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雄突破到金丹期的時候,曾經得到過三色神雷印記,所以對天賜神通不陌生,可惜那三色神雷印記,只能用三次。他原本以為,這次如果得到天賜神通,會是五色神雷印記,沒想到是這閃遁神雷印記。

「這東西,到底有什麼用?」葉雄奇怪地問。 「閃遁神雷印記,只要啟動,瞬間萬里,哪怕化神期修士,也沒辦法追蹤,簡單來說,等於你有了三條命。」青年解釋。

原來是逃遁神通,這東西好用。

相對於攻擊神通來說,逃跑神通葉雄更加需要。

「介紹一下,我叫雷鵬,這是我的妹妹雷英子,這些都是我們雷族的族人。」雷鵬簡單介紹。

「你們好,我叫聶風……」葉雄依然沒有用真名。

「聶風,咱們先回族裡,再慢慢詳談吧!」

葉雄點了點頭,跟在雷鵬後面,朝遠處飛去。

雷族的聚集地建在一處山崖邊,半山之上,建了很多的房子,時不時有人從族內飛出。

群樓中間有一座石屋最高,是三層的。

一行人朝那裡飛去。

半路的時候,那些人各自回去,只剩下雷鵬跟雷英子帶著葉雄去中間的石屋。

「爹,我把人帶回來了。」雷鵬遠遠地喊道。

片刻之後,從裡面走出一道人影,一名六十多歲外貌的老者走了出來。

老者個子很矮,還不到一米六,留著兩撇八字鬍子,鼻子紅紅的,外表看起來有些滑稽,一眼看過去,還以為是一個紅鼻子老鼠。

修為,元嬰初期。

葉雄有些失望,沒想到自己飛升的地方這麼弱,族長才是元嬰初期。

「盼星星,盼月亮,終於盼了一個天才過來,咱們雷族有希望了。」族長激動地說道。

「族長你好。」葉雄上前打招呼。

「葉雄,以後咱們就是一家人了。」族長笑道。

「你剛才叫我什麼?」葉雄臉色大變。

他根本就沒有自我介紹過,他跟雷鵬說過自己的名字叫做聶風,他是怎麼知道自己名字的。

「爹,他不叫葉雄,他叫聶風,聶風多霸氣,葉雄這名字一聽就像土鱉似的。」雷鵬說道。

葉雄:「……」

「什麼聶風,就是葉雄,飛升榜上可是寫得清清楚楚,戰力排名第十。」雷鵬笑道。

「第十,這怎麼可能?」雷鵬臉色大變。

「什麼飛升榜?」葉雄奇怪地問。

「隨我來。」

在族長的帶領之下,葉雄狐疑跟著他來到石屋頂上。

旁邊石壁上,有一面像水幕一樣的鏡子,上面寫滿一百個名字,名字後面,寫著所屬的種族。

種族後面寫著飛升日期。

葉雄一眼就看到榜單排名第十的地方,赫然寫著葉雄二字。

姓名:葉雄。

所屬勢力:百族秘境雷族。

飛升日期:仙魔歷399993年,八月十五。」

「八月十八,正是今天,難道……」雷鵬目光震驚地看著葉雄:「你不是叫聶風嗎?」

「我有兩個名字,聶風是其中一個,葉雄是我在下界的名字。」葉難隨口解釋。

「我的天,剛飛升上來,飛升榜就排名第十,這可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雷鵬震驚地說道。

「哥,咱們雷族有救了。」

「天佑我們雷族啊!」

雷鵬跟雷英子全都激動起來,完全忽視了一臉蒙逼的葉雄。

「這飛升榜是怎麼回事?」葉雄奇怪地問:「我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飛升榜是一份修士戰力榜單,包括從下界飛升上來的修士,也包括在仙魔界剛突破到元嬰期的修士。沒有人知道這份榜單從何而來,也不知道這份榜單由什麼排名,整個仙魔界,所有的勢力,都有這份榜單。」

「這份榜單排名是自動更新的,如果有修士死了,後面續上,如果修士戰力下降,也會落榜。這份榜單是十年為期的,超過十年,自動下榜,你剛飛升上來,就排名到第十,可見實力恐怖到什麼程度。」雷鵬說道。

「你是說,十年之內,所有下界飛升上來,實力前百的修士,都在這名榜單之中?」

「沒錯?」

「按什麼編排的?」

「兩部份,一是按飛升遇到雷劫的戰力,二是後期的發展。」

葉雄目光飛快地在榜單上看著,一眼就在榜單末尾,93的位置上,看到幽冥的名字。

「姓名:幽冥。」

「所屬勢力:滄瀾古國。」

「飛升時間:仙魔歷399989年,三月二日。」

幽冥在滄瀾古國,葉雄頓時又驚又喜。

他原本還在擔心,自己飛升上來之後,不知道去哪裡找她,現在發現她居然在滄瀾古國,真是太好了。

歡喜之外,他更擔心的事情是,自己的身份,徹底曝光了。

他本來還想瞞著魔淵,不讓他知道自己飛升了,現在倒是搞得天下皆知,這對於他來說,不是一個好的兆頭。

「族長,這裡距離最近的魔族勢力,在什麼地方?」葉雄連忙問。

「這裡是仙魔界西邊,魔族勢力在東邊,遠著呢,再打幾百年,都未必能打到這裡。」族長道。

「你放心好了,這裡是仙魔界最落後的地方,在大秦帝國跟無盡海後面,魔族想打下前面兩個板塊,沒那麼容易。」雷鵬笑道。

葉雄鬆了口氣,至少給自己時間喘息。

「飛升目的地是誰安排的,有什麼規律?」葉雄奇怪地問,這是他一直弄不明白的地方。

「支援弱者規律,但凡飛升的天才,都被分配到實力很弱的勢力。仙魔界實力弱的勢力很多,咱們雷族等了幾百年,都沒有得到一個像樣的,你是唯一一個。」雷鵬說道。

「我怎麼覺得,這像是nba選狀員一樣,球隊擺爛得到狀元簽?」葉雄也是無語了。

「什麼狀元,nba是什麼意思?」雷英子奇怪地問。

「沒什麼,就開開玩笑。」葉雄敷衍著。

葉雄根本就沒有想到,自己的出現,在整個仙魔界掀起了軒轅大波。

……

滄瀾古國,皇城,八王爺府。

「氣死我了,真是氣死我來。」

一名身穿華衣的男子,將手中的茶杯狠狠地砸落地上,四分五裂。

「哪裡冒出來的傢伙,剛飛升就搶了我的排名,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的。」華衣男子咬牙切齒。

旁邊站著幾名下人,嚇得全都不敢說話,戰戰兢兢。

難怪四王子生氣。

四王子羅玉安是滄瀾帝國有名的天才,以百歲的骨齡進入元嬰期,被稱之為滄瀾帝國最有前途的年輕一輩。

這些年,他通過自己的努力,從凝結元嬰排名飛升榜前三十,一步步爬上來,終於在第八年的時候,挺進飛升榜前十名。前十跟前十一,差得遠了,前十會被人記住,前十一的存在感比起前十,差了不是一丁點。

羅玉安在前十坐了還不到半年,就被人擠下去,還是一個剛飛升上來的傢伙,這口氣他怎麼都沒辦法咽下去。

「來人,傳幽冥來見我。」羅玉安憤怒地吼道。

「是,四王子。」兩名手下紛紛下去。

十分鐘之後,一名身穿黑色長袍,長得國色天香的女子走進來,上前道:「屬下幽冥,見過四王子。」 羅玉安看著面前國色天香的女人,內心火熱起來。

從來沒有女人,能讓他擁有如此強烈的佔有之心。

這個女人是十幾年前飛升到滄瀾帝國飛升台的,那時候她只不過是半步元嬰修士,實力一般。

第一眼看到這個女人的時候,羅玉安目光就挪不開了,這個女人的容貌跟氣質,真是太好了。

雪一樣白的銀髮,臉上半點瑕疵都沒有,五官精美到了極點。

最吸引他的是,她身上如同冰山雪蓮一般的氣質,看人的時候,目光冷漠,彷彿什麼都不看在眼裡。

羅玉安當場就將她召到自己面前,讓她當自己的女人,當時這個女人反問他:想要一個能為他做大事的手下,還是想要一個破碎的花瓶。

羅玉安從這個女人的眼神之中看出,這個女人是桀傲不馴的,如果他用強,得到的會是對方的屍體。

羅玉安作為滄瀾帝國三皇子之下最傑出的天才修士,身邊不知道有多少女修士自動撲過來,向自己投懷送抱,這樣的女人他還是第一次遇見,所以挑起了他的興趣。

他就不相信,這個女人能逃過他的手掌心,能拒絕他的魅力。

然而很快,他就發現這個女人不一般。

短短不到十年,她就憑自己的實力,突破到元嬰期,還殺上飛升榜的前一百名。

飛升榜的排名是元嬰期排名,雖然她已經飛升仙魔界十幾年,但是由於她先前一直都是半步元嬰期,所以沒能上榜,不受十年的限制。

前一百,排名似乎不怎麼樣,但是如把這個數目擴大到整個仙魔界,就知道這個排名何等恐怖了。

整個仙魔界,勢力千萬,整個滄瀾帝國,除了自己之外,唯一一個上榜,就是她。

「幽冥,你來了?」羅玉安目光火熱地望著她。

幽冥壓住內地的厭惡,淡淡地問:「四王子叫屬下來,有何吩咐?」

對於這個四王子,幽冥心裡除了厭惡,還是厭惡。

如果不是她實力不濟,敵不過他,早逃了。

幽冥這輩子最討厭花心的男人,面前這個四王子,已經不能說是花心,簡直就是濫情,被他睡過的女修士,沒有一千也有幾百。

像葉雄那樣的花心男人,她都有些抗拒,何況他這種。

葉雄至少對每一個女人都是真心的,他簡直把女人當成玩物,玩膩了就扔。

如果她能打贏他,現在他已經是一具死屍了。

不被潛規測的漂亮女人,只有一種,就是有能力的女人。

想在羅玉安時時暴走的慾望之中生存下來,不被侵犯,只有一種可能,就是證明自己的價值。

這些年,幽冥為他辦了很多事情,殺了不少的對頭,實力一步步增漲,現在說自己是他的左右臂也不為過。

羅玉安雖然好色,但也不是一個笨男人,他知道幽冥的能力價值,比起她的身體,他更需要前者。

這十幾年來,幽冥就是在這種夾縫之下,艱難地保留著自己的貞潔,跟一顆高貴的心。

「幽冥,你看了飛升榜沒有?」羅玉安問。

「屬下剛辦事回來,好一陣子沒去看飛升榜了。」

「飛升榜今天早上,剛剛發生了變化,一個人橫空出世,進入前十,把我擠到了十一名,你也由先前的九十二名,落到九十三名。」羅玉安說道。

「恐怕是哪一個大勢力,有天才弟子進入元嬰期了吧?」幽冥震驚地問。

剛突破元嬰期,就進入飛升榜前十,除了仙魔界最頂級的勢力,她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人能做到。

「這個人是下界飛升上來的。」

「這怎麼可能?」幽冥臉色微變。

在仙魔界呆了這麼長時間,她心裡非常清楚,飛升榜前十代表著什麼。

他們每一個都有越階殺敵的實力,而且不是越一階,有可能是兩階。

現在榜單前十,哪一名修士不是進入了元嬰期七八年以上,一步步殺進前十的。

「我也不敢相信,但這就是事實。」羅玉安深吸呼一口氣,壓自己的怒氣,說道:「你好好準備一下,跟我出差一趟,前往百族原雷族,我要親手宰了這個王八蛋,奪回我前十的排名。」

「四王子,屬下還有些事情,還沒完成。」幽冥道。

「未完之事,交給其他人辦就行了。」

「可是這件事情……我剛辦到一半,別人插手,恐怕有點不適應。」

「幽冥,你是不是不想跟我出任務?」羅玉安不太高興地問。

「屬下遵命。」幽冥無奈之下,只得同意。

「四王子還有什麼吩咐沒有?」

「沒有了,下去準備吧!」

「屬下告退。」

幽冥轉身,離開大殿。

……

走出大殿,幽冥準備回房間收拾一下,突然發現一群換班的護衛,紛紛朝飛升台而去。

「聽說飛升台榜單變了,咱們快去看看,到底是什麼人。」

「據說雷族得到一個人,剛從下界飛升上來了。」

「剛飛升就排進前十,這傢伙的實力,到底強到了什麼程度。」

十幾名護衛,紛紛朝飛升台而去,那裡矗立著一塊石碑,上面浮現著飛升榜的排名。

幽冥本來不是一個湊熱鬧的人,因為關係到自己這次任務,她也朝飛升台那邊走去。

遠遠的,她看到幾十名修士圍在飛升台面前,七嘴八舌地討論著。

「葉雄……這傢伙的名字怎麼這麼土,一點都不像厲害的人物。」一名修士說道。

「我真想見見這個傢伙,看看他是不是三頭六臂。」

幽冥腦袋轟的一下,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的目光落到石碑上,只見上面第十的位置,寫著一排字。

姓名:葉雄。

所屬勢力:百族原雷族。

飛升日期:仙魔歷399993年,八月十五。

看到這熟悉的名字,一向冷漠的幽冥,突然間眼睛濕潤了。

她發現自己的心,完全鬆了下來,沒有以前的緊張跟壓抑。

他的存在,讓自己心中的大石頭落了下來。

這一刻,她才發現,他在自己的心目中有多重要。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