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胡校長並不歧視農村人。

他這縣一中,聚焦了全縣最優秀的學生,其中不少學生,都是農村來的。

只要能考出好成績,考上好大學,都是好學生,不管你是農村還是城市。

在這一點上,胡校長還是挺開明的。

江山如畫:執子之手 「你們是?」胡校長不動聲色的問了一句。

「我們是朱小蓮的父母,嗯,才從你們學校畢業的那個朱小蓮,我們以前來學校開家長會,都見過你的。」朱貴明趕緊作著自我介紹。

只不過,是他們遠遠見過胡校長在上面開會發言,而他們是根本沒機會走到前面去。

「哦。」胡校長向著兩人點點頭。

對於全校這麼多的學生,胡校長不一定人人都認識。

但是,一年全校就這麼十幾二十個考上大學的人,胡校長還都是認識。

而這朱小蓮,也就恰好是這麼十幾二十人人當中。

「你們這是找我有事?」胡校長就直接問出口。 「沒事沒事。」張金芳連連否認:「就是小蓮在京城讀書,說一切都好,全靠當初學校的培養,這讓我們有空,就來學校,幫她看望一下各位老師還有胡校長,表示一下謝意。」

朱貴明已經將他們的「謝意」給表示了出來。

那就是一些香腸臘肉,還加了一瓶酒。

胡校長皺著眉。

這學生考上了大學,回母校來看看,也是常事。

但要感謝的,大多也就是班主任或者課任老師,有幾個會想著要來感謝校長啊。

而且,還要提著這麼一些東西過來感謝?

胡校長也就提著公文包,直接道:「朱小蓮父母,有什麼事,你們就直說吧,我的時間也很忙。」

「沒什麼事,我們也沒什麼事要找你,就純粹是替小蓮過來,表示一下她的謝意。」朱貴明連聲申明。

胡校長也沒空跟她們扯這麼多了:「既然是這樣,那朱小蓮同學的謝意,我心領了。要是沒事,你們就回去吧,以後也別這麼提著東西過來了,讓人看見了,誤會不好。」

張金芳有些急了。

這專程過來找胡校長,結果還讓他們以後別來,這怎麼行?

狼的誘惑:老公,要定你! 張金芳就連聲道:「胡校長,其實吧,我們還真是有點事要找你。」

胡校長一聽,看吧,果真是沒什麼好事。

要是換作一般的學生家長這麼找上門來,胡校長一般都是拒絕的。

但是,這是朱小蓮的家長,一個已經考上了大學的學生家長找上門,胡校長感覺,能幫一把,還是可以幫一把的。

誰知道人家上了大學后,又是什麼造化?

「有事進來說吧。」胡校長示意兩人,跟著他先進屋了,省得這站在外面說話,讓人看著都影響不好。

****

硃砂抽空去了一趟「辣妹子」小吃店。

去渝城給李明蓉買的新衣服還有新挎包,得送到李明蓉的手上。

硃砂去的時候,當然是挑了時間去的。

她當然知道,平時上學,學生多,特別是中午的時候,李明蓉她們完全是忙得腳跟都不沾邊。

硃砂就避開了這個高峰期,選了周末的時候過來。

周末的時候,大多數的學生都不在校,小吃店也就比較冷清,硃砂也能好好的跟李明蓉說說話。

她過來的時候,果然李明蓉這邊的生意就比較冷清,店裡都沒有顧客。

李明蓉甚至節約得連燈都沒有開,自己端了盆子,坐在門口剝著大蒜。

見得硃砂過來,李明蓉連忙把裝大蒜的盆子端開,拍拍身上的大蒜殼,站了起來。

「硃砂,你今天有空過來了?」李明蓉將硃砂迎進去,又問著李青松的情況:「你爸的身體怎麼樣了?上次他出院,我這邊也忙,走不開,還沒空去看他。」

「放心吧,小姑,醫生都同意他出院,肯定沒有多大的問題,這又養了一段時間,完全沒事了,他又出去繼續幹活了。」硃砂笑笑,回答著李明蓉的問題。

「那就好,不過還是要提醒著他,別為了掙錢,也太拚命了,這身體還是要注意。」李明蓉提醒著。 以往在農村,沒有掙錢的門道,只能地里刨食,也就得過且過。

現在,硃砂帶著她們出來見了世面,也發現了掙錢的門道,當然也就急著賺錢。

太窮了,以往真的太窮了,窮得她們恨不得再拼死拼活,多掙一點錢。

李明蓉自己都有這樣的心理。

她都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不睡覺,這樣多掙一點錢。

但李青松一住院,還是給李明蓉提了一個醒,這錢要賺,但也不能拼了命的賺,否則,這賺的錢,還不夠醫藥費啊。

硃砂也知道,自己這個小姑,也就是這麼溫順和細緻。

兩人聊著天,硃砂也就把帶過來的新衣還有新挎包,拿出來遞給李明蓉。

「這是給我的?」李明蓉接過新衣服,還有些茫然。

「是啊,我在渝城的時候看見,感覺特別合適你,所以,就給你捎回來。」硃砂笑著回答,示意李明蓉去試試。

「你這孩子,怎麼這麼亂花錢呢?」李明蓉嗔怪著,可心中還是暖暖。

自己的這個侄女真好,啥地方,都想著自己。

楊大嫂從裡面鑽出來,也是誇了一句:「瞧瞧,你這侄女,比親生女兒都還孝順。這對你,可是百分百的好。」

「那是。」李明蓉驕傲的回答一句,接過話:「可比李果這死傢伙強了十倍百倍,整天讀書不努力,平時也不來店裡幫忙,一點都不體貼。」

李果此刻背著東西過來,抽了抽嘴角,完全是無辜躺槍啊。

他哪有不努力讀書了?

是,他以往,是不想讀書,可那也是因為家裡的條件太差了,他想綴學后干點別的幫襯家裡。

現在家裡的經濟條件好轉,李明蓉也不用再為幾塊錢學費的事,在整個騎鞍村裡求爹爹告奶奶的借錢,李果當然也就靜得下心來讀書了。

何況,他平時周末來店裡,也想幫忙啊。

可惜周末本來店裡也沒什麼生意,一想幫忙,李明蓉就催他自己用功讀書去,怎麼現在反而怪自己不體貼不幫忙了?

這真是自己的親媽嗎?

就算要誇硃砂姐好,也不至少拉自己來墊背啊。

李果正想上前說道說道,可李明蓉的話題,又直接從李果的身上跳開,回到了那兩件新衣服的身上:「這衣服,顏色是不是太鮮艷了?我穿合適嗎?」

這面料,看著就不錯,李明蓉摸著,打從心底喜歡。

可是,她也就是在想,這麼鮮艷的顏色,她不合適啊。

「小姑,這顏色,怎麼不合適了?你才三十多歲,穿鮮艷一點,正好。」硃砂拿過衣服,在李明蓉的身上比劃著:「看看,這穿上這樣的新衣,都襯得你的皮膚,比以往的白多了。」

李果在旁邊也是誇道:「是啊,媽,你也應該穿得漂亮一點,你才三十三歲,不是搞得自己象六十多歲似的。」

李明蓉立刻嗔怪著李果:「還不是你把我氣老了的。」

嘴上埋汰歸埋汰,但包括楊大嫂這些人,都還是承認,這陣子的李明蓉,確實氣色各方面的都不錯了。 以往在農村,家境太窮,又因為被男人拋棄,李明蓉是身心都是疲憊,相由心生,自然是看著各種老相了。

可現在,經營著這個小吃店,雖然也很忙很累,可是,心底踏實有底氣了,不再象以往那樣整天愁眉苦臉的焦慮著事情。

又因為整天迎來送往,需要笑臉迎人,李明蓉的心態也樂觀了許多,再加上不再整天在外面風吹日晒,李明蓉的皮膚這些,也在慢慢的好轉。

李家的基因都不錯,不管是李青松還是李明蓉,其實都是有底子的。

只不過,那些青春最終,都被歲月無情的催殘。

可現在,因為硃砂的原因,帶著大家都有了改變,李青松也在慢慢的增加一點自信,李明蓉也在慢慢的煥發活力。

在眾人的勸說中,李明蓉還是去將新衣給換上。

她從裡間出來,因為換了新衣服,還各種不自在,這兒拉拉,那兒扯扯,生怕哪兒不合適。

「所以說啊,這人是樁樁,全靠衣裳,真的沒錯。」 女扮男裝:國民影帝是女生 楊大嫂看著,拍了一下巴掌:「這一打扮打扮啊,還真是年輕了十幾歲。」

李果也在一旁看著。

他也是第一次發現,他的媽媽經過這麼打扮打扮,還是很年輕很漂亮的。

確實以往生活得太苦了,將李明蓉一個才三十多歲的女人,折磨得象個四五十歲的老太婆了。

李果暗自想,自己以後一定要努力,要出人頭地,要多掙錢,也努力給李明蓉買新衣服,買雪花膏,讓她一直美美的。

當然,也得給硃砂姐,也給硃砂買新衣服,買雪花膏。

雖然硃砂姐也能掙錢,可自己買的,也是一種心意。

李果正在這麼想著,就見得硃砂向他招招手。

李果就象一條聽話的小哈巴狗,乖乖的站到了硃砂的面前:「硃砂姐……」

「給,這是給你的禮物,一套學習資料。」硃砂從包中,將那一套新嶄嶄的學習資料,從書包中拿出來。

「我也有?」李果高興得幾乎一蹦三丈高:「真是太好了,我也終於有一套學習資料了。」

看著他這發自內心的高興,硃砂暗想,你就可樂吧。

相比後世那些整天被淹沒在題海中的孩子,這年頭的孩子,相對來說,可以說是又苦又輕鬆。

這些孩子,苦的是什麼,就是沒有什麼學習資料。

什麼東西,都完全靠手抄。

誰有了一本關於學習方面的書籍,簡直是當寶貝。

哪象後世,做不完的題,一個個小朋友們都想出各種應付老師的答案。

有說坐飛機掉了書包的。

有說被綁匪綁架,搶了作業的;

甚至有說家中起火,把試卷給燒了的……

對於這各種啼笑皆非的理由,硃砂只想對現在的李果說,少年,你悠著點吧,別高興得太早。

李果抱著書,竟捨不得撕開包裝膜,等去後面把手洗乾淨了,擦了又擦,才過來小心翼翼的撒開這個包裝膜。

他心中又有了改變。

剛才還在想,有了錢給李明蓉買新衣服,還要給硃砂姐買。 李果現在的想法就是,有了錢,先給硃砂姐買,還要給自己的媽買。

雖然同樣都要買,可這前後的關係,還真是轉變大啊。

要是李明蓉知道自己兒子心中的小九九,怕又是拿著掃把要打人了。

果真是養個兒子,還不如侄女孝順啊。

當然,硃砂過來,也不光是給李明蓉和李果帶了東西,連楊大嫂這樣幫工的人,硃砂還是送了一張絲巾和兩朵扎頭髮的絹花。

楊大嫂也沒料得,自己也有禮物。

第一次收到禮物,她還窘了個窘。

可這禮物,也是頗合她心意。

她的手在圍裙上擦了又擦,才喜笑顏開的接過絲巾和絹花:「我那小女兒,早就嚷嚷著要這扎頭髮的絹花兒,一直沒捨得給她買,這下好了,可算是如了她的意。」

硃砂見得大家滿意,她心中也滿意了。

這些小東西,在早天門批發市場拿的,本錢要不了多少,送人卻是皆大歡喜。

大家都是喜氣洋洋的聊著天,硃砂注意到,這小吃店斜對面,似乎也要修個什麼,有人在打木樁。

剛才來時,她就注意到了。

只是剛才沒有急著問,現在趁人都在,硃砂也就問著李明蓉:「小姑,這對面,是準備修個什麼?」

「不清楚啊,昨天都還沒有呢,這是要修啥?」李明蓉探頭看了一眼,也有些茫然。

硃砂粗粗的看了一眼,心中有些警覺。

這修的,該不會,也是房子吧?

難道現在這一中學校,也有了商業意識,決定多修些房子出來當門面房,租給大家?

可真要有這樣的商業意識,修建門面房,但也不應該只修這麼一處。

而且,還修在靠近校門的地方。

「走,李果,跟我去看看情況。」硃砂起身,招呼著李果。

她願意把李果帶在身邊,讓這傢伙跟著她,多經歷一點事,也他人生成長是有好處的。

硃砂記得,這學校傳達室的,是個姓鄧的水電雜工,平時愛好抽煙,自己這小吃店能開起來,都還是找他幫了忙。

摸了摸口袋,可惜,自己沒有帶一包煙在身上,也就還剩幾條絲巾。

好吧,但願這個老鄧,不是孤家寡人一人,否則,不管家中是有老婆還是有女兒,這絲巾,都能派上用場。

硃砂就帶著李果,笑眯眯的走到一中的傳達室門口,跟著老鄧套著近乎:「你好,鄧師傅,還認識我不?」

「認識,怎麼不認識。」鄧師傅笑了起來:「當初你這開小吃店,都還是我幫的忙。」

「是啊,這事,我一直記在心上呢。怎麼你一人在這兒?你中午不回家?中午是在學校吃飯,還是家人送飯過來啊?」硃砂就探聽著這鄧師傅的情況。

李果在旁邊,聽著硃砂笑眯眯的跟人扯南山蓋北網的。

所以說,他的硃砂姐,就是這麼厲害啊。

明明是要來打聽那新修地面的事,偏偏還能跟這個鄧師傅叨嘮這麼多。

娘娘又偷襲陛下了 「一般我都是回家吃,反正大女兒在家沒事,把飯煮好,我到點就回去吃。」鄧師傅回答。 鄧師傅是不經意的,就把硃砂所需要的情況給透露了。

硃砂一聽,就笑了起來:「鄧師傅,你真是好福氣,有這麼一個孝順的女兒。 薄情郎:妖孽男人別想跑 上次你幫了我,還一直沒感謝你呢,這次我托朋友,從外地帶了絲巾過來,這絲巾送你,你拿去送你大女兒吧。」

這無緣無故,就有人送東西,雖然這鄧師傅用不著,可如硃砂所言,家中大女兒需要啊。

鄧師傅也就高高興興的收下了:「那我就不客氣收下了。」

等他收下東西,硃砂又跟他隨便閑聊了幾句,然後,就把話題,扯到那邊新修的地上:「鄧師傅,我問問,這兒是要修什麼啊?你也知道,這動工修地,灰塵大,我怕影響我小吃店。」

看在硃砂這絲巾的份上,鄧師傅環視了一下左右,就壓低了聲音,神神秘秘的跟硃砂道:「我跟你說,這兒也是要修一個小吃店。」

硃砂心中咯登一下。

真是怕什麼來什麼。

這兒又要修一個小吃店,而且,位置還更靠近校門,那不是意味著,要把自己「辣妹子」小吃店的客源,給攔了許多?

鄧師傅看硃砂神情不自在,還安慰了硃砂一句:「其實也沒啥,這學校,這麼多的學生娃要吃飯,不是在這兒吃,就是在那兒吃。」

硃砂輕扯著唇,強笑了笑:「對,你說得對,這一屋兩頭坐,生意各種各,多來些不同口味的小吃店,對學生娃也是一個好事,可以豐富餐盤。」

硃砂就更細的打聽:「這過來開小吃店的,是什麼人啊?他們準備賣些什麼品種?我們也好過來嘗嘗鮮。」

對於這個,鄧師傅就不是很清楚了。

「我也不知道啊,這事,根本就不是我經手的,人家是直接找的胡校長,是胡校長打了招呼,讓他們在這兒開店。」鄧師傅無奈的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