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至尊神雷忍不住吐槽道:「你個小財迷,一聽到寶貝立刻就來勁。」

撓了撓頭,趙陽鬱悶的道:「我不能不財迷啊,我的氣海好像一個無底洞,一旦達不到它的要求,我晉陞不到陰陽境,恐怕我就要死翹翹啊。」

現如今,趙陽的氣海已經達到三千五百丈方圓,笑傲朝陽宗無敵手。


可是對於他來說,這還不夠,還遠遠不夠。

因為他的氣海是一個無底洞,可以擴展到無限大,不知道能擴展多大。

之前,至尊神雷輔助的修鍊者,其中天賦異稟之人不知道有多少,甚至氣海的面積有達到上百萬丈方圓者。

可是,那些絕世天才統統死翹翹了,最終沒能突破到陰陽境,壽命走到了盡頭,不甘而死。

一般氣海境修士,壽命只有一百多年,趙陽也不例外。

要用一百多年的時間,打破《無敵涅槃神功》的桎梏,成功突破到陰陽境,對於趙陽來說,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而要提高修鍊速度,使得修為迅速增加,最好的辦法,自然是服用天材地寶。

這也是為什麼,趙陽變得越來越財迷。

實在是需要錢這種東西啊。

至尊神雷風輕雲淡的笑道:「臭小子,本尊勸你,跟王金槍、楊偉一起去見墨隱,那貨是朝陽宗的宗主,對那東西應該有所了解。」

「這樣啊。」趙陽摸了摸下巴,努力想了想。

最終,他還是禁不住寶貝的誘惑,決定先見墨隱一面再說。

於是,趙陽飛快朝執法堂的方向奔去。

途中,看到前面兩道身影非常眼熟,趙陽一愣,正是王金槍、楊偉那兩頭賤驢。

王金槍、楊偉鎩羽而歸,互相攙扶著走向執法堂,他們正在商量,一會兒如何在眾人面前裝可憐,告趙陽的狀。

忽地,一道旋風從身後刮來。

兩人回頭一看,頓時魂兒都快嚇出來了,哪裡是一道旋風,從身後追趕而來的,分明是趙陽那個天煞孤星。

幾個縱掠,趙陽便追到兩人近前,拍了拍王金槍的肩膀,笑道:「嗨!賤驢,咱們又見面了。」

趙陽笑眯眯的,可放在王金槍眼裡,那笑容卻猙獰可怖。

王金槍也笑了笑,向他招了招手,「趙陽師弟,你好。」

王金槍笑得比哭還難看。

趙陽也沒搭理這兩頭賤驢,他趕著前往執法堂,找墨隱要寶貝呢。

至於王金槍和楊偉,剛在趙陽手裡吃過虧,哪裡還敢再觸趙陽的霉頭,這個狗東西連宗主大人都不放在眼裡,照樣對他們拳打腳踢。

原本,他們見趙陽追過來,都快嚇尿了,還以為趙陽來追殺他們呢。

幸好的是,趙陽沒有再對他們動手。

於是,一行三人各懷鬼胎的趕到執法堂。

一來到執法堂,王金槍和楊偉明顯鬆了口氣,這個狗東西再怎麼囂張,也不可能在執法堂行兇,因為——

今天執法堂的陣勢非常之大。

可不是么,平日里,執法堂是雷方正的地盤,他身為執法長老,執掌生殺大權,高高在上如同君王。

可是今日,雷方正卻站在大堂一側,而高高在上的,卻是朝陽宗的宗主,墨隱。

除了雷方正之外,大堂的一側還站著墨青青、王鐵柱、范大同、宋大山等人,除了這些人之外,更有不少朝陽宗的長老到場。

此時,大堂之上,聚集了二十幾位宗門長老,這些宗門長老,清一色的都是造化境強者,平日里,他們都隱居不出,各自閉關修鍊,也不知道今天有什麼大事兒,全部聚集在這裡。

三人剛一抵達執法堂,頓時,所有人的目光紛紛看過來。

其中大半目光,盡皆落在趙陽身上,只有一些餘光落在王金槍和楊偉身上。

對於趙陽這個風雲人物,眾多宗門長老也都十分好奇。

腳步剛一踏進執法堂,趙陽的瞳孔便是微微一縮。

大堂之上,站著二十多個氣質超然的老者,那些老者周身都環繞著一股奇異的能量,那股力量赫然是……造化之力!

難不成,這些氣息如淵的老者統統是造化境強者?

趙陽心神為之一滯。

老實講,他很少見到造化境強者,甚至於,也就見過雷方正、宋火山兩個造化境強者。

和三大家族爭鬥這麼長時間,大多都在和陰陽境修士交手,三大家族的造化境強者都未曾出面。

像三大家族的族長宋大山、王鐵柱、范大同,和趙陽也是第一次見面。

突然,王鐵柱大喝一聲,將堂上不少人嚇了一跳。

王鐵柱用手指著趙陽,怒目圓睜,沉聲一喝,「小畜生,你是不是又行兇了,你還敢打金槍和楊偉,簡直狗膽包天!」

眾人的目光幾乎全部落在趙陽身上,但,也有關注王金槍和楊偉的,王鐵柱便是其中之一。

王金槍和楊偉去的時候好好的,不過短短一會兒,兩人的臉頰便高高腫起,很明顯是被人毆打。

而毆打他們的人,毫無疑問就是趙陽。

看了王鐵柱一眼,趙陽冷哼一聲,道:「老狗,你誰啊?老子不認識你啊。」

聞言,王鐵柱勃然大怒,馬上向端坐在高堂之上的墨隱,道:「宗主大人,你看,這個小畜生對本長老出言不敬,一點不知道尊老愛幼,沒大沒小的,請宗主大人立刻下令將他處死,以儆效尤。」

「你妹啊。」

墨隱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人家喊你老狗,你就怒了,你還喊人家小畜生呢。

總不能,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罷?

大堂之上,其他長老也都是撇了撇嘴,認為王鐵柱十分腦殘,就算想弄死這個狗東西,也得動點腦子啊,想個說得過去的理由。 王鐵柱的腦子有問題,想出來的借口實在奇葩,也沒人搭理他。

王金槍大喊道:「宗主大人,我和阿偉奉您的命令,前去捉拿這個狗東西歸案,可他卻抗命不從,還動手打我們倆的臉,等於打宗主大人您的臉啊,還請宗主大人下令處死這個狗東西,以正視聽。」

緊隨其後,王金槍也咋咋呼呼起來,楊偉也在一旁幫腔,懇請墨隱下令處死趙陽。

趙陽冷冷一笑,雙臂抱肩,一臉的不在乎。

趙陽這欠揍樣兒,落到王鐵柱眼裡,快把他氣吐血了。

聞言,墨隱卻是冷哼一聲,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佯怒道:「本座是讓你們去請趙陽過來,什麼時候讓你們捉拿他了?」

墨隱很生氣,這兩頭賤驢竟敢歪曲自己的意思。

「請自己過來?」

趙陽聞言恍然大悟,就說嘛,墨隱應該不會讓人捉拿自己的。

原來是這兩頭賤驢,歪曲墨隱的意思。

「這……」

王金槍和楊偉本來想告狀,結果反被將了一軍,一時都是啞口無言。

墨隱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斥責道:「你們兩個先退下吧。」

王金槍和楊偉對視一眼,嘴角皆是勾勒出一抹苦笑,灰溜溜的退到一旁。

墨隱看向趙陽,笑著說道:「趙陽賢侄,先給你介紹一下,這些都是咱們朝陽宗的長老,他們可都是造化境強者哦。」

說著,墨隱一指堂上那些宗門長老。

趙陽雙眼掃去,朝那些宗門長老點了點頭。

對於這些宗門長老,他倒沒什麼敵意,惹他的只是三大家族罷了,這些宗門長老大都和他無冤無仇。

從趙陽一進入大堂,那些宗門長老的目光便匯聚在趙陽身上,此時見他看過來。

有的宗門長老報以微笑,有的宗門長老也朝他點頭示意,表現出善意,也有一些宗門長老只是冷哼一聲,用鼻孔對著趙陽,顯現出滿滿的敵意。

但凡對趙陽顯露出敵意的宗門長老,大都是三大家族的人。

此時,大堂之上,二十多位長老當中,倒有七八位是三大家族的人。

對於這些宗門長老的態度,趙陽倒也不在意。

墨隱笑了笑,又指著王鐵柱說道:「趙陽賢侄,那位便是王家的族長,王鐵柱。」

「王鐵柱?哈哈哈……」

聽得這個名字,趙陽忍不住捧腹大笑,吐槽道:「這名字好土!」

王鐵柱氣得臉色鐵青,跺了跺腳,怒道:「小畜生,竟敢嘲笑本長老,罪該萬死!」


趙陽樂不可支,調侃道:「老狗,老子只不過說你的名字土而已,又沒有別的意思。」

「哼!」

王鐵柱冷哼一聲,不爽道:「你這還不是嘲笑老夫?王鐵柱,多麼張狂霸氣的名字,意思是說老夫乃是家族的支柱,宗門的支柱,你懂不懂?」

重生之妻本純良 我懂我懂!」

趙陽笑得停不下來,說道:「老狗,你們王家的名字起得真好。」

王鐵柱得意的甩了甩頭,鄙夷道:「那是當然,大鎚、一刀、寶劍、金槍他們的名字,都是老夫起的,每一個都暗含深意,蘊含著老夫的智慧精華。」

說到這裡,王鐵柱眼中陡然綻放出仇恨之色,咬了咬牙,厲聲道:「只可惜大鎚、一刀、寶劍全都被你給害死了,你讓老夫白髮人送黑髮人,老夫要讓你為他們償命。」

「償命?」

面對王鐵柱的威脅,趙陽卻絲毫不放在心上,挖了挖鼻孔,鄙夷道:「就憑你個老狗,還想跟老子斗,做夢呢你?」

「你!」

王鐵柱氣憤不已,如果不是礙於墨隱在,他直接就一巴掌甩過去了。

對於這個小畜生,沒有開堂審案的必要,就該一巴掌拍死。


「夠了!」

墨隱將驚堂木一拍,震得眾人心神俱是一顫,佯怒道:「本座不過幫你們介紹一下身份,哪來這麼多廢話,都給本座閉嘴。」

墨隱氣壞了,面色不善的望著王鐵柱,這老東西以為宗門是他們王家的嗎?

竟敢無視自己,直接跟趙陽那小子叫囂起來,還互相威脅攻擊,成何體統!

眼裡還有沒有自己這個宗主?

見墨隱動怒,王鐵柱也只得收斂行徑,不敢再大吼大叫,只是他陰冷的目光一直盯著趙陽,從未從趙陽身上移開過。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