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花里胡哨的,恐怕也就是個半吊子的水平。

連金正泰和崔士元都說了,這個男人是懷孕的脈象,你還能夠診斷出其他的門門道道來?

想到這裡,高秀恩眼中便是有些不屑。

雖然說秦穆然在給男子診脈,但是高秀恩的表情自然也是落入到了他的眼中。

尤其是看到高秀恩那不屑的神色,秦穆然心裡微微一笑。

秦穆然的指尖感受著男子的脈象,對於他的病,秦穆然心裡已經有數了。

「脈象急而滑,是有身孕的脈象!」

秦穆然收起手指,看著男子淡淡地說道。

「哼!我以為你們中醫有多麼了不起呢,原來跟他們一樣,也是裝神弄鬼騙人的!男人懷孕,天下之大奇!你們這群庸醫!」

男子聽到秦穆然這麼說以後,立刻情緒激動地說道,起身便是要走。

「這位先生,你先別激動啊!我話還沒有說完呢!」

秦穆然見男子要走,立刻攔了下來,說道。

「你都說我懷孕了!我還不能激動了?」

男子憤憤地問道。

「我只是說你的脈象像是有身孕的脈象,但是我沒有說你確實就是懷孕啊!」

秦穆然笑了笑。

「那你說我什麼情況!」

男子有些不耐煩地問道。

這群人話也不說完,說來說去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這不是瞎耽誤自己的功夫嗎?早知道這樣,就不該來這個醫院!

都是些什麼人啊!還名醫,我看是徒有虛名!

「你的脈象是有孕在身的跡象,但是你我都知道,男的怎麼可能懷疑呢,所以剛才我又多留意了一番,發現,其實你不是懷孕,而是因為你的體內淤積了血塊!」

秦穆然看著男子,認真地說道。

「如果我沒有診脈錯誤的話,上個月你是不是受到了什麼劇烈的衝擊?」

我家萌寶黑化了 秦穆然問道。

「你…..你怎麼知道?!」

男子聽到秦穆然這話,立刻瞪大了眼睛。

「上個月我出了車禍,身體前面撞到了方向盤上面,疼了幾天,不過後來好了,就沒有當回事。」

男子認真地說道。

「這就對了!你以為沒有事,其實那一次的撞擊,在你的體內產生了淤血,一個月的時間,淤血慢慢堆積,堆積到了你的腹部左右,所以你的腹部伴隨著陣痛。」

秦穆然聽到男子這麼說以後,立刻便是知道了緣由,肯定地說道。

「醫生,真的嗎?」

男子聽到自己是因為那次的撞擊之後才會這樣的,頓時有些激動地問道。

「嗯!我給你開個方子,你去喝一劑葯,一喝過個十來分鐘,就沒事了!」

秦穆然安慰地說道。

「真的嗎?」

男子聽到自己的病情能夠立刻治好,眼睛之中閃過一抹激動的光澤。

「嗯!」

秦穆然點點頭。

拿起桌子的筆,秦穆然寫下了一劑滑胎方。

「金先生,這藥方,你們可以看看。」

秦穆然將寫好的藥方遞給了一旁的金正泰,金正泰等人立刻拿了起來,仔細地看了起來。

「紅花?牛膝?川穹?」

崔士元是草藥大師,當看到藥方上的草藥名字以後,頓時驚呼道。

「秦隊長,你這是滑胎方吧!紅花,牛膝,川穹,這些可都是用來墮胎之物啊!」

崔士元震撼地看著秦穆然。

「你不會為了自己的勝利,故意讓這位患者滑胎,然後謊稱沒有吧!這樣的行為,我們絕對不會同意的!這是草菅人命啊!如果真的是男性懷孕的話,這在整個醫學史上都是奇迹啊!這種奇迹絕對不能夠讓你抹殺掉!」

崔士元說著便是一頂大帽子扣在了秦穆然的頭上。

「秦隊長,我們寒國棒醫與你們夏國中醫只不過是醫術交流的比試,但是你的勝負功利心未免太重了吧!你這樣,即便是我,也不會答應的!」

金正泰搖了搖頭,順勢發難道。

「你們都覺得我是為了勝利才開的滑胎葯?」

秦穆然看著這一個個的神色,這嘴臉,真的是像極了愛情啊!

「不然呢?」

崔士元看了眼秦穆然,目光之中儘是鄙視。

「呵呵,如果崔先生這麼想的話,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秦穆然微微一笑,似乎面對崔士元的針對,沒有那麼的在意。

在意?有什麼好在意的呢!在意,是對於在同一個水平檔次的人。

而崔士元,秦穆然根本就沒有將他當做對手過,至少以他目前的水平來說,還不夠資格。

「是不是真的有效,等這位先生吃了葯以後,不就知道了!」

秦穆然說著,便是將目光看向那個病人道:「先生,這個藥方我開了,吃了你的病能好,你吃嗎?」

「吃!當然吃了!媽的!一群庸醫,有人能夠治療我,你們還阻攔!老子懷孕?你們特么這群老傢伙怎麼不懷孕呢!我全家都懷孕!」

男子也是惱怒,你們沒有本事看病,現在有本事的給我看出問題來了,還出具了治療方案,你們竟然說人家別有用心。

怎麼?萬一真的要是我懷孕了?難不成為了你們的醫學事業,還要我生下這個孩子不成?

你們特么就考慮了你們自己,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啊!

男子在心裡可是問候了金正泰等三人全家了。

「………」

原本金正泰和崔士元,高秀恩還要阻攔,可是患者都這麼說了,他們也沒有辦法阻攔。

總不能不讓人家醫吧?要不然,寒國棒醫的名聲就徹底完蛋了啊!

「麻煩拿去按照藥方上開藥,隔水煎,送過來!」

秦穆然對著醫務人員說道。

「好!」

醫務人員點了點頭,說著便是接過藥方,然後離開了科室。

眾人和那名病人待在這裡,等待著醫務人員將煎好的葯端過來,然後看這幅葯的效果,是不是真的如秦穆然所說的那樣!

同時,這也是為了安全。

萬一秦穆然的葯有什麼過分的地方,他們還能夠在第一時間進行搶救。 醫務人員離開,大家便是在科室裡面等待著。

因為先前被秦穆然和金正泰等人治療好的患者知道裡面坐診的可是名醫,這個消息也瞬間有如潮水般地傳了出去,5號可是外,聚集了越來越多的人,導致其他的科室叫人都沒有人動,都在等待著5號科室叫號的刷新。

但是,令他們失望的是,5號科室自從十幾分鐘前走出一個治療好的患者以後,就再也沒有叫號過。

就在人幾乎已經快要將科室門口擠爆,連保安都不得不親自出來維持秩序,生怕發生意外的時候,那名前去煎藥的醫務人員也是好不容易從人群中擠了出來,進入到科室之中。

「秦先生,這是你要的葯!」

醫務人員端著還冒著熱氣的中藥,放在了桌子上面說道。

「嗯,辛苦了!」

秦穆然點點頭,然後看著那名男子道:「愣著幹嘛?想要病好,趁熱喝啊!」

「啊?好好!」

男子聽到自己的病能夠治癒,哪裡還有半刻的猶豫啊。

再加上自己的小腹那一陣接著一陣的疼痛,也讓他沒有任何的遲疑。

「咕咚!咕咚!」

男子端起碗來,便是大口地喝了下去,也不管中藥的滾燙和苦。

「啊!」

男子一鼓作氣喝完了一碗重要,長嘆一口氣,打了個嗝,滿嘴都是苦澀的中藥味。

「等個幾分鐘,你就可以去廁所了,記得帶紙,一會兒看到血淡定點,沒事,是正常現象!」

秦穆然特意提醒了下說道。

「啊?好!」

既然秦穆然都這麼說了,男子剛剛還是害怕的,不過也平靜了下來。

大約過了幾分鐘,突然,男子感覺自己的小腹傳來一陣絞痛,肚子也是發出了咕咕的聲響。

「快去廁所吧!」

秦穆然提醒了下道。

當即那名男子便是奔向了廁所去了。

「呵呵,一會兒要是發生了什麼,我看秦隊長你怎麼交代!」

崔士元斜著眼,鄙視地看了眼秦穆然,說道。

「是嗎?我很期待一會兒打臉的時候!」

秦穆然笑了笑說道。

「你…….我們走著瞧!」

崔士元知道自己鬥嘴鬥不過秦穆然,索性便是走到一旁,靜靜地等待著一會兒秦穆然出糗。

「呵呵!」

大約過了十幾分鐘,那名男子這才顫顫巍巍地走了進來。

此時,男子的臉色有些蒼白,看起來狀況很是不好,一手捂著肚子,面色難看。

「呵呵!秦隊長,你看看,你把人折騰成什麼樣子了!」

崔士元落井下石地說道。

「像你這樣的水平,也能夠成為夏國中醫代表隊的隊長,我看,這基本上也就是你們夏國真正的水平了!」

崔士元覺得說一句還不夠,又補充了句道。

「這位先生,你感覺怎麼樣了?」

金正泰沒有像崔士元那般言語具有針對性,他則是直接走到了那名病患的身旁,關心地問道。

「我…..剛才排出了好多黑血啊!」

男子一想到剛才的畫面,還是有些怕的。

畢竟男的又不是女的,每個月都有那麼幾天,面對這麼多的血從自己的體內排泄出來,說不慌那都是騙人的。

「那你現在身體還有沒有不舒服的呢?」

金正泰接著問道。

「沒什麼不舒服的,我感覺自己的小腹不疼了,身體也輕鬆了!」

男子活動了幾下,說道。

「真的?你別騙我們,不要硬撐!」

高秀恩也有些不服氣地看著男子問道。

「真的,我硬撐什麼,我是真的沒事了!難不成我有事還會強撐著說我自己沒事嗎?」

男子聽到高秀恩這麼說以後,有些不悅道。

「這位先生,高前輩也不是這個意思,如果你沒有事情的話,那實在是太好了!」

金正泰微微一笑,緩解尷尬到。

「哼!虧你們還是我們寒國的棒醫呢?這麼點的病都治不好!」

男子冷哼一聲,對待金正泰等人的態度極其的惡劣。

轉過身來,他看向秦穆然的時候,卻是跟變了個人似的,態度截然不同。

「秦醫生,真的是太謝謝你了!你不知道,這個困擾了我多久!」

男子感謝地看著秦穆然,誠懇地說道。

「不用謝我,救死扶傷本來就是我們的職責!再說了,你這個病也不是多大的問題!」

秦穆然謙虛地說道。

「以前我都覺得中醫是無用的一門技術,覺得就是本著只要吃不死人就好的態度,所以也不太相信,更沒有對他有過了解?今天您的一手醫術,讓我深深的折服!沒有想到,中醫竟然這麼厲害!甚至連我們棒醫都看不了的病,中醫也能夠治療!」

剎那間,男子便是成為了夏國中醫的小迷弟,對於中醫的神奇很是感興趣。

「中醫博大精深,在我們夏國,其實還有很多醫術高超的中醫,只不過他們太過低調了,所以中醫並沒有西醫那麼大的名氣!」

秦穆然解釋了下道。

「其實,很多中醫,並不是不厲害,而是他們太厲害,以至於你們都沒有發現。」

秦穆然認真地說道。

「哦?秦醫生何出此言?」

男子好奇地問道。

「中醫不比西醫。你們什麼時候才會看西醫?」

秦穆然看著男子問道。

「當然是生病了啊!不生病誰會去醫院!」

男子不假思索地回道。

「那就對了!生病了才會去醫院!所以,當醫院治癒好了你的疾病以後,你們自然是感謝的,也承認西醫的厲害!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中醫?」

秦穆然說著,頓了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