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自打比試結束之後,四長老估計是腦殼裡面進了鐵水,當了三十年的女漢子不當了,儼然像是突然變回了嬌羞的女兒身,有事沒事就朝著少主殿跑,萬惡每次來得目的都是一樣的——

「少主,我要見葉天閣下!我想請他花前月下飲上幾杯酒,共聊一下人生!」

四長老一把抓住楊宣凌的肩膀,略帶著幾分激動的道。

而楊宣凌此刻儼然也是一副臉上笑嘻嘻心裡馬賣.批的模樣,只能是望著這四長老一陣苦笑。

楊敏今年三十五了,原本是發誓此生不嫁,座右銘就是男人都是大豬蹄子,但這幾天卻……

楊宣凌也是極為的無奈,他是真沒想到葉天居然是將楊敏這鐵血真男人都給撩動,看這架勢,要是葉天點了點頭,八抬大轎就要到少主殿來迎娶葉天了……

「四長老……你聽我一句勸,還是別動這個心思了,葉天他……唉,你們是不會有結果的。」

「不!少主,我相信感情是可以慢慢培養的!讓我見他一面!」楊敏用力的搖了搖頭,「我已經荒廢半生了,餘生之中,我不想在這般下去了!」

「我特么……」楊宣凌拳頭一捏,頗為的有些想打人……

「呼……四長老,你聽我說哈。」

「嗯,少主,你說。」

「葉天呢,現在正在閉關靜修。」

「沒事,我等他出關!」

「他這次出關之後,等到時機成熟,我們就要對北派動手,將之收服,收服了北派之後,葉天是要去統管北派的,不會留在南派之中。」

「這樣啊……」

見楊敏似乎是萌生出了幾分退卻的意思,楊宣凌立刻心中一喜,繼續加碼道:「四長老,你也知道,他去統管北派之後,你們幾乎是沒有見面的機會的,南北兩派相隔甚遠,又是大敵未出,鬼宗還在背後虎視眈眈,兒女私情的事情,還是放一放得好啊……」

「好吧,我明白了。」望著楊宣凌那語重心長的模樣,楊敏終於點了點頭。

然而就在楊宣凌欲要鬆一口氣的時候,楊敏卻是『噗通』一聲跪在了楊宣凌面前。

「少主在上,我願退下四長老的位置交還給宗門,從此跟在葉天閣下的身邊,他去哪裡,我去哪裡,希望少主能夠代替老門主恩准!」

「噗!」

楊宣凌感覺自己胸中梗著的一口老血當真是不吐不快了,兩眼一抹黑,手臂顫抖的扶著手邊的立柱,險些兩腿一蹬,就此駕鶴西去……

「宣凌,怎麼還不睡啊?」

忽然,葉天的聲音從後面響了起來。

那聲音聽著十分的柔軟,楊敏頗為驚喜的朝著葉天望去,卻是發現此刻的葉天穿著一身楊宣凌的袍子走了出來。

楊宣凌比葉天高上一頭,袍子自然也是寬大了不少,套在葉天身上顯得很是寬鬆,只見得葉天走上前來,一把拉起楊宣林,扯著他就要往回走。

「你再不回去睡,我要生氣了。」

葉天此刻居然是輕哼了一聲,儼然一副鬧情緒了的模樣!

「你你你……葉天閣下你居然是……額油!」

瞧得這一幕,楊敏也是嚇得不輕,轉頭就跑,心中怕是絕望的不行……

而一直等到她跑遠之後,葉天和楊宣凌二人方才是相視一笑。

然後紛紛發出了一陣乾嘔…… 若是人家說了這話,宋離肯定會覺得說的都是假話,可是如今喬大郎這麼跟衛東說,不知道為什麼宋離卻覺得喬大郎說的一定是真話。只是自己對喬大郎算不上多好,這人又怎麼會喜歡上自己呢?

「瘋了,我看你是瘋了。這宋離是什麼人?你喜歡她也就算了,竟然還打算為她做到這樣的地步,我看你當真是不要命了。」

喬大郎笑了笑,「要命也好不要命也罷。總之你若是敢做任何對不起小姐的事情,我第一個就不會饒了你。」喬大郎警告道。

衛東沒想到自己今天竟然會知道喬大郎的想法,自然也就知道自己今天肯定是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有機會對宋離下手了。

「兄弟,既然這宋離是你喜歡的人,我這做兄弟的。怎麼可能會對朋友喜歡的人下手,你把我衛東當做什麼人了?」衛東試圖用幾個哈哈把自己的想法給揭過去。

喬大郎也沒有多說什麼,不過眼神的警告直接掃了過去。

「你知道就好。」

衛東到最後也沒有對宋離動手,這倒是讓宋離有些意外。只是就算衛東今天沒有對自己動手,衛東這人也不能留在自己身邊了。

好在二人最後還是把宋離送回了活水村。只是經過這一次宋離早已經對衛東起了防備之心。

福林村那邊來信,說是明天大嫂娘家的侄子就會到咱們家來玩,讓咱們給準備幫忙招待一下。」宋華豐道。

趙氏原本還不錯的心情,硬是因為宋華豐的話變得奇差無比。

「這大過年的還來人家家裡,是不是有些不太合適?」趙氏道。

宋華豐也很是無奈,可是自己又能有什麼法子?這是自己之前就已經答應了大嫂的,自己也不好臨時改變主意不是。

「說是就中午一晌午,下午的時候他們就回去了。」宋華豐討好的對趙氏道。

趙氏白了宋華豐一眼,「今後你可千萬不要再給我找這些麻煩了。」

「是是是,只是這一次辛苦你了。」宋華豐討好的笑道。

趙氏也沒打算自己動手,讓幾個媳婦幫忙做頓飯也就是了。

宋離回家倒頭就睡,至於明天有誰要來自家,是一點也不關心。

次日,趙氏帶著人把屋裡院外里裡外外的都打掃的十分乾淨,就連一向堆滿了糞便的兔子棚裡面也都被清掃乾淨了。

「娘,怎麼收拾的這麼乾淨?」宋離昨天雖然一開始的時候還能假裝自己沒有醉酒,提醒自己保持警惕。可是當喬大郎他們把她送回來之後,已到了家裡,躺在自己的床上。宋離的那一點點的警惕自然也就不在了。

呼呼大睡的她自然不知道爹娘晚上為了福林村的事兒又鬧了一晚上的彆扭。

不蒸饅頭爭口氣,趙氏雖然不喜歡福林村那邊的人,但是既然人家現在要來自家看看,那自己也不能被小瞧了,所以趙氏才會一大早的就讓全家人行動起來。

更是把所有的地方都打掃的乾乾淨淨的。

「你瞧,這房子不錯吧!」不過片刻的功夫,屋外就響起了楊氏的聲音。

宋離有些詫異,「大娘怎麼來了?」

趙氏白了宋華豐一眼,「還不是你爹那時候答應了。」

宋離恍惚中好像記得確實有這麼一件事,不過早已經被自己不知道忘到什麼地方去了。

「只是他們怎麼會這個時候過來?」好像沒有兩天就要過年了吧,這時候過來也不怕旁人說閑話?

「誰知道你大娘他們是怎麼想的,不過這次之後我已經告訴過你爹了,讓他可不能在這麼糊裡糊塗的就答應別人什麼要求了。」趙氏心裡也不爽。

「翠芬你放心,我一定不會隨便答應別人什麼了。」宋華豐連忙保證。

「老二,你們怎麼也不知道出來迎一迎客人?」楊氏見宋華豐一家人就這麼干站著,就跟沒有看見自己一行人來了一樣,忍不住埋怨道。

倒是跟楊氏同路的姑娘勸說了楊氏兩句,「大姑姑,沒事的。」

宋華豐皺眉,這是怎麼回事?當時不是跟自己說好了是來個侄子嗎?如今如今來的是個侄女了?

一旁的趙氏瞪著宋華豐的眼睛上面好像是帶著刀子一樣,割的宋華豐的神經發麻。

「二弟妹,你還傻站著做什麼?沒看見家裡來客人了,還不趕緊把人迎進去?」楊氏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指揮趙氏。

趙氏的心裡原本就不舒服了,如今楊氏這樣的態度更是讓趙氏的心氣不順。

「大嫂,又不是沒長手,不會自己倒水。」趙氏對楊氏是一點都不客氣,

楊氏還沒說話,跟著楊氏一起來的婦人倒是說話了。

只見她道:「這樣的脾氣,今後我閨女跟她住在一起只怕是會受欺負吧!」

宋家人對這婦人的這話有些稀里糊塗的,這人說話怎麼有些顛三倒四的。自己根本就聽不明白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位大嬸,我有個問題弄不明白,想要問一問你。」宋離自然也聽見了這婦人的話。

只是宋離才剛剛走到那人的面前就被楊氏給擋住了。

「阿離,你看你這丫頭,許久都沒有跟大娘見面了,也不跟大娘說說話,走。大娘可是給你帶了不少的好東西,大娘現在就帶你去看看。」

宋離不動聲色的把自己的手從楊氏的手裡抽了出來。

「大娘的好東西還是留給旁人吧,侄女只怕是消受不起。」

宋離一點都沒有給楊氏留面子。

宋華豐現在整個人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所以對於楊氏的示意也就沒有看見。

楊氏沖宋華豐使眼色,表示那天不是說好了。 傲嬌男神你好壞 怎麼你家人今天竟然這麼的不給自己面子。

站在一旁的趙氏見大嫂楊氏對丈夫擠眉弄眼的,心裡立馬就開始犯嘀咕了。這兩人什麼時候走的這麼近了?

「大娘,你該不會是眼神出問題了吧!」還敢對她爹使眼色,看她怎麼收拾她。

楊氏不樂意了,宋離這說的是什麼話?自己的眼神有問題?

「你這孩子會不會說話?」楊氏責問道。 宋離沖楊氏笑了笑,「大娘您不是知道我這人一向都不怎麼會說話嗎?」

楊氏直接被宋離的話給噎住了,這死丫頭。要不是今天自己還有其它的目的,一定會好好教訓她一頓。

「婉茹,你這侄女倒是挺潑辣的。」婦人道。

楊氏沖婦人笑了笑,道:「鄉下丫頭沒有見過什麼世面,就是這樣的。三嫂你不用把這丫頭說的話放在心上。」楊氏對著婦人明顯討好的樣子看的人直做惡。

婦人點點頭,「咱們到別處去看看吧。」

宋離越發覺得不對勁,這人到了她家不把她們這些主人家放在眼裡也就是了,怎麼竟然不經過她們允許就讓大娘楊氏帶著她們到處去看,這未免也太奇怪了。

只見楊氏沖宋華江使了個眼色,宋華江立刻就拉住宋華豐的胳膊笑道;「老二,咱們兄弟也有好久沒有見面了,如今正好。等會兒咱們兄弟一起喝一盅。」

不對,怎麼看都不對。

宋離乾脆湊到趙氏面前,「娘,您知道大娘他們這是在耍什麼花腔嗎?」

趙氏搖頭,「我哪裡知道。」

也是,大娘他們真是要耍花腔又怎麼會讓爹娘知道呢?

宋離宋敏兒招招手,「敏兒,你跟甜兒跟去看看,回頭把她們說的話都告訴我。」

宋敏兒點頭,「我知道了小姑。」

宋敏兒拉著宋甜兒就跟著楊氏三人去了。

「婉茹,當初我還不相信你說你家如今的日子好過了,現在我是真相信了。看看這大肥豬還有這麼多的兔子。光是這些都要值不少的銀子。」婦人越看越是滿意。

楊氏也湊著說了幾句得臉的話。

「看三嫂你說的是什麼話,難不成我還能矇騙三嫂你不成?再說了,這房子當初本來就是我們華江讓給他們住的。 豪門小老師 如今夢梅要成親了,我們把這房子收回來送給夢梅作為成親的賀禮也是理所應當的。」

楊氏的這話一出,那婦人看向楊氏的目光又熱切了幾分。

「婉茹,你放心我一定會在婆母面前多為你說好話的,爭取讓你能早日回去。」

宋離聽著宋敏兒彙報給自己的話,是越聽越火大。

「敏兒,你大奶奶當真是這麼說的?」宋離問道。

宋敏兒點頭,「這是我跟甜兒親耳聽見的。」

馬氏氣的直拍桌子,「這大娘怎麼能這麼不要臉呢?」嘴裡還不停的嚷嚷著,只是自己當初跟娘家的打算是讓娘家的大郎或者是二郎跟宋離生米煮成熟飯。如今被大娘這麼一鬧,看來這事兒只能再等一段時間了。

宋離看了馬氏一眼,「二嫂倒是挺生氣的。」

「當然生氣了,難道阿離你就不生氣?」馬氏氣呼呼的道。

宋離一挑眉,「當然生氣。」楊氏敢帶著人大搖大擺的到宋家來,肯定不會一點依仗都沒有,只是不知道楊氏的依仗到底是什麼。不過不管楊氏憑的是什麼,自己也不可能會讓楊氏得逞的。

楊氏帶著婦人把宋家裡裡外外轉了一圈。

婦人對自己看見的一切都是相當的滿意,「真是不錯。」

等轉回到前院的時候,楊氏見趙氏跟宋離還是站在原地動也不動,頓時叫嚷了起來。

「老二家的,你是怎麼回事?怎麼還不趕緊去做飯,難不成你還想等著我去給你做飯不成。」

宋離冷笑,看來這人一旦不要臉起來,確實有些難對付,不過不怕,她最不怕的就是不要臉的人了。

「大娘讓我娘去做飯?您確定?」宋離似笑非笑的看著楊氏笑道。

楊氏一怔,怎麼這死丫頭看著這麼滲人?

「我們都來了,難不成你家連一頓飯都不能招待?」

宋離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原來大娘還知道這是我家,我還以為大娘你已經忘記這是我家了。」

一旁的婦人有些疑惑,這是怎麼回事?怎麼聽著跟婉如和自己說的有些不一樣?

楊氏眼珠子一轉,道:「二弟妹,這當初咱們可是說好了的,你可不能在這個節骨眼兒上翻臉不認人。」楊氏很是害怕宋離在這個時候跟自己鬧騰起來。

「大姑姑,我有些累了,想先休息一會兒。」楊夢梅站在楊氏面前,一副弱不禁風好像馬上就要倒下了一樣。

楊氏則是一臉心疼的扶住楊夢梅,道:「阿離,趕緊把你夢梅姐扶進去休息。」

宋離沒動。

楊氏怒瞪了宋離一眼,道:「真是一點教養都沒有。?」

宋離笑了笑,「我有爹有娘的,教養方面就不用大娘您操心了。」

原本好像就要倒下去的楊夢梅的臉色慘白了幾分。「大姑姑。」這死丫頭這話是什麼意思?是在諷刺我?

「夢梅乖,大姑姑這就帶你去休息。」楊氏扶著楊夢梅就要往宋離的屋子去。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