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艾希拍了拍羅恩的肩膀,慢慢的開口說道:“這些當然不是我看重你的理由,在被帝**俘虜的階段裏面你曾經聯絡過了不少的士兵試圖反抗,只不過都被當時的人拒絕了,而且你的部下也曾經勸過你再這樣的環境下說這些容易被人告密,到時候可就是死在這裏了,但是你卻依舊是不爲所動,如果不是我們來的有些早,恐怕你也早就帶領着那些敢於反抗的士兵們反抗了起來了吧。”

羅恩依舊是無所謂的開口說道:“那不過是做最後的掙扎,當時哪裏的環境你也知道。”

艾希笑了起來,“羅恩,我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你寧願藏起來也不跟加入這一場戰鬥,但是恐怕這一次除非你是抗命,不然你還真是非得參加不可了。”

羅恩嘆了一口氣,開口問道:“說吧,要我做什麼?”

艾希雖然詫異但是也沒有問,而是緩緩的開口說道:“我希望你率領着一支軍隊在跟倫恩的作戰中詐敗。”

羅恩無奈的捂着臉,“我就知道沒好事情,你說這戰敗怎麼就輪到我了,不是你手底下不少軍官呢麼。”

艾希卻是沒有答話,而是繼續開口解釋到:“並不是讓你真的失敗,而是詐敗。”

羅恩擡起頭來看着艾希,無奈的開口說道:“有區別麼?那些人都會說,看羅恩,他帶兵出去了,他帶兵回來了。他又打了一場敗仗。”

艾希卻是依舊不爲所動,緩緩開口說道:“這一次詐敗之後,我會讓你擔當下一次主攻的指揮官讓你洗刷所謂的恥辱的。”

羅恩卻是連忙擺了擺手,“千萬別,我着打着一次就覺得要了命了,還要讓我打兩次啊。”

艾希也沒有理會羅恩,而是打開地圖給羅恩看,“現在倫恩的軍隊雖然還沒有來到我們的面前,但是按照探子的彙報,倫恩的軍隊正在馬不停蹄的向我們這個方向趕了過來,恐怕不出兩日就會來到戰場上。而這裏有最大的可能成爲倫恩的駐軍地,所以你最好仔細觀察一下這裏的地圖。”

聽着艾希這樣說,我卻是有些不以爲然,這個地圖並不是常用的那種軍事地圖,而是艾希一筆一劃勾勒出來的,就連我在這樣的地圖上如果沒有艾希的解釋也幾乎難以明白這到底是什麼地形,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是,羅恩卻是沒有對地圖提出任何問題,而是開口問道:“艾希統帥,這裏的地形如此之好爲什麼我們不佔據這裏,反倒是讓倫恩的軍隊在這裏安營紮寨呢?”

我難以置信的開口問道:“那裏的地形很好麼?”

羅恩卻是沒有開口而是將目光看向了艾希,艾希卻也是看着她沒有給我任何解釋,羅恩嘆了一口氣,“真是麻煩。”這才扭過頭來給我解釋道:“王威統帥,這裏雖然四面都沒有什麼有力的防禦地形,但是兩面是森林,雖然有利於隱藏的伏兵靠近,但是也可以讓倫恩的軍隊躲藏在裏面,一方面規避了我們的弓箭覆蓋,另一方面我們的騎兵部隊也不可能衝進這樣的密林之中。而且這裏交通便利,四通八達之間可以讓軍隊更好的調動,加上森林的掩護,那些有了任務的軍隊很容易就消失在了我們的眼前。”

我哦了一聲,看向艾希,艾希卻是微不可見的點了點頭,目光卻是看向了羅恩,淡淡的開口問道:“那既然如此,你說我們該怎麼做才方便讓我們的詐敗顯得更爲真實呢?”

羅恩笑了笑,“那就是勝利。”

我吃了一驚看向了羅恩,羅恩卻是沒有注意到我的態度,依舊是侃侃而談,“最爲真實的演技就是勝利,因爲只有勝利,倫恩的軍隊纔不會思考我們是不是真的勝利了。這樣的話一方面可以提升我們的士氣,另一方面也可以掩蓋我們的意圖。當然了,作戰到了後期,倫恩爲了不在初始就士氣大喪定然是會增援兵力來消滅我們,所以到時候我們的撤退就顯得絲毫不顯得怪異。”

艾希點了點頭,緩緩開口說道:“你說的很有道理,雖然跟我想的有所差異,但是看起來也不失爲一個好的辦法。”

羅恩慵懶的靠在椅子上,“那我給你們辦了這麼大的事情,你們要給我什麼樣的獎勵啊?”

我精神一震,羅恩再怎麼說也是我們的部下,哪裏有這樣的部下啊。

艾希卻是不以爲然的淡然開口問道:“獎勵?你想要什麼獎勵啊?”

羅恩緩緩地擡起頭來輕笑道:“我不想幹那個後勤的主官了,每天麻煩得要死。”

艾希點了點頭,“這個我明白了,我會給你找一個輕鬆簡單還有人伺候的好夥計的。”

羅恩微微一笑,然後從椅子上爬了起來,伸了個懶腰開口問道:“那麼兩位統帥,沒有別的事情的話我就回去睡覺了,才睡了十個小時,好睏的啊。”

艾希點了點頭,羅恩就乾脆利落的離開了帳篷。

看着他離開了帳篷,我纔開口問道:“艾希,你覺得這個人真的靠譜麼?”

艾希扭過頭來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雖然他的確是吊兒郎當的性子,但是作戰天份上卻是絲毫不差與我,甚至比我還要強一些。所以我們並不需要擔心。”

我卻是不以爲然,“他要是有你這樣的天分,哪裏還會混到這個地步?”

艾希笑了笑,“王威統帥,我們最開始的時候支撐的防線不過是帝**和聯盟軍西南的防線。雖然吃緊但是卻並不是直接面對帝**的主力部隊。但是羅恩卻不同,他所處的鳳凰團隊正是擋在了帝**主力部隊最前面的軍團之一,哪裏的將軍和領主常常被暗殺,所以很多時候都不得不由他這麼一個副官來代行責任,無數次的作戰卻是幾乎沒有吃過敗仗,但是他吊兒郎當和不討好的性子讓他難以升遷,但是卻也無法撼動他的地位。王威統帥,你知道這是爲什麼麼?”

我猶豫了一下,緩緩地開口問道:“難道是因爲他的作戰天分?”

艾希點了點頭,“如果不是羅恩在哪裏支撐着,東南防線恐怕早就被帝**攻破了,所以雖然他的官職就這樣高不成低不就的僵着,但是他的身份卻是幾乎高人一等呢。”

我皺起了眉頭,東南防線的人我並不瞭解,所以沒有聽過他的名聲也可以說是正常,但是我還是懷疑的開口問道:“可是爲什麼現在又將他掉給了我們呢?”

艾希緩緩地笑了起來,“因爲我們已經攻佔了帝**的領土,東南防線的威脅迎刃而解,所以聯盟方面的人在也難以忍受這樣一個人物了。所以纔會在我們組建軍團的時候將他扔了進來,當然他作爲一個東南邊防軍的聯盟軍官被排擠到了我們西南邊防軍裏面也可以說是讓他心灰意冷了吧,所以他才申請了後勤吧,也免得說是被人看了笑話。”

我哦了一聲,看來這個聯盟軍中間還真是藏龍臥虎啊。

很快,倫恩的軍隊就出現了,雖然並沒有在我們意料的方向出現,但是他們安營紮寨的地方卻是在我們預料到了的那個地方。

而作爲早就在這裏安營紮寨的我們當然要履行我們地主的好客之情,羅恩率領着我們的騎兵部隊當天夜裏乾脆利落的衝了過去,將倫恩設立在外面的哨兵營摸了個一乾二淨。

但是羅恩卻是沒有像我們預料的那樣撤回來,反倒是緩緩地摸向裏面,但是這一下卻是被倫恩軍隊發現了,倫恩的也可謂是反應迅捷,立刻就明白了我們又一次的夜襲了他們的營地。

乾脆利落的派出了主力部隊對羅恩率領的聯盟軍發起了攻擊,而羅恩卻是在看到他們的時候就已經拍拍屁股走人了,這讓倫恩有些有力使不出來,雖然看出來我們是撤退了,但是卻沒有對我們的人造成任何威脅,可是嘴上還得說他們擊退了我們的襲擊。

倒不是倫恩好大喜功到了這個程度,只不過現在倫恩軍隊的士氣幾乎已經接受不了任何一個打擊了。

而我們也順勢向帝王雷恩發了一封信,信裏面的內容就是關於這一次我們被擊潰損失慘重不得不準備撤離的消息。當然這個所謂的損失慘重就是羅恩帶領的部隊們不小心因爲馬匹跑得太快,顛簸的有些厲害所以口袋裏面的金銀財物不小心掉下去了不少。只不過這些都是硬通貨,到哪裏都是很值錢的,所以羅恩只能一邊抹着眼淚一邊口述道:“王威統帥,我們損失慘重啊。”

天知道,那些金銀珠寶是從倫恩軍隊的哪一個軍隊裏面繳獲來的。

而帝王雷恩也明白我們到底什麼意思,立刻就是一個口信回來回來,說他馬上出發讓我們務必堅守。

當然了,我們也沒有真的打算走,只不過是訴下苦而已麼。

但是倫恩卻也知道我們的打算,顯然讓倫恩有些着急忙慌到了一定程度,他已經不管不顧的對我們發起了猛烈的衝擊,只不過脫離了森林的保護,弓箭就成爲了最好的遠程壓制武器,加上倫恩的軍隊長時間作戰,後方又被我們佔據了,手中可以使用的糧草武器已經是捉襟見肘了,根本不能組織起弓箭手來對我們對射。

而這樣只有大規模損傷的衝鋒顯得失去了所有意義,讓那些狂熱的士兵們都不得不冷靜了下來,只不過這一個冷靜,士兵們就開始盤算起了現在的處境,越想越是覺得沒有什麼勝算,士氣可謂是一落千丈。

就這樣倫恩組織的衝鋒越來越人少,距離也越來越近,似乎士兵們都知道這樣下去不過是隻能死路一條,所以一個個都沒有了什麼勇氣。

可以說是倫恩已經黔驢技窮沒有了後招,只是讓我意想不到的是倫恩卻是一點都不着急,反倒像是在等援軍一樣,這讓我們擔心不已的同時也迷惑不已,倫恩叛出了帝國,帝**可以說跟他是不死不休,我現在又率領着聯盟軍堵在這裏,可以說是人類的所有勢力已經容不下他了。

而且他的盟友精靈族此時此刻卻也是安安靜靜的一點反應都沒有,似乎已經拋棄了倫恩一樣,但是倫恩卻依舊是信心十足,這讓我們擔憂的同時也多加了幾分警惕。

但是很顯然,我們臨時的盟友,帝**的部隊也終於到達了,前後夾擊之下,倫恩的軍隊更是顯得無處可逃,已經是甕中之鱉一樣了。

但是倫恩卻依舊是堅守不出,面對着我們的挑釁也不搭理,面對我們的勸降也沒有反應。

但是我卻還是不想攻擊倫恩的據點,因爲我們這裏一出兵,就是不知道帝**方面會怎麼做,此時此刻倫恩已經是山窮水盡,那麼接下來撕破聯盟繼續戰鬥的時刻實際上已經不遠了,所以對於帝**會不會在我們攻打倫恩據點的同時給我們背後一刀也已經是我們不得不防的了。

顯然帝**方面也是這樣想的,所以我們兩支軍隊只能將倫恩的據點夾在中間卻是不敢有絲毫的動彈,深怕被對手得了機會。但是我們這樣做卻是讓倫恩的了幾天喘息的機會。

只不過當時的我們都以爲這已經無傷大雅了,因爲倫恩的軍隊雖然還能堅守,但是卻是已經斷絕了糧草,無數倫恩軍隊的士兵趁着夜色向我們聯盟軍或者是帝**投降的。 名門貴媳 很多士兵甚至都是在他們的小軍官帶領下成建制的向我們投降了,這讓我們更加麻痹大意。但是麻痹之間還是有了一絲不安,明明他們的局勢已經不堪成這樣了,但是倫恩卻是依舊一點動作都沒有,這不像是倫恩的作風啊。難道他還在等待他所謂的援兵麼? 而很快我們終於跟帝**方面達成了協議,那就是我們在那個時候同時進攻倫恩的據點,只不過誰先攻進去誰將分配所有的戰利品。

只是艾希卻是在這個協議之後冷笑,“王威統帥,我還真是有些糾結呢。你說我們是搶攻呢還是不攻擊呢?”

我愣了一下,“當然是搶攻了啊,此時此刻倫恩可以說是沒有什麼後路了,如果我們擊潰他們,那麼倫恩軍隊的糧餉什麼的都是我們的了啊,就算是我們並不急於用這些東西,也可以給士兵們發下去當獎勵的麼。”

艾希卻是笑了起來,“王威統帥想的倒是沒錯,只不過王威統帥想沒想過倫恩軍隊既然被擊潰了,當前精靈族的態度曖昧,可以說是我們和帝**之間共同的敵人已經沒有了,那麼我們這個聯盟也就意味着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意義。此時此刻我們如果真的搶攻進去了並且真的率先攻入了倫恩的據點,但是誰有能保證帝**在倫恩軍隊覆滅的時候不會給我們背後一刀,當時我們可以說是主力部隊都進入了一個殘缺不堪的防禦圈裏面,如果帝**把守住那個地方,我們也就是沒有了防禦的設施,手上也沒有糧草和後援,關鍵是我們不可能全軍進入的,到時候我們存放在本陣的糧草都會被帝**繳獲,可以說是瞬間進退維谷,想逃的話我們失去了糧草很難從帝**的追擊中保持建制撤退下來。但是如果我們不討,而是留在了裏面,那也不過是要少受一些攻擊,但是糧食後勤的問題也是我們當前最大的問題。”

我聽着艾希說了這些,不由得冷汗下來,“那麼既然如此我們就不可以先攻擊了啊。”

艾希嘆了一口氣,“王威統帥,現在聯盟可以說是佔據了太多的領土,就像是本來瘦弱的一個人突然讓他強行吃下了滿漢全席,雖然看起來可以說是佔盡了便宜,但是實際上已經是消化不良了,此時此刻我們佔據了幾乎人類領土的三分之二,但是我們的守軍和穩固的領土卻是寥寥無幾,此時此刻無論是王女雪奈還是聯盟高層都已經讓我們停止戰鬥了。當然,我們就算是沒有攻進去,但是王威統帥你想想帝**真的會給我們機會讓我們好好消化掉佔據的領土麼?如果他們繳獲了倫恩軍隊的糧草和士兵乃至那些軍餉,到時候發起的攻勢絕對會比現在還要猛上很多。”

我愣住,不知道此時此刻我們到底該怎麼辦,艾希緩緩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此時此刻可以說是進退維谷,我們並沒有什麼萬全之策。但是不知道王威統帥聽說過那麼一個笑話麼?”

我強行穩定心神,看着艾希,艾希緩緩的繼續說道:“有一天蝸牛被烏龜打劫,蝸牛去警察局報案,錄口供的時候蝸牛是這樣說的:“這一切,發生的太快了。”而我們這個時候就是因爲吃得太多變得像個烏龜了,但是損失了這麼多領土和士兵的帝**就像是一個蝸牛一樣。”

我打斷了艾希的話,輕輕開口問道:“你的意思是,我們現在要趁火打劫?”

艾希堅定的點了點頭,“既然我們怎麼也不可能避免了跟帝**方面的戰鬥,那麼我們爲什麼不趁着帝**尚且在虛弱的時候擊破他們呢?”

我站起身子來來回走動,這件事情非同小可,對於我們來說雖然的確是此時此刻佔據了不少優勢,但是並不是絕對的,我們不可能真的就這樣一點波瀾都沒有的消滅了帝**,所以想要下這樣的決心的確是有些困難,更何況王女雪奈他們實際上並不希望我們在跟帝**打起來,畢竟和平對於我們更爲有利,哪怕是暫時的和平我們都可以從中獲得休養生息的時間,等到我們真的佔據了這裏的領土和資源的時候,帝**就已經使強弩之末了,到時候很輕鬆就可以消滅他們了。

但是我們能夠想到的,帝**方面也能夠想到,所以帝**跟我們宣戰是必然的,而且是越早越好。

所以就算是王女雪奈一心想要謀求和平但是恐怕也不過是一個美好的希望,所以倫恩的事情一完,我們定然是還會打起來的,唯一的區別不過是誰先動手而已。

我停止了來回踱步停了下來扭過頭去看着艾希,輕輕的開口問道:“有幾成勝算?”

艾希卻是淡淡的笑了起來,“王威統帥,我記得曾經跟你說過的吧,當你問出來這個有幾成勝算的時候實際上已經是同意了我的意見了。不過這一次我還是要告訴你,我們取勝的概率是六成,當然這個是在情況沒有任何變化的情況下的概率。”

我點了點頭,艾希說是六成就是六成,她不會爲了讓我放寬心加大比例也不會爲了讓她的計劃得以實施變更這個數字,所以我們戰勝帝**的概率在艾希的推斷中就定然是隻有六成,看起來是個不小的數字,但是在戰場上哪怕是九成也就意味中終究還是有一成的不穩定,這不像是遊戲可以存檔再來也不像是小事情失敗了大不了放棄。這是戰爭,一旦失敗就意味着徹底的失敗,你所有的底牌所有的籌碼都會因爲這一場失敗而煙消雲散。

所以我還是很難下定決心,但是就像是艾希說的那樣實際上我內心已經有所動搖了,既然怎麼也要打爲什麼我們要放棄先手的機會讓帝**準備好打我們呢?

我又是來回走了兩步終於是下定了決心,開口說道:“那艾希說說你的計劃吧。”

艾希笑了笑,“王威統帥,首先這一場倫恩的戰鬥我們必然是要參加的,而且是全力以赴。”

我皺起眉頭來,艾希說話永遠是這樣,不直接進入主題,而是將順序一步一步說給你,讓你有時候在一開始很難理解。

艾希顯然也沒有改正的意思,繼續開口說道:“只不過我們率先攻擊進去之後卻不再往裏,而是看帝**什麼反應,只不過當然不能讓帝**看出來實際上我們並沒有深入進去。這個任務當然還是羅恩擔當最佳演員。”

我沒有理會艾希難得一見的笑話,而是淡淡的開口問道:“我稍微有些明白你的意思了。如果帝**趁着這個時候奇襲我們的本陣,我們也可以很快抽調出來士兵對他們進行反包圍和圍剿是吧?”

艾希點了點頭,我也心中明白了艾希這樣做的用意,那就是把開戰的一方歸咎爲了帝**,那麼我們就沒有違反王女雪奈和聯盟高層的意願,雖然一開始有些被動,但是想來卻也難以撼動我們這樣大的優勢。

我又緩緩的開口問道:“那要是帝**真的選擇了撤退呢?”

艾希卻是笑了起來,“王威統帥,這幾乎是不可能的。當然如果真的出現了這個情況,那麼只能說明一件事情,那就是帝**恐怕還沒有做好繼續作戰的準備,因爲帝**的糧食產地幾乎都被倫恩方面軍佔據,支撐到現在的恐怕都是艾爾溫從要塞裏面撤退的時候搬走的糧食,所以恐怕帝**所剩的糧草不多了,只不過帝**很幸運這一次在戰鬥中獲得了一個盛產糧食的土地,而且算算日子恐怕也就在這幾天之內成熟了,所以帝**還是要等一些糧草的。”

我打斷了艾希的長篇大論,而是開口問道:“那我們該怎麼辦?”

艾希笑了笑,“當然我們是不可以主動開戰的,那麼也不妨修復一下倫恩的據點當一個戰前據點,而且也可以安穩一下後方,實際上看起來帝**穩妥了不少,但是勝算卻是又降低了幾分。”

我思索了一下,艾希說的很有道理,帝**恐怕也知道這一點,所以他們纔會提出這個要求讓我們同時進攻的吧。

可是想到這裏我又有些猶豫,“艾希,如果我們攻擊速度沒有帝**快,反倒是帝**率先攻擊進了據點裏面我們該怎麼辦?”

艾希也是愣了一下,似乎一開始就以帝**準備偷襲我們爲前提進行了考慮,當我問出來的時候雖然覺得我的問題有點傻,但是卻還真是沒有想過,艾希思索了一下就開口說道:“如果真是那樣的話,我們恐怕就只能違背王女的意願了。”

我嗯了一聲,看來這一場戰鬥並不像是那樣簡單了。

兩個人半晌相對無言,艾希卻是突然開口問道:“我們馬上就要跟帝**方面打起來了,不知道帝**方面的賢者我們該怎麼處理呢?”

我沉默了,艾希說的這件事情實際上我也曾經考慮過,但是卻是一直沒有答案,此時此刻被艾希突然問了出來我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答覆她,只能反問道:“你是怎麼打算的?”艾希很是乾脆一點都沒有猶豫的開口說道:“把她送回去。”我愣了一下,雖然我也曾經考慮過這樣的行爲,但是這無異於投敵了所以被我pass了。

但是沒想到居然會從艾希的嘴裏面說出來,不由得讓我有些奇怪,我輕輕開口問道:“爲什麼?”

艾希很是乾脆,“首先她雖然是內心向着帝**,但是畢竟是人類的賢者。當然了,我並不敬畏他,甚至讓我動手宰了她也不是問題。但是問題是下面的人會怎麼看?她是人類精神的象徵,所以我們是不可以傷害她的。所以實際上只有兩種辦法,一種是送走她一種是留下來。而送走她看起來是窩囊了一些,但是也能混得一個好名聲,關鍵是對我們來說也沒有什麼壞處。但是將她留下來那就不一定了,雖然政治上我們可以宣傳賢者選擇了我們,但是她在帝**方面呆了那麼久,難免讓下面的人對這樣的論調錶示懷疑。而且我看那個人類賢者對於帝王雷恩有種不同的情愫,恐怕是身在曹營心在漢,別說是給我們的士兵提供精神上得信仰了,恐怕還會試圖從我們這裏套取信息情報轉交給帝**的探子,對我們來說幾乎是百害而無一利,所以這個選擇實際上真的很是簡單。”

我看着艾希,沒想到不過是這樣一個小小的問題卻能牽扯出了這樣多的東西來。

艾希並沒有注意到我,而是似乎在盤算着什麼,半晌一個帶着拘謹音調的人在門口輕輕開口問道:“後勤營長羅恩奉命前來。”

我愣了一下看向了艾希,艾希點了點頭,顯然是她下達的命令,我不由得苦笑一聲,看來艾希早就做好了萬全的準備,甚至連我會猶豫多久都算的***不離十,與其說是讓人佩服不如說是讓人覺得恐怖。

我甩了甩頭,將腦子裏面的想法拋開,開口說道:“進來吧。”

羅恩緩緩地帶着拘謹的走了進來,只不過這份拘謹在簾子完全遮擋住之後就消失的無影無蹤了,羅恩也沒有給我們行禮,而是乾脆利落的走到了一個椅子前,像是沒有骨頭一樣的癱軟在上面。

這才緩緩開口說道:“兩位統帥叫我來又有什麼壞事啊?”

艾希沒有說話,只是站起身子來給羅恩倒了一杯茶水,羅恩卻是沒有端起來,而是笑了起來,“看來這件事情還真是不小,不然艾希統帥也不會給我這麼一個小人物端茶倒水。”

艾希也不辯解而是輕輕開口說道:“羅恩將軍演戲的確一流,別說是倫恩軍隊了哪怕是我這麼一個知道這會是一場詐敗的人都覺得你這已經是不受控制得潰敗了。”

羅恩卻是不以爲然,沒骨頭一樣的軟在椅子上端起茶杯卻是不喝,而是緩緩地摩挲着茶杯。

艾希猶豫了一下,終究還是保持了溫軟的語氣開口說道:“這一次這個任務也正是非羅恩將軍莫屬了。交給別人我都不放心。”

羅恩卻是擡頭看着艾希淡然笑道:“艾希統帥,雖然我並不知道你們得打算,但是我知道接下來就是攻擊倫恩據點這樣的攻堅戰了,那麼實際上誰上都可以的對麼?因爲這一切在出發之前就幾乎被你制定完畢了,那麼你又爲什麼非要我來呢?巴洛不就挺好的麼?”

艾希愣住,我和艾希都知道羅恩是個人才,是個不遜於艾希的人才,但是也沒有想到他不光是軍事指揮上強大,而且對於這樣的邏輯也是十分的強大。

艾希猶豫了起來,半晌纔開口說道:“既然大家都是聰明人,我們不如跟羅恩將軍好好地講講。”說着,艾希就將自己的計劃再一次的和盤托出,讓羅恩知道了所有的情況。只不過羅恩顯得是漫不經心,緩緩開口問道:“雖然我知道了此時此刻這個狀況的確苦難,但是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關鍵是我還真是不知道這方面有個什麼地方需要用到我的。”

艾希站直了身子居高臨下的看着羅恩,羅恩卻是依舊一副死樣子一點都沒有受到影響。

艾希終於還是開口說道:“我們這一次有一支軍隊如果真的搶先攻破了倫恩的據點,那麼這個實際上面的狀況還是需要你來掌握的啊。”

羅恩笑了笑,“我這樣怕麻煩的一個人又怎麼可能會做這樣惹火上身的事情啊,不如兩位統帥另請高明?”

艾希看着羅恩作勢欲起的樣子卻是笑了起來,“羅恩將軍還是會演戲,如果不是你最後這句話我恐怕都不知道羅恩將軍居然在演戲。”

羅恩皺了皺眉,淡然的開口問道:“艾希統帥說什麼?演戲?我演戲了麼?我自己都不知道呢。” 飛越泡沫時代 說完,就是自然的笑了出來,彷彿艾希說了什麼真的可笑的事情。

艾希卻是不以爲然,緩緩開口說道:“羅恩將軍,實際上你雖然不知道我們召喚你來是什麼事情,但是按照你的能力實際上你已經知道了我們需要你來這裏是要讓你帶兵,而且是那種很重的角色。而如果你這的不想引火燒身,那麼你就根本不會來這裏,你會找各種理由,靠譜不靠譜的理由來推脫掉這樣的事情。但是你沒有,這說明了什麼,或許你告訴自己不要插手但是你的本質已經決定了你要插手,要不然就是你根本就喜歡這樣的事情,只不過外表裝出了一幅慵懶的樣子而已。”

羅恩卻是挑了挑眉,彷彿艾希說了一堆笑話一樣,艾希也不動怒,而是目光直挺挺的看着羅恩。羅恩站起身子來,緩緩的往外走,我剛想要挽留卻被艾希抓住了袖子,我看着艾希知道艾希的意思,終究還是沒有說話,而羅恩走了好幾步卻幾乎沒有前進多少距離,加上羅恩本身步伐緩慢,竟然是半天也沒有走出去。艾希緩緩的笑了笑,“羅恩將軍,你這是怎麼了?是不是需要我找人來送你啊?” 羅恩卻是緩緩地轉過來了身子,淡淡的開口說道:“艾希統帥,我終於知道我爲什麼這麼遭人討厭了。wwwpinwenbao”

艾希卻是笑笑沒有答話,而是看着羅恩,我卻是不知道這羅恩突然說這麼一句話是什麼意思,不由得開口問道:“爲什麼?”

羅恩卻是曖昧的笑了起來,“因爲我可以看穿別人的想法啊。”

我還不明白羅恩說這些有什麼意義的時候,羅恩卻是繼續緩緩開口說道:“艾希統帥,我不得不承認,我的心思已經被你看透了

。”

艾希笑了笑,緩緩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這一次作戰的指揮官就讓你來擔當了。”

羅恩淡笑着,看着我似乎還在迷茫中,神情似乎更加愉悅了,緩緩地大笑了起來,只是撩開簾子的瞬間,那個看起來慵懶卻是聰明無比的羅恩卻是變回了那個唯唯諾諾的樣子。

知道羅恩走出去了不知道多長時間我才總算是明白了過來,一拍腦袋看着艾希說道:“艾希,他的意思是他討厭你啊。”

艾希卻是不如我意料中的那樣生氣,反倒是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看着我,似乎一臉的同情,我都有些鬱悶了,這明明被人罵的是他,爲什麼艾希反倒同情起我來了?

艾希走到我身邊拍了拍我的肩膀,“王威統帥,沒事的,沒事的,這些上面就算是不怎麼靈敏也沒關係。”

我卻是這才明白過來,艾希恐怕在羅恩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就明白了過來,只有我這樣傻乎乎的纔會上去問的啊!

艾希站起身子來卻是走回到了桌前,一臉嚴肅的開口說道:“王威統帥,這一次我們預定的指揮官也已經到位了,我們接下來就要來分析一下我們的兵力佈置了。”

我也調整了一下心情快步走到了艾希的對面,看着那張-鋪展在桌子上的作戰地圖。

艾希伸出手指慢慢的在地圖上面緩緩的指點了起來,“王威統帥,這是倫恩軍隊據守的據點這個我們都知道了。 時光至此甜又暖 但是帝**的具體位置我們卻是算不準,加上我們的背後畢竟是有倫恩最後的城市,加上背後還有精靈族邊界。這樣的地形在這個時候看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危險,但是畢竟我們背後有敵人,如果這個敵人的數量要是衆多起來,我們反倒成爲了三面受圍

。”

我看着這周圍的情況,的確是這樣當時我們一心想要攻擊倫恩的城市所以軍隊戰線拉得很長,後面爲了阻擋倫恩回到城市中所以我們阻擋在了他回城的路上,此時此刻看來卻是讓我們陷入了腹背受敵的情況,只不過城市裏面的人一直都保持了觀望的態度,既沒有出兵救援倫恩也沒有騷擾我們,反倒是一直很安靜,這倒是讓我對他們有些遺忘了。

而精靈族雖然在戰爭的初期乾脆利落的站在了倫恩的一方,而且在戰爭激烈的情況下更是亮明瞭身份,但是隨着戰事漸漸不利於倫恩一方面的時候,精靈族反倒是偃旗息鼓了,是不知道醞釀着更大的陰謀還是已經放棄了倫恩了。

此時此刻看來我們佔據的地形在某種程度上上面可是極度不安的。我猶豫着開口問道:“艾希,那我們現在撤離這個地方?”

殺伐果斷的艾希此時此刻也是猶豫了起來,“王威統帥,我現在也是很猶豫。 豪門掠情,首席的陷阱 如果我們堅守這裏有可能會被三面夾擊,但是如果我們撤離這裏不就是給倫恩撤回去的機會了麼?到時候我們和帝**的軍隊交接在一起,恐怕這其中的變數更讓人擔心啊。”

我沉默不語,目光直直的看着地圖,似乎想要從中找到一個萬全之策,但是又怎麼可能會有?

艾希卻是半晌之後緩緩地嘆了一口氣,像是給我答案也像是勸慰自己,“王威統帥,精靈族和那個城市的守軍已經安靜了這麼久了,而且我們早就陷入了這樣的境地,如果倫恩真的想要突圍回去應該早就回去了,所以我猜測城市裏面的守軍已經是十分混亂了,而精靈族也拋棄了這麼一個炮灰。[就愛讀書]”

我嗯了一聲,我們雖然沒有什麼底氣,但是這個時候放開道路讓倫恩撤回去那是萬萬不可能的,雖然我們並不是一定要幫助帝**消滅隱患,但是倫恩卻是絕對不可能放過的,不說史考特,海恩的仇我此時此刻還沒有報呢

艾希笑了笑,“王威統帥,我們也不用這麼悲觀,應該不會有什麼差錯了。”

我點了點頭,兩個人都似乎很有信心,似乎有信心那些不會發生的就真的不會發生了。

但是當然我們也知道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兩個人又趴在了地圖上緩緩地研究起來了地圖。

“王威統帥,這一場戰鬥我們恐怕能參戰的部隊不多啊。”艾希直起身子來,似乎有些遺憾。

我看着手中的軍隊名單,不由的點了點頭,爲了避免我們做站的時候背後被精靈族或者是哪個城市的軍隊背後來一下子,我和艾希將手中可以調動的兵力都仔細的盤算了一番並將它們放到了可能會有軍隊出現的位置上,但是這樣一來居然可以自由調動的軍隊卻幾乎是一個都沒有了。只能勉強收縮一下軍隊防線,從中抽調出來幾個軍隊。

而對於我們只能提供這麼點軍隊,羅恩雖然抱怨連連但是卻是一點都沒有反對的意思,我本來都打算好跟羅恩解釋了,但是看着他這個樣子不由得鬱悶了起來,羅恩這到底是怎麼了。

艾希卻是不以爲然,看我又是鬱悶的樣子,緩緩開口說道:“王威統帥,你還記得我跟你說過羅恩是跟我一樣甚至有可能比我還要聰明的人麼?”

我想了一下,點了點頭,艾希的確曾經這樣說過。

艾希看着我緩緩地開口問道:“那麼連我都能想到的事情,他又怎麼可能會想不到呢?所以他恐怕早就想到了我們可能會給他的兵力不多了,當你知道一個事情的結果是壞的時候,當他真的發生了,那種心情只能說是鬱悶卻並不是不能接受

。”

我看着艾希,不由得笑了笑,“艾希,你說我們將羅恩吸收進來怎麼樣?我們軍隊中作戰勇猛的人不少,但是這樣聰明的人卻是少數。”

艾希點了點頭,“王威統帥,你說的很有道理,我們軍隊中間的確是有不少猛將,而且那種能動腦子的人也的確是少數,但是王威統帥你想過沒有,我到底能不能將它吸收進來呢?羅恩在外面的形象不過是一個唯唯諾諾的人,如果我們將他吸收進來只能是讓外面的人以爲我們是專門來拉攏那些聽命於我們的將軍了。”

我猶豫了一下,還是有些不甘心的開口說道:“可是羅恩畢竟是個人才啊,我們已經聲譽不好了,再讓他們嚼嚼舌根也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了啊。”

艾希依舊是搖了搖頭,“王威統帥,雖然我們的確可以這樣做,而且實際上他們說什麼我一點都不在意。但是你想過沒有,羅恩雖然有這樣的才智,但是他卻是沒有給我們效力的打算,就連這一次我們知道了危險也是我們自己想到的。羅恩一點都沒有給我們提示,而且據我所知,他作爲後勤主官的時候也是對很多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雖然沒有讓糧草供應不足,但也讓我們的很多糧草被莫名消耗一空了。”

我看着艾希,艾希也堅定的看着我,我猶豫了一下還是緩緩地嘆了一口氣,“艾希,或許你說的是對的。的確他有這樣的才智但卻不一定能夠爲我們所用。”

艾希也是緩緩的看着走出去的羅恩,卻是帶着一絲疑慮,緩緩的開口說道:“羅恩說我能夠看透他,但是我卻總覺得他的身上有什麼我看不透的東西,到底是發生了什麼纔會讓他變得對於聯盟方面的軍務一點都不上心,以前的他並不是這樣的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