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范無赦一時語塞,謝必安急忙圓場笑嘻嘻道:「小姑娘祭祀上神,不知兩位叫我們兄弟兩個來所謂何事?」

胡慧娘道:「今日本祭司又收了幾道亡魂,交於兩位神君往冥府交差!」言畢之時左臂一晃,紅光中一道道亡魂飄出。

謝必安嘿嘿一笑:「祭祀上神您是在太客氣了,這讓我們兄弟如何是好?」

口中雖然如是之說卻也將手中引魂幡微微搖晃,那七八道無主孤魂便已盡數落入引魂幡中。

謝必安彎眼笑道:「玉揚稍等明日我等兄弟便差人將小姑娘的功德錢送來。」

許玉揚眉頭一挑:「差人送來是什麼意思?」

謝必安嘻嘻笑道:「我們兄弟看姑娘這天天這麼忙,我們兄弟有來回奔走難免有趕不上點的時候。」

「所以昨天特地向判官大人申請了一位鬼差來負責與祭祀上神以及各位神君接洽。」

許玉揚眨了眨呀,雲舒冷笑一聲開口道:「怎麼冥府還給我們派了一位專職服務人員?」

謝必安呵呵一笑:「那是當然了,而且這位還是玉揚小姑娘你的熟人!」說話時水袖一揮,一道亡魂落在了其之身邊。

卻見那道亡魂套在一身筆挺的西服之中,金項鏈,金手鏈,金錶、金戒指一應俱全,一副誇張的大墨鏡遮去了大半張臉。

許玉揚看了呵呵一笑果然是位熟鬼:「猴子哥你要是來干鬼差那誰幫海哥放貸呀!」

猴子摘下墨鏡微微一笑:「現在海哥的業務上了軌道還有玉姐幫他,再說了有七爺八爺照顧,哪有敢欠錢不還的!」

「所以海哥那的事自然而然的輕鬆了許多,猴子我也就得以抽身了專門來幫小姑娘神君了。」

說話時他那雙小眼睛卻一直往庄潔的身上盯去。

許玉揚哦了一聲,雲舒卻嘿嘿一笑在其心頭開口:

「這小子說的好聽沒準是在冥府待得悶了來這人家溜達溜達,又或者是來催促玉揚你幫他們找到殺死四老海的真兇來了!」

許玉揚心中微微一笑:「管他來幹嘛那,反正有了他之後辦事也簡單了!」

臉上嘿嘿一笑:「有了猴子哥來幫忙以後我們可就省事多了!」而後轉視謝必安與范無赦兩位神君。

「七爺,這幾個亡魂也沒有不算什麼,功德通寶二位自己留下便是還送什麼?不夠折騰我猴子哥的那!」

謝必安、范無赦兩位神君心中自然知曉胡慧娘、許玉揚絕不會因為這七八個亡魂就折騰自己兄弟兩個一次,將他們兄弟喚來自然事出有因。

這幾個功德通寶便算是給他們兄弟兩個的孝敬錢了,雖然這個銅板看著少之又少但那畢竟是功德錢,比凡人們孝敬的金銀殼子,冥幣值錢多了。

於是范無赦將大腦袋一晃:「小姑娘,有什麼事情你就直說吧,我們兄弟兩個定然幫忙!」

許玉揚呵呵一笑,「八爺痛快實不相瞞小女子確實有事相求。」

范無赦嗯了一聲,謝必安笑嘻嘻道:「玉揚客氣了,有什麼求不求的?」

許玉揚道:「我想麻煩七爺幫我查個人!」

范無赦沒有一皺,「查人這個我們兄弟可不行、、、、、、」

許玉揚呵呵一笑:「玉揚說錯了,不是查人是查鬼,叫沈振國,是和我海哥一起出車禍死的,我想知道他現在到底在哪?」

范無赦大眼睛眨了眨,「這名字倒也耳熟,但是怎得就行不起來了那!」

謝必安眼睛一彎:「玉揚要找的這道亡魂是不是一個個子挺高,戴著金絲眼鏡的銀髮老頭?」

許玉揚聞聽此言連連點頭:「不錯,不錯就是他,怎得七爺有印象?」

謝必安彎眼笑道:「這七爺還真有印象。」

范無赦也將腦袋一晃,「就是那個老頭呀,不用說八爺我也知道了!」

許玉揚眨了眨眼心中暗想:就這兩個糊塗鬼,每天不知要迎來送往的接手多少亡魂,死人活人都快分不清了,怎麼會記得沈振國這個不起眼的小老頭?看來其中定有緣故!

許玉揚笑道:「兩位神君日理萬機怎麼會記住這個小老頭!」

范無赦咧開大嘴哈哈一樂:「這個老傢伙滿肚子的花花腸子,艷福不淺呀,老牛吃嫩草,帶著小老婆一起到了我們那面。」

「結果這個小媳婦卻還是有家室的,兩男一女,一個小孩在我們那面亂成了一鍋粥,就連判官大人都不知該怎麼判了,所以呀這個老頭在我們也算是個小有名氣的名鬼了!」

許玉揚聞聽此言一咧嘴,想起之前自己在網上查閱的資料可都是說這為國學大師與原配夫人李彩鳳伉儷情深,怎麼會是范無赦口中所說的那副模樣?

雲舒的元神卻在許玉揚心頭冷哼一聲那:「怎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這就是真相,呵呵呵傻眼了吧!」

許玉揚臉上立時閃過一絲尷尬。謝必安卻一拉范無赦的手臂道:「八弟不要亂說,咱們身為鬼差的怎麼能亂說亡魂野事?」

范無赦哦了一聲不再說話,許玉揚看了看謝必安道:「七爺這是真的嗎?沈振國真的是這種人?」

范無赦大黑腦袋一晃,「怎麼小姑娘你還不相信八爺的話嗎?」

婚婚欲睡:老公,約嗎? 「不是玉揚不信主要是著太突然了,玉揚有點不能接受!」

燈筆 京城,某座院落之內。

穿越之錦繡農家 郭芙蓉站在一名五十歲,頭髮斑白,身穿灰色西裝的老者背後,接聽來自葉雄的電話。

手機按下了免提。

聽到葉雄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之後,老者打了幾個手勢,郭芙蓉馬上就會意。

「好弟弟,你怎麼突然問起這些事,這個時候,你不是應該好好休養才對?」郭芙蓉咯咯笑道。

「別問那麼多,你到底怎麼逃出來的,是不是有內應?」

「哪裡有什麼內應,押送我們的是龍組的三大高手,你以為是蝦兵蟹將,有那麼容易收買嗎?當時他們關押我們的那個酒店房間有道後門,獸組織的人就是從那裡進來,將我調包救走的。」郭芙蓉解釋。

「就這些?」

「不然你還想怎麼樣?」郭芙蓉反問。

「知道了,就這樣吧!」葉雄完,掛了電話。

等那邊掛電話之後,西裝老者這才站起來,淡淡道:「郭芙蓉,他懷疑了?」

「聽他口氣,好像是懷疑了。」郭芙蓉回道。

「這個傢伙,連命都快沒了,沒想到還能懷疑到我們頭上,當初天涯就不應該惹上這個瘟神。」老者哼了一聲,目光落到郭芙蓉身上,頭:「郭芙蓉,你做得很好,難怪夫人那麼信任你。」

「男人,特別是風流好色的男人,總會有弱,只要抓住他的弱,想騙他最容易不過了。死神最大的弱是多情跟聖母,對美女下不了手。」

「以後你多盯著他,有什麼情況,馬上告訴我,絕對不能再讓他壞我們的大事,現在這時候,正是緊要關頭,不能再出差錯。」老者道。

「博士,芙蓉有一事不明。」

「。」

「為什麼要犧牲夫人,這樣會讓她很危險。」

老者嘆了口氣,道:「我也不想,是她自願這樣做的。為了讓華安民跟龍在天相信,她只能犧牲自己。沒有她在,他們會懷疑的。現在壞就壞在,有兩名實驗研究人員撤退太慢,被國安局的人抓了,查出那人有可能是我的分身,如果不是將臣即時提醒補救,估計我的計劃已經被發現了。」

「還好幽靈隱藏這麼深一顆棋子在龍組,不然的話,前面的努力全都白費了。」郭芙蓉完,突然疑問:「對了,幽靈為什麼要去幻門?」

「我們的基因戰士目前不能用了,手下可用的人不多,只能去幻門借人。等萬事俱備的時候,我一定會讓華安民知道我的厲害,當年的賬,一定要跟他好好算算。」

「博士英明。」

軍醫院,辦公大樓。

葉雄掛掉電話,心裡鬆了一些。

看來自己想多了,或許將臣並不像自己所的那樣,是內奸。

「怎麼了?」鳳凰問。

「可能是我想多了,走吧。」

一行人,走進辦公大樓,在二樓的時候,遇到了一名警衛。

警衛員將他們帶到八樓,在一個辦公室門口,輕輕敲了一下門。

「進來。」裡面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三人走進去。

裡面是一個大大的辦公室,兩邊是兩排書架,架上擺滿了書。

牆邊擺放著一張紅木棋桌,上面坐著兩個人。

左邊那人正是慕容如音的父親,前一任的嶺南醫神慕容風。

右邊那人五十歲左右,身穿黑色唐裝,胸口透著紅邊。他兩耳邊頭髮斑白,額前的頭髮微微彎曲,三七分開,戴著一副眼鏡,看起來斯斯文文,像名學者一樣。

這人應該就是傳聞之中,華夏國第一神醫,軍醫院的靈魂人物,古蒼山。

實話,葉雄沒想到古蒼山還這麼年輕,他想象之中的古蒼山,應該是穿著白袍,頭髮斑白,滿臉皺紋的老中醫,現在一見,跟他想象之中,相差太遠了。

「古院長,慕容先生,你們好。」鳳凰走過去打招呼。

「古院長,父親。」慕容如音一起走過去。

兩名醫學界的泰山北斗正在下棋,見他們來了,慕容風當下笑了笑:「你們先坐一下,我跟古大哥下完這局。」

「還是先辦正事,下棋時間多得是。」

古蒼山站了起來,目光落到葉雄身上:「你就是葉雄?」

「古院長你好,我是葉雄。」 鳳主天下:極品廢材大小姐 葉雄嚴肅回道。

古蒼山雖然只是一個醫生,但是他的名聲絕對不是一般人能相比的,不知道有多少國家領導都是他的病人。不是一般人能讓他治病的。見到這樣的大人物,葉雄自然不敢怠慢,自己命可是掌握在他手上。

「雙目如矩,氣息綿長,氣罡隱隱溢於體表,欲出鞘利劍。年紀輕輕,就將內功修鍊至化氣境界,不錯不錯,難得難得。」古蒼山望著葉雄,連連頭。

葉雄暗暗心驚,自己突破到內功化氣境界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多,如果不是他故意泄露,根本就不可能有人察覺出來。他萬萬沒有想到,古蒼山居然一個照面,就將自己的實力看出來,如何能讓他不震驚。

「看來古院長也是內功高手,遠在我之上。」

「非也,非也,我雖然修習內功,但是天賦所限,這幾十年才修習至精通境界,還不如你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實在是丟人,不提也罷。」古蒼山連連擺手。

葉雄目光之中,露出不太相信的眼神。

他既然沒達到化氣境界,體會不到那種境界的奧妙,怎能一眼就將自己的實力看出來?

「是不是很奇怪,我是如何將你的實力看出來的?」古蒼山饒有趣味地問。

「晚輩很想知道。」

「如果我猜得不錯,你突破化氣境界應該時間沒多久,所以你身上至始至終瀰漫著一鼓霸氣,鋒芒畢露,還不會內斂。」

「我我一直在收斂,壓制自己。」葉雄回道。

「你這種壓抑是身體上壓抑,而不是境界上的壓制,只有真正修心養性的人才能達到那種內斂,這估計跟你的年齡有關。」古蒼山。

「古院長,我聽不太懂。」

「你把手袖衣服挽上去。」

葉雄雖然覺得他這個要求很奇怪,但還是將手袖挽了上去。

「看一下你手臂上的細毛。」

聽他一,就連旁邊的鳳凰跟慕容如音,也不由將目光落到葉雄的手毛上,很快他們都看出來了。

穿書後我成了偏執王爺的黑月光 在沒有一絲風的房間里,葉雄手毛時不時顫動著,像有風吹過一樣。

「那就是氣罡,你剛突破化氣境界沒多久,還不會完美控制內力,所以氣罡會時不時離體而出,這就形成你手毛時不時顫動。」古蒼山解釋。(未完待續。) 謝必安笑嘻嘻的說道:「小姑娘這個事情我們兄弟兩個也不好說。因為畢竟我們兩個官職在身,不能信口雌黃。」

「現在小姑娘你既然問了起來七爺我也不能不如實相告,主要是到了我們那邊之後沈振國這個老頭就跟那孤兒寡母的走在了一起,卻不想後來竟又鬧出了這麼許多事來,這樣便引起了眾人的矚目所以呀、、、、、、」

說話時謝必安看了看身邊張健的亡魂道:「猴子你說是不是有這麼回事!」

一直在斜眼瞄著庄潔的張健頓時應聲道:「對是有這事。」

「之前那個老頭和那孤兒寡母如膠似漆的粘在一起,可是沒想到那個女人的丈夫也在酆都城,就這樣鬧了起來,所以現在整個酆都城都知道了。」

許玉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都是什麼和什麼呀?

著名的國學教授生前口碑絕佳,死後沒多久卻找了個小三而,而小三的原配又到冥府去捉姦,結果就這樣在冥府裡面鬧了起來!

這個劇情也太狗血了吧!當真是生死虐戀呀,於是許玉揚不禁抬頭向胡慧娘看去。

胡慧娘卻是十分鎮定的微微一笑「兩位神君可不可以把這個沈振國帶上來與我一見?」

范無赦嘿嘿一笑:「這有何難?還望祭祀上神和小姑娘稍等,我們兄弟二人這就去吧。」言畢之時便預謝必安、猴子一併不見了蹤影。

許玉揚苦苦一笑:「這位范八爺還真是個說走就走的急脾氣呀!」

總裁索愛不歡:十億嬌妻勾上癮 胡慧娘與許玉揚坐在沙發上,雲舒開口道:「沒想到會是這個結果,原來沈振國在外面還有一個家,怪不得三七五七全都不回來那!」

許玉揚道:「可是網上說他們夫妻的感情很好的呀,怎麼會是這樣!」

庄潔的亡魂冷哼一聲:「男人嘛不都是這個樣子嗎?哪有一個老實的?不都是吃著碗里占著鍋里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許玉揚雖然年紀不大,但是看了那麼多的狗血電視劇對於這段話多少還是有些領悟的,但是看著庄潔的那副模樣似乎對於這段話的領悟要比自己深刻的多了!

胡慧娘道:「玉揚別想這麼多了,兩位神君一去一回還需些時辰,玉揚休息一會吧。」

許玉揚哦了一聲看看掛表也已近深夜,不知不覺中已經過去了大半宿許玉揚確實有些累了,雖然心中還在慨嘆沈振國竟然會幹出此等行徑?

卻也實在睜不開眼皮,不經意間便已沉沉睡去!

不知過了多久「呼」的一聲一陣陰風穿門而過,許玉揚渾身一顫,睜開了雙眼。

卻見窗外黑漆漆的海天之交已現出一點微弱的紅光。

而自己正五心朝天的盤腿坐在沙發上,看來自己睡著后雲舒還在用自己身體苦苦修鍊。

屋內一道黑煙盤旋,猴子的亡魂現出形來,對著胡慧娘與許玉揚嘿嘿一笑:

「祭祀上神、小姑娘相信剛剛七爺八爺都已經和你們二位說過了,之後各位的事都有我來專門負責了!如果沒什麼大事他們兩位就不過來了。」

許玉揚嘿嘿一笑:「哎呦,那以後可就的麻煩猴子哥您了。」

猴子咧嘴一笑:「小姑娘神君開玩笑了,你要的鬼,猴子哥已經給你帶來了!」

說話之時手臂一揮,掌中便已多出一條哭喪棒來,微微一晃便有一個身材高挑,戴著金絲眼鏡,滿頭銀髮的老者亡魂出現在了客廳之中。

許玉揚當即便認出了這道亡魂就是當日自己看見的那個少了半張臉的老者。

庄潔冷冷一笑:「老東西你還知道回來?就因為你可把我們兄弟姐妹害得好苦!」

沈振國轉頭看了看庄潔道:「怎麼這位女士我們認識嗎?為什麼罵我?我又怎麼害你們了?」

庄潔哼了一聲:「誰認識你這個老東西。」

沈振國一時語塞他旁邊的猴子卻微微一笑,「上前兩步道小潔你不認識他還不認識猴子哥了嗎?」

庄潔看了看猴子哼了一聲:「剛剛我還沒敢認,原來真是大名鼎鼎的猴子哥!沒想到您這麼快就也已經到這邊來了。」

猴子微微一笑,「三年前我還去看過你後來突然聽說你想不開了,真是可惜呀!這幾年怎麼樣?」

「我能怎麼樣?活著的時候不招人待見,死了一樣也是無主孤魂。」

猴子道:「小潔這裡不是咱們說話的地方,咱們去外面聊會!」

庄潔也知道自己在這裡不甚方便,在徵得胡慧娘的同意之後與猴子的亡魂一併飄到了屋外。

胡慧娘看了看沈振國道:「沈先生歡迎您回家呀!」

沈振國冷冷一笑,扶了扶眼鏡道:「是誰讓你們把我弄來的?難道那個老太婆還不想放過我?」

沈振國的話令許玉揚與胡慧娘倍感意外,兩個人相互對視了一眼,許玉揚道:「沈先生您為什麼這麼說呀?」

沈振國冷冷一笑:「那我該怎麼說?」

許玉揚道:「沈先生,我想這裡面一定有什麼誤會!」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