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靈看著沒動過手的大少爺一直皺眉,又沒人上去幫他忙的窘迫樣子,嘴角一翹,起身走了過去。

這一次大家為了玩得開心,都沒有帶僕人,想體會自己動手的樂趣。

本來在向親弟投去求救眼神的殷離,發現她向自己走來。

他手腳更亂了,完全不知道要進行哪一步。

「你可以先刷點汁」葉靈站在旁邊指導某人。

「哦,好……」

「牛肉不能太久,這個切得薄,很容易就熟了,你看……」葉靈不得不上手,拿開那串過火了的牛肉,親手放上一串新的,然後示範了一次烤牛肉串的過程。

「試試看,會不會比較嫩?」

看著遞到眼前的肉串,殷離咽了咽口水,並不是因為好吃,而是,只有妻主才會做食物給……

殷離不爭氣的臉紅了。

去拿水回來的星亦辰眉毛一挑:「殷離哥,快嘗嘗姐的手藝呀,我長這麼大,還沒吃過姐烤的串呢~」

「想吃啥?」葉靈乾脆自己動手了,讓他們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美味的烤串!

「呀?姐烤給我呀?我要雞翅,還有排骨,還有……」

「藍月姐姐,我也要雞翅……」

「花縈妹妹,我這有烤好的呀?」木之能委屈的拿著自己的烤翅一直在哄人吃。

「不要,我要藍月姐姐烤的,一定比你的好吃!」

「你都沒吃過怎麼知道我烤的不好吃?!」 醫見鍾情 他也是會生氣的好嗎?

「看就知道呀。」藍花縈才不理他,這些表情早見過了,也引不起她什麼憐惜之心。

「她的哪裡……」木之能轉頭看去,葉靈那邊的已經開始滋滋爆香,自己手上的……「有些東西不能看表面呀,你要親自嘗一嘗才能分別是不是真的好吃……」

「你傻呀,看上去都不好吃的東西我幹嘛要去嘗,那裡明明有好看又一定好吃的,我為什麼要去試?」藍花縈傲嬌的撇開臉去。

木之能看著自己烤得有點顏色不均的雞翅,不知道為什麼,自己看著都越看越不好吃的樣子……

看看那邊已經圍著要等吃的幾人,他有些沮喪。 「月姐姐,我有點煩惱……」

藍花縈坐在葉靈旁邊,托腮看著她。

葉靈微微笑了笑:「怎麼了?」

這個年輕的女孩子,在一起玩過之後,要對她敞開心扉嗎?

「就是……」藍花縈有些難以啟齒的樣子。

葉靈看她不開口,便想起身裝作去拿東西而避開這次談心。

「月姐姐,就是我弟的事……」

葉靈只得聽下去。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了,我總覺得,我弟好像……」

「嗯?」

「就是……跟女皇好像走得有點近……」藍花縈瞄了瞄葉靈,發現她並沒有什麼不好的變化,於是越說越多:「就是我覺得我弟他最近總是問很多關於女皇的事情,似乎對她的事情很感興趣,總是把女皇掛在嘴邊!知道的事情比我還多,特別是講到最近女皇新收的皇夫的時候,總感覺他的語氣哪裡不對,好像……嗯……就是……挺羨慕的樣子?」

藍花縈自己猛的點頭:「對,就是羨慕!」

「哦。」葉靈應道。

藍花縈看了她一眼,似乎對她的不共嗚有點意見:「月姐姐!我弟才十八歲呀!而且,最讓人擔心的是我弟說他遇到女皇了,然後,前兩天還被召進了宮一次,回來后,我弟像失魂落魄一樣……」

「然後呢?」葉靈等著她的表達。

「我總感覺,我弟好像……有了非分之想!」藍花縈一咬牙,說出了藏在心裡的話。

「非分之想嗎?為什麼?」

「為什麼?!他才十八歲啊,是該想這些事情的時候嗎?毛都沒長齊就想著……!」藍花縈說不出那些詞語,只是一臉的憤然。

「十八歲……」葉靈對十八歲的概念是成年,但是在這裡,好像還差十來年……也就相當於十歲左右的年紀,好像是有點小。

「對呀,十八歲呀!我做姐姐的都沒想這些問題,他倒好!還是小毛孩呢,就想著嫁人嗎?羞不羞呀!還有,就算他有那樣的心思,女皇會下得了手嗎?才十八歲啊!」

「呃……」她不知道,但是十八歲對女皇來說,可能不會有心理障礙……畢竟女皇原本的世界,十八歲娶老婆的人也並不少見。

「月姐姐,你說,我要怎麼勸我弟呀,他那個人就脾氣一上來,誰都勸不動!這要怎麼辦呀?」

葉靈還沒回答,旁邊就有個聲音應過來:「什麼怎麼辦?」

走過來的木之能聽到了後面那句就問了。

「不關你的事!」

撞氣頭上了!

木之能有些冤,可是藍花縈根本不打算理他。

看向葉靈的時候,葉靈更不會管他們間的事了,「你們聊。」

「才不跟他說!」藍花縈撇開臉去。

木之能滿臉的尷尬,卻不願走開。

葉靈笑笑,把空間留給他們。

她的腳步下意識往殷離那邊走去,走到一半的時候才醒覺自己要過去做什麼?

於是半路折了回,往自家弟那裡去了。

星亦辰吃飽自己在溪邊躺著曬太陽,享受得很。

葉靈在他旁邊坐下,本來昏昏欲睡的星亦辰一看見她愣了下神。

「姐,你幹嘛?」那麼多人聊天幹嘛打擾他睡覺?

「陪陪你。」葉靈莞爾一笑,這親弟也真是親弟,都不跟她親的。

「別。不用,姐你陪別人去。」星亦辰往某個方向努了努。

葉靈沒有動。

星亦辰看了看,坐了起來。

「這地方很舒服。」葉靈看著前面的風景。

「是啊,出來玩開心吧?」星亦辰挑眉的說,「以前都被母皇管著不讓外出,這外面的世界原來真的很美呢。」

「母皇是為我們好。」

「母皇……」星亦辰聲音變小,「姐,母皇突然去了……」

葉靈看看星亦辰,那眼裡有些什麼,想了想,說:「是挺突然的。」

「姐!」星亦辰一個坐正。

葉靈給了他個稍安勿燥的表情,有些東西是要講證據的。

星亦辰垂眸,在思考。

葉靈在旁邊坐著,看著遠方。

這青山綠水,花開遍野,清風怡人的景色,真的讓人很舒服。

大自然賦予的美,是真的入心的美。

旁邊的星亦辰已經換了個笑臉把她瞄來瞄去。

「姐你到底怎麼想的?」他本來想著不問,可看的人都焦急了,就她們還磨磨蹭蹭的。

「順其自然吧?」葉靈知道他問的是什麼。

「順其自然?自什麼然?」星亦辰一臉疑惑,「你要是不出聲,到時人家選了別人你就後悔也沒用的了!」

「不後悔。」葉靈抿抿唇,還是帶笑。

「姐你!……」星亦辰雙手一攤,直接又躺下了,「隨你!」

看著星亦辰用手蒙了眼睛,葉靈垂眸,然後往某人那看了一眼,某人像作壞事被撞個正著,視線慌張的無處安放。

一往情深:腹黑老公暖萌寶 葉靈收回眸光。

看向藍花縈那邊,木之能仍然在圍著她。

「姐,為什麼?」

星亦辰忍不住的起來問她。

「和讓你開心的人在一起不好嗎?」星亦辰帶著疑惑,認真的看著她:「現在母皇不在了,父皇離開得也早,皇位你也讓了出來,我真的不明白,你有什麼好顧慮的?就算在我看來,不管是哪方面,我都覺得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呀,何況……他哪裡不好嗎?」

異世丹帝 「沒有不好。」葉靈看著流淌的溪水,目光遊離。

「沒有不好為什麼不娶?」星亦辰看看背後不遠處的人,就算他躺著,也能感受到那人的目光聚集在這邊。

「好的人很多。」葉靈微微抿了唇。

「可是……」星亦辰腦惱,總是說不過姐是怎麼回事?!

「姐還沒成年呢,不急。」葉靈看他眉都皺一起,算是表達一句。

「可是,要成年的話,你還要三年,可是他……」能等三年嗎?他眼裡都是擔憂。

「我的事是我的事。」

「但……」星亦辰真想敲開自己姐的腦袋,看看她到底想的是什麼!「要不,你給人家一個乾脆吧!讓人死了心,別總是往你這投情,免得陷得太深!」

葉靈頓了頓,嗯了一聲。

星亦辰卻越聽越生氣:「不理你了!」

然後獨自離開了去。

葉靈仍然靜靜的坐著,似乎每次聊這個話題都會不歡而散,她已經習慣了。 ……

拜月樓樓頂之上有一架直升飛機,月無瑕和拜娜妮二人坐上了這架飛機,很快,這架飛機就起飛了,直奔遠處而去,月無瑕的心中仍舊有些不忍,雙手在胸前,默默的囑咐月凝霜和林逸二人,希望他們能好好的管理大月氏,讓大月氏真正的成為世界強國。

林逸等人仍舊擁著花車,正在藍氏城進行巡街,場面實在是太熱鬧了,幾經周折,林逸終於找到了切斯特,一把拉住了切斯特,焦急道:「切斯特將軍,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龍血聖尊 切斯特沒好氣道:「林先生,您難道沒有看出來?女王換人了呀,月凝霜成為了我們新的女王陛下,我們軍隊,誓死效忠女王陛下!」

「我問的不是這個,女王呢?」林逸趕忙道。

「女王不是在花車上么,林先生,您的這個問題太奇葩了吧!」切斯特沒好氣道。

「我問的是前女王,也就是月無瑕!」林逸翻了一個白眼。

切斯特拍了拍腦袋:「原來林先生問的是這個啊,女王陛下現在估計和拜娜妮二人都坐上飛機了,女王陛下說了,退位以後,要和拜娜妮一起去澳洲,澳洲有幾處大月氏的房產,她們將在那裡度過餘生。」

「啊?」林逸如同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一般:「她為什麼要走?」

「當然是害怕她在藍氏城,印象了新人女王的影響力,不得不說,女王陛下考慮的長遠,我們很是佩服!」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當中出現了一架直升機,直升機上面畫了一個大大的大月氏國旗,上面還寫了一個「月」字,不用說了,這飛機裡面肯定坐的是月無瑕和拜娜妮二人。

「林先生,快看,這不是女王陛下的專機!」

可是一回頭,哪裡還有林逸的人呢,切斯特撓了撓頭,搞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不過也管不了那麼多,他現在要做的是保護好新任女王月凝霜的安全,可不能讓人趁著巡街的時候鑽了空子。

此時的林逸,離開了巡街的人群,找到了一個停車場,弄了一輛跑車,把線拉斷,一打火,瞬間就著了,緊接著開著車子,追著那架直升機而去。

不得不說,開著跑車追直升機,這可真是一個大膽的想法,不過好在此時大月氏街上的民眾都去瞻仰新任女王去了,大街上面雖然也有車子,不過很少,林逸可以直接把車子的速度開到極致。

堪堪跟上,可是一旦出了城,變成了沙漠地帶,那跑車可就徹底廢了,林逸別提多著急了。

就在這時,眼前有一個斗坡,過了這個斗坡,就出了城,林逸仔細的盤算著,若是借用這個斗坡的衝擊力,然後從車子裡面飛出去抓住直升機,也不是沒有可能,只不過太冒險了。

不過現在林逸可管不了那麼多了,一把摁動了跑車的氮氣加速,車子的噴氣筒冒出了藍光,而車子的速度也提升到了極致,林逸算的很好,只等車子劃過長坡,恐怕這輛車也就廢了,成敗在此一舉。

無限武者道 「月無瑕,我來了!」

車子如同一道火箭一般,快速躥過,緊接著,如同電視上面的跑車雜技一般,車子飛了起來,與此同時,林逸借著衝勁一躍而起,跑車瞬間解體了,已經到了它所能承受的極限。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逸抓住了直升機的落地腳,望著下面的高空,林逸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若是掉下去,恐怕立刻就會完蛋。

而在飛機上的月無瑕和拜娜妮二人也聽到了外面的動靜,飛機的裡面很是豪華,有一張大床,月無瑕正躺在上面閉目養神,而拜娜妮就站在一旁,焦急的往下面看,忍不住抿住了粉嫩的小嘴唇:「無瑕,快,快看,下面有輛車子爆炸了!」

其實車子並沒有爆炸,只是在拜娜妮看來,和爆炸差不多。

「拜娜妮,我現在對什麼事情都不感興趣,我只想好好的睡一覺,不要再打擾我!」月無瑕很是不爽道。

「好吧!」拜娜妮點了點頭,轉身離開了這個小隔間。

「砰砰……」

直升機的門傳來了撞擊聲,拜娜妮愣了一下,心中忍不住升起了一個瘋狂的念頭,剛剛的車子一定是林逸,對,一定是這樣的,林逸的心中捨不得女王陛下,所以來了。

拜娜妮不顧一切的走過去,打開了直升機的門,可是這一打開,差點把林逸推下去,林逸忍不住怒罵不聲,不過腰部一用力,一個翻身,上了飛機,然後關上了門。

「啊,真的是你!」拜娜妮瞪大了眼睛,捂著自己的小嘴唇,表情之中儘是震驚。

「是我,月無瑕呢!」林逸深吸一口氣道。

「就在裡面,」說著拜娜妮大喊道:「無瑕,無瑕……」

「拜娜妮,我恨你,我真的生氣了!」月無瑕被拜娜妮吵醒了,從床上坐起身來,憤怒的走向外面,結果就看到了飛機上面正站著的林逸,此時的林逸,風塵僕僕,頭髮也被空中的風吹得凌亂不堪,身上的衣服也因為汽車解體的時候被傷到了,變得粉碎。

「林逸……林逸……」月無瑕也難掩自己心中的震驚,眼淚一瞬間就流了下來:「你……你為什麼來這裡?」

林逸顧不得那麼多,先是抓住司機,冷聲道:「馬上回藍氏城!」

司機攝於林逸身上那龐大的殺氣,驚嚇的瑟瑟發抖,把目光望向了後面的月無瑕,月無瑕強忍著淚水,輕輕的點了點頭,司機這才鬆了一口氣,立刻轉向,準備回藍氏城。

然後林逸的目光與月無瑕就這樣對視著,半晌不語。

「拜娜妮小姐,你能不能迴避一下?」林逸沒好氣道,他和月無瑕現在正深情脈脈,可是旁邊站著一個拜娜妮,很礙眼。

「喂喂喂,你搞清楚好不好,這裡是直升機,空間只有這麼大,迴避,我到哪裡迴避?」拜娜妮跳起來抗議道。

林逸撓了撓頭,倒是忘記了這一點,轉身一看,就看到裡面有一個小的隔間,也顧不得那麼多了,衝過去一把抱住了月無瑕,進入了隔間,然後把月無瑕扔到了床上,毫不客氣的穩住了月無瑕那粉嫩的小嘴唇。

月無瑕也沒有抗拒,瘋狂的回應著林逸,什麼江山,什麼大月氏,統統的拋到了腦後。

良久,唇分,林逸有些生氣的望著月無瑕:「你為什麼一聲不吭的就走?連個招呼也不打,你太不像話了!」

月無瑕低下了小腦袋,如同一個犯了錯誤的小女孩一般,嘟著粉嫩的小嘴唇:「我錯了,我知道錯了!」

若是有別的人在這裡,一定會瞪大了眼睛,堂堂大月氏的女王陛下,卻如同一個小女孩一般,這怎麼可能?

林逸有些氣不過,在月無瑕那粉嫩的嬌臀上面招呼了兩下,憤憤道:「以後不能這樣了,知道嗎?」

「嗯嗯,我知道了!」月無瑕那粉嫩的臉頰之上有些羞紅,這個可惡的林逸,居然打人家那個地方,難道不知道我是堂堂的女王陛下嗎?

剛剛激動人心的時刻總算是結束了,坐在床上,隨手拿出旁邊小冰箱裡面的啤酒,打開之後「咕嘟咕嘟」喝了大半瓶,然後望向了月無瑕:「說吧,為什麼要走?」

「因為……因為……」月無瑕再次低下了粉嫩的俏臉,過了半晌才道:「因為我太喜歡你了,我捨不得你,你每天都在我的眼前,可是我又不能和你在一起!」

…… 「我們去探險怎麼樣?」

殷世安號召大家。

「去哪裡?!要!要!」藍花縈是第一個反應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