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到蘇夢妍的話,小八瞬間急了,道:“不是,你誤會了!她剛從海南迴來,我也是才知道她是這個學校的學生的,偶爾碰到一起了,所以纔出來一起吃了個飯。”

“呵呵~”

聽到小八的話,蘇夢妍微微的笑了,輕輕地說道:“不用解釋~你的意思我都懂~”

“那你….”

小八有些愣住了。

這時,蘇夢妍笑了笑,說道:“我從來不會要求別人什麼,不管她以後會是你什麼人,只要你以後心裏還能有我的位置,就夠了….”

聽到這話,小八默然了…

最終,沉默着點了點頭…

“呵呵,好了~該回去了!”

蘇夢妍笑了笑,收拾好了桌上的五個餐盤,一起端着走向了那回收餐盤的地方。

小八坐在原地,愣了好久,最後起身跟着蘇夢妍兩人一同走回了教室….

在同一時刻,江素素躲藏在餐廳的某一個角落,看着那起身並肩離去的兩人,兩道晶瑩的淚水從眼眶裏不住地流了下來….

….

轉眼間,已經到了週末。

期間的幾天江素素一直都沒有再聯繫過他,更沒有再次找上門來。這幾天過的很是溫和、平淡。

已經是早上八點,小八躺在家裏憨憨沉睡。

暮然,這時放在一旁的手機“叮鈴鈴”“叮鈴鈴”的響了。

這來電鈴聲把小八從睡夢中叫醒過來,也沒看是誰打來的就暈暈乎乎的接了起來。

“喂?”

這時電話那頭傳來了江素素的聲音。

“我的天吶,你還在睡啊~!太陽都照屁股了!”

“呵呵,週末嘛!大小姐,什麼事兒啊?”

小八迷迷糊糊的笑着說道。

“你快點起來,我十分鐘之後到你家!你陪我去個地方!”

“哈?不會又去陪你相親吧?”小八笑道。

“哎呀不是啦!”

“那是去哪兒啊?”小八疑惑。

“到了你就知道了,快點收拾哈!”

說完,江素素就掛掉了電話。

小八見了一臉的無奈,江素素這又要鬧哪樣?!

想了想只能搖頭嘆了兩口氣,沒辦法只能起牀了。

小八穿好衣服,洗了把臉,刷了個牙,微波爐燙了一杯牛奶剛喝兩口這時候手機再次傳來了聲音。

“喂大小姐,你好快啊!我這還沒吃完早飯呢!”小八說着,又忍着燙“咕咚”“咕咚灌了兩口牛奶。”

“哎呀,早餐我給你買好了!快下來吧,車上吃!”

“啊,好,好…我這就下去。”

小八說完就掛斷了電話,連忙穿好外套蹬上鞋子就竄了下去。

等跑到樓下,見江素素開車那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早已經在下面等候了。

“這麼着急,這是要去哪兒啊?”

小八快速的坐到了江素素的旁邊,拉過安全帶,說道。

“看海去!”

“哈?看海?”

小八傻眼了,接着紅色的法拉利瞬時啓動,發動機咆哮着“咻”的一下就竄了出去。

紅色的法拉利在高速路上如一道紅色閃電一般在飛速的疾馳。

據小八得知,他們這個城市距離海邊隔着兩個大城市,至少有三百里距離!江素素居然要去看海!並且看她的臉上寫着濃濃的期待的神色,嘴角微動好像還在悄聲的哼唱着歌。

看來江素素不是在開玩笑的。

一個小時後,車子下了高速,在市區蜿蜒路轉的浪費了好一會兒,車子終於是緩緩地開到了海邊。

金色的沙灘,東邊升起的太陽慢慢升起,飽滿的陽光繞過海平面,直直的照射在那金色的沙灘上。看起來溫溫柔和,讓人忍不住想上去打一個滾。溫柔的海風撩撥着廣袤的海平面,蹭起一片浪花,擊打在那沙灘與海交界的石頭上,激起一片微小的浪花。

“撲噠…撲噠…”

….

“呼啊~”

蘇夢妍站在車前,打開雙臂,閉着眼肆意的享受着面前的一切。臉上寫滿了暖暖的幸福。

“呼~好美啊~”

“呵呵,是啊。確實很美。”

小八望着眼前的海浪,還有這金碧輝煌的沙灘,心裏也是無比的陶醉。

兩人脫掉了鞋子,走在了那海水與沙灘交界的位置。江素素調皮的踩在那石頭上,蹦蹦跳跳。

小八站在下面,一隻手拉着她的胳膊,護佑着他。兩人相持的走着,在那海岸邊留下了一排長長的腳印,直通到了很遠的地方。

可能是走累了,兩人找了一塊巨大的石頭,就地坐了下來。

江素素臉上滿臉的滿足與幸福。

小八看到她的樣子,心裏也很是欣慰。

這時,江素素慢慢地看向了他,眸子中好似藏匿了一張嘴,在訴說什麼一樣。這時江素素開口了….

“小八,我在很久以前就想來海邊玩了~可惜,這麼多年,一直沒喲找到合適的人。你還是第一個陪我來海邊的人…”

聽到這話,小八也是欣然的笑了,道:“呵呵,你爲什麼喜歡海邊?”

江素素笑着搖了搖頭。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看到了大海,心情會變得暢快些吧!”

聽到這話,小八一下子沉默了。江素素那一言一行,都好像在和他訴說着什麼。

“呼~!”

江素素長呼了一口氣,笑着說道:“小八,我第一次遇到你的時候看你的牌子上寫了很多,你應該不止僅僅會降妖除魔吧?”

小八見江素素笑了,也是嘿嘿笑了起來,說道:“你忘啦?我什麼都會!”

“那你會算命嗎?!”

“哈?”小八傻眼了。

“會嗎?”江素素急問。

小八愕然的點了點頭,道:“會,會一些…”

“那你幫我算一下吧!”

江素素說着,伸出了自己那嫩白纖細的小手,遞到了小八的眼前… “你想算什麼?”小八望着江素素伸出來的那隻嫩白細滑的手輕聲問。

“你不是能掐會算嗎?你猜我想算什麼?”

江素素滿臉內涵的看着小八,微微的笑着。

邪帝梟寵:神醫狂后 這時,小八扭頭會心一笑,道:“呵呵,你們女生想算的也無非是姻緣、命運。”

聽到這話,江素素一時也沒有回答。

接着小八挪動着身子趴在江素素的耳邊,壞壞的笑道:“姻緣和命運,你打算算哪個?”

聽到這話,江素素的臉唰一下紅了。

“你想什麼呢?!”江素素羞紅着臉舉起小拳頭打了一下小八,急忙又解釋道:“我,我就是對我的未來比較好奇!難道你對自己的未來不好奇嗎?”

聽到這話,小八先是一笑然後又長呼了一口氣深沉的說道:“呼~我的未來的結局是註定好的,沒什麼好奇的。”

“註定好了的?”

江素素抽回了手,滿臉的疑惑。

“是啊~我的命運的終點,早就在我三歲那年就註定了….”小八說着,深深地往向了那片大海。

“什麼意思?”

江素素看着小八疑聲問。

凰主霸權:公主挽城 小八頓了一會兒,然後又看向了江素素。

“算了,不提那些深沉的話題了。倒是你,你想算什麼啊?我也許可以幫你看看!”

小八一臉壞笑的說道。

聽到這話,江素素的臉色慢慢變得深沉起來,慢慢的蜷起了身子,胳膊抱住了腿。

“我就想知道我的未來是什麼樣的。”

江素素小聲說着,臉色變得有些苦澀。

小八見到江素素這沉沉的樣子,一下子笑了起來,道:“哈哈,好吧,八爺就破天荒給你測測!但是天機不可窺視的太過明朗,這你明白嗎?”

小八富有內涵的笑着,江素素聽了微微的點了點頭。

“好!來吧!”

小八長呼了一聲,就整理起了衣服,搞得很大陣勢一樣。

這時,江素素悄悄地把手、伸了出來,伸到了小八的面前。

“不是,你幹嘛?”

小八看着江素素的那隻手疑惑的問。

“算命啊~算命的不都得看手相,摸骨什麼的嗎?”江素素一臉茫然的說。

聽到這話,小八“噗嗤”一下子噴了。

“哈哈,你聽誰說的!”

“那些算命的好像都這麼幹的。”江素素懵懂道。

這時候小八心裏已經笑的人仰馬翻,看着江素素那隻雪白嫩滑的手,雖然自己很想借機上去狠狠地摸兩把,但是小八轉念一想那樣實在是太猥瑣了。要摸,也要光明正大的摸!

“不用~”

小八隻手一揮,笑着說道。

“啊?那怎麼做到啊?”江素素疑惑。

“你只要坐在那就行,其他的交給我!”

“哦,哦,好….”

兩人對坐在海邊的石頭上,小八看見江素素身體有些緊繃,緊閉着眼,看起來很緊張。

“呵呵,放鬆~”

小八拍了拍江素素的肩膀,璇既自己動作了起來。

“哈依~!”

小八大喝一聲,頓時眸子綻放出了無比耀眼的白光!

“開!”

白光頓時大盛,將周圍的太陽光都比的黯淡了不少。

“哈依!”

“咻~”

忽然間自白光當中有一團更加閃耀的光芒飛了出來,在空中旋轉了一週後又沒入了小八的臉上。

“好,好了嗎?”

江素素低沉着頭,有些緊張的說道。

小八見了微微一笑,道:“別緊張,把臉露出來,別睜眼!”

這時候江素素慢慢的擡起了頭,在這颳着絲絲涼意的海風下,江素素臉上居然凝聚出了細小的汗珠。

小八神色正然,盤坐端莊,左手的中間三根指頭慢慢地觸碰在了江素素的額頭。

在小八碰到江素素額頭的一瞬間,明顯能感受到江素素身體顫抖了一下。

小八不以爲然,慢慢地閉上了眼睛。

轉瞬間,在小八的腦海中瞬間出現了大量的畫面。

斷斷續續,點點滴滴。

有戀愛中,有操勞中,還有暮色垂年望着的日落….

不過那裏面的人不是由真人構成的,而是一個又一個的影子。小八無法窺視那些人是誰,但是小八可以探索着去觀摩一些那影子的信息。

過了好久,小八慢慢地收回了自己的靈光,也慢慢地睜開了眼。

“呼~”

小八長呼一口氣,將手抽了回來。

“怎麼樣?算出來了嗎?”

江素素輕聲問,看錶情很是緊張。

“你不用緊張,命運在人誕生之前就已經規劃好了。就算你知道了,你也沒辦法去影響它,改變他。”小八正經的說道。

聽到這話,江素素纔是稍稍安下了心,慢慢地睜開了他那明媚靈動的眸子。

“我的未來,是怎麼樣的?”江素素望着小八細聲的問。

看着江素素那一臉期待的樣子,小八微微的笑了,道:“呵呵,你想先知道什麼?”

“姻緣。”

江素素說着,羞紅着臉慢慢地低下了頭。

這時,小八一下子笑了出來,道:“好!我回想一下啊~”

小八說着作勢開始擺弄起了手指頭,做出一副算命老道士掐指的樣子。

緊接着,他猛地睜開了眼睛,笑着說道:“好!我已經算出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