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她的話,我微微一笑,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林素則是眯着眼睛,看起來跟小貓一樣,那可愛的模樣讓我心裏直癢癢,特想開車,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時候。

這時候,我的手機忽然響了,打開一看,只見蘇飛在羣裏艾特我道:“吳小白,你們在哪呢?”

我皺了皺眉,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反問道:“你們在哪呢?”

蘇飛很快回道:“我們在東面湖泊這邊呢,湖中心有個涼亭,而且岸邊只有一條船,被我們開了過來,你們要是沒地方躲可以來我們這裏,我讓白山接你們去。”

說着他還在羣裏發了一張自拍照,將周圍的樣子拍了進去,只見一座八角涼亭屹立在湖中心,周圍沒有通往岸邊的通道,涼亭邊還停着一艘遊艇,似乎那是唯一可以進去或是出來的路。

看到這張圖片,我愣了一下,林素則是驚呼道:“他們這個地方好像不錯唉,我們要去嗎?”

我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考慮了一下,片刻之後,搖了搖頭,然後在羣裏說道:“謝謝了,不過我們這個地方挺好的,就不過去了,你問問鄭二月他們吧。”

“那行。”蘇飛發了個笑臉,然後又艾特了鄭二月。

而鄭二月的回答跟我差不多,也是已經找到地方了。

看到我們都拒絕了,林素好奇的眨了眨眼睛,問道:“那裏不是挺好的嗎?你們怎麼拒絕了?”

我撇了撇嘴,無奈道:“哪裏好啊,那地方跟孤島似的,別人雖然進不去,但是他們也出來不啊,萬一喪屍會游泳,往中間一圍,他們不是成了甕中之鱉麼,想跑都沒地方跑。”

聽到我的話,林素表情微微有了些變化,好像確實是那麼回事。

我則是繼續在羣裏問道:“對了,關於喪屍的身份,你們都知道嗎?”

蘇飛發了個迷茫的表情,不確定道:“我已經跟張勝還有那個保鏢公司那個張豪聯繫過了,他們都說自己的團隊裏沒人承認,應該是另外兩個團隊的人,不過也可能是隱藏着呢,總之大家都小心點。”

“嗯。”我應了一聲,認同他的話,畢竟喪屍身份的人,在立場上已經是所有人的對立面,如果擅自報出來的話,大家很可能對他不利。

這麼想着,我收起手機,目光望向幽靜而的樹林,深深皺起了眉頭。

……

與此同時,在古堡門口,施宇引着兩個男的爬了進來,然後三個人一起朝着二樓走去。

這兩個男的一個叫易知難,一個叫陳曉飛,都是施宇在月夜迷城的同事,三個人原來關係挺不錯的。

“這地方可以啊,找個房間把門一反鎖,多安全。”陳曉飛打量着周圍的環境,驚喜道。

“確實如此。”易知難點了點頭,然後衝着施宇道:“兄弟,謝謝你了,還是你夠意思,要不是你微信喊我們,我們還在樹林裏瞎逛呢。”

“我們是兄弟嘛,別這麼客氣。”施宇微笑着應道,嘴角卻是不自禁的抽搐了一下。

他原本是打算隨便騙兩個人過來,讓趙曉呈解除喪屍身份的,可是身處死亡遊戲,大家一個比一個警惕,關係不熟的根本就不上當,連試了幾次都失敗了,最後沒辦法,他只能將主意打在自己的兄弟身上。

“對不起,爲了曉呈,我只能這麼做,你們別怪我啊。”施宇低頭心裏默唸了一句,咬了咬牙,當他再次擡起頭時,眼中的遲疑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冷漠,就這麼一路引着他們來到了二樓的房間。

砰!砰!

剛進屋,易知難二人還興奮的聊天呢,就被躲在門口的趙曉呈一棒子一個敲暈了。

“現在怎麼辦?”敲暈這兩人後,趙曉呈表情有些慌張的看着施宇。

施宇猶豫了一下,說道:“先把他們綁起來,然後你咬他們解除自己的喪屍身份。”

趙曉呈一愣,又問道:“那他們呢?”

施宇嘆息一聲,道:“先綁起來吧,現在放出去他們肯定要抓別人,兩個人要抓四個人,四個人又要抓八個人,這麼擴散太快了,到了最後,我們還是有危險。就把他們綁着,到明天你中午11點,離任務還有一個小時結束的時候,再放開他們。到時候,我們只要躲得遠遠的,等上一個小時就行了。”

“哎,也只能這麼辦了。”趙曉呈低下頭,表情很是哀傷,然後她趁着施宇用繩子捆住二人的時候,偷偷走到門邊,將門反鎖死。

“你鎖門幹什麼?”聽到鎖釦滑動的聲音,施宇轉頭疑惑道。

趙曉呈抿了抿嘴,無奈道:“我害怕別人看見啊。”

“哦。”施宇也沒多想,轉過頭繼續綁着繩子,直到將兩個人捆好,纔回頭道:“好了,快來吧。”

綜美劇移動性禍端 趙曉呈點點頭,快步走到兩人面前,連猶豫都沒猶豫,直接一口咬在易知難的脖子上。

“啊……”

易知難在昏迷中,發出一聲痛苦的呻淫,然後就沒了聲響。

接着她又在陳曉飛的脖子上來了一下,他的反應跟易知難一樣,也是閉着眼睛輕哼一聲。

待得趙曉呈咬完兩個人後,施宇趕忙關切道:“怎麼樣,喪屍身份解除了吧?”

趙曉呈沒有回答,而是忽然轉過頭望着施宇,臉上悲傷的表情逐漸開朗,嘴角還浮起一抹詭異的笑容。

片刻之後,她聲音有些莫名道:“這個嘛……你猜猜啊……” “我猜什麼?”

施宇看着趙曉呈,眼中滿是困惑,趙曉呈現在的樣子,彷彿變了一個人一樣,讓他很不安。

不過還沒等他問出疑惑呢,就看見趙曉呈冷笑一聲,接着在施宇震驚的目光中,一把扯下了易知難二人身上的繩子,兩人身體軟綿綿的就躺在了地上。

施宇再也忍不住,聲音中帶着困惑與驚駭,大叫道:“你在幹什麼?他們都被感染了啊,隨時會醒來再次抓你,你怎麼能放開他們?”

趙曉呈看了他一眼,不屑道:“你想多了,他們可不會攻擊我,因爲他們都是我的奴隸!”

說到這裏,趙曉呈眼中閃過一抹冰冷,接着她彈了一個響指,地上的易知難和陳曉飛身體微微一顫,然後他們就睜開了眼睛,只是那眼神卻不像是正常人的眼神,而是一雙空洞沒有靈魂的眼神。

他們二人站起身,動作機械而僵直,就像喪屍電影裏面的喪屍一樣。

“這是怎麼回事?”

看到易知難兩人如活死人一般站起來,施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此刻他已經知道是趙曉呈騙了他,可是他還是不明白,明明是喪屍和人類身份轉換的遊戲,怎麼會真的變成喪屍呢?

他呆呆的看着趙曉呈,希望對方給自己一個答案。

“看在你那麼愛我,甚至爲了我犧牲朋友的份上,我就耐心跟你解釋一下吧。”趙曉呈說着,走到旁邊的沙發坐下,而變成喪屍的易知難和陳曉飛則是乖乖的走到她的身邊站定,就好像兩個僕人一樣,完全受她的指揮。

看到這種情況,施宇瞳孔一縮,心中越來越困惑。

趙曉呈坐下後,眼神玩味的看着施宇,笑道:“因爲這個任務是可以選擇的,在地獄使者賦予我喪屍身份的時候,他問我選擇真實還是遊戲?”

“真實還是遊戲?”施宇皺了皺眉。

“嗯。”趙曉呈冷笑道:“選擇遊戲就是規則說的那樣,人類和喪屍身份轉換。但是選擇真實則截然不同,我會變成母體喪屍,也就是真正意義上的喪屍,被我感染的人將不會變成人類,而是變成我的奴隸,我甚至可以直接控制他們的思維,讓他們做什麼,他們就得做什麼!”

說到這裏,趙曉呈瞥了兩人一眼,命令道:“跪下!給老孃舔鞋!”

隨着她的話音落下,易知難和趙曉呈就跪伏在地,然後伸出舌頭,一下一下舔着她的黑色高跟鞋。

趙曉呈臉上露出享受的表情,繼續說道:“在真實的任務中,我的任務是將你們所有人都變成喪屍,如果成功的話,我就可以直接脫離遊戲,並且獲得長生不老丹藥,所以親愛的,對不起了,我只能選擇犧牲你了……”

施宇看見她的模樣,眼角狠狠抽搐了幾下,彷彿今天才認識這個女人,委屈和不甘讓他咬碎了牙,嘶吼道:“你爲什麼要這麼做!我那麼愛你,甚至爲了你出賣了朋友!你就這麼對我嗎?”

趙曉呈聳了聳肩,無奈道:“哦,好像是這樣,可問題是我不愛你啊。”

聽到這個答案,施宇一臉愕然,不解道:“那你爲什麼要跟我在一起?”

趙曉呈噗哧一聲笑了出來,道:“因爲你是癡情的老實人啊,像你這樣的人比較好利用。”

“你!我殺了你!”

施宇接受不了這個答案,他狂吼一聲,終於忍耐不住,抓起地上的木棒朝着趙曉呈衝了上去。

不等他衝到近前,就被變成殭屍的易知難和陳曉飛架住,施宇面色猙獰,不停掙扎着,嘶聲道:“我那麼愛你,甚至爲了你放棄一切,你就這麼對我,我好恨啊……”

趙曉呈站起身,深深注視着施宇,嘆息道:“我也沒辦法,任羽軒不是說過嗎,這個任務越往後越難,大概在三十到四十個任務左右,所有人都會死亡。既然這樣的話,我又怎麼能放棄這次脫離遊戲的機會呢?你說你愛我,就爲我去死吧!你放心,做爲我的戀人,我會將你留在我身邊的。”

趙曉呈說完這段話,就把嘴巴張開,然後一口咬在了施宇的脖子上。

“啊!”

施宇只來得及發出一聲慘叫,然後聲音就漸漸低了下去,眼神也開始渙散。

連續感染了三人後,趙曉呈滿意的用舌頭舔了一下嘴脣,然後她轉頭瞥了一眼三個如行屍走肉一般的男人,口中喃喃道:“有三個奴隸的話,差不多可以了,那麼開始狩獵吧!”

說着,趙曉呈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而此時的我們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還在房間裏面凝神戒備着。

“馬上就到第二次通知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被感染。”我望着古堡大門口,心中有種不詳的預感,我一向相信自己的第六感,這很可能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

這期間我一直站在窗戶前,監視着門口的情況。

現在是一點五十五分,目前一共有一百多個人進入這座城堡避難,這幾乎是一半人的數量。

一旦這座城堡出現問題,頃刻間,就會出現一百多個喪屍,若是這一百多個喪屍走出城堡,只怕用不了一個小時,整個山谷就會變成修羅煉獄,所有人都會變成喪屍。

一念及此,我有點想離開這裏了。

就在我這麼考慮的時候,羣裏出現了地獄使者的第二次通報:“當前喪屍數量4,人類數量209,補給品已經到達,裏面有食物,槍械,槍械可以殺死人,但是無法殺死喪屍,只能限制喪屍前行的速度。”

“臥槽!喪屍終於動手了,有三個人被感染了!”程智驚呼一聲,表情看上去卻並不怎麼驚訝,畢竟這裏有二百多人,才感染了三個人確實沒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

但是我卻不這麼認爲,當我看到這條信息的瞬間,隱隱覺得有些不對勁!

喪屍數量四,意味着一個感染兩個,兩個又感染四個,那麼最少有三個人是由喪屍轉化成人類的。

喪屍重新變成人後,肯定會第一時間通知大家誰是喪屍,可是卻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太奇怪了。 我馬上在羣裏艾特楚牧,疑惑道:“你覺不覺得這個通知和現在的情況有點不搭調。”

愛住不放 楚牧很快回道:“嗯,正常情況下,第一個喪屍重新變成人後,肯定會第一時間在羣裏說出哪兩個人被她感染了,然後一個羣的人就知道了消息,接着只要消息隨便傳一傳,每個羣只要有一個人知道消息,所有人都會知道這個情報,可是連續三個人轉換了身份,卻一點消息都沒有,這不符合常理!”

我略微沉吟,道:“是的!我現在只能想到一種可能性,第一個喪屍感染了兩個人,還沒來得及跑,就被那兩個人抓住重新感染了,然後三個喪屍在兩點鐘之前又感染了一個人,就會出現這種情況。”

楚牧沉默了一下,道:“你說的這種情況確實可以造成這種結果,但是可能性不大,首先在第一次通報的時候,這個人沒有動手,代表他是一個沉着冷靜的人,一定會在保全自己的情況下,纔會動手,不會這麼冒失剛感染完別人就被抓住。”

我想了一下,確實是這個道理,如果我是喪屍的話,再沒有絕對的把握前,是肯定不會貿然暴露自己身份的,否則一旦打草驚蛇,被人處處防備,就很難有所作爲。

“那你有什麼想法嗎?”我問道。

“目前沒有,當務之急是搞清楚被感染的四個人屬於哪裏,只有搞清楚他們四人屬於哪個羣體,才能猜測出到底發生了什麼。”楚牧說道。

看到羣裏我倆的對話,羣裏馬上嘰嘰喳喳討論起來。

雖然目前只有四個人是喪屍,但是看我跟楚牧這麼嚴肅的,他們隱隱都感覺情況有些嚴重,還有一些人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其中蕭薔道:“有沒有可能是羣體作案,他們包庇了成爲喪屍的人,沒有公佈出來,畢竟這次任務第一名的羣體,每人都會獲得額外三十萬獎勵。”

我眯了眯眼睛,道:“不可能,如果是羣體的話,沒必要感染自己人,直接感染別人了。”

“也是,我想複雜了。”蕭薔回了個尷尬的表情。

……

就在我們羣裏討論着到底發生了什麼的時候,二樓走廊裏,死神已經悄悄逼近……

在一個房間裏,四個光頭壯漢圍在桌子前打着撲克。

他們都是聖德保鏢公司的員工,其中一個長得挺憨的男子罵罵咧咧道:“草!太J8無聊了,四個大男人圍一桌打撲克,好傻逼啊,要是有個小姐姐就好了,老子一定讓她嚐嚐我的小鋼炮!”

聽到他的話,其他三人都是點了點頭。

一個刀疤臉男子道:“這地方不是好多參加死亡遊戲的妞嗎? 貴公子的極品空姐 什麼小南國、天上人間、月夜迷城,又是小姐又是妓師的,隨便搞幾個過來玩玩啊。”

憨厚壯漢眼睛一亮,道:“你這麼一說我想起來了,天上人間有幾個妞長得就不錯,尤其是穿白裙子那個叫什麼素的,臥槽!長得跟仙女似的,老子看見她的一瞬間,就硬邦邦了!”

旁邊一人胖子馬上附和道:“草!我也是啊,你看她那個瘦幾麻桿的男朋友,我真懷疑能不能滿足她,我敢肯定,只要一炮,老子就能讓她愛上我,要不咱們找那妞試試去?”

“行啊!那個天上人間就二十來個人,除了一個白山外,剩下都是一羣小孩,咱們四個人就能給他們拿下,等會找人問問他們在哪,咱們找他去,我要當着他男朋友的面,幹她!哈哈……”

四個人不亦樂乎的吹着逼,表情已經蠢蠢欲動。

不過就在這時,門口忽然響起了急促的敲門聲,緊接着是一道焦急的呼喚聲。

“救命啊!救命啊!有人要強J我!”

屋內的幾人都是愣了一下,隨即他們的目光都望向刀疤臉男子,彷彿在問他怎麼辦。

刀疤臉男子沉吟了一下,道:“先看看再說吧。”

說着,他走到門口,順着貓眼朝着外面看去,這一看眼珠子就是一瞪,嘴裏呼道:“臥槽!美女啊!”

只見貓眼外,一個美女衣衫破碎,光着兩條大白腿,還露出了白色的罩罩,站在他們門口猛烈的敲着門,臉上梨花帶雨的,看起來跟受驚的小白兔一樣。

“救救我,救救我,求你們了……”

門口的呼喚聲還在繼續,刀疤臉則是衝着他的幾個兄弟道:“門口是個美女啊,好像是碰到了跟我們一樣的人想幹她,跑到我們這來求救了。”

“誰啊?不會是王廣平那狗比吧,這貨最J8喜歡強J小姑娘了。”憨厚壯漢摸了摸後腦勺。

“管她是誰呢,先讓人家進來啊,不是寂寞嗎?嘿嘿嘿……”

胖子說着就要去開門,卻是被一直沒開口說話的馬臉壯漢攔住了,只見他眉頭緊鎖,警惕道:“不會有詐吧?萬一她是喪屍進來套路我們的呢?”

胖子現在猴急的不行,看見馬臉阻攔他,馬上不喜道:“草!喪屍就喪屍唄,她咬人靠嘴,你把她嘴裏塞點東西,再用膠帶糊上,她咬個J8咬!”

“呃,聰明啊! 龍鳳寶寶:總裁的獨愛 我怎麼沒想到呢?”

馬臉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然後還脫下鞋子,把兩隻腳上的臭襪子脫了下來。

“臥槽!你個逼損不損啊,你那襪子穿了一個星期了吧,臭死了!”憨厚壯漢捏着鼻子,一臉嫌棄道。

“你懂錘子,這樣纔夠勁!”馬臉腹黑的翻了個白眼。

接着四人對視一眼,決定救門口那個妹子,然後刀疤臉就打開了門。

門一開,衣衫凌亂的女孩就撲了進來,直接撲進了刀疤臉懷中,哭哭啼啼道:“大哥,救我啊,有人要強J我!”

“誰啊!看老子幫你教訓他!”刀疤臉很是裝逼的哼了一聲,大搖大擺出了門。

然而他纔剛出門,就看到走廊上搖搖晃晃如行屍走肉般走過來的三個人,他們表情呆滯,臉色慘白,勃頸處還躺着鮮血,彷彿被刀子隔斷了大動脈一樣。

那詭異的場景讓刀疤臉的臉當時就綠了,驚呼道:“尼瑪的!這什麼鬼!”

其他三人也都探出腦袋,朝着那三人看去,這一看也是吃了一驚,其中馬臉眼神驚懼的喊道:“這他媽好像是喪屍啊!草!你快點進來,把門鎖上,這玩意我們不一定懟的過!”

“草!還用你說啊!”刀疤臉說着就退回了房間,鎖死了門。

直到門鎖鎖死的聲音響起,這四名壯漢才鬆了一口氣,其中憨厚壯漢狐疑的打量了女孩一眼,問道:“你叫什麼名字,這怎麼回事啊?”

女孩掩面抽泣道:“我叫趙曉呈,剛纔有幾個男的把我按在房間裏想強J我,差點被他們得逞的時候,門外忽然響起了敲門聲,我趁他們走神,就跑到門口打開了門,然後就看到了走廊上那種東西,接着他們就咬了那幾個男的,然後那幾個男的都變成了那種東西……” “臥槽!一屋子人都被咬了,就你沒被咬?”馬臉狐疑的盯着趙曉呈,彷彿不太相信她的話。

趙曉呈聞言,趕忙將領子往下拉了拉,露出光滑白皙的脖頸,辯解道:“我真的沒被咬,不信你們看,再說了我要是被咬了,早就變成走廊上那幾個人的樣子了,哪還會喊救命……”

胖子摸了摸腦門,表情猥瑣道:“嗯,你說的有些道理,不過爲了安全起見,我們還是要檢查一下,來把衣服脫了,讓哥幾個好好看看。”

其實他們四個現在已經相信趙曉呈不是喪屍了,因爲門外那三個喪屍和正常人區別太大,幾乎一眼就能分辨出來,不過也正是因爲這樣,才讓他們掉入了趙曉呈的陷阱!

“這樣不好吧……”

趙曉呈神情很是遲疑,但是她的手還是伸向了鈕釦,那副欲拒還迎的模樣,頓時讓面前四個色慾薰心的壯漢都是吞了一下口水,忍不住走上前將她圍了起來,動手動腳的。

胖子還想伸出舌頭舔她,不過就在她伸脖子的一剎那,趙曉呈眼神一冷,張嘴就咬了上去。

“啊!”

胖子尖叫一聲,擡手就是一巴掌,直接給趙曉呈扇倒在地,嘴裏罵咧道:“你個賤人,敢咬老子!”

這突兀的一幕,讓另外三人都怔住了,隨即他們將目光轉向了胖子的脖頸,那一口咬的特別重,幾乎撕下來一塊肉,鮮血嘩啦啦的淌了一地。

“臥槽!你被咬啦,她不會是喪屍吧?”馬臉皺眉道。

“喪個J8喪,她就是屬狗的。”胖子此刻仍不相信趙曉呈是喪屍。

這時候,趙曉呈聲音冰冷道:“你們幾個殺千刀的王八蛋,跟那屋那幾個強J犯一樣,沒有人性,還要檢查我的身體,你們心裏想的什麼以爲我不知道嗎!”

趙曉呈的話讓四人都是一怔,隨即四人的憨厚臉全部變成了陰險臉。

其中刀疤臉冷哼一聲,惡狠狠道:“草!你就是個雞,裝什麼?草你一下你不爽啊?還跟大爺在那裝?大爺我就是性情中人,今天非得治治你這個裝逼的毛病!”

說着,跟旁邊幾個人衝上去按住趙曉呈手和腳,扒着她身上僅有的衣服。

而趙曉呈則是死命掙扎着,嘴裏高喊着不要不要。

只是色令智昏的他們都沒有發現,剛纔被咬過的胖子,身體忽然顫抖了一下,又顫抖了一下……

接着他轉過身,朝着反方向走去,一直走到門口,伸手打開了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