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萬豪雄的笑聲傳出了很遠,不光城樓上的守城士兵聽到了,就連對面的玄峰都聽到了。

原本真奮筆疾書的玄峰,被這笑聲一驚,手中的筆竟然脫手掉在了紙上,墨汁飛濺,眨眼間的工夫,便將玄峰已經寫好了大半的奏章弄的面目全非。

「該死!」玄峰氣急的將奏章揉成了一團,連同筆,一起狠狠的甩在了地上,沖著清風城的方向咬牙切齒的道:「萬豪雄,你就盡情的笑吧!你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岳忠,譚劍,從今以後,你們就留在靈兒的身邊,一步不離的保護她。靈兒的生命安危,我可就全交給你們兩個了!」萬豪雄望著岳忠和譚劍,聲震蒼穹的說道。

萬悠琪聽后,心中不禁一陣感嘆:「不愧是父子倆兒,雖然相隔萬里,卻依舊能夠想到一塊兒去!」

「萬元帥放心,老大已經交代過我們了。我們就算是拼了命,也絕不會讓葉靈姐傷到一根毛髮!」岳忠和譚劍齊齊挺起胸脯,大聲說道。

「老大?」萬豪雄眉頭一皺,臉上不禁流露出一抹疑問。

岳忠笑了起來,正要好好兒的對萬豪雄解釋解釋,萬悠琪忙插嘴說道「岳忠,譚劍,還有靈兒,這一路奔波,想必你們也都累了,先去休息吧,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岳忠,譚劍和葉靈都顯得有些意猶未盡,可萬悠琪的話,他們不好違背。

萬豪雄知道萬悠琪這樣做,一定有十分重要的話要對他說,忙命人給岳忠三人安排了住處。 狼性總裁,撩夠沒 雖然是戰時,理應一切從簡,可萬豪雄對三人卻是厚愛有加,接連幾次囑咐軍士,一定要照顧好他們,一切從優!

「大哥,您說今夜玄峰會不會來偷襲?」萬悠琪望了一眼,已是燈火通明的玄峰大營,張口問道。

萬豪雄胸有成竹的搖了搖頭「絕對不會!今天這一技重拳,定能將他砸的頭暈眼花,他要緩過神兒來,只怕還得幾天。」

「既然如此,那大哥就將城防軍務暫時交給旁人,咱們兄妹,好好敘敘,如何?」

「好啊!這幾個月,我可連一個整覺都沒有睡過。」一邊說著,萬豪雄一邊召喚了來幾名副將,細細叮囑起來。

望著萬豪雄挺拔的身軀,萬悠琪不禁有些心疼。這幾個月,她風餐露宿,確實是過的不易,可相比起來,萬豪雄更難!一方面要為她的安全擔憂,一方面還要頂著來自玄峰的巨大壓力,真可謂是內外交困。若不是一雙鐵打的肩膀,是絕對扛不住的。

萬豪雄的臨時住所內,也沒有旁人,只有兄妹倆相對而坐。幾道簡單的菜肴,樸素無華。這是萬豪雄的習慣,在吃上,從不講究,尤其是在這戰時。

「呵呵……悠琪,別嫌棄。你好不容易安然歸來,按理說,當哥哥的得給你擺上一桌,可是沒辦法,你這個大哥,寒酸的很,能拿得出手的這就這些了。雖然不是十分豐盛,味道卻是別具一格,你多吃點兒!」

萬豪雄往萬悠琪的碗里夾了一大筷子的菜,臉上帶著歉意的說道。

「大哥,我是你親妹妹,難道還不了解你嗎,哪兒用得著對我說這些?不過大哥,雖然你一向節儉,可也要保重身體。你看看,我才走了幾個月,你竟然已經生出了白髮……」望著萬豪雄鬢角處的微微霜白,萬悠琪的鼻頭一酸,眼淚差點兒就涌了出來。

萬豪雄掩飾般的摸了摸頭髮,笑道「人老了,這頭髮本來就是要白的,沒什麼的。」

萬悠琪對萬豪雄此時所承受的一切,實在是太清楚了。

萬東跳崖的巨大打擊,萬豪雄都還沒能緩過神兒來,天都國便迎來了鐵戰王朝的大軍。萬豪雄只能將深深的喪子之痛,強行壓制在心底,與玄峰展開艱苦卓絕的鬥爭。

如果用雄獅來形容萬豪雄的話,那他此時就是一頭遍體鱗傷,卻連一點兒舔舐傷口的時間都沒有的雄獅。誰也不知道,他魁梧的身軀能挺立到何時。

不能讓萬豪雄再在這種內外交困的處境中掙紮下去了,是時候給他的傷口敷上良藥了!

萬悠琪將筷子往桌子上重重一放,笑著道「大哥,你猜,我從青雲帝國帶回來了什麼?」

萬豪雄微微一愣,隨即放聲笑了起來,道「哈哈哈……悠琪,你能安然無恙的從青雲帝國回來,我已經是十分高興了。而你不但回來了,而且還帶回了段暄那狗賊的項上人頭,這已經是天大的收穫,大哥我已經十分滿足了!」

萬悠琪也笑了起來,道「大哥,您這是在安慰我啊!不錯,這次,我的確是沒能從青雲帝國帶回來一兵一卒,卻也絕對是滿載而歸。相比起來,段暄的項上人頭,簡直不值一提!」

「滿載而歸?好妹妹,你哥可不傻。青雲帝國現在正值內疲外弱之時,他們最需要的是爭取時間,休養生息,因此,絕不可能為了支持我們天都國,而與鐵戰王朝兵戎相見。實際上,在我看來,他們沒有將你扣住,當做禮物,押送到鐵戰王朝,我便已經十分感激他們了。」

「咯咯……哥哥,您一向料事如神,可這次,卻是錯了!」

「錯了?」萬豪雄愣了一愣。

萬悠琪的笑容更加燦爛,重重頓首道「錯了!青雲帝國的確不可能現在就與鐵戰王朝兵戎相見,可是他們對我們天都國的支持,卻是稱得上不遺餘力!我這次回來,可不光帶回了段暄的腦袋,更從青雲帝國帶回了大批軍需物資,現在已經到了都城。而且這還是第一批,後續的軍需物資也會源源不斷的送到!甚至,到了合適的時機,青雲帝國的大軍,會立即向鐵戰王朝宣戰!」

「你說什麼?悠琪,你說的這些都是真的,沒有騙我?」萬豪雄驚喜交加,騰的站起了身來,一雙虎目,精光四射,直讓萬悠琪都有些睜不開眼了。

青雲帝國的援助,對天都國實在是太重要了。如果沒有青雲帝國的援助,單憑天都國的力量,滅亡不是可不可能,而是時間早晚的事情。實際上,萬豪雄自己的心裡也清楚,他現在所做的一切,不過是負隅頑抗罷了。

然而有了青雲帝國的援助,那一切就都不同了。打敗鐵戰王朝,絕不再是夢!

「當然是真的了!難道我還能騙您不成?」萬豪雄臉上流露出的那一片驚喜之色,讓萬悠琪格外的感到開心和滿足。

「可……可這似乎不是白振山的性格……」萬豪雄當然知道萬悠琪不會騙自己,可潛意識裡,還是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萬悠琪笑了起來,道「白振山的確不支持我們天都國,可那又怎麼樣?現在的青雲帝國已經變了天,說了算的不再是白震山,而是徐家!」

「徐家?定山王徐文川?可是,咱們天都國和徐家好像也沒有什麼交情,為什麼他們會這樣不遺餘力的支持我們?」萬豪雄一臉疑惑的問道。

萬悠琪眨了眨眼,笑道「徐家之所以這樣支持我們,一來是定山王深明大義,知道我們天都國和青雲帝國是唇齒相依。二來嘛,是因為徐家的小世子大力促就。」

「徐家的小世子?」萬豪雄的神情疑惑越重。

萬悠琪心中不禁升騰起一股異常衝動,差點兒便張口把一切都說破,好在最後剎住了車。這驚喜,若是到最後說出,效果就越好。為了最激動人心的那一刻,唯有忍耐。

「不錯!這徐家的小世子可不是個簡單的人物,如今在雲中城內,名聲之響,絕不再定山王之下。這位小世子,對咱們天都國,那可不是一般的有感情。在這次從青雲帝國運來的物資中,有相當一部分,都是屬於小世子的私人捐助。大哥,您想聽聽這位小世子都捐助了些什麼嗎?」

「你來說說!」萬豪雄起了興趣。

「咯咯……那大哥您得坐好了,千萬便被驚的坐在地上。」

「臭丫頭,你這也太瞧不起你大哥了吧?」萬豪雄忍不住笑罵了一句。

「好!那您聽好了,小世子送給咱們的頭一件禮物,便是……血鋼八百塊!」

「八百塊?是血鋼原石?」

「大哥,您這是對小世子的侮辱,血鋼原石是小世子能送出手的禮物嗎?小世子送給我們的是八百塊已經解出的血鋼,而且每一塊都是上品極品!」

「什麼!?在……在哪裡?」萬豪雄騰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嗓音發顫的連聲問道。

「哥,您不至於吧,這才說到頭一樣兒,您就坐不住了?」這一路上,萬悠琪就在盼望著從萬豪雄的臉上看到這樣的表情,此時如願以償,心中大爽。

「悠琪,這八百塊血鋼,對咱們天都國實在是太重要了。不敢說能憑此扭轉戰局,可至少也能讓咱們與鐵戰王朝多鬥上幾個月……」

「大哥大哥,您妹妹也不傻,您說的這些,我都知道。那八百塊血鋼,現在已經到了都城,相信皇上一定會在第一時間,用其打造成武器。您要是有空,就先在大軍中進行一番挑選,選出一支精銳之師,將來接收了血鋼兵器之後,定能讓玄峰大吃上一驚!」

「對對對!你說的對,我這就去!」說著,萬豪雄竟準備將萬悠琪撇下,這就去布置。

萬悠琪直有些哭笑不得,趕忙將他給拽了住,連聲道「大哥,您再急,也不急在這一會兒是吧?明天再議不遲,我們的話還沒說完呢!」

萬豪雄頓時有些窘迫,搔著腦袋,尷尬的笑了起來。

萬悠琪不禁搖了搖頭,今天她要送給萬豪雄的驚喜實在是太多了,他這哥哥不會真的驚喜過度,鬧出什麼問題吧?

「悠琪,人家小世子,如此慷慨,您有沒有替我好好兒的謝謝他?」萬豪雄邊說邊坐了下來。

「謝他?根本就沒這個必要,我真要謝他,還怕他受不起呢!咯咯……」萬悠琪擺出一副很牛的表情,笑聲清脆的說道。

不過說的也是實話,姑姑對侄子,還用得著說謝謝嗎?

「悠琪,你這是什麼態度?人家小世子又不欠咱們的,送了你這樣的厚禮,你卻連聲謝都不說,這像什麼話?」對這位還未謀面的小世子,萬豪雄好感無窮,立即便對萬悠琪指責起來。

「誰說他不欠我們的,他欠我們的多了去了……」

「你還說!?」

「好了好了,大哥,您先別急嘛,一會兒您就明白了。小世子送給咱們的禮物,這還只是頭一件,接下來的你還想不想聽了?」連萬豪雄瞪起了眼,萬悠琪趕忙將他摁了住。 這頭一件禮物,就將萬豪雄給驚了住,同時也將萬豪雄的好奇心激發到了極致。

「好,我聽著,你說吧!」萬豪雄決定先忍一忍,等最後再與萬悠琪算賬。他們萬家,可容忍不了那種知恩不報的德行。

萬悠琪笑了笑,道「大哥,您對陣法有著很深的研究,您認為,這普天之下,最厲害的陣法是哪一種?」

萬豪雄很認真的思索了片刻,道「這天下陣法,足有千萬種。算得上上乘的,也有數百種。玄峰擅長的困天陣,我們慣用的四極八荒陣,都是陣法中極其厲害的殺陣,天下陣法能出其右者,寥寥無幾。」

「說的好!那大哥,您看看這門陣法如何?」萬悠琪小心翼翼的將一張陣圖拿了出來。

這陣圖,萬悠琪一路上都是貼身收藏,十分小心。

萬豪雄若有所思的看了萬悠琪一眼,將陣圖接了過來。不愧是東玄大陸的名將,陣法的行家,只一眼,萬豪雄便被深深的吸引了住。一雙眼睛好像被焊在了陣圖上似的,再也移轉不開。就這樣痴痴傻傻的,足足看了一個時辰。

萬豪雄沉迷在陣圖之中,根本已經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這一個時辰在他看來,只怕和彈指間也沒什麼區別。然而卻著實是悶壞了萬悠琪。有心想要將萬豪雄喚醒,又有些不忍。只能百無聊賴的苦苦等待。

見萬豪雄終於將目光從陣圖上移了開,萬悠琪這才長吁了一口氣,正要對萬豪雄說幾句玩笑話,眼前陡的一花,他的手腕便已被萬豪雄緊緊的握在了手裡。

萬豪雄不是一般的激動,手上也失了分寸,讓萬悠琪一痛,不由得發出了一聲輕呼。

萬豪雄這才回過神兒來,趕忙將手放了開,連聲問道「悠琪,弄痛你了嗎?」

萬悠琪小嘴兒一嘟,撒嬌似的說道「何止是弄痛了,簡直都要斷了!」

萬豪雄大感愧疚,忙道「是哥哥不對,哥哥……」

「好啦!我又沒有要怪你的意思。不過哥哥,你看了這一個時辰,覺得這陣法如何?」

萬悠琪這樣一問,萬豪雄的雙目之中,立時透顯出一股言語難以形容的興奮與讚歎,揚聲道「悠琪,這絕對是我平生見過的,最厲害的陣法,沒有之一!與它一比,什麼困天陣,什麼四極八荒陣,全都是笑話!悠琪,你快告訴我,這是門什麼陣法,你是從哪裡得到的?」

「不瞞大哥,這就是小世子送給我們天都國的第二件禮物——九宮九曲陣!」

「九宮九曲陣?不錯!九宮連環,九曲互通,九九歸一,無窮無盡!天下竟有這樣神奇的陣法,若不是親眼所見,實難令人相信。」

「不光是九宮九曲陣,還有一門叫做『一往無前』的刀法,小世子也一併送給了我們!大哥,您看!」萬悠琪將『一往無前』的刀法總訣,送到了萬豪雄的面前。

「一往無前?」

「大哥,你還記得以摧枯拉朽之勢將程雄的十萬大軍碾壓的那支銀甲戰隊嗎?」

「怎麼能不記得?我萬豪雄也算是帶了大半輩子的兵,可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精銳可怕的軍隊! 儒神 你不知道,當時我站在城樓上,心中就在想,如果這支神秘之師是鐵戰王朝所有,我是不是該率眾投降?那樣的話,至少能讓咱們天都國少犧牲些生命。實在是太可怕了!對了,悠琪,這支神秘之師,到底是些什麼人?」

「咯咯……這支神秘之師叫定山衛,乃是徐家的私人衛隊!正是他們一路護送,我才會安然回來的。」

「竟是徐家的衛隊?這徐家的底蘊,真是深不可測啊!」萬豪雄連聲感嘆,臉上竟然流露出嚮往之色。

身為一名帶兵將軍,若是能帶出這樣的一支勁旅,那此生也就無憾了!

「大哥,這定山衛所用的便是『一往無前』刀法。真的是一往無前,所向披靡!」

萬悠琪這一說,萬豪雄的腦海中立時便浮現出一片片接天連地般銀色刀芒,定山衛一齊使出一往無前時的盛況,就像是烙在了萬豪雄的腦海中,只怕他這輩子都難能忘卻。

「悠琪,你的意思是說,如果我們的士兵也學會了『一往無前』,就也能展現出如定山衛那樣可怕的戰鬥力!」萬豪雄陡然想到這一層,臉上所流露出來的振奮,幾乎到了一種無以言表的地步。

萬悠琪很肯定的點了點頭,道「當然!咱們天都國的士兵,未必就比定山衛差!定山衛能夠做到,我們有什麼理由做不到?」

「太好了!太好了!」萬豪雄一手拿著九宮九曲陣圖,一手拿著『一往無前』刀法,冥冥中,好像已經看到了,鐵戰王朝大軍被他殺的大敗時的景象,一時激動的,眼中竟然凝起了淚光。

「悠琪,給我一個月!只要一個月,我就一定能讓咱們的戰士脫胎換骨,給玄峰一個大大的驚喜!」萬豪雄陡然燃燒起熊熊的鬥志,那一雙眸子,好像著起了火一般。

「當然!我萬悠琪的大哥,有什麼事是做不到的?」面對萬豪雄,萬悠琪心中涌動著的,滿是驕傲。

「哈哈哈……」萬豪雄放聲大笑了起來,道「悠琪,你知道嗎,小世子這第二份的禮物,其重量絕對不亞於第一份禮物。這對咱們天都國來說,實在是太珍貴了。我很難想象,小世子竟會如此慷慨,若是換做別人,這絕對是不傳之秘!」

「大哥,這才說到第二份禮物,您就大讚小世子慷慨,那這第三份禮物,我還是不要說了,免得您會因為想不出讚美小世子的言辭而頭痛!」萬悠琪作怪的說道。

「你這丫頭,怎麼走了一趟青雲帝國,卻變得如此頑皮了?」

看著大做鬼臉的萬悠琪,萬豪雄嘴上責怪,心裡卻是比任何人都感到高興。

萬悠琪現在也就二十五六歲,卻已成就了如此鼎盛的威名,這固然讓萬豪雄驕傲,可更讓他感到心痛。這麼小的年紀,本應該是盡情享受生活的時候,而萬悠琪的身上,卻已背負起了重重的責任。

這重如山的責任讓萬悠琪的人越來越沉靜,臉上的笑容也越來越少。萬豪雄已經很久沒有在她的臉上看到過如此青春靚麗,如此燦爛的笑容了。

就連萬悠琪自己也感覺到了這種變化,只覺得眼前的世界,好像一下子就變得豐富多彩起來了。

「咯咯……我哪兒有?是大哥您變得越來越嚴厲了!」

「好了!快說,小世子還有什麼禮物?」

萬悠琪正色道「小世子這第三份禮物,實在是太過驚世駭俗,大哥,您一定要保持冷靜,並嚴守秘密,否則的話,讓鐵戰王朝探去了風聲,後果很難預料!」

萬悠琪這樣一說,萬豪雄的神情也跟著凝重了起來,胃口更是被高高的吊了起來。

「小世子送給咱們的第三份禮物,是紫金神兵。和岳忠,譚劍手裡的一樣。」

萬悠琪這一說,萬豪雄立時便回想起,猶如煙火一般在程雄大軍中爆發的那一道道駭人至極的紫色劍芒,心神猛烈跳動起來。

在萬悠琪向他介紹岳忠和譚劍的時候,萬豪雄也已經注意到了兩人手裡的紫金神兵。只是,礙於身份,萬豪雄沒好意思要過來細細觀賞。

「悠琪,這紫金神兵,可遇而不可求,完全不能以金錢來衡量。小世子真的……真的要送給我們?」

「當然!而且不是一柄,而是足足上百柄!」

「上……上百柄!?」萬豪雄絕對是一個沉穩的人,可此時,所有的沉穩,全都被他拋到了九霄雲外。整個人,好像魔怔了似的,圍著桌子轉起了圈兒來,越轉越快,越轉越快,到最後,萬悠琪直看的有些頭暈。

「大哥,求求您,您快停下來吧,我要吐了都!」萬悠琪趕忙央求起來。

萬豪雄這才站住了腳,一張臉龐,被漲的通紅,好像充血了一般。

呼哧呼哧的猛喘了幾口,萬豪雄才道「我不是做夢吧?悠琪,要不,你狠狠的刺我一劍?」

萬悠琪連連擺手道:「拉倒吧,我可不敢!你這人找起后賬來,比誰都厲害!」

「悠琪,那……那上百柄紫金神兵,現在……在哪兒?」萬豪雄壓根就不理會萬悠琪的玩笑,嗓音急促的問道。

「當然是送去了都城……」

「哎呀!你這丫頭,怎麼搞的嘛?上百柄紫金神兵,你哪怕留下一柄帶給我見識見識,那也是好的嘛,你怎麼全都送到都城去了?」

「紫金神兵而已,有什麼好見識的?」

萬豪雄就好像吃飯被噎住了似的,眼珠子瞪了幾瞪,這才吶吶的吐出了一句「萬悠琪萬小姐,咱說話能不能別這麼牛氣?小心被雷劈!」

萬金難求的紫金神兵,在萬悠琪的嘴裡,竟只是『而已』,萬豪雄只恨不得將她活活掐死。這丫頭,走了一趟雲中城,不光變得頑皮了,而且明顯還變壞了。

「咯咯……如果大哥您要見識紫金神兵,找岳忠和譚劍就行了。他們的紫金神兵,也是小世子給的,貨出一家,一般無二!」萬豪雄又是瞪眼,又是**的模樣,在萬悠琪的眼中實在是……太可愛了,笑聲想忍都忍不住…… 「臭丫頭,你是故意的是吧,你明知道我拉不下這張臉的。」萬豪雄瞪了萬悠琪一眼,頗有一種將她拖過來打一頓的衝動,他這個做大哥的威嚴,今天都快要掃了地了。

「對了,小世子為人這麼慷慨,連岳忠和譚劍,都獲贈紫金神兵,應該不會將你落下吧?」萬豪雄突然想了起來,兩眼放光的望向萬悠琪。

萬悠琪笑道:「您可別打我的主意,小世子還真就把我給落下了,沒有送我紫金神兵。」

「怎麼會這樣?」萬豪雄分明有些失望,神情有幾分黯然。

萬悠琪便在此時,話鋒一轉道「不過,小世子卻送了我一對用紫金打造的雙刀,您要不要看看?」

「你這臭丫頭,是越來越欠打了,廢什麼話,趕緊拿來!」萬豪雄嗓音猛然提高了八度,將做哥哥的威嚴一股腦兒全都拿了出來。他算是看出來了,再讓萬悠琪這麼得意下去,他這個做哥哥乾脆不要混了。

「凶什麼凶嘛,你要看,拿去便是。」萬悠琪做出一副委屈的模樣,將紫金雙刀拿了出來。

為了給萬悠琪打造這紫金雙刀,萬東很是花了一番力氣,連追求完美的萬悠琪都那般滿意,萬豪雄就更不用說了。

紫金雙刀一入手,萬豪雄的一雙眼睛都直了。目光就像是焊在了雙刀上,移轉不開。

「這雙刀竟全都是用紫金鑄造,沒有摻雜任何一點兒其它種類的金屬。鬼斧神工,真的是堪稱鬼斧神工啊。」萬豪雄反過來複過去的將紫金雙刀看了一遍又一遍,愛不釋手,遲遲不肯歸還萬悠琪。

到最後,萬悠琪都有意見了,嘟著小嘴兒說道「大哥,您該不會是要將這雙刀佔為己有吧?別忘了,我可是你親妹妹!」

「啊?混賬!你這說的是什麼話,你哥哥是那種不堪的人嗎?從小將你看大,我真是白疼你了我。拿去拿去!」

「咯咯……」萬悠琪不以為意,笑咯咯的將雙刀接了過來,在手裡揮舞了幾下,一臉得意的道「哥,怎麼樣?這雙刀是小世子特意為我打造的。」

萬豪雄重重點了點頭,嗓音中滿是感激的道:「小世子定是個有心之人。若是有機會,我定要見他一面!」

萬悠琪輕哼了一聲,道「得了吧!您說小世子有心,我卻說小世子偏心才對!」

見萬悠琪一副不滿的樣子,萬豪雄嘖了一聲,道「悠琪,你怎麼能這麼說?」

「難道不是嗎?他送我的雙刀也就那麼一回事兒吧,遠不如他送給某人的紫金龍槍! 鄉村神醫 我這雙刀給人家的龍槍一比,立即便相形見絀,我都羞於拿出來了!」萬悠琪氣呼呼的說道。

萬豪雄的面色一沉,神情嚴厲了起來,道「悠琪,你怎麼能夠這麼想?小世子肯將這樣珍貴的禮物送給你,那已經是一份天大的情意。你竟然還因為小世子送給別人的禮物更好,而埋怨他。你這樣,難道不覺得慚愧嗎?」

「哥,你就知道說我,我看你也好不到哪兒去,得了便宜賣乖,最是可恨。」

「得了便宜賣乖?我……等等,你這樣說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你自己看吧!來人吶,將小世子為萬元帥準備的禮物拿上來!」

萬悠琪話音一落,萬悠琪的貼身護衛洛英便舉著一個黃色的長條布袋,笑容滿面的走了過來。

見萬豪雄還在發獃,萬悠琪將長條布袋往他面前一丟,道「看看吧,小世子為你打造的紫金龍槍,那才是真正的一絕!」

聽萬悠琪這樣說,萬豪雄才咂摸過味兒來,吶吶的問道「悠琪,這紫金龍槍是小世子特意送給我的?」

「是!你就是那個讓我嫉妒的人!噗嗤!」說到這裡,萬悠琪終於忍不住,輕聲笑了起來。

紫金雙刀,萬豪雄已經見識過了,絕對是天下難得一見的極品!那比紫金雙刀更強出一重的紫金龍槍,又是一個什麼模樣?萬豪雄按捺不住了,猛的將長條布袋解了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