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萬志強差點哭了! 「你們可還記得,之前我曾經跟你們說過的讓你們去參加宗門大選的事情?」

寧真點點頭:「記得。」

當時姜雲卿才剛替他移植了靈根,就曾經告訴過他們,這青滬不是他們久留之地。

雖然他們年幼時就已去了海雲山上,沒人知道他們是言家之人,可他爹畢竟在海雲山殺了人,玉家那邊又對夫人和公子他們虎視眈眈。

他爹沒了靈根,往後便只能如同凡人留在白渭郡內,而他們兄妹留在外界得不到好的指點,白白浪費了天賦不說,將來若是有什麼事情也未必護得住自己。

所以姜雲卿告訴他們,說等他們身子好了他體內的靈根徹底融合之後,就帶著他們去白渭郡參加宗門大選,到時候若能入得宗門,便能得人庇護,也能修習更好的功法。

姜雲卿開口道:「我和璟墨當時原本是想送你們去參加宗門大選,看你們有沒有機會能夠入得中三宗,可眼下我和璟墨已經拜師流明宗。」

「寧琦的天賦本就不錯,而寧真如今靈根變異,修鍊速度遠超旁人,且你體內的情況外人雖然難以察覺,宗門強者卻能看的出來你天賦遠超旁人。」

「我想問問你們二人,你們可願意去流明宗,這樣將來入了宗門也能有個照應。」

寧真和寧琦聞言之後都是怔了一瞬。

片刻后,寧真開口道:「我們二人若是參加宗門大選,夠資格入流明宗嗎?」

君璟墨在旁道:「你肯定沒問題。」

他們之前和雷鳴說話時,就已經從他口中知曉了變異靈根和變異靈力一樣,都是極為難得的東西,且寧真的靈根得了涅火淬鍊,又融合了金蓮之力,那些融入靈根之中的能量會源源不斷的淬鍊他的筋骨靈源,讓他逐日強大,往後修鍊之路也是一片坦途。

流明宗的人只要不是傻子,就定然不會放過寧真這麼個好苗子。

至於寧琦……

君璟墨看著容顏姣美的寧琦,「你的天賦也不錯,比之朱卓和酆思煜還要強上許多,可是流明宗身為宗門之首,眼界絕對不低,你這般天賦能不能入他們的眼誰也說不清楚。」

「除非你能趕在大選之前突破到先天中境,以你不滿二十歲踏入中境的悟性和修為,這樣才能保證你能入流明宗。」

寧真和寧琦的年紀還不到十九歲,十九歲的先天中境,哪怕放在宗門裡也是極為出眾之人。

寧琦聽著君璟墨的話張張嘴,「可是我才突破到先天境不久……」

她和寧真一樣,都是在海雲山礦脈上長大。

在靈晶礦脈之中,到處都是狂暴的天地靈氣,想要修鍊本就難如登天,而母親走後,她和寧真又根本沒人指點,只能靠著自己摸索著修鍊。

寧真突破先天境時本就有一些運氣成分,而她卡在後天境好幾年,被言越救回來之後跟著姜雲卿他們,才好不容易突破了先天。

如今境界才剛穩下來,短時間內想要突破到先天中境談何容易。 焱陽在姜雲卿腦海里說道:「想突破容易呀,姐姐你如今已入臻境,拓跋族留下來的那本陣法大全你已經能夠全部學習了。」

「我記得裡面有一種化靈陣,能夠聚攏天地靈氣衝擊氣海快速提升人修為,若是再輔以金蓮之力,想要趕在宗門大選之前,讓寧琦踏入先天中境應該不難。」

姜雲卿聞言問道:「可有後患?」

焱陽說道:「有一些,提升之人因為是強行進階,事後雖不至於修為掉落,可是氣海靈源被猛然撐大須得時時吸納靈氣充盈,所以接下來兩年之內都難以再次進階。」

「等兩年之後,氣海靈源修復,就不會再有任何困擾。」

姜雲卿聽著焱陽這話覺著這辦法倒是沒什麼問題,入了先天中境之後,想要再晉一階何其艱難。

除非像是她和君璟墨這種本身就有至寶機緣,又恰好遇到了雷鳴心善讓他們得以突破的,否則就算是如同朱家那天子驕子的朱亦。

入無定宗時便已經是先天中境,卻花費了足足六年才堪堪突破到了先天後境,卻已得宗門看重。

以寧琦的天賦,如果不是有大機緣,突破到先天中境恐怕就不只兩年,更遑論是更進一步。

只是心中雖然明白,可姜雲卿卻未曾自己做決定,而是把焱陽的話轉述了一次,告訴了寧琦,等說完后她才繼續道。

「化靈陣能夠讓你趕在宗門大選之前突破到先天中境,只是強行提升的修為畢竟是外力得來的,雖然不會損傷你身體,可是接下來兩年時間你都不能再有突破。」

「其實想要入流明宗也未必需要這般為難,我和璟墨可以去求求師父,到時候讓你與你哥哥一同入宗。」

寧琦聞言卻是直接搖頭:「不,我想參加宗門大選,求夫人幫我。」

姜雲卿看著她。

寧琦說道:「我知道夫人照顧我們兄妹二人,可是你能救了哥哥對我來說已是大恩,況且你和公子已經求了雷鳴長老帶酆公子和朱公子入宗,若再加上我,恐怕會惹的雷鳴長老生厭。」

流明宗的名額本就難得,每年整個東聖能入流明宗的人也就數十人,就算加上外門弟子也不過百數。

看似不少,可分在不同主城和鄉郡之後,有些地方一年都未必有一個。

酆思煜和朱卓已經佔了兩個名額,如果姜雲卿他們再將她也塞進去,難保不會叫人覺得他們貪得無厭,她自己也算了,可萬一讓夫人和公子吃罪於雷鳴長老面前,那她罪過就大了。

「我的天賦本就不如哥哥,如果自己修鍊,兩年都未必能入得了先天中境,更何況是再進一步了。」

「夫人眼下幫著我突破,讓我能夠入了流明宗,大不了入宗之後接下來兩年我就好好鞏固修為,鑽研一些戰技術法,兩年時間轉眼也就過去了。」

「而且……」

寧琦有些不好意思的抿抿唇,低聲道,

「我不想讓人覺得我和哥哥是走的後門入了宗門,也不想給夫人和公子拖後腿,就算真的入不了流明宗,能夠去中三宗對我來說已經是天大的造化了。」 寧琦說的真心實意,望著姜雲卿時目光更沒半點閃躲。

「我不想讓夫人和公子為著我為難。」

姜雲卿如果說之前還是因為言越的原因,才想著好好照顧他們兄妹二人,替他們尋一個好前程的話,如今倒是真的生出了些喜歡之心來。

這兄妹二人都是知足且懂得感恩的人,這種人沒有人會不喜歡。

姜雲卿朝著寧琦招招手,等她走到身邊后,才拉著她的手對著她說道:「你父親算是我半個恩師,雖然當初我們相遇並不算那麼美好,可若非是他,我和璟墨都不會走上修鍊之路。」

就連三百年之期也會一無所知,而沒了拓跋族的守護,他們又半點都不知情的話,如今的西蕪還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子。

姜雲卿和言越最初的確是彼此利用居多,可她從不否認言越對於她是有些恩情的。

「你們兩兄妹不必覺得佔了我們便宜,這些都是你們父親替你們掙來的。」

姜雲卿對著寧琦說道,

「你的天賦並不差,只是環境所困才會修為略低,如果因為這個就去了中三宗未免太過可惜,而且你哥哥如果去了流明宗,他也不會放心讓你一個人離開他去了別的地方。」

「眼下離宗門大選還有月余時間,既然你自己也願意先行突破再去大選,那我便替你布置化靈陣,讓你們儘快突破先天中境,到時候也能多一份把握。」

寧琦聞言頓時露出笑來,高興道:「謝謝夫人。」

姜雲卿拍了拍她的手:「別叫夫人了,叫姐姐吧。」

寧琦遲疑了片刻,看向身旁的寧真。

寧真點點頭后,寧琦才眉眼上揚露出個比之前還要燦爛的笑容,興奮道:「謝謝姐姐。」

姜雲卿看向寧真:「你們二人跟隨母姓,外間鮮少有人知道你們是言家之人,往後你和寧琦便都叫我姐姐,對外就說是你們二人是我和璟墨家中世交的兒女,至於你們父親……」

「他遠離東聖近二十年,言家敗落之後,當年認識他的人更是寥寥無幾,你們認了他也沒什麼大礙,只是往後不要在外人面前提起以前的事情,免得橫生波折。」

「這幾日你陪著寧琦好生修鍊,最多幾天,我們便啟程前往白渭郡。」

寧真點點頭,認真回道:「我知道了姐姐。」

「姐姐,他耳朵紅了哎。」

焱陽在姜雲卿腦海里叫出聲來,就好像發現了什麼新大陸一樣。

姜雲卿聞言順勢朝著寧真臉上看去,就見他眼中帶著淺淺羞澀,白玉似的耳朵上有些泛紅,像是極為不好意思,她忍不住低笑了聲,無聲道:

「你以為誰都與你一樣,這般厚臉皮?」

當初焱陽剛清醒過來時可沒半點含蓄的,直接撲上來就纏著她叫姐姐,而且親密的好像是認識了許久似的。

焱陽聽著姜雲卿戲謔,頓時化作一道小小的人影在姜雲卿神念之中不斷翻滾,「我才沒有厚臉皮,姐姐喜新厭舊,有了寧真他們就不喜歡我了。」 姜雲卿瞧著他撒嬌打滾,忍不住被逗得直笑,而焱陽見狀越發的不依起來。

姜雲卿被他魔音穿耳擾得腦袋疼,最後不得不得求饒,「好好好,是我錯了,你沒有,咱們焱陽最乖了。」

焱陽頗為傲嬌的「哼」了一聲,逗得姜雲卿直樂。

姜雲卿臉上忍不住也帶出了一絲笑來,對著寧真二人道:「你們先好好修鍊著,我回去準備一些布陣的材料,等弄好之後再來尋你們。」

寧真和寧琦都是乖乖點頭。

……

姜雲卿和君璟墨從寧真他們這邊離開時,依舊把張集留給了二人,寧真情況特殊,而眼下青滬這邊宗門強者眾多,那韋宿之還跟他們有了嫌隙。

姜雲卿在離開前就叮囑了二人讓他們這段時間少在外面露面,等去了白渭郡參加了宗門大選之後,就算有其他宗門的人瞧上了他們也沒轍。

寧真和寧琦自然是聽話的。

等回了自己住的院子那邊時,姜雲卿才取出了之前從拓跋族得來的陣法大全,和君璟墨一起翻了起來,等尋著了自己要找的化靈陣后,二人將其記了下來,試著以靈晶擺了幾次后。

君璟墨看著那些因為失敗而廢棄的靈晶,忍不住開口說道:「這陣法越到後面果然就越高深,之前還以為只是修為不夠,才不能設置後面的陣法,可如今瞧著倒也不是完全和修為有關係。」

姜雲卿點點頭:「的確是難了許多。」

她仔細的依照著記憶中那傳承上所記載的方法繼續擺設陣法,神念鋪展開來,留意著陣法上面的所有變化,不放過一絲一毫,等進展過半之後,引天地靈氣激活陣法那一關時,卻只聽得「砰」的一聲,那原本放置在地上的靈晶瞬間化為灰燼。

不過姜雲卿的神念卻捕捉到了失敗的原因,臉上不僅沒有惱怒失落,反而露出抹淺笑了。

再次動手時,她速度就快了好幾倍,等陣法成形再次引動天地靈氣時,原本被她神念包裹著的房中靈氣瞬間濃郁了無數倍,而那化靈陣也徹底運轉了起來。

「成功了。」

姜雲卿睜開眼時,臉上全是高興之色。

君璟墨感受著身側濃郁的靈氣時,開口道:「你在陣法上的天賦遠比我要好。」

此時沒了外人,焱陽也飛了出來,身上裹著濃郁的金蓮之力遮掩著自己的存在,漂浮在姜雲卿身邊感受了一下后,說道:「這化靈陣還不算完全。」

「我當年在拓跋族的密地里見過完全版的化靈陣,裡面不僅靈力足有外界百倍之多,就連時間流速也能稍作更改,只是那陣法是拓跋族的幾位遠超破虛外的老祖宗聯手布下的。」

「姐姐還只是先天,能布下五倍靈氣的化靈陣已經很好了。」

姜雲卿聞言露出淺笑,她不是什麼不知足的人,更不會拿著自己去和數千年前的那些大佬比較,這化靈陣哪怕只能聚集五倍天地靈氣,對於旁人來說也是極為可觀的了。

更何況這還是她第一次布置成功,她有感覺,如果在陣法一道上面更加精進一些,這化靈陣還能加強許多。 「你過來看,這是我買回來的同行的產品,編號都在這裡。」

萬志強列出七組不同的貓薄荷香水,每一家的香水瓶子,外包裝,容量,都不一樣。

楊順挨個拿起,在空中噴了噴,用手向鼻子方向揮舞,問了一圈總結道:「有幾家額外添加了工業香精,純粹是為了好聞,沒什麼用。」

萬志強道:「可就是這幾家噴香精的,號稱是薰衣草和玫瑰精油,買家回頭就問我的香水為什麼沒有香味,要我添加,否則就退貨。」

楊順哭笑不得:「工業香精又不是什麼好東西,你解釋給他們聽啊,我們是純天然提取,沒有任何添加劑,貓薄荷香水裡99.5%都是乙醇,只有酒精味,沒有香水味。科學的事情交給我,營銷的事情你自己想辦法處理。」

什麼事情都被他解決了,還要萬志強幹嘛?

「好吧,我回頭給他們解釋。」

萬志強又遞過來一張圖表:「這七家競爭對手,兩家蘇杭的,四家中京的,一家我們紅楓的。」

「很正常,中京聚集著全國最多的化學家,蘇杭有最發達的快遞資源,至於紅楓的這家……」

楊順看著萬志強收集的資料,發貨地址,生產地址,最後哼一聲:「高夏村,沒錯,就是他,我認識。」

「你認識?是哪個,快點告訴我!」

萬志強重重扔下一塊毛巾,惡狠狠說道:「特么的,今天晚上我叫兄弟們掃平他!」

楊順笑道:「苗榮堂中藥連鎖店,資產恐怕有好幾億,你小胳膊小腿的,斗得過人家嗎?」

「就是中華老字號的那個苗榮堂?」

「沒錯,就是他們,一個年輕的小經理弄出來的,他還有個資產上千萬的藥物實驗室做技術支持,比我的實驗室規模大十倍以上。」

呃……

萬志強傻眼,這是一頭大象,他那點小陰招,根本不夠看的:「那咱們怎麼辦?難道要等死嗎?」

「放心,我不會坐以待斃的。」

楊順將所有的香水裝起來:「我回去測量一下成分,回頭再給你個完整的報告,這個苗榮堂的傢伙也是我的死敵,這次咱們兄弟聯手,給他點顏色看看。」

「誒!好好好!兄弟齊心,其利斷金,乾死他!」

有楊順的保證,萬志強終於開心起來,他就怕楊順不管,否則自己孤軍作戰,虧肯定不會虧,就是賺的絕對沒有以前多。

想一想,尼瑪的,200萬的生意被他做成100萬,全都是那個苗榮堂的賤人給害的,想想心裡都在滴血。

兩人勾肩搭背走出來,萬志強看到苗芳菲的背影,被她窈窕的身材給吸引住,她的側臉也是那麼好看,穿衣搭配也非常有品味,這種高水準的萌妹子真是難得的極品。

萬志強羨慕的不行:「這是你女朋友?可以呀順哥!」

他本以為楊順會顯擺男人的得瑟,摟著人家姑娘親一口,故意秀恩愛,撒狗糧。

沒想到楊順嘿嘿一笑,在他耳邊小聲道:「她就是苗榮堂的大小姐。」

萬志強感覺連呼吸都停滯了,捂著胸口,抬起手,指著他們,半天都沒說出話來,只能眼睜睜看著苗芳菲提著倉鼠籠子和小埋披風袋子,兩人說笑著走遠。

「叫你小子不好好讀書吧,看看人家楊順,剛讀研究生,就找了這麼漂亮的女朋友!你現在傻眼了吧?」

老媽又開始日常教訓起來,萬志強覺得心好痛,好痛,彷彿被針扎了一樣。

叮咚!

得了,先別傷心了,還是回去繼續當苦逼的客服去吧。

狗曰的汪汪客服,太累了。

……………………

苗芳菲提著倉鼠籠子,在花鳥市場的街上開心走著,一路上說說笑笑。

但總有街坊走出來,攔住楊順,打趣問一句:「喲,順子,這是你女朋友呀?真好看,是哪個電影明星吧?」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