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靈略帶得意,自己夾了一塊肉放進嘴裡。

陸夏初緩緩回過神來。

看著她的眉眼,若是一生得與她同食,人生必定圓滿了吧。

他垂首,不敢讓自己深究,珍惜當下為好。

「別好了傷疤忘了疼。」

「沒事…」

「照顧好自己啊!」他又不能時時在她身邊照顧!

「會的呀。」葉靈繼續夾肉吃,「你看哪個女生有我吃的多的?毫無忌憚地吃肉,所以不用擔心我?」

「倒是你,是不是又瘦了?」葉靈把人對比了一翻,把排骨送他碗里:「你還長身體呢,要多吃。」

陸夏初一直坐她旁邊沒有回到自己的位置,不知道她是忘了還是沒所謂,一直吃到最後,都沒改變。

「好飽呀。」葉靈伸伸懶腰。

「那逛商場走一走吧?」陸夏初來到超市入口。

「又買東西啊?」葉靈有些猶豫。

「可以就看看。」陸夏初唇邊噙著笑。

葉靈緩緩地搖頭:「我怕我控制不住我自己。」

陸夏初輕笑出聲:「那隻買一點就好。你不是要坐車回去嗎?買兩包零食車上吃?」

「也……可以……」葉靈猶猶豫豫,還是走了順從的走了進去,突然一回頭,問旁邊的陸夏初:「你為什麼開心?」

陸夏初的笑容一滯,為什麼?

能夠陪在她身邊一起吃飯,還靠得那麼近,還得到她的投喂……她或許不知道她自己做的那些她認為平常的動作有什麼特別,可是對於他來說,很甜蜜……

幸福的人怎麼能懂?

陸夏初看著她昂起看自己的笑臉,想起她說過的某些話,伸出手,做了自己今天一直想做的事情…… 葉靈眨眨眼,看向落在自己頭上的手,躲了過去。

為了不尷尬,笑道:「不要弄亂髮型啦。」

陸夏初微微暗了臉色。

葉靈只得說:「我們就只買點零食哈……」

只是進了琳琅滿目的賣場,看什麼都覺得喜歡,還不錯……旁邊還有一隻慫恿你:「喜歡就買吧。」

葉靈停住腳步,裝作氣憤的擋在某人面前「凶」道:「你應該阻止我,而不是說喜歡就買!」

不知道人一被慫恿就容易犯錯嗎?!

「沒事,我有帶錢。」

「你帶的錢也不是……」你的錢,亂花不好。葉靈及時收住後面的話,總感覺會讓他不開心。

陸夏初不知意會到什麼,垂垂首,沒說話。

葉靈感覺有點尷尬。

這氣氛,直到買了零食才緩和過來,因為她大方的送了他一包:「看電視的時候可以吃。」

「我不看電視。」

「那……玩電腦吃。」

「到時一起玩遊戲吧?我們的號都落級很多了。」

「沒有很多,很快升上去的。」對於遊戲,她信心滿滿的。

「那我們一起升。」

「沒問題。」

粗心的人不知道自己已經許諾,當陸夏初找她上遊戲的時候,才發現自己早已答應了人家,雖然她沒覺得是勉強的事。

許多人的寒假都有安排,但葉靈就在家裡守株待兔。父母之間的關係經過她的努力稍微緩和了一些,她在考慮怎麼利用過年這個機會再做些什麼。

約了一起買年貨,母親倒是陪了她半天。

然後,幾乎都是葉靈自己在家打掃房子,每天三餐都問在不在家吃,然後搜了半天的菜譜,總是輪流接到電話:我現在走不開,你先吃吧……

一個先吃,有時候會等到晚上十點,十一點……

等多了,菜也一盤一盤的倒,她總不能天天的一個人吃三菜一湯吧,後來,還是做自己的就好了,她們不主動說回來,她也不問了。

人總是這樣,問多了,熱情就少了。

這種有心無力的感覺,真的難。

葉靈看著時間一天天過去,走到外面,過年的氣氛已經慢慢越來越濃,路燈都掛上了中國結,路過很多店鋪早已開始了年前的打折銷售……

別人的熱鬧與她們家無關一樣。

葉靈一個人逛商場,想了想還是買了些應節的裝飾,不管怎樣再忙,年初一總該放假了吧?有假放就可以一起過年了,所以還是準備一些吧。

而陸夏初那一邊,在葉靈拒絕他幾次的邀約之後,終於沒有抵住友伴的呼喚,出門了。

本來約在網吧的,可是沒打兩打,就轉戰KTV。

陸夏初記得葉靈的囑咐,可是這些是他之前的好友,很玩得來,出於面子,不好拒絕太過。

酒喝了第一杯,第二杯又接著來了。

「陸哥,之前聽說你忙著考試,兄弟們都不敢約你出來!現在都放假了,試也考完了,哥們幾個一起HAPPYHAPPY是應該的對不對?」

兄弟的起鬨,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酒。

其中一人看他悶頭不說話又問道:「陸哥,出來玩就開心點了,考試什麼的,過了就算,何必不開心呢,對吧?」

收到眼色的同伴也一起勸道:「就是,考試而已,出了學校的門,管它三七二十一呢,今天我們就要放開來喝,不醉不歸,來!干!」

豪氣滿場,陸夏初仍是自顧自喝著酒。

發現不對的兄弟也不鬧了,開始為他排憂解難:「陸哥,是遇到什麼事了嗎?說出來唄,我們兄弟幾個參謀參謀」

陸夏初看了幾人一圈,不太信任他們。

一顧傾城:帝少的1314次索愛 「陸哥,俗話說得好,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你不跟父母說就跟我們說唄,對吧?不是說什麼,三個臭什麼頂一個什麼來著……」

「三個臭皮匠頂一個諸葛亮!叫你不看書!」被人鄙視了。

「得得,反正是那個意思就行。現在不是陸哥不開心嘛,我們幾個怎麼也得幫著呀,不是?」

「是是,陸哥,有什麼不開心的,你想說就說,想罵也行,我們讓你泄泄氣,保證罵不還口打不還手……」

說這話的人被人撞了撞。

雖然他們幾個是後來跟著陸夏初混的,可是人家畢竟家裡有錢,學校也好,說不混回去讀書就讀書,兩三個月不聯繫他們就不聯繫他們。

當然,他們主動聯繫他也不會出來。

這次不也會是死貓撞一撞,沒想到就把人約出來了。

只是看這陣仗,怕也是喝悶酒來的。

幾人試圖點燃陸夏初的熱情,但都被他的冷漠打敗。

跟以前的陸夏初完全兩個人,其實也讓他們不太適應,畢竟那個兄弟兄弟的喊著,說干就干,說來就來的人安安靜靜了的樣子,真的一下反應不過來怎麼相處。

「哥,你是不是戀愛了?」

有人大膽猜想。

這借酒消愁,失魂落魄的樣子,好像是戀愛中的某個階段?

其他人眼睛一亮,對那人表示讚賞!

那人挑挑下巴,看陸夏初眉動,有了幾分把握:「陸哥是不是遇到什麼難題了?不妨說來聽聽,我們給你參考參考?」

陸夏初看著一群圍在自己身邊的人,一直說著話,像關心他的樣子,動了動嘴唇。

在空無一人的家裡,他沒有開過口。

突然被這麼多人圍著說,他一下沒忍住:「如果你喜歡的女生不喜歡你……」

陸夏初才開了個頭,幾人就拚命的給意見!

「怎麼可能!連我們陸哥都不喜歡,這是有毛病啊?」

陸夏初一個眼神過去,那人馬上領悟真諦,立刻改口:「那一定是沒有發現我們陸哥的優秀!……」

說到最後,紛紛給建議:「給她一場浪漫的約會……」

「帶她出來玩,然後給她買東西,再看場電影……」

「這方法都好土好嗎?一點都沒有特色。按我說,女人嘛,很容易搞掂的好嗎?」有一個挑挑眉眼,很有經驗的樣子。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他那去,聽他給出的建議。

「陸哥,我問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她?」

陸夏初猶豫了一下,還是點了頭。

那人於是大膽的上前獻計,聽得其他人連連附議說好! ……

櫻子感覺到林逸吻住了自己的額頭,還以為林逸會有下一步的行動,可是誰想到林逸居然放開了她,等櫻子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林逸那儘是戲謔的表情,當下明白過來了,林逸這分明就是在戲弄她。

「林逸,你……」櫻子氣的嬌軀顫抖不已,也說不清是為什麼,慶幸之中又帶著些許失望,慶幸的是林逸沒有在自己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奪走了她的身體,而失望的則是連美姬子都和林逸在一起了,可是她還沒有和林逸達到那種親密的關係。

「好了,早點睡吧,給你點教訓,以後要是再對我不敬,我可要在大庭廣眾之下吃了你!」林逸瞪了櫻子一眼,然後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回了自己的房間。

要說林逸今天也是真的累了,身體還沒有恢復到最佳的狀態,而剛剛又和美姬子做了那種事情,身體早就受不了了,要不是因為這個,他還真想教訓一下櫻子,讓她體會一下這種感覺。

櫻子感覺自己的臉頰有些發燙,甚至連耳朵都變得通紅了,林逸啊林逸,就你會欺負我。

醉臥美人膝攜美九夫任逍遙 櫻子望向了一旁美姬子的房間,嘴角掛上了一絲壞壞的笑容,好,林逸,既然你欺負我,那我就欺負你的女人!

打定了主意,櫻子就直奔美姬子的房間而去,可是美姬子並不在房間裡面,洗澡去了,櫻子就坐在床上,等待著美姬子回來。

而就在這個空檔,尋找林逸和美姬子的那群保鏢的首領來到了這棟別墅的前面,趕忙問道守衛在別墅的保鏢:「林先生回來了嗎?」

「回來了!」別墅外面的一名保鏢點了點頭,應聲道:「剛剛回來,怎麼,你不是一直跟在林先生的身邊么,難不成你跟丟了?」

那領頭的保鏢先是鬆了一口氣,拍了拍他那緊張的小胸脯,隨後掛上了尷尬的笑容:「怎麼會跟丟呢,只是遇上了一點小麻煩,幫林先生處理一下,所以沒有跟著林先生回來。」

那保鏢笑了笑,沒有說話,這領頭的保鏢則是趕忙拿出通訊器,告訴自己的那些手下,心中儘是慶幸,這個姓林的,還真是會折磨人呀,還好這傢伙回來了,要是不回來,就不知道該怎麼樣給月無瑕交代了,憑著月無瑕的脾氣,保准把他們幾個人全部都關到死牢裡面。

說起來保護林逸不但是一件讓人傷腦筋的事情,還是一件非常具有挑戰性的工作,林逸可不是那些公子哥大小姐一樣,嬌生慣養,相反,林逸在地下世界混跡了這麼多年,追蹤、反追蹤、爆破、刑訊和野外生存這些能力都是一等一的,林逸只要不願意這些人繼續跟著,分分鐘就能把他們弄的找不到人影。

不過總算,雖然跟丟了,可林逸平平安安的,這領頭的保鏢也就把心放到了肚子里,看起來以後不能這樣跟著了,要想別的辦法,不然三天兩頭的來這種事情,心臟受不了啊,還不如殺了他們呢。

美姬子從浴室裡面走了出來,拿著毛巾擦著她那烏黑亮麗的秀髮,穿著薄薄的睡衣,裡面可沒有別的遮掩,展現出來了她那凹凸有致的嬌軀,美姬子長得還是非常漂亮的,身材也不錯,只不過就是矮了一點,有些娃娃臉,跟美姬子在一起,總像是跟一個小妹妹在一起一樣,甚至和美姬子在一起談戀愛,還有種誘拐未成年少女的感覺。

不過現在的美姬子,身上的那種青澀稍稍的褪去了一些,倒是有了一些風韻成熟,雖然短短的幾個小時,可足以看出來女孩和女人的不一樣。

想起今天晚上的事情,美姬子那粉嫩的臉頰之上儘是羞紅,主人也真是太壞了,居然在沙漠裡面做那種事情,還好沒人看見,要是有人看到了,恐怕要羞死她。

不過美姬子的心中還是非常幸福的,掛著笑容,推門而入。

「呦呦呦,美姬子,笑得這麼開心,笑什麼呢?」櫻子挑了挑秀眉,笑著望著美姬子,表情當中儘是戲謔。

美姬子不由得一愣,習慣性的伸手摸向她的大腿外側,那是她放武器的地方,可是今天和林逸出門的時候被林逸拿了下來,什麼都沒有摸到,再一看,就發現櫻子正坐在床上,當下低下了小腦袋,有些不好意思道:「櫻子大小姐,你還沒睡?怎麼來我的房間了?是不是有什麼事情?」

「倒是沒什麼事情,就是來看看我的美姬子變得和以前有什麼不一樣了,」櫻子站起身來,如同男人一把捏住了美姬子的下巴,輕輕往上一抬,隨即笑著道:「說,你今天是不是和林逸一起幹壞事了?」

「啊?」美姬子那臉頰之上羞紅更甚,趕忙道:「沒……沒有,我就是和主人一起出去吃了個飯,什麼都沒有做。」

「你騙誰呢,回來的這麼晚,而且看你走路的姿勢,嘖嘖,騙人都不打草稿,這可不像是你呀!」櫻子輕哼一聲道。

其實美姬子的心思還是非常細膩的,除了林逸,別人要套出她的話可是非常不容易的,不過今天這種事情比較羞澀,所以櫻子三言兩語就把美姬子的心思弄的不淡定了,說話也有了破綻。

「櫻子大小姐,我困了,要睡覺了,有什麼事情咱們明天再說吧,好不好?」美姬子抿著小嘴唇,雖然想要趕櫻子離開,可是櫻子畢竟是她曾經的大小姐,所以這話沒有一點的底氣,特別軟。

「好呀,美姬子,你跟著林逸才幾個月?居然學會對我下逐客令了,你說說你,跟著林逸好的不學,怎麼還學會撒謊了?」櫻子輕哼一聲道。

「我……我……」美姬子不知道該怎麼說了,表情之中儘是緊張。

櫻子則是有些得寸進尺,想要繼續綉一羞美姬子,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門「咯吱」一聲開了,林逸從外面走了進來,一進門就道:「美姬子,你好些了嗎?」

可是話音剛落,林逸就看到了櫻子,櫻子盛氣凌人的不知道在說什麼,而美姬子的表情當中儘是嬌羞。

美姬子一看到林逸,就彷彿看到了大救星一般,趕忙躲在了林逸的背後,不敢去看櫻子,林逸瞬間就明白了這裡發生了什麼,也是有些無奈,這櫻子還真不是一個省油的燈,居然跑到這裡來欺負美姬子了,心中咋想的?

「櫻子,你又在找事情?」林逸輕哼一聲道:「怎麼,剛剛的教訓還不夠?需不需要我在這裡把你就地正法?」

「啊?」櫻子先是瞪大了她那一雙漂亮的美眸,隨後對著林逸吐了吐小香舌:「不,不用了,對了,我想起來了,我困了,我要去睡覺,你們也早點睡,晚安!」

說著櫻子轉身就要離開美姬子的房間,可是林逸拉住了櫻子的胳膊,稍稍一用力,櫻子就又回到了房間,望著櫻子,林逸有些無奈道:「櫻子,你知道美姬子是一個臉皮子非常薄的小女孩,你一天天閑的沒事還是怎麼?為什麼一直欺負她?」

「我什麼時候欺負她了?」櫻子趕忙道:「美姬子,我欺負你了嗎?」

「沒……沒有……」美姬子馬上有些著急了,拉著林逸的胳膊焦急道:「主人,櫻子大小姐沒有欺負我,你別為難她了,放她走吧!」

望著美姬子那焦急的模樣,林逸也就不好再說什麼了,只好放了手,深吸一口氣道:「櫻子,不管你願不願意聽,我還是要說,不管以前你和美姬子之間到底是什麼地位,既然跟在了我身邊,那所有人都是平等的,以後不要在我面前耍你的大小姐脾氣,美姬子有那麼好欺負嗎?」

林逸的話音非常的冷,美姬子有些緊張,緊緊的抓著林逸的袖子,她和林逸在一起這麼長時間,還從來沒有見過林逸這個模樣,一時之間內疚不已,都是自己,要不是自己,主人怎麼可能跟大小姐翻臉呢?

櫻子的內心則是「咯噔」跳動了一下,這種話林逸對她說的這是第二遍了,每一次都是這麼嚴肅,回想起來自己剛剛的行為,櫻子也有些愧疚,只不過是圖個快樂,想要戲耍一下美姬子,可沒想到事情會弄成這個樣子。

此刻的櫻子也在捫心自問,如果換成自己是美姬子,是絕不可能容許這種事情發生的,一時之間,櫻子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櫻子對別的女人都還好,可就是對美姬子有些不太友好,當然了,這並不是說櫻子的人品有多麼多麼的不好,而是因為小時候櫻子就是高高在上的大小姐,而美姬子則是伊賀忍者一個小的不能再小的成員,櫻子對美姬子講話從來就沒有客氣過,就如同一個高高在上的大小姐,是絕不可能對一個身份卑微的不能再卑微的手下說什麼客氣話,這並不是出自櫻子的本意,而是長久以來養成的習慣。

櫻子抿住了小嘴唇,深吸一口氣:「對不起!」

「這話不應該對我說,要對她說。」林逸望了一眼身旁緊張的美姬子,心中對櫻子的憤怒也消失了泰半,讓櫻子說出對不起這三個字真是太難了,不過櫻子願意說,說明林逸在櫻子心中的位置還是很重要的,要不然高高在上的她哪裡會說這三個字?

「美姬子,對不起,以後我絕不會再這樣對你了!」櫻子望著美姬子,語氣當中沒有絲毫的不樂意。

美姬子趕忙道:「大小姐,千萬別這樣說,都是我不對……」

「不,美姬子,你沒有不對的地方,真的是我不對。」櫻子擺了擺手道。

林逸則是道:「好了,櫻子,我也沒有怪你的意思,只是美姬子的身世非常的可憐,她從來沒有過一個完整的家,我只想讓美姬子覺得在我們這個大家庭裡面有一份歸屬感,而不是一個身份卑微的下人,我只希望以後你也能對美姬子好一點,她心地善良,是一個很好的女孩。」

「我知道,我都知道,」櫻子抿住了小嘴唇:「以後不會了。」

林逸這才點了點頭,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輕輕的拍了拍櫻子的肩膀:「好了,沒什麼大事,我和你道歉,跟你發火了,對不起!」

「沒……沒事的……」櫻子同樣抿住了小嘴唇,帶著些許委屈道:「其實我沒有想要傷害美姬子的意思,只是可能因為在你身邊的存在感不高,所以想要得到你的注意,我出生的時候母親就去世了,後來父親又被武藏五郎殺害了,我……我也……」

「我知道,」林逸笑著道:「你也缺少那份屬於家的感覺,我也懇請你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希望你也能有家的那種歸屬感。」

「嗯,我願意!」櫻子使勁的點了點頭:「林逸,以後不要對我發火了,好嗎?我好怕,我真的好怕,我怕你一氣之下離開了我,這個世界上你除了你,我真的不知道我還有什麼去處……」

聽著櫻子這話,林逸也有些愧疚,林逸寵愛美姬子,並不是因為美姬子最漂亮或者身材最好,而是因為美姬子的身世最為卑微,而且又是一副柔弱的樣子,她不像月霓裳那樣,誰要欺負月霓裳,月霓裳才不會答應,美姬子則是被人欺負了還咽到自己的肚子里,不會告訴任何人,所以林逸才會偏愛美姬子。

而櫻子的身世同樣可憐,只是櫻子和美姬子兩個人的性格截然不同,美姬子屬於乖乖女,櫻子則是一個壞女孩,有事的時候喜歡搗亂,沒事的時候喜歡找事,可實際上這只是櫻子為了掩飾她內心的脆弱,她的出身那麼好,現在落到了這步田地,她不想讓別人以為她可憐,她也不需要別人的同情。

林逸掛上了一絲笑容:「我會的,我已經說過了,是我不好,懇請你原諒。」

櫻子趕忙道:「不,我沒有怪你的意思,只是……只是……」

「行了,什麼也不用說了,我很清楚,」林逸搖了搖頭,頗為無奈道:「咱們兩個是什麼關係呀,幹嘛解釋的那麼清楚?」

「嗯嗯嗯,我知道了!」櫻子使勁點了點小腦袋,內心當中劃過了一抹暖流,她知道,林逸的心中還是有她的位置,要不然的話林逸為什麼要跟她道歉?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