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聽陳墨這麼說,我立刻轉頭,透過車窗往後望去,由於我們的車現在正行駛在城市主幹道上,路上車輛不少,根本弄不清楚到底是那輛車在跟著我們。

「你說的是哪輛車?」我沖陳墨問道。

「那台銀色的賓士跑車。」

。 「秦舒姐。」

秦舒和褚洲剛準備進電梯,身後傳來穆歡的聲音。

秦舒轉過頭,只見穆歡一臉苦惱地走了過來。

她心思微動,朝身旁的褚洲示意道:「你先走吧。」

等褚洲進了電梯后,秦舒看向穆歡,「你找我有事?」

穆歡似乎有些糾結,遲疑好一會兒,才慢慢說道:「我看了網上的消息,沒想到他們竟然認為是您抄襲了國醫院的疫苗,現在到處都在議論這件事,不知道……您打算怎麼應對?」

「暫時還沒有考慮好。」

秦舒隨口回了一句,目光在她臉上不經意地掠過,說道:「不過,研發疫苗的時候你是一直跟着我的,你覺得我研發的疫苗是抄襲的嗎?」

面對秦舒的反問,穆歡愣了一下,隨即下意識地回答:「當然不是,秦舒姐您肯定不會做這種事情。」

「那就好。」

秦舒淡淡地一笑,繼續說道:「如果調查的時候需要當堂對峙,我希望你能幫我做個證明。眼下,也沒有比你更合適的證人了。」

首發網址et

穆歡附和地點點頭,「沒問題,之前我就說過,如果需要我出面作證,您只管說一聲,我一定會站出來的幫您證明清白。」

「謝謝了。」

秦舒朝她擺擺手,轉身進了電梯。

穆歡卻尤自站在原地,因為秦舒的那一聲「謝謝」陷入了怔愣。

半晌,她才慢慢回過頭來,眼中露出一絲諷刺。

看來這次的事情確實是讓秦舒陷入了困境,否則,一貫聰明高冷的她,又怎麼會輕易相信了自己,而且,還向自己道謝?

對上國醫院這樣的醫學界頂尖權威,哪怕秦舒有褚氏在背後撐腰,也只有一種結果……

穆歡唇角輕勾,回到自己房間,拿出了手機。

「秦舒這邊已經無計可施,我會按照您的計劃全力配合,希望事成之後,您答應我的事情不要忘記……」

發完消息,她看着窗外明媚的暖陽,臉上緩緩露出了一抹期待的笑容。

辛家。

上次秦舒和潘中裕辨診失敗的事情才過去沒多久,網上又鋪天蓋地的傳開了她負責研發的conx01疫苗抄襲國醫院的,一息,讓人想要無視也難。

飯桌上,辛家人討論著這件事情。

「我已經跟老師那邊聯繫過了,褚氏疫苗和老師他們研發的疫苗相似度高達百分之九十,根據現在的調查情況,確實是……秦舒剽竊了老師的研發成果。」

辛寶娥緩緩說出這番話,不動聲色地觀察著安若晴的反應。

她希望從她臉上看到她對秦舒的失望和厭惡。

但安若晴只是皺了皺眉,並沒有說什麼。

反倒是辛裕不贊同的聲音緊接着響了起來:

「不對,秦舒應該很清楚,國內的這幾家疫苗最後都會進行統一評測,她剽竊國醫院的疫苗遲早會露餡。我覺得她不像是會做這種事情的人。」

辛寶娥狀若無奈地輕嘆了一口氣,「哥,其實我也不願意相信這種事情。但潘老師剛才在電話里跟我說的很清楚,他那邊已經掌握了證據。」黑子沒有回復,只是不到三分鐘后,兩人再次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里。

依舊打鬥不停,但無論是鬥法還是戰鬥,卡魯斯都在黑子之下,雖然還是不可思議,但我依舊不清楚黑子的實力,實在是讓人想不通,總給人一種打不過又輸不了的感覺。

我不經好奇黑子的上限究竟在什麼地步。

……

《陰屍帝命》434章潘亞魔盒 「OK,這是第一個要求。」陳宇滿意地一點頭。

「你有多少要求?我不可能全部答應你的。」渡邊有些怒了,他覺得陳宇肯定會提很多無理的條件。

「你放心,我只有兩個條件,剛才是第一個,現在還有一個。」陳宇微微一笑。

「下一個條件,是什麼?」上川盯著陳宇。

「和何氏集團合作,一切條件,以何氏集團提出來的為準,也就是說,何氏集團可以提任何要求,你都要答應。」陳宇淡淡地說。

「這不可能。」上川直接炸了,他一拍桌子吼道:「我們是不可能答應你這無理的要求的。」

「你記著,我是在通知你,可不是在和你商量。」陳宇站起來,他笑呵呵地說:「你不同意,等著繼續坐回輪椅上吧。」

「另外告訴你一句,你的病發展的很快,如果沒有我干預治療,半年之內,你必癱瘓。」

「你…」上川幾乎被氣炸了他怒道:「我就不相信華夏除了你之外沒有其他的人能治好我。」

「你的病除了我,還真的沒有人能治得好,不信請便。」陳宇笑道。

「上川先生,我知道華夏有位神醫現在就在豐陵,他年齡大,經驗肯定更足,這小子能治的病,他肯定也能治。」渡邊終於找到機會表現了。

「你說的是葯神山羅回春吧?」陳宇瞥了渡邊一眼:「他正在我的診所里打雜呢,這個病不要說他沒辦法,就算他有辦法也不會出手。」

「你憑什麼這麼說?」渡邊怒道:「我就不信你的醫術真的到了天下無敵的地步了。」

「因為,他是我徒弟。」陳宇起身,收起桌子上的銀針:「上川,給你兩天的時間考慮,如果你同意,就拿著這份合同,主動去找何氏。」

「如果不同意,那就當我沒來過,不過提醒你一句,你的病一旦治療開始,那是不能停的,第一和第二次行針時間不能超過一周,否則,就算是我自己也救不回來你。」

「你在威脅我?」上川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沒錯,我就是在威脅你,如果你覺得自己活夠了,看淡生死了,那就當我今天沒有來過。」陳宇淡淡一笑。

「你可知道我是什麼身份?」上川臉上的表情漸漸地平靜了下來,如果按陳宇所說,那麼他們神源在華夏將處處受制。

而且他們的核心技術也極有可能會泄露,以後華夏的某些行業將不再受制於他們,那他們將損失嚴重。

而且他們的核心技術一旦泄露,那麼事情就不是簡單的事情,他們的對華計劃將受到嚴重的影響。

「上川井海,一個老戰犯的後人。」陳宇淡淡的一笑道:「表面上你這些年對華援助很多,看起來也慷慨。」

「但事實上,你們發往我們這裡的產品,都是殘次品,而且所謂的技術也是你們早就淘汰不用的技術,從我們這裡賺取了大量的財富,反過來我們還要感激你們?」

陳宇瞥了他一眼道:「奉勸你一句話,出來混的遲早是要還的,你這道貌岸然的虛偽樣子,遲早要被揭露出來的。」

「陳宇,你就不怕我通過其他方式向你施壓嗎?你知道我們神源的來歷嗎?」上川耐著性子。

「知道,扶桑最強的科技公司,而且和扶桑三大社團之一的杜松社關係十分密切,你是想告訴我,只要你一聲令下,杜松社就會來找我麻煩對嗎?」陳宇笑了。

「你既然知道,那就不應該這樣對我的。」上川冷冷地說。

「首先,你的病拖不起,七天之內,如果我不第二次行針,就算是我也沒辦法把你從瀕死的邊緣中挽救回來。」陳宇冷笑道。

「其次,你真的以為杜邊社敢來找我麻煩?這裡是華夏,他們只要敢來,我保證他們有來無回。」

上川臉色鐵青,他一言不發地坐了下來。

陳宇現在拿捏他拿的死死的,讓他動都動彈不得,他是真的一點辦法也沒有了。

「好好考慮一下吧,三天內給我回復,如果給不了我回復,那你就另請高明去吧。」陳宇笑了,他看了一眼上川的臉色,然後轉身離開。

「上川先生,我們怎麼辦?」渡邊現在還在努力地討好上川,他拚命搖尾乞憐的樣子真的讓人覺的可悲。

「滾。」上川井海突然一巴掌抽在渡邊的臉上。

「是是,上川先生你不要急,一定會有辦法的。」渡邊捂著自己的半邊臉,慌張地退了下去。

把渡邊趕出去了以後,上川撲通一聲坐倒在椅子上,他扶著自己的雙腿,陳宇行針的針力,已經在他身上慢慢的消退了。

酒店總統套間中,何靈韻在處理著跟前的一堆文件。

神源已經起訴何氏專利侵權,一系列連鎖問題也隨之而來。

而她現在的壓力,不是神源,而是來自盛京何氏。

她執掌何氏已經十餘年,何家的一些人早已經有所不滿,他們會在神源這個問題上做文章,到時候少不了幾場逼宮。

「姐,神源那邊撤訴了,而且渡邊被解僱,現在來了一個新的負責人,態度極好要和我們談合作的問題。」正當何靈韻一籌莫展的時候,沐夕匆匆地沖了進來。

「怎麼回事?」何靈韻吃了一驚,她本來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了,可是現在事情居然有了這樣的反轉。

「我還不太清楚。」沐夕取出一份合同道:「這是他們擬的合同,我已經找人核對過了,所有的因素都是有利於我們的。」

「而且他們打算在華夏建立生產線的合作方,已經確定是我們何氏了。」沐夕道:「條件由我們敲定。」

「是小宇做的?」何靈韻終於反應了過來。

「在豐陵,我們並不認識任何人,除了他,我想不出來有誰會幫我們。」沐夕也有些疑惑:「但是他有這麼大的能量嗎?」

「他是一名十分厲害的中醫,我聽說,神源亞洲區總裁上川井海患漸凍症,已經下肢癱瘓。」何靈韻也是聰明絕頂之人,稍稍一想便想到了其中的緣由。

「這就難怪了,上川那老東西怕死吧。」沐夕這才恍然大悟。

「我也沒想到,本來這次來我只有一半把握,我也沒想到居然有這樣的轉機。」何靈韻神色複雜:「快點查下他的信息。」

「查到了一些。」沐夕放下了一份資料:「他的父親,確實是養父。」

「恩,那他的親生父母是誰?」何靈韻問。

「目前不清楚,他養父撿到他的時候,他應該不到一個月,上面有他的出生年月和他的名字,除此之外別無他物。」

「他的出生年月是多少?」何靈韻盯著沐夕。

「和你那沒見過一面的孩子,一模一樣。」沐夕又拿出一份資料,放到了何靈韻的跟前。

何靈韻盯著那熟記於胸的日期,她臉色蒼白,突然她腳下一個踉蹌。

「姐,你怎麼了?」沐夕吃了一驚,連忙扶著她坐到了一邊。

「我沒事…我要見他,現在。」何靈韻撫著胸口,她的心跳的厲害。

「姐,你先別衝動,有些事情我現在還暫時沒有查清楚,等我查清楚后確定后再說。」沐夕為她倒了一杯水。

「不,我等不了了,我要找他,我要當場和他驗DNA。」何靈韻失聲痛哭:「你知道我這些年是怎麼過的嗎?」

「我一直認為是我把他丟了,我幾乎每天都在自責,如果我生下他以後緊緊地抱著他,不讓任何人碰,或許他就不會離開我了。」

「姐,這真的不怪你,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誰也不知道,你昏迷,姓陳的混蛋和他的小三花天酒地。」

。 這些老科學家都是國家巨大的財富,絕對不能有任何閃失!

隨著鍾老的喊話,那些激動的教授漸漸冷靜下來。

那名跌倒的老教授急忙站起來,迅速地扶起桌子,臉上少許的尷尬中,更多的是興奮!

冷靜下來的教授偷偷看了一眼戴老。

戴老面色平靜,沒有因為他們的失態而不滿。

他們哪裡知道,戴老完全理解這些老科學的狂熱。

他在第一次看到這個視頻的時候,也差不多激動成這樣。

自己都這樣了,更何況是那些研究了一輩子的科學家?

戴老雖然不是科學家,可是正如鍾老說的那樣,子彈拐彎可以通過改變外形來實現,但是不在施加外力的情況下,大角度拐彎繞過障礙物,精準打擊目標是絕對不可能的。

子彈不是制導導彈,能夠按照雷達鎖定,改變方向。

更何況在幾百米的直線距離內,子彈超過980米/秒的射擊速度,反應的時間不到一秒,怎麼讓它改變方向?

現在,畫面中出現的現象已經超出所有人的認知。

可以說,他們原先搭建起來的物理學體系全部破碎!

這已經不是他們認知的物理世界。

因此,可以想象這樣的衝擊對這些科學家來說,有多大!

視頻繼續播放,這些科學家呼吸不斷粗重。

他們看到的每一幕,就算是在科幻電影里都沒那麼誇張。

狙擊槍每一次噴出火焰,右邊的窗口會跳出各種分析,用數據來說話,讓人的視覺角度更加直觀。

甚至有些畫面,他們能看得出對方在射擊的時候,槍械形成的后坐力非常小,根本影響不到對方。

但是射齣子彈的威力摧枯拉朽,大樹直接洞穿,將人大飛出去,又在圍牆轟出一個大洞!

這還能稱之為子彈嗎?炮彈都沒這樣的殺傷力!

最為詭異的是子彈像是長了眼睛一樣,不管武裝分子躲在什麼地方,用什麼東西格擋,都無法躲避被爆頭的命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