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致遠皺皺眉:「你的罐子害死人了!」

景鈺的動作一頓,回頭看了致遠一眼:「我沒有害人,我只是把罐子給了需要它的人!「

「可到底死人了不是嗎?」致遠咄咄逼人。

景鈺忽然抬頭,褪去了往日的溫和,眼底一片冰冷,整個人看起來極其不對勁。

「我說了,不是我的錯!」景鈺說著,周身瀰漫著一股黑氣。

時蓮愣了一下,急忙道:「我知道不是你,我們快看看顧離吧!」

景鈺點頭,轉身去擺弄罐子。

時蓮兒和致遠交換了一下眼神。

景鈺很快把罐子打開,裡面一個人影晃了出來,目光有些獃滯,茫然的看著眾人。

景鈺褪去剛剛的樣子又恢復如初,致遠試探的問:「你還好吧?」

「怎麼了嗎?」景鈺問。

「沒什麼!」

景鈺道:「顧離的魂魄我找了幾年,又養了十幾年,再過個一年半載的,差不多就好了!」

時蓮兒滿心歡喜:「謝謝你,景鈺,你最好了!」

景鈺也朝她笑了下:「他和你待在一起對他也很好,你把他帶走吧!」

「真的可以嗎?」時蓮兒問。

景鈺點頭。

不與君言夏 時蓮兒開心極了,景鈺交待了她一些注意事項,她就帶著顧離走了。

她走後,景鈺轉身看著致遠:「夜深了,你要住在這裡嗎?」

致遠點點頭。

兩個人沒什麼話,一起進屋睡覺,好在景鈺家還有一張摺疊床,致遠睡在床上,想著景鈺今天的樣子,他越想越不對勁,隨即問景鈺:「你睡著了嗎?」

「沒有,我睡不著很久了!」

「失眠?」

「嗯!」景鈺應道:「很久了!」

「你生病了!」致遠說。

景鈺笑:「我知道,心病,治不好了!」

致遠回頭看了他一眼,他皮膚很白,面容俊朗,溫文爾雅,別人看起來很幸運,但是又不是那麼幸運。

致遠沉默半晌才說:「你的情況別人知道嗎?」

景鈺笑了:「小致遠,別忘了你是怎麼來的,要不是我,你早就變成孤魂野鬼了,我的事不需要你操心!」

致遠看著他那個樣子忽然就覺得他很可憐,看起來家庭幸福,看起來擁有了一切,其實又什麼都沒有。

致遠不知道說什麼。

景鈺自然也不說話,他躺在床上,看著空蕩蕩的房頂,腦海中萬千個畫面閃過,讓他分不清是不是真的。

他依稀記得自己小時候的事情,明明是那麼好那麼疼他的舅舅後來就成了仇人老死不相往來,還有他的父親,他小時候心心念念想要見的父親,見到的時候是那個樣子,還有自己的母親,乾爹…

景鈺在一群不正常的人中間長大,他覺得自己足夠堅強了,可是到頭來,他才發現自己其實並不堅強,並不夠心腸硬。

一夜無話。

第二天,致遠一離開,就給離影打了個電話。

「離阿姨,我是致遠!」

「對,我碰到景鈺了,我覺得他…可能生病了!」

致遠掛了電話就往申城而去,他那天看到了小鍾,他相信自己沒有眼花,小鍾舅舅是母親的一個心結,他必須找到他,而且,他也是他們的親人,不該一個人流落在外,還有劉管家的無根果,不能無緣無故的丟了,這不是一個好信號。

掛了致遠的電話,離影和景文很快到了申城,見到了他們的兒子,他們一直以為兒子是樂觀的,開朗的,從來沒想過,笑嘻嘻的景鈺會有這樣的一天。

他把自己關起來,像個孤獨的行者。

離影看到她,眼眶忍不住紅了。

呆萌甜妻別囂張 景鈺也沒想到父母會來,他笑了一下:「你們怎麼來了?」

離影和他說了一會話,就去準備飯菜了,景文站在門口看著他,他最了解景鈺,他看出來,自己的兒子真的病了。

他走進房間。

景鈺道:「你們為什麼忽然來看我?」

景文沒有回答,他站了一會兒才說:「幾十年了,我對離墨的恨,隨著時間早就淡了,你可以去神宮看看他!」

景鈺一怔,笑了:「你說什麼!」

「我知道你有心結,你出生時我不在,是他在照顧你教導你,你去看看他無可厚非!「

景鈺半晌沒說話,良久他才說:「我有話想問問他!」

景文拍拍他的肩膀:「那就問清楚,男子漢大丈夫,有事憋著心裡不好,想做什麼就去做!」

景鈺點點頭。

一家人吃了飯,離影本來想多待一段時間,景文卻說要讓景鈺冷靜一段時間。

有些答案,是要自己去尋找了。走的時候,景文給他留了一幅畫。

景鈺看著那幅畫,最後揚了揚嘴角笑了。

致遠回到申城時,劉青雙的案子已經破了,他也沒有過多的關注。而是回了自己家,也就是劉管家現在住的地方。

裡面井井有條,還是自己熟悉的樣子,傭人們都認識他,熱情的和他打招呼。致遠看了一遍,不覺得這裡誰會偷主人家的東西,大家都在這裡做了幾年活了,人品絕對信得過。

那會是誰?

劉管家知道他來了,急忙讓人準備吃的,很快一大桌子的飯菜就準備好了。

致遠也沒客氣,這裡是他的家,他也早就習慣了,只是他剛吃了幾口,就被一個突兀的聲音打斷了。

「太婆,我也要吃栗子雞!」

致遠以為是誰家帶來的小孩子也就沒有多想,反而讓人把自己面前的栗子雞給說話的人端過去。

飯後,致遠和劉管家坐在沙發上聊天,忽然外面跑進來一個染著紅頭髮大波浪卷的女孩子,女孩一進來看到致遠先是一愣,然後驚訝的大喊:「劉爺爺,這個帥哥是誰啊?」 劉管家從朱芳家出來,還能聽到那個男人殺豬般的嚎叫。

旁邊的保鏢往上看了一眼,問:「怎麼辦?」

「不用管,小少爺許久不回申城了,看來有人是不把他放在眼裡,不知道申城的天始終該姓商的!」

劉管家很少生氣,但是今天他罕見的動怒了,偷了他的無根果沒關係,但是想動商家人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要不要告訴小少爺?」保鏢有點擔心的問。

「不用了,小少爺好不容易回來一次就不要打擾他了,讓他好好度假吧!」劉管家說起致遠的時候總是一臉的自豪,他們的小少爺和少爺一樣優秀。

保鏢:「那我們現在就去嗎?」

劉管家點頭:「我們去看看那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人!「

致遠和李靖找了好幾天都沒有小鐘的小落,申城這麼大,幾百萬人,找一個人談何容易?

一個星期後,李靖的假期休完了,她也不可能一直待在申城,只好遺憾的踏上了回去的車。

致遠送完李靖,剛出車站就有一個電話進來了。

」喂!」

「小少爺,不好了,出事了…」

那邊的人含糊不清,致遠好不容易才聽明白了怎麼回事,整個人都愣了一下。

「等我回去!」說完,開車一路狂奔,不到二十分鐘就回了家,看著近在咫尺的大門,他心情複雜,甚至不敢邁進去…

好不容易進了大門,就看見門口不遠處的擔架上一個人靜靜的躺著,悄無聲息,只有一截手臂露在外面,一隻做工精良的名表上指針永遠定格在了那一刻…

致遠忽然覺得呼吸忽然困難,一向冷靜如他,都不敢去掀開白布,去看看裡面的那個人。

旁邊幾個保鏢傻傻的站著,根本還沒從意外中回過神來。

劉管家死了,他照顧了商璟煜的父親,商璟煜,最後是致遠他們,甚至直到最後一刻,他想的都是商家人。

他無兒無女,將自己的一生都貢獻在了商家,最後他居然就那麼死了。

致遠甚至都不敢給商璟煜打個電話,他第一次覺得傷心欲絕,感覺到人生無常,不是誰都有他那麼幸運,人總是脆弱的。

致遠將劉管家的屍體保存起來,通知了父母后出門。

那天跟著劉管家的保鏢們也跟了上來。

「把那天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我!」致遠冷靜的可怕。

其中一個保鏢就說了去了朱芳那邊的事。

「朱芳說是朱嬸讓偷的無根果,我們那時候正要去找朱嬸,就遇到一幫小流氓打架,劉管家被捲入其中,然後不明不白的就死了!」

保鏢越想越難過,劉管家對人不錯,也沒有什麼架子,大家都喜歡他,他死了,沒有人不傷心!」

「你們覺得是意外?」致遠問。

其他人點頭:「小少爺,節哀順變!」

致遠抬起頭,眼神掃過他們的臉,他們頓時覺得一陣緊張。

致遠冷笑:「不,這不是意外,這是一個局,一個要害死劉管家的死局!」

可是致遠不明白,到底是誰要對一個老人做這樣一個殺局。

致遠帶著人去了朱芳家,發現已經是人去樓空。

致遠又到了朱芳說的朱嬸家,發現那裡居然是一家髮廊。

致遠就知道,那個人既然要做局,自然不後悔留下什麼把柄的。

一無所獲。

致遠把事情理了一遍,或許這個朱嬸一開始就是這個局裡的誘餌。

朱嬸,朱芳,阿蘭,這一件件加起來就是一個可怕的真相。

可是,到底是誰做了這個局?

致遠理不清楚,所幸就去了劉管家的房間,劉管家的房間和他的人一樣,整潔嚴謹,卻透著幾分孤單。

致遠看了看他的私人物品,沒有什麼特別的,一張存摺上面有上千萬都是商璟煜給的,可他都沒怎麼花,致遠還在一本書里找到了一張遺囑,上面說要把他的全部資產都留給商璟煜。

致遠長舒了一口氣,又翻了翻,才發現這位老管家的東西少的可憐,除了幾件舊衣物外就是一堆照片,都是商家人,有商璟煜小時候的,還有致遠溶月小時候的,每一張照片的邊緣都有些捲曲,顯然是經常翻閱造成的。

致遠越看越難過,他覺得司機變得感性了。

商璟煜他們接到消息第二天就到了,看著是劉管家那個樣子,一家人誰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開口:「要不要找找白瀟瀟?「

「那個專門捏泥人的女騙子?」商璟煜心情不好,覺得我的提議都是不著邊際的。

「白瀟瀟很厲害的,別小看她,晚上我就招魂試試看!」

商璟煜拉著我:「劉管家的屍體還在這裡呢!」

我這才反應過來,是啊,劉管家的肉身還在呢。

「是不是死了還不到三天?」他問我,從他的神情看不出他的1情緒,但我知道,他從小沒有父母,劉管家在他心裡就是父親一般存在的,可他居然死了

商璟煜點頭,我們兩個對視一眼,都在對方眼中看出點什麼.

關心則亂,我們反而忘記了最有效的辦法。

我給劉管家招魂,才發現他的魂魄不見了,這就有意思。

我看了商璟煜一眼:「我聞到了陰謀的1味道!」

商璟煜點頭。

在致遠還沉浸在劉管家死亡的自責時,我和商璟煜查到了朱嬸的位置。

朱嬸這些年吃了不少苦,她的一切都隨著那個夏天的紙灰一般,散了

她一聲最快樂的時光都在商家,她怎麼也想不到,她會被趕出來。

朱嬸起先是怨恨的,可是後來她漸漸的不那麼怨恨了,畢竟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她的一切都是自己作死的接過。

朱嬸也想好好過日子,可是朱芳像只吸血鬼,一點點的榨乾她身上最後一滴血,讓她生不如死。

後來朱芳來找她,說是要報仇,朱嬸也阻止了,可是朱芳被那人帶來的現金迷惑了,根本聽不進去她的話。

朱芳以為只是小事情,還以為是商家和說商業上對手,沒想到不是。

等她回過神來,才發現劉管家已經死了…

死了?

朱嬸和劉管家都是商赫找來照顧年幼的商璟煜的,可是人非草木,照顧著

照顧著就有了感情,看著那個小大人一樣的少爺,朱嬸和劉管家總是高興… 此時,朱嬸和朱芳他們正坐在一輛破舊的公共汽車上,汽車顛簸的行駛在一截土路上。

朱芳難掩興奮,她不知道原來這麼簡單的演一齣戲就能賺100萬,100萬啊,她只在上墳的時候見過這麼多錢。

朱嬸心中滿是不安,她只是聽說劉管家死了,那個和她一起工作了幾十年的老夥計。

她當年只是針對凌安,後來想想,也是很可笑,自己終究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

我與大佬夫君差一個暗號 是的,時間可以證明一切,時間可以沖淡一切,時間也能讓一個人幡然醒悟。

在劉管家死的那一刻,朱嬸後悔了,她這一生做過很多錯事,沒有一件,讓自己看起來如此可笑,如此難過。

她抓緊了手裡的破舊帆布包。

朱芳還在嘰嘰喳喳的說著以後的事,朱嬸終於忍不住開口:「我們回去吧!」

朱芳一怔:「你說什麼?」

朱嬸道:「我後悔了,劉管家是個好人,他不該死!」

朱芳看了看左右的人並沒有注意到她們,才小聲道:「你瘋了,回去就是找死,商家人不會放過我們的!」

朱嬸沉默了片刻道:「即使不放過也沒事,我親自去和少爺道歉,少爺不原諒我,我就以死謝罪!」

悍婦之盛世田園 「你老糊塗了!」

朱芳滿臉怒氣,隨即眼睛一轉道:「你要是回去,這錢我可一分錢都不會分給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