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舒雅竟然一個跨步上去,分開兩腿坐在電動車上面。

林不凡發現后都呆了一下,她可是穿的套裙啊,而且一般女孩子都是直接側坐就行,至於這樣嘛。

「發什麼呆啊?」舒雅不解,她又沒坐過別人電動車。

「沒事!」林不凡趕緊定了定心神。

因為上次到過一次,非常熟悉。而且他發現這一次騎電動車似乎有一種特別不一樣的感覺。

其實以往他就騎得不錯,但是現在有一種更玄妙的感覺。好像電動車就是自己的雙手一樣,要往哪都非常如意。

林不凡初嘗這種感覺,所以哪怕前面一段路人流正好密集,也是不停地左右穿行,速度很快。

舒雅都驚呆了,電動車竟然可以騎的這麼溜。當然,她只顧著驚呆,不知不覺整個人已經往前滑。

林不凡感應後背身子貼近,一下子有些心猿意馬,技術變差了很多。偏偏,身後的舒雅好像根本沒發現。

幸好很快到了目的地,林不凡剎車停下,感受到舒雅離開才冷靜一些。舒雅真是一個絕代尤物,讓他真有些受不住。

放好車子,兩人一起上樓。

很快到了房間裡面,舒雅就說:「東西全部都在冰箱,你自己去找啊。我累了,先去洗個澡。」

「額…」林不凡苦笑,她是不是太信任自己了。

算了,不管了,先幹活!

林不凡想著煮完面就閃人,只是他打開冰箱,根本就沒有麵條啊,忙出來問:「舒老師,冰箱沒麵條。」

「沒有嗎,那可能吃完了。冰箱那麼多東西,做點別的吧。」舒雅丟下一句,就已經進去了洗浴的地方。

很快,裡面傳來了嘩啦啦的水流聲。

林不凡看了下冰箱,發現有餃子皮,還有冰凍的肉,乾脆包點餃子得了。他動作不是一般的麻利。

一般凍肉要等軟了,他輕鬆搞定,包餃子速度更是堪稱驚人。才剛十分鐘,一切全部準備妥當。

而且,水也煮好了。

只是不知為什麼,腦海中總是浮現舒雅的身影,尤其是那笑起來之後的媚態,簡直讓人酥到骨頭裡。

舒雅洗澡挺慢,足足二十分鐘后才出來。她竟然直接穿著睡衣,同時用毛巾邊擦著頭髮往外走。

林不凡都看呆了,小心肝不停地撲通撲通直跳。此時的她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太美了。

「那個,舒老師,東西做好了,我還有事先走了。」林不凡想要逃跑。

舒雅一聽怎麼會允許,忙上前一步要拉住林不凡,突然啊的一聲。原來她腳底有水,一下子滑倒了。

林不凡反應過來,嚇了一跳趕緊一個健步上前,一下子攔腰扶住了舒雅。

說是扶住,其實舒雅幾乎半躺在他懷中。

林不凡有些不好意思,趕緊把她扶好。

舒雅嗔了林不凡一眼:「你急什麼,東西都做好了。還是你做的,咱們一起吃就是。」

「我只做了一個人的分量。」

「那也可以兩個人一起吃啊,你做的什麼,好香。」舒雅把毛巾丟在一旁,立刻坐了下去,打開一看,竟然是一碗餃子,只是看著就讓人直流口水。

「你怎麼做的這麼快?」 暖暖 舒雅呆了一下,拿著備好的筷子嘗了一個。

哇塞,這也太好吃了吧。

要知道舒雅以前也是經常出入高級豪華飯店,能讓她又一次覺得如此好吃,可見手藝之高。

哪怕燙嘴,舒雅又吃了一個,同時拉著林不凡坐下,直接用筷子夾著給林不凡說:「你也嘗一個。」

在她心裡,已經把林不凡當成了自己未來男人。所以從心裡就沒當外人,一切都非常隨意。

只是這隨意卻要了林不凡的命,看著眼前美麗典雅又打扮妖媚的美人,是真想放開思想,徹底放飛自己。

「好吃!」

舒雅邊吃邊說,沒一會就一個人吃完了,吃完之後才反應過來:「啊,忘記你了。」

林不凡苦笑,你忘記才好呢,不忘記我可受不了,忙說道:「現在吃完了,我得走了。」

「不急,你坐下,我有事跟你說。」舒雅又拉住了林不凡。

林不凡無奈地坐下。

「林不凡,你為什麼老是不想跟我呆在一起?」

「天哪,我的親姐,我不是不想跟你呆一起,是不敢啊。」

「姐?」

「我意思是…」

「沒事,我喜歡這個稱呼。以後見了我喊姐。」

「上課也可以嗎?」

「如果你喜歡,我不介意啊。」舒雅說。

「好吧!」

舒雅暗哼一聲,小樣還想我斗,問道:「史成被學校開除了,而且有一次碰到,對我還特別尊敬,是不是你乾的?」

「我能幹什麼啊,還不是他自作自受。」林不凡只是讓陳雄找人警告了下,同時讓學校開除他。

「是嘛!」舒雅看著林不凡,腦海中再次想到算命老頭的話。

最近真是麻煩不止,今天老媽打來電話,說家裡讓她趕緊回去,要給她介紹親事。

她哪裡願意,最後老媽願意幫她撐到過年,讓她享受最後的自由。

在她看來,有這麼多麻煩都緣由自己沒有聽算命老頭的話。她在想,今天是不是趁機把正事辦了。

尤其此刻看林不凡眼中的狂熱,明顯是很好的時機。

舒雅是個大膽的人,否則也不會孤身一個人跑到這來尋找自己未來男人,所以心動不如行動。

林不凡感覺舒雅看自己目光不對,不會吧,她不會是要非禮自己吧。

怎麼辦,到底從還是不從啊。

舒雅真的起身,直接一下子把獃獃的林不凡拉了起來,整個人幾乎貼了過去,雙手勾著他的脖子,面對面地呵氣道:「林不凡,實話跟你說,我喜歡你,你要是接受我的話,我,我現在就是你的了。」

說話這話,她自己也是嬌羞滿面。本身她就從未交過男朋友,更何況表白對象是林不凡。 那是一具極其矮小的屍體,看身高也不過是個幾歲的兒童。但讓我震驚的是,這具屍體全身雪白剔透,晶瑩地毛細血管都清晰可見。石刻碎裂時,屍體正呈現低頭的姿勢。然而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的那一刻,它卻猛地擡起了腦袋,朝我們看來。

天啊,這是怎樣的一張臉——額頭極其飽滿寬闊,臉上卻只剩下鼻子和嘴巴,眼睛的位置被光潔的皮膚所覆蓋,顯得非常詭異。它的嘴角上揚成奇怪的弧度,好似在大笑,卻沒有聲音。

下一秒,童屍的整個額頭突然蠕動起來。之所以稱之爲“蠕動”,是因爲那一大塊光潔額頭的皮膚之下好似包裹着什麼東西,正極力地想要破體而出,如同冒着泡沫的岩漿。臉部的皮膚開始此起彼伏地冒出一個個疙瘩,突起又下凹,“咕嚕咕嚕”的聲音夾雜着其他石刻破碎的響動,在這個船艙內迴盪着。

“我次奧….怎麼辦!”我往後退去,慌忙轉身環視四周,卻發現周圍爆裂開來的童屍越來越多,每一具都無一例外地額頭光潔,通體雪白。它們靜靜地站着,任由自己的臉部變化,笑容卻越來越明顯,我甚至懷疑再咧下去嘴角都快要破裂了。

屠蘇面無表情地看着這一切,緩緩地抽出d9。火把的光芒漸漸地微弱下來,船艙內也隨之昏暗。我心中焦急,卻無可奈何。一把d9如何應對?真後悔剛纔沒有撿那幾把步槍,至少現在說不定還能撐一會。

“嗯?”就在這時,屠蘇突然出聲。我順着他的目光朝前看去,在一大堆童屍之中,有一具相當的獨特,一眼就看出了它的與衆不同。

這具童屍,就是從那個握着長矛的石刻內出來的。然而,它的臉部卻與其他的截然不同,不但有着人類的五官,且眼神非常古怪,正愣愣地盯着我們的方向,嘴裏似乎還在念念有詞。

我盯着它的臉,一時只感覺相當熟悉,特別是那雙眼睛,好似在哪裏見過,恍如昨日。

突然,“啪”地一聲,把我的思緒立刻拉了回來。待我的目光再次落在出聲的那具離我最近的童屍身上時,卻噁心得一陣翻江倒海。

童屍的額頭已經爆裂,缺口處正流淌着黑色的膿水和白色的汁液。然而更加令我驚恐的是,飽滿光潔的額頭裏面,居然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眼睛。

還沒等我看清,火把就越來越微弱,終於熄滅了。周圍瞬間陷入了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也就在這時,那些童屍突然爆發出一陣陣毛骨悚然的尖利笑聲,音波在周圍迴盪開來,瞬間把我們包圍。第六感告訴我它們正在漸漸靠攏,縮小着包圍圈,發起了進攻。

雖然我承認,每當有屠蘇在的時候,心裏總是比較安心,覺得不管什麼場面他都有辦法應對。但此時此刻,如此之多來歷不明的屍體,說是插翅難飛一點都不爲過。

已經有一具童屍摸到了我的手腕,頓時只感覺一陣冰涼刺骨,從皮膚一直蔓延到心臟。慌亂之中,我一下子抽回手,估摸着朝那個方向踢了一腳。

“咚”地一聲,似乎是童屍倒地的響聲。然而越來越多的屍體卻朝我撲來,黑暗中感覺自己的小腿被一把環住,動彈不得,手也被什麼東西扯住了,寒冷無比。

我掙扎着,卻無濟於事。童屍死死地掐着我的皮膚,前仆後繼地蜂擁而上。我完全能夠想象當時自己身上“掛滿”童屍的場景,苦於沒有武器,視覺也受到限制,只得拼命甩着手,試圖逃脫。

令我更加絕望的是,一邊的屠蘇依舊毫無動靜。既沒有打鬥聲,也沒有說話聲。

“莫魂…..”就在我快要放棄的時候,一個低沉的男聲突然在我耳根處響起,貼着我的耳垂,叫我的名字。我一震,在黑暗中慌忙扭頭,卻什麼都看不見。

“這都是命中註定…..”那個聲音繼續低語,呵出來的氣冰涼地鑽入我的耳膜,彷彿一具死屍般毫無生機。

“你是誰?屠蘇麼?”我大喊着,本能地瞪大眼睛尋找聲音的來源。

“我就是你…..”聲音低沉下去,越來越輕,最後好似一縷輕煙般緩緩地消散在耳邊。

就在同時,我感到身上一輕,那些掛在脖子,手臂和小腿上的力好像都消失了,笑聲也逐漸減弱,慢慢地甚至變成了低泣,又宛如呻吟,下一秒,一隻有力的手臂搭上了我的胳膊,把我朝上拉去。我沒有防備,任由這股力帶着向上,不出幾秒,海水猛地涌入了嘴巴。我慌忙憋住氣,調整到游泳的狀態,雙腳朝水面蹬去。

щщщ⊙ TTKΛN⊙ c○

“呼….”終於,一頭冒出了海面,我大口地呼吸着新鮮空氣,感到肺裏一陣難受。天已經矇矇亮,東方泛起一絲曙光,在此時的我看來,宛如獲得了重生。

身邊冒出屠蘇的腦袋,冷冷地看着我,話語卻尖酸刻薄:“我叫你上來,你跟誰說話?帶着你真是累贅。”

“你叫我上來?”我一愣:“我根本沒聽到!”

“呵,”屠蘇挑了挑眉毛,露出一絲不屑:“那好,下次別指望我救你。”

說着,撇下呆在那裏的我,自顧自地朝前游去。

之前那個和我說話的是誰?是那具藏在帶着矛的石刻裏的童屍?可是,它怎麼可能會說話?它說它就是我?這怎麼可能?

看屠蘇的樣子,不像是在說謊。但我真的沒有聽到他叫我上去啊?

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海水突然翻滾起來,前方筆直地開來了一艘軍艦,乘風破浪,威嚴無比。

正要往前遊的屠蘇見狀,馬上改變方向朝軍艦而去,同時回頭看了我一眼。

軍艦顯然也發現了我們,隔着幾米的距離,幾個身穿救生服的人影從軍艦上一躍而下,迅速向我們游來。不一會兒,兩個面容嚴肅的男人就來到了我的身邊,不由分說地把我往那艘軍艦拖去。

“什麼人?”剛登上軍艦,一個身着海軍服的男人立刻舉起手槍對準了我和屠蘇,同時身後冒出兩個水手模樣的男子,利索地在我們身上搜了起來。d9和m1911馬上就被收走了。

“倖存者。”屠蘇無辜地看着海軍服男子,雙手抱頭做出屈服的樣子。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他如此聽話,心裏一怔。看這艘軍艦好像是中國海軍,而我們所處的海域也是中國的南沙羣島,軍事重地。按照屠蘇的身份,能過得了邊境,肯定能夠在這裏呼風喚雨啊?何必如此?

見我們身上不再有其他可疑物品,海軍服收走了手槍和d9,揮了揮手:“帶他們去找上校。”

強烈推薦: 林不凡徹底呆了,他想過舒雅可能會做什麼說什麼,但沒想到他會如此直接,如此的讓人無法抗拒。

此時此刻,他腦海中真有一種想拿下舒雅的強烈念頭。

尤其是感受到舒雅身上的溫軟,看著那近在咫尺的嬌媚容顏,呼吸都不由變得粗重起來。

這種情況下,面對這樣的舒雅,恐怕沒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夠無動於衷。

林不凡終於忍不住,關鍵時刻他的手機響了起來。一下子激靈地打了一個顫,清醒過來。

舒雅回過神來,主動趕緊起身,臉上布滿暈紅。很顯然,她清醒過來,也是意識到自己的衝動。

林不凡忙拿起手機接通電話,這樣才能化解一點尷尬。

「小凡,你回來沒有啊?」

「怎麼了?」

「趕緊回來。」楊慧說。

「好,我馬上回去。」林不凡掛了電話,忙說:「我媽找我,讓趕緊回去。」

「嗯。」舒雅點了點頭,雖然很大膽,但想到剛剛的自己還是不由自主地布滿羞意。

直到回到家門口,林不凡腦海中都依然在回味著剛剛的情景。可惜了,現在他有那麼一點後悔。

舒雅是多麼的迷人,多少人渴望的夢中情人,自己竟然就這麼錯過了。

「小凡!」楊慧喊道。

林不凡終於從舒雅身上回過神來,嗯了一聲很快發現裡面還有一道美麗的身影,是柳依依。

她怎麼知道這,對了,上次老媽跟人家說過,還邀請人家來店裡吃東西。

「臭小子,怎麼回來這麼晚,讓依依等這麼久。」楊慧沒好氣道。她本來就一直對柳依依特別滿意,現在對柳依依更是百分百滿意。

今天柳依依帶了些親手做的糕點過來,味道特別,真是心靈手巧。

而且,她見生意好還一直在旁邊幫忙,動作非常麻利。

楊慧開始不讓,但由於太忙顧忌不上。

這下子不少顧客都驚嘆柳依依美麗賢惠,甚至誇讚著問老闆娘,這誰啊,以前怎麼沒見過,是女兒嘛。

楊慧說不是,人家一聽就都說那肯定是兒媳婦了。

楊慧這時特意注意過柳依依的表情,怕她不高興。

沒想到柳依依只是臉含羞怯,低頭不吭聲。

太明顯了,這丫頭對自己兒子有意思啊。

楊慧更是喜歡,看林不凡剛下課,就立刻打電話催促他趕緊回來。顯然,她不知道這一通電話,破壞了兒子的好事。

柳依依看楊慧訓斥林不凡,忙說:「沒事的,我本來就來的很早。」

楊慧滿意地點了點頭,這小姑娘不但漂亮,勤快。而且溫柔懂事,嘴巴還甜,簡直是兒子的最佳良配。

甚至在她看來,比之前的蘇雨菲還要好多了。那個蘇雨菲身上有一種小姐氣質,一看就富貴人家。

不是說不好,怕兒子受委屈。

「看看,人家依依多懂事,這麼好的女孩真是太難得了。你小子也不知哪來的福氣,能跟她做朋友。」楊慧邊誇心中邊想,兒子要是能把他娶來做媳婦,考試考零分都不管了。

柳依依被誇的都不好意思了,心中當然非常高興。因為她能感受到楊慧對自己的喜歡,叔叔也對他非常客氣滿意。

那自己跟凡哥?想想就臉紅。

「額,你兒子也不差的。」林不凡無奈丟下一句,接著對柳依依說:「依依,你找我有什麼事嗎?」

楊慧一聽不滿了:「怎麼說話的,沒事就不能找你嗎?好了,有顧客來了,你們去裡面聊,這裡不方便。」

面對老媽教訓,林不凡只能老實承受,帶著柳依依進入自己的房間。

柳依依還是第一次來這,裡面看起來挺簡陋,跟自己家都差不多。沒想到凡哥家裡竟然是這樣的,可是他卻給了自己那麼多錢。

凡哥真是太好了!

「凡哥,不好意思啊,今天就是送點吃的,感謝一下,沒打擾到你吧。」柳依依說。

「當然沒,坐下說吧。」林不凡看她坐下之後問道:「阿姨的病怎麼樣了?」

「已經好了,那天晚上就醒過來了,醫生都不停地直誇奇迹呢。」

「好了就好,你回去上課了吧?」

「上了,凡哥放心,我會努力學習的。今天是正好有些時間,才過來一下。」

「加油,爭取考個第一回來。」林不凡笑說。

「嗯,我儘力。」柳依依竟然這麼說,看來對自己也是有不小的信心。

家裡的情況不但沒有把她壓垮,更讓她堅定,讀書是她這樣的普通人靠自己力量改變命運的最佳途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