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至於第三個遷移冥寓術,讓姜小白倒是大開眼界:冥寓,居然也能夠隨心所欲的遷移?

之前他還以爲,冥寓一直以來,都是在這裏,從來沒有變過呢。

一個大周天,也就是三百六十天,相當於一年才能遷移一次。

不過,這遷移冥寓術,就相當於搬家,而且是連根直接搬過去的,對姜小白來說,這個功能,也很實用。

畢竟他可能下個月,就要參加高考,一旦考上大學,去了異地,他不可能不管冥寓,而這個遷移術,倒是正好解決了這個難題。

總體來說,三個新增的功能,姜小白還是比較滿意的。

一階到二階,增加了三個功能,那麼二階到三階呢?

至少,能夠驅使三階的惡鬼。

冥寓中,目前有一隻三階惡鬼,即蠱師段琪的靈魂。

段琪是蠱門弟子,桃春風師父,在鬼類裏面,如果用級別去比較,三階惡鬼,相當於神裏面的土地神了。

這種級別的惡鬼,若是能夠驅使,哪怕只有15分鐘,也可以幫上很大的忙。

姜小白,已經隱隱有些期待,接下來的升級。

“那冥寓呢,冥寓,獲得了什麼提升?”姜小白想到關鍵的一點,問。

這些提升,都是對他自身進行的提升,並沒有涉及到冥寓。

“一階冥寓,升級到二階冥寓,可以讓冥寓在黑夜裏閃閃發光,能夠吸引更遠處的冤魂,前來冥寓。”

額……

“就這個?”

“就這個。”

聽起來,似乎就是擴大了冥寓影響力的意思,比如說之前只能影響一個村的範圍,現在,可以影響一個鄉了。

好吧。 這次,是高佳蘭送姜小白回來的。

等姜小白從書房出來的時候,見高佳蘭一臉駭異,十分驚恐的看着外面:“地……地……地震了!”

“不是地震。”姜小白穩住她:“你看,桌子上的水,都沒灑呢。”

說也奇怪,剛纔那般舉動,雖然是地動山搖,但桌子上的水,卻是紋絲不動。

不但是桌子,外面同樣如此,在人類的世界看來,冥寓裏面,最多就是燈光閃了兩下,其他的變化,根本就不爲人類所察覺。

大花趴在桌子上睡覺,也是絲毫不受影響。

倒是小灰,野獸的本能,讓它夾着尾巴,猶如見到了什麼極其恐怖的存在,躲在桌子下瑟瑟發抖。

這倒不是小灰慫,而是冥寓的力量,和它的這種級別,猶如天壤之隔,由不得它不害怕。

這就好比螻蟻一樣的生物,在面對虎象這種猛獸一般,只需要輕輕一捏,就能捏死它。

“好了,小灰,出去看門。”姜小白拍了拍手,說。

發現震動停止後,小灰晃了晃腦袋,連忙從桌子下爬出來,走出門外。

纔出去,就聽到外面,傳來了一陣“嗚嗚嗚”的聲音。

是狼嚎聲。

咦?

姜小白出到門口,就見到門外,小灰已經恢復邪狼的體型,雖然邪力被消去,但體型,也有小牛犢般大小。

這時候,小灰正看着眼前,齜牙咧嘴。

在它的前方,有一個年輕的男子,手足無措,不敢上前,卻也不敢動。

“小灰。”姜小白喊了一聲,小灰立即縮回來,回到他的身邊。

“你是?”

“我,我碰巧看到這房子發光,就過來了。”那年輕男子連忙解釋。

看到房子發光?

能夠看到冥寓特徵的人,只有兩種:一種是已死之人,一種是將死之人。

姜小白目光一掃,發現男子的臉上,有一道黑氣,沿着他的眉角,延伸到了頭髮裏。

從奇門九遁中,雲遁一術:算字訣來看,那是“紅鸞線”,說明這男子最近應該有喜事。

但線是黑氣而不是紅氣,說明這喜事,只怕……是個冥婚。

冥婚,也就是陰親,即活人找死人結婚,又或者,死人找死人結婚。

眼前的男子並沒有死,這說明,他快死了。

既然來了,那就是緣分。

姜小白伸出手,推開身後的陽門:“進來坐吧。”

等男子坐下後,獄僕給他倒來一杯茶,姜小白直接開口:“你最近……要結婚?”

聽姜小白這麼一說,男子臉色大變。

他握着手裏的杯子,手臂開始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結結巴巴的問:“你……你怎麼……知道的?”

“你來了,所以,我知道了。”姜小白笑了笑,答。

男子眼神之中,猛地閃過一絲希翼之色,抓住姜小白的手:“大師,你一定是大師,你要救我!”

姜小白抽出手:“你先說說,到底什麼情況。”

“好,我說,我說。”

男子慢慢鎮定下來,把自己的情況,說了出來。

他叫幕雲鵬,本地人,家境還算不錯,人才也不差,學歷也不低。

半年前,他和一個叫汪恩洋的女孩,戀愛上。

兩人都是情投意合,而且男才女貌,看起來就是天生一對,只用了三個月,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甚至兩人,已經偷偷去拍了婚紗照,並看好了結婚的日子。

阻撓來了。

女孩的家境,也是不錯,而且是家裏的獨苗,所以她父母,不要求什麼彩禮多少、車房多大之類的。

可以說,兩家正是門當戶對,所以這樁姻緣,在兩個年輕人看來,基本沒有任何阻撓的。

確實,對於金錢方面,兩邊都沒有要求,但女方的父母,只要求一點:男方必須入贅。

入贅,也就是俗稱的“上門女婿”,生的孩子,跟女方姓。

正常情況下,大多數的男子,都不願意入贅,因爲入贅,從傳統觀念來說,容易被人看不起。

幕雲鵬的家境不錯,同樣也是家裏的獨苗,他自然不可能入贅。

於是,這件原本是大好的喜事,就因爲這樣,陷入了僵持中。

聽到這裏,高佳蘭在一旁忍不住了,發表自己的看法:“哎,這事情,有那麼複雜麼?現代這種社會,還談什麼入贅啊,嫁娶啊,你們倆結婚就是,大不了生兩個小孩,一家姓一個。”

幕雲鵬苦笑:“這個辦法,我也和她談過。但她父親說,如果第一個孩子是女孩,就跟我姓,是男孩,就必須跟她姓。

這個提議,我父親也不同意。說我老幕家的孫子,怎麼能跟她家姓。”

“額。”高佳蘭搖了搖頭:“說到底,還是老一輩重男輕女的思想太嚴重。可這也沒辦法,這幾百上千年的觀念,不可能說糾正就糾正的。那你們後來,怎樣了?”

“後來,我就和她,提出了分手。”幕雲鵬猶如失魂落魄一般,眼神有些散亂:“我還記得,我說完分手的話後,她的那種表情,那種整個世界都坍塌的表情。”

“然後呢?”

這事情,顯然沒那麼簡單,要不然,幕雲鵬也不可能來到冥寓外面了。

“後來,她給了我兩個選擇。第一,和她分手,第二,和她私奔。”

高佳蘭點點頭:“私奔,確實是個很好的解決方法,自己過自己的,沒必要和家裏的老人牽扯。”

幕雲鵬捂住自己的臉:“我沒那個勇氣私奔。我不想,不想一輩子,就爲了一套房子,拼死拼活,不敢吃不敢用。”

私奔,就代表,他要放棄現在所有的條件。

“那你,和她分手了?”

幕雲鵬點點頭:“分了。”

“分了後,我原本以爲,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了。誰不知,在半個月前,傳來她們一家人落水身亡的消息。”

“哦?”

“據說,因爲這件事情,她悶悶不樂。她父母,就帶她出去旅遊散心,然後晚上路滑,開車直接衝到了水庫裏,一家三口,全都遇難了。”

說到這裏,幕雲鵬的手,開始顫抖起來,他微微顫顫的拿出手機,勉強翻到一條通話記錄,拿給姜小白:“就在那天晚上,我接到了她的電話。她……她,她同意,同意,和我結婚。同意,孩子跟我姓了!”

幕雲鵬的眼神,變得極度驚恐:“可是,從行車記錄儀以及屍檢結果來看,我接電話的時間,她們一家人,早就死亡超過八個小時了!” 聽幕雲鵬這麼一說,高佳蘭有些毛骨悚然:“你是說,在你女友一家人,全都被淹死之後,你女友,還給你打了個電話?”

“對。”幕雲鵬的神情有些崩潰:“據車上打撈出來的行車記錄儀顯示,當時他們走的那段路,下了暴雨,在下午六點左右,他們就出事故了。”

姜小白看了看他手機上,通話記錄的時間,顯示是凌晨一點鐘。

子時,一天中,陰氣最重、陽氣未生、陰陽交替之時。

聽完,高佳蘭也是哆嗦了一下,不敢繼續說了,而是問姜小白:“小白,你怎麼看?”

姜小白問幕雲鵬:“你當時,是怎麼回答的?”

幕雲鵬笑得比哭還難看:“我當時,以爲她做通了父母的工作,很高興的答應了她,還和她約定了結婚的時間。”

“時間是什麼時候?”

“五月1號,勞動節那天。剛好放假,親戚朋友,都有時間參加婚禮。”

姜小白看了看桌子上的日曆:“也就是說,七天後?”

“對。”

說到這裏,幕雲鵬眼神裏,透露着絕望:“從接到那個電話以後,每天晚上1點的時候,我手機都會響起,號碼都是她打來的。”

“那你接過沒有?”

“我哪敢接啊?”幕雲鵬回答:“我知道,是被她們一家給纏上了。可這事情,我也不敢和爸媽說,擔心牽連上他們。眼看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想着自己出來走走,正好就來到了這裏。”

聽完,姜小白點點頭:“既然你找到這裏,那也是緣分。但目前,我的手上,還有另一件事情,這樣吧,你先回去,四天後,你來這裏找我。”

冥寓的入住規則,活人不能超過七天以上,而七天後,幕雲鵬的女友就會去找他,所以姜小白讓他等四天後再來。

這樣的話,剛好他在冥寓的庇護期內。

“好,好,大師,你可一定要救我啊!”幕雲鵬哭喪着臉,連聲哀求。

……

送走幕雲鵬,姜小白和高佳蘭對望一眼,姜小白嘆了口氣:“小蘭姐,這事情,肯定還內有隱情,要不,花費你兩天時間,幫忙調查一下吧。”

高佳蘭滿臉不情願:“爲啥啊,我還等着和他們開墓呢。”

“開墓那工作太危險,裏面可能有殭屍。”姜小白眨眨眼睛:“再說了,以陳教授那幫人的墨跡性,就算打開墓頭,那估計也要十天半個月的功夫,不耽擱這麼一兩天。”

高佳蘭仔細一琢磨:“也是。陳教授他們,確實墨跡,而且墓裏黑燈瞎火的,也不是很好玩。

那等你們打開墓頭,一定要通知我。我先去幫你調查一下這幕雲鵬和他女友的事情。”

“恩,辛苦了。”

和高佳蘭商議好之後,姜小白便連夜打車,前往武定縣,和陳教授等人匯合,準備第二天開墓。

……

第二天一早。

衆人帶齊工具,乘坐直升機,來到金鬆聖廟的門口。

陳教授在門口,總結了一下:“昨天,血河裏的食人花,已經被清理一空,咱們可以去尋找墓門了。

打開墓門後,希望大家記住,墓裏的一切東西,都是國家財產,不要私自拿取。還有一點,那古墓裏,很可能還會伴隨着巨大的危險,這點,請大家務必當心。”

做完“戰前總動員”,大家輕車熟路,再次來到石橋邊。

“我去開路吧。”姜小白說着,當即往前走去。

其他人知道他體質獨特,也沒和他爭,等他過去後,這才小心翼翼,跟在他的身後。

果然,石橋下的食人花,已經被清除一空,大家十分順利,就來到了龜殼之上。

陳教授用電筒照着,拿出放大鏡仔細看了看,確認之前姜小白的猜測:“沒錯,這確實是一個完整的龜殼。而且,從體型來看,有點像是傳說中的一種神獸。”

陳教授這一說,大家都來了興趣:“神獸?什麼神獸?”

“霸下。”

陳教授解釋:“傳說中,龍有九子,而其中的第六子,是龍和龜雜交所生,樣子似龜,喜負重,也就是傳說中的霸下了。

傳說裏,霸下的體型巨大,甚至能夠揹負三山五嶽,從這個龜殼的面積來看,背一座小山,還是完全能夠做到的。”

“這霸下的龜殼,更加驗證了墓主的身份,看來,這帝王之墓,是錯不了的。”

桃春風雙眼放光:“那咱們,還等什麼,小白,帶我們去找墓頭吧。”

“好。”

……

桃春風拿出氣墊船,用打氣筒將氣墊船充滿氣,隨後將其推入血河之中。

爲了保險起見,李楓和姜小白先上船,過去查看情況。

在經過一段血河後,終於,他倆來到了那玄武的頭部,所在位置。

遠看,猶如一個水中的小亭,但近了之後,才發現,這是一個長着巨嘴的龍頭。

在“龍”的口中,鋒利的牙齒畢現,活靈活現。

李楓滿是驚歎之意:“這東西,難道就是霸下的頭?”

“不,這應該是人爲修建的。”姜小白說着,從氣墊船上,跳了起來,進入龍口之中,觀察了一陣。

這龍口裏面,九曲環繞,彎彎扭扭,猶如一條通道,直通到玄武的腹部,那裏,想必就是正墓室了。

見下面,並沒有什麼危險,姜小白提醒李楓:“你去把他們載過來吧,我先進去看看情況。”

“好,那你小心點。”

姜小白點點頭,伸手在黑蓮上一拍,屍者意志激發出來,整個人變成了半屍狀態,這才踏步往前,進入其中。

通道並不算太長,斜斜往下,幾分鐘後,姜小白就已經來到了這通道的盡頭處。

從走的方向和距離來看,此時此刻,姜小白正好位於那霸下龜殼的腹部所在位置。

眼前的一幕,讓姜小白瞠目結舌,驚訝至極!

在他的面前,是一間巨大的空洞,差不多,足足一個足球場的大小!

顯然,這石室,就是霸下的軀殼,它的整個身軀,直接被掏空!

這墓,並沒有設置其他花哨的側墓室,就是一個完整的巨大墓室!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