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焱的情況,他們都清楚,否則也不會額外購買這麼一柄長刀。

為了這把刀,老村長不得不又變賣了一些東西才換得。

葉焱點頭,這把刀在手,完全熟悉之後,他的實力至少能夠提高五成左右,一刀之威,更強大了!

一群人,有說有笑,準備直接打道回府了,昨晚逛了很久,葉焱和葉小仙也算是長了不少見識,他們也該回村了。

不過就在一群人準備離去之際,陡然間在城門口位置,城門口有著一群修真者聚集,齊齊看上其中貼出的一張告示圖像來。

「咦,這麼熱鬧,幹嘛的?」葉小仙好奇不已,葉榮等人不由也湊了上去。

剎那間,幾人臉色微微一變。

其中,赫然有著兩張頗為清晰的人像。

一群人再熟悉不過。

「叔叔……」葉小仙不是很明白,直接叫了出來。

關鍵時刻,葉焱直接掐了這丫頭一下,將他後半句話給完全擋了下來。

否則,真要出大麻煩了!

這是一張通緝令!

「焱哥哥,你撓人家幹嗎?」葉小仙不解。

這個時候老村長葉榮等人也反應過來。

「看什麼,就是通緝什麼人,趕緊回家!」葉榮直接沉聲說了一句,抓著葉小仙就朝後退去。

老村長葉焱三人緊隨其後,緩緩退了出來,不過葉小仙這一刻始終沒有反應過來,若非葉榮數次阻攔,小姑娘真要把叔叔嬸子的事情喊了出來。

第一次出門的葉小仙,對這些東西充滿了好奇。

只是看到兩張圖像,並沒有關注到其他。

但其他人都關注到了!

這是通緝令!

通緝葉修和靈珂的通緝令,而且懸賞了足足五百塊真元石。

葉焱對這件事不是很了解,但他想到了七八年前爹娘外出的那一趟,記得爹娘不出村的事情,和這件事聯繫到了一起。

而葉榮老村長他們更是很清楚其中的緣由。

所以,這裡根本不是說話的地方,一旦被人發現,就是真正的大麻煩。

五百萬塊真元石的誘惑,哪怕是元嬰期高手,也會貪婪不已。

他們的山村或許會引來滅頂之災。

很快,一群人快速離去,剛一離開城門位置,老村長便直接帶著幾人快速御劍而行,而且還特意選擇了一個錯誤的方向。

葉榮葉焱都沒有開口詢問,唯獨葉小仙,再度沒心沒肺的差點再度開口問了一句為什麼。

當然,此刻她根本沒有開口的機會,被葉榮牢牢卡在手中,根本不讓她亂說話,惹得小姑娘惱怒不已,反抗不休。

與此同時,就在一群人這邊剛剛離去,城門上,一位元嬰期高手冷冷的注視著一群人離去方向,眼中微動。

「跟上他們,這群人可能知道下面這兩人的下落!」

剎那間,這位元嬰期高手親自帶隊,十位金丹期高手跟隨,快速朝著葉焱等人所在方向追了上去。

速度,比老村長更快一籌!

前方,正在急速趕路的老村長臉色驟然一變。

葉焱等人也是一樣!

「麻煩了!」老村長用真元力包裹眾人,防止被身後之人聽到。

「等下我攔住他們,葉榮你們帶著小焱仙兒逃命!」老村長沉聲。

這件事來的有些猝不及防,葉小仙的沒心沒肺,也恰巧在那一刻展露而出,被人盯上了。

「不行!」葉焱葉榮等人齊齊開口。

丟下老村長一人,他們根本不放心。

葉小仙也意識到了什麼。

「村長爺爺,仙兒是不是闖禍了?」 權少,後會無妻 葉小仙一副犯錯了模樣,有些可憐。

葉榮一聽,頓時怒了。

「閉嘴!」

「你腦子是幹什麼吃的?那上面的字你看不懂嗎?那是壞人要追殺你叔叔嬸子的,你這麼一說話,就等於暴露了,給咱們帶來了多大的麻煩你知道嗎?」葉榮怒斥不已,氣急敗壞。

若非女兒的那句話,他們根本不會引人注意。

這一點葉焱做的就非常好,但自己這女兒,硬是一點腦子沒有!

聽到這種責罵,葉小仙頓時雙眼通紅,委屈之極,但是她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錯,出奇的沒有反駁。

最後還是老村長葉焱開口給攔了下來。

「別怪仙兒了,她也是不懂而已,身後這些人,想辦法全部殺了,也就沒事了!」葉焱寒聲說道。

這一段,塵浮好像又找到感覺了!說實話,太牛逼的主角,反而更難寫,之前的仙界劇情,現在想想真想推到重寫!相信現在的劇情,更精彩! 午夜那黑沉的夜色被兩輛相對著的車子打開著的前燈稍稍照亮了一定的區域範圍。

蕭姨與甄可人聽著方逸天的話動也不動的坐在車內,就連平日里心想高傲之極的甄可人在這個時刻也禁不住對方逸天的話言聽計從起來,這是很不可思議的。

不知怎麼的,從方逸天極速開車追蹤這輛黑色的奧迪轎車開始,甄可人隱隱約約的感覺到方逸天似乎是變成了另外一個人,變得冷血、沉穩、決斷起來,他的臉上完全沒有平時的那一副惹人厭惡的玩世不恭的懶散模樣,似乎是完完全全的變成了另外一個人一樣。

這樣的方逸天身上似乎是有著一種讓人無法抗拒的冷血與威嚴,對他所說的話甄可人也潛意識的遵守起來,動也不動的坐著,彷彿是被方逸天此刻身上那股說不上來的氣勢給震懾住了。

這時,她與蕭姨便看到了刀疤漢等人手中提著鋒利長刀朝著方逸天走去,那一刻,她與蕭姨的臉色再度變得蒼白無色起來,心中禁不住驚懼慌亂之極。

「蕭姨,他、他們要、要幹什麼?不好,方逸天要有危險了,怎麼辦?我們報警吧!」甄可人心中一慌,連忙說道。

蕭姨也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嬌軀微微顫抖著,胸前的碩大飽滿也隨之輕輕顫抖著,她的雙手微微有點顫動,正想要報警的時候卻是已經遲了,只見刀疤漢他們提著手中的刀朝著方逸天沖了過去!

「啊……」

蕭姨忍不住驚叫一聲,有點不敢再看接下來的事情,可是,隨後發生的結果卻是讓她跟甄可人震驚之極。

只見刀疤漢一馬當先,朝著方逸天沖了過去,手中的厚背砍刀兇猛的朝著方逸天的身上砍去。

這時,原本步步後退的方逸天眼中渙散的目光凝聚起來,變得犀利之極,他雙腳猛踩地面,而後,竟見他整個人朝前一竄,身體猶如一顆炮彈般的朝著刀疤漢沖了過去!

刀疤漢心中微微一凜,他手中的厚背砍刀已經凌空斬下,可是,疾衝過來的方逸天身形不可思議的一閃,躲過了刀疤漢的一刀直斬,隨後方逸天已經逼近了刀疤漢,他一拳朝著刀疤漢的右肋轟了過去!

刀疤漢沒想到方逸天的伸手如此迅猛,此時他才反應過來眼前這個看上去人畜無害的年輕人並不是他想象中的那麼好對付,不過刀疤漢也是在道上混了很久的人物,手上的功夫還是有幾下子的,面對方逸天轟來的一拳,他扭腰並且左臂一擋,架住了方逸天這一拳,不過他的手臂也被方逸天這力量巨大的一拳打得隱隱作痛,他的身體也朝後退了幾步。

這時,其餘三個大漢也怒吼著,手中的刀朝著方逸天直斬下去。

方逸天的身形宛如游龍般矯健之極,幾個閃身躲過這三名大漢的攻擊,隨後他又朝著刀疤漢沖了過去!

擒賊先擒王,他要在瞬間制服刀疤漢,那麼餘下的這三名大漢就容易收拾了。

刀疤漢的身形還沒站穩,便又見方逸天的身形沖了過來,他心中微微一驚,手中的砍刀朝前橫劈了過去,方逸天卻是冷冷一笑,決心要速戰速決的他使出了身上的真正本領,只見他並沒有躲避刀疤漢橫劈而來的這一刀,而是右手宛如靈蛇般的前探,竟然是不可思議的朝著刀疤漢的右手右手擒去!

——十二擒龍手!

方逸天一出手便是十二擒龍手!

刀疤漢還沒反應過來便赫然看到自己握刀的右手手腕被方逸天的右手緊緊的擒住了,方逸天的右手宛如鐵鉗般緊緊地鉗住了他的手腕,讓他的整隻右臂瞬間麻木僵硬起來,根本無法動彈。

這時,方逸天再度欺身而上,左手一拳「砰!」的一聲結結實實的轟在了刀疤漢的小腹之上!

八極拳!

動如綳弓,發若炸雷!

這一招八極拳的力道何止千鈞?

一拳下去,刀疤漢小腹一陣緊縮,張口「哇!」的一聲,禁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

然而,屬於他的痛苦還沒有結束,方逸天右手鉗住刀疤漢的右臂,而後一扭一擰,「咔嚓!」一聲,刀疤漢的右臂立即脫臼,手中的刀滑落,被方逸天伸手接住,而後方逸天右手握刀一刀橫斬向了刀疤漢的右腿膝蓋!

咔嚓!

又是一聲刺耳之極的碎骨聲音刺破了寂靜的夜空,刀疤漢的右腿立即癱軟,他整個人慘嚎一聲便倒在了地上。

這一刀方逸天並沒有用刀鋒斬向刀疤漢的右腿,而是用那寬厚的刀背直接把刀疤漢的右腿膝蓋打斷,否則,只一刀直接用刀鋒斬去刀疤漢的一條腿早就被斬斷了!

這時,方逸天感覺到後背傳來一道鋒利的勁風,他想也不想,手中砍刀的刀背朝後一擋,「當!」的一聲,擋住了背後偷襲之人的一刀直斬,而後他雙腿發力,朝前一衝,手中砍刀的刀背橫斬向這名大漢的脖頸。

這名大漢連忙疾退,可是,他退得快方逸天的動作更快!

一轉眼間,這名大漢赫然看到方逸天衝到了自己的面前,隨後他便看到了一個碩大兇猛的拳頭迎面轟向了他的臉面!

砰!

這名大漢的身體立即後仰倒地,口中幾個牙齒直接被打得脫落掉了出來。

方逸天的身體再度一折,疾沖向了右側那名揮刀斬向他的大漢,中途他的身形一閃,躲過這名大漢手中長刀的直斬,手中厚背砍刀的刀面用力的拍在了這名大漢的腦袋上!

「砰!」的一聲,這個大漢立即感到眼冒金星,頭暈腦轉起來,而後方逸天揪住這名大漢的衣領,朝下一拉,右腿膝蓋朝上一頂,一記膝撞直接把這名大漢打得癱軟倒地。

「吼!」

方逸天咽喉中發出一陣沉悶之極的怒吼聲,而後他霍然回過身來,眼中跳躍著的怒火隱隱閃現出一絲血腥駭人的殺機!

就在剛剛,他的身後正有最後一名還沒倒下去的大漢揮著彈簧刀朝他衝過來,可是,這名大漢剛衝到一半便看到方逸天驟然回頭,那一雙殺機凜然的目光緊緊地盯著他,森寒陰冷而又殺機凜然的目光讓這名大漢恍惚墜下了一個冰寒的冰窖般,他的全身頓時僵硬,心中不住的冒著冷氣,雙腿一陣哆嗦著。

方逸天緩緩的朝他走去,大漢臉上掠過一陣驚慌恐懼之色,可是,最後他還是咬了咬牙手中的彈簧刀劈向了方逸天!

砰!

反派大佬覺醒后想做男主 方逸天手中的砍刀一橫,架住了這名大漢的一刀直劈,而後手中的砍刀刀背迅猛異常的直斬向這名大漢的下盤膝蓋!

咔嚓!

這名大漢落下了一個跟刀疤漢一樣的下場,不過,不同的是他的雙腿膝蓋已經被打斷!

大漢撕心裂肺的慘嚎一聲,癱軟在地,而後他雙手撐著地面,一點點的艱難的拖著自己的身體後退著,潛意識裡的恐懼讓他本能的要遠離方逸天,遠離這個第一次讓他感到如此驚懼恐怖的男人!

最終,方逸天手中的厚背砍刀朝下一垂,夜風輕拂,吹動起他的髮絲他的衣角,冷峻的臉上毫無表情,映襯著這黑沉的夜色以及他的周邊躺倒在地上一陣陣痛吟著的大漢,他彷彿就像是一隻高傲的狼——戰狼!

戰狼發威,就連西方黑暗世界中各方勢力談之也要變色,更何況這四個小嘍啰? 老村長葉榮葉七叔三人臉色凝重。

葉焱的話,他們自然都懂。

但此刻身後是十一人!

一位元嬰期中期高手,其他十位也都是金丹期,怎麼殺?

「按照我說的,我拖住他們,你們先走,我之後再想辦法脫身!」老村長沉聲說道,他很清楚身後這些人的難對付,一個不慎他們所有人都要死在這裡。

「不行!」葉焱沉聲。

「想辦法!」

葉榮葉七叔二人也是一樣,葉小仙雙眼通紅,心中內疚不已。

她發現自己先前的天真,真的引起了天大的麻煩。

「都怪我不好。」葉小仙哭了出來,很傷心的模樣。

「閉嘴!」葉榮再度忍不住怒斥一聲。

若是因此害了所有人,他也會自責的不行。

眼看著身後一群人越追越緊,一群人更著急了。

此刻,他們根本不敢朝村子方向飛去,生怕被這群人跟隨而上,那就真是滅頂之災了。

「別罵了,想辦法!」葉焱還算是冷靜。

這個時候越慌,也不是辦法。

唯有想辦法解決才行!

一群人陰沉著臉,老村長拚命催動靈劍,快速趕路,一點都不敢耽擱。

「去妖谷,現在唯有哪裡才能逃命了!」老村長沉聲,對這一帶他還算是熟悉。

前方千里附近,便是一座頗為有名的妖谷。

顧名思義,就是妖獸的聚集地。

附近不少修真者會到這裡進行歷練廝殺,算是元嬰期以下修真者的尋寶探險之地。

據說在這裡有著特殊的約定。

人類修真者強者和妖獸強者的約定,四階妖獸,以及人類元嬰期以上,都禁制入內。

「到地方,你們想辦法從另一側脫身,然後悄然朝村裡趕回!」老村長交代道。

「那你怎麼辦?」葉榮也知道這個地方,連忙開口問道。

他們可以留下,但老村長就麻煩了。

那位元嬰期中期高手勢必不會放過他,此刻擺明著是認準了他們。

「不用管我,一個元嬰期中期的傢伙,還要不了我的老命,待我解決了他,就想辦法從那個方向去尋找你們!」老村長笑了一聲,渾身帶著一絲冷意。

「無論如何,保護好小焱和仙兒,他們都是咱們村的希望!」

下一刻,葉榮葉七叔二人,雙眼通紅。

「以命相護!」

葉焱這一刻也神情凝重。

「村長爺爺,你也不能出事,我們在村裡等你,無論如何!」葉焱沉聲。

「好!」老村長點頭,隨即心中再度一動,再一次的加速前行,隨手一枚古樸的乾坤戒悄然間交到葉焱手中。

與此同時,一群人身後,十一位高手渾身帶著冷意,眼看著一群人的逃遁,更加證明了他們的猜測。

「果然有問題,還想逃?」為首的元嬰中期高手冷笑。

龍神至尊 他是那個小城的一個大統領,這個找人的任務,也是剛剛接到的。

但沒想到還真讓自己給碰到了。

這兩人,可是靈鷲國通緝的要犯,一旦能抓到,據說能有極品靈器的獎勵!

重生之毒後無雙 「統領大人,他們好像要逃入妖谷!」一位跟隨的金丹期高手看出了老村長的意圖,開口稟告道。

「螳臂當車而已,不管逃到哪,都務必生擒,那個老頭交給我,你們把其他人擒下即可!」元嬰中期的大統領開口吩咐道。

「是!」十人金丹期高手沉聲應了一聲。

一逃一追,老村長這個時候完全拚命而逃,身後的雖然是元嬰中期修為,但也難以一時半會追上。

半個小時后,一群人飛出一兩千里,終於靠近一座特殊的山谷中,妖氣衝天,能夠偶然間看到一道道人影在這個山谷中出沒。

妖谷到了!

「保護好他們!」老村長再度開口說了一聲,隨即一揮手,直接將葉榮葉焱等四人一巴掌推倒山谷內。

與此同時,轉頭看了身後一眼,直接轉身朝另一個方向極速飛去,避過了妖谷的範圍。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