安然無恙地站在不遠處呢!

一看到大鬍子怒氣衝衝地樣子,我總覺得他肯定還在爲剛纔那符紙沒有砸中唐琅而憋着火,說不定他還會再來一次的。

這麼一想,我頓時下意識就站到了唐琅的跟前。

像剛纔那種衝動的行爲,我不會再做第二遍了。

但是,我同樣不會坐以待斃,如果再來一次的話,我寧願用自己的身體替唐琅擋住符紙。就算爲此而受到傷害,我也在所不惜!

唐琅卻拉着我站到一邊,搖搖頭說道,“傻瓜,我怎麼會不知道你想什麼呢?”

不得不說,唐琅總是那麼懂得我的心思。換做別的時候,我一定會爲此而沾沾自喜,可是現在,我卻寧願他不怎麼了解我。

就讓我爲你做點事情不好嗎?

就讓我覺得自己對你還有點用處,不好嗎?

我看着唐琅,欲言又止。

唐琅同樣看着我,那眼神中有着不容置疑的堅定。

我不想在這個時候跟他爭執這種事情,但是我同樣不會坐以待斃的。

“唐琅你等我一下。”說着,我不由分說地就衝回了房間裏,然後一把抓起包包,還有那把傘,然後飛快地回來。

也虧得唐琅剛纔不知道用什麼方法破壞了房門上的符文,所以我才那麼順利地拿到了東西。

只是等我拿完了東西出來的時候,唐琅已經不在原地了。而對面的大鬍子,也失去了蹤影。

而這一邊,唐老爺子似乎一點也不緊張的樣子,他看着我,陰測測地說道,“既然人都到齊了,那咱們也該開始了。”

說着,唐老家主就往我的身上丟了一張符紙過來。

我一開始還以爲唐老家主想用符紙對我做什麼,可是緊接着我就發現自己想錯了,唐老家主的目標根本就不是我,而是我的包包!

難道說,他知道我包包裏的祕密?

不行!絕對不能讓他對我的包包做什麼。

我緊緊地攥着包包,甚至還用黑傘擋在了眼前。

我忽然覺得光是這樣是不夠的,所以我想都不想就往其中一個方向跑去。

原先的那些黑衣大叔好像被唐琅震飛了,現在都還在地上躺着呢。趁着這個機會逃出去,時機正好。

可我顯然太低估唐老家主了,他的符紙竟然能對我有束縛作用,因爲我發現自己竟然跑的越來越慢了。

而這絕不是因爲我太累了纔會造成這樣的情況,事實上,我覺得不僅是自己的雙~腿,甚至臉腰上,背脊上,手臂上,似乎都有一個大鐵球拖住一樣。

“哼哼!小丫頭不知天高地厚,中了我的千斤符,竟然還想跑?”唐老家主涼涼地說道。

我這才明白過來爲什麼自己的身上感覺那麼重,原來是因爲符紙的緣故。

身上的重量越來越重,而我,已經完全動彈不得了。

唐老家主示意他身後的黑衣大叔把我攔住,然後才讓另外的黑衣大叔推着輪椅來到我的身旁。

不得不說,唐老家主的氣場太大,以至於讓我一直都沒有注意到他其實是坐在輪椅上的,可是現在,那輪子就停在我的面前,由不得我忽略它的存在。

我緊緊地把包包扣住,咬緊牙關,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唐老家主低頭掃了我一眼,說道,“都到這個時候了,還想硬撐嗎?小丫頭?”

www ▪ttκΛ n ▪C O

就在這個時候,我忽然聽到了唐麒的聲音!

“爺爺!”唐麒衝到我的身邊,氣喘吁吁地對着唐老家主說道,“爺爺,你不是說不會對她怎麼樣的嗎?爲什麼?”

唐老家主皺着眉頭看向唐麒,沉聲說道,“唐麒!你知不知道你在幹什麼?誰教你這麼跟我說話的?嗯?”

唐麒倔強地看着唐老家主,他甚至在唐老家主的注視下把我後背上的一張符紙揭掉了。

當符紙被揭掉的那一瞬間,我覺得整個人都輕鬆了不少。

唐麒把我扶起來,然後對唐老家主說道,“爺爺,我求求你了,放過小瑤行嗎?咱們只是道士,又不是強盜,爲什麼要做這種逼迫別人的事情呢?”

“哼!我要怎麼做,還輪不到你來教!”唐老家主大怒,“來人,給我把他綁起來!”

黑衣大叔們面面相覷,最後還是對唐麒說了聲抱歉,然後好幾個大叔一下子就把唐麒圍住了。

緊接着,我就看到唐麒還意外地被五花大綁了起來,甚至連嘴都被堵住了。

看着他“嗚嗚嗚”地說不出話來的樣子,我真是既感激又愧疚。

現在的我,別說去救他了,我連他的身邊就靠近不了。

我真沒想到,一個人竟然對自己的孫子都能這麼狠心,可以想象得出,他對別人,又會是怎樣的狠。

“你怎麼可以讓人把他綁起來呢?他可是你的孫子啊?你這麼做,就不怕寒他的心嗎?”我面無表情地看着唐老家主說道。

穿越做暴君 “小姑娘,你可別說的那麼大義凜然的,要不是你,我會讓人把這臭小子綁起來嗎?”唐老家主冷冷地說道。

我一時語塞,但是看着唐麒被綁成個糉子一樣,我還是看着很不忍心啊。

“他不過是因爲心地善良纔會救我的,這難道有什麼錯嗎?”我大聲地反駁道。

“哼!有沒有錯那都是我們唐家的事情,還輪不到你這個外人來說教!我這麼綁着他,也是爲了他着想。一個人如果時時刻刻都那麼心軟,又怎麼能成的了大事呢?”唐老家主淡淡地說道。

我不知道別人家的孩子是怎麼教育子孫後代的,但是像唐老家主這樣的,我覺對不贊同。

可是就像他說的,我又有什麼資格去說什麼呢?

只是看着唐麒痛苦的神色,我還是沒忍住,不管怎麼說,他也是爲了救我纔會被綁起來的。

“你要對付的人是我而已,唐麒再怎麼說也是你的孫子,放開他吧。算我求你了!”我不由得放低了姿態。

龍婿戰神 “哼!求我?你以爲你是誰,輕飄飄一句求我,我就得聽你的了?簡直就是笑話!就算我把他綁上個三天三夜,那也是他該受的,輪不到你在這裏指手畫腳。”唐老家主冷冷地說道。

雖然我也不覺得自己的話能起多大的作用,但是當我聽到唐老家主如此冷漠地回答時,我還是覺得有些接受不了。

我正想反駁點什麼,還沒來得及開口,就看見唐老家主忽然對我出手了。

他竟然想要把我的包包奪走!

我雖然有些錯愕他竟然會自己動手搶我的包包,但是我還是條件反射一般地跳開了。

也虧得唐老家主現在是坐在輪椅上,所以他的行動並沒有多靈活。

他看着我跳開了之後,忽然惱羞成怒地大吼一聲,“給我把這丫頭抓住!”

“是!家主!”黑衣大叔們順勢應道,然後就向我圍了過來。

此時的我,想躲,卻已經無處可躲了。

我心如死灰地看着這些人,很不甘願地想着,自己難道真的保不住包包裏的東西了嗎?

就在我以爲自己馬上就要被這幾個黑衣大叔抓住的時候,我卻被一個身影忽然衝過來摟住腰身,然後我就聽到他大喊着說道,“我絕對不會讓你們傷害她的!” 緊接着,我就落入了一個溫暖的懷抱。

“唐麒,你想造反嗎?”唐老家主氣勢洶洶地朝我身後的這個人吼道。

我感覺到唐麒的雙手緊了緊,然後堅定無比地說道,“不管怎麼樣,我都不會讓她受到傷害的!對不起爺爺!”

說着,唐麒就把我扶了起來,然後就要帶着我離開這裏。

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以至於讓我的腦子還處於混沌之中。

我不曉得唐麒是怎麼掙脫那五花大綁的,也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方法來到了我的身邊。

我看着唐麒的這個舉動,一時間還沒搞明白他想要做什麼,緊接着我就聽到了唐老家主鐵青着一張臉怒視着我們兩個。

“好好好!老子養了你這麼多年教了你這麼多年,到頭來竟然給自己養了一隻喂不熟的白眼狼!”唐老家主氣得胸口劇烈的起伏着。

唐麒痛苦地看着唐老家主,可是他最終什麼都沒有說,依然堅持站在我的身旁!

看着爺孫倆針鋒相對的樣子,我終於明白過來了,唐麒正在用自己的方式跟唐老家主對抗,跟整個唐家對抗!

我的心中一痛。

很想對他說,這麼做值得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