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葉風嘆了口氣,十分無奈的說道。

「兄弟,要不這樣,咱們商量一下,你如果能答應我一件事,我可以教你一手絕招,是我師傅親手傳授給我的絕學!」

唐如龍眼睛一轉,「你如果能學會了,肯定在天海沒有敵手。」

「什麼事?」

葉風看著這傢伙的眼神,便知道沒有什麼好事。

「把你女朋友借我用一晚上,只要你答應,我立馬教給你絕學。」

唐如龍無比肯定的說道,「這可真的是絕學,一般人就是想學,也沒有門道,現在這個機會擺在你面前,你可要把握住了。」

嗤……

葉風差點沒笑出聲來,這小子怕不是個傻子吧!

用這種手段來矇騙自己?

真的是搞笑!

「不用了,我對什麼絕學不感興趣,你也不要再打我女朋友的主意。」

葉風淡淡的說道,「作為一個男人,我都鄙視你,想要女人了,去大街上找一個啊,用這樣下三濫的手段,也好意思自稱高手?」

「葉大哥,我們走吧!」

這時,凌笑笑快步走了過來,拉著葉風的手便走開了。

被鄙視了!

唐如龍的臉色一陣難看!

他本以為葉風即便不答應,也會猶豫一下,沒想到這人,什麼也不想的就鄙視自己一頓,那嘲諷的語氣,讓唐如龍差點沒直接動手了。

要不是顧忌到寧德光,剛才他都直接解決了葉風!

一個小爬蟲,在自己面前裝什麼?

「老子一隻手就能捏死你!」

唐如龍看著葉風的背影,陰沉著臉,今天晚上還有機會可以弄死這傢伙,只要他死了,這凌笑笑一個手無寸鐵的女生,那還不是自己的人?

「葉大哥,你剛才跟他說什麼呢?」

路上,凌笑笑好奇的問道。

「還能什麼啊,紅顏禍水啊!」

葉風嘆了口氣,無奈的說道。

紅顏禍水?

凌笑笑一陣不解,迷糊的問道:「什麼意思啊?」

「他看上你了,問你什麼價錢,他要買。」

葉風認真的說道:「還真的別說,他開出的價錢還挺高的。」

召喚美男:誤惹腹黑太子 買我?

凌笑笑的臉色頓時無語了,「葉大哥,你不會真把我賣了吧!」

「那怎麼捨得呢,我自己都還沒用過呢,就把你賣了,那太虧了,在石頭村收留你那麼長時間,要是都沒吃到的話,我可吃不了這個虧!」

葉風想也不想的說道。

賣了吃虧!

凌笑笑此刻真的不知道是該哭呢,還是該高興呢!

高興的是,起碼葉大哥不會賣了自己!

該哭的是,葉大哥居然只是覺得賣了自己太虧,而不是真的因為喜歡自己。 第455章

「怎麼了,有什麼不高興的啊?」

葉風見凌笑笑的神色不大對,便笑著說道:「你就別想了,我剛剛那都是開玩笑的!」

「哼,誰知道你是說真的,還是開玩笑的!」

凌笑笑見葉風解釋,索性就裝的更像一樣,繼續往前面走了幾步,裝作不搭理他的樣子。

生氣了?

葉風隨手在旁邊的小攤販那裡買了兩串糖葫蘆,追了上去。

「給,吃糖葫蘆了!」

葉風將糖葫蘆遞上去。

晶瑩剔透外加紅色的糖葫蘆串,立馬便吸引了凌笑笑。

「哇……這個糖葫蘆一定好吃!」

凌笑笑幾乎沒加任何思考的便將糖葫蘆給拿了過去,高高興興的吃了起來。

「哎……這丫頭……」

葉風看著笑笑的樣子,也是頗為無奈,這丫頭也太好哄了吧?

一串糖葫蘆就搞定了!

這絕對是葉風身邊女人之中最好哄的了,起碼裝生氣也裝的像一點啊,結果,連一串糖葫蘆的誘惑都忍不了!

這叫啥生氣啊!

似乎是看到了葉風臉上一抹古怪的笑容,凌笑笑也反應了過來,只是糖葫蘆都吃上了,總不能反悔吧!

「我可沒有原諒你,別以為我不生氣了。」

凌笑笑臉色一板,立馬提醒道。

「是,是,你說的是!」

葉風在一旁賠著笑,連忙討好的說道:「還想吃點什麼,小的這就去買!」

「渴了,我想喝水!」

凌笑笑可不放過這麼好的機會,立馬便享受起葉風的服務了起來。

「得嘞,我這就去買!」

葉風立馬說道,走到旁邊的奶茶店,買了兩杯,一人拿著一杯,一邊喝著,一邊走在石台山的山道上,悠閑的看著風景。

現在不是旅遊旺季,石台山也只是附近小有名氣的山林,山道上也沒什麼人。

葉風和凌笑笑兩個人走了一會,便聽到旁邊的草叢裡發出一陣奇怪的聲音。

「啊……啊……」

「噗茲……噗茲……」

一陣男女混合在一起的喘息聲音,以及那只有老司機才特別熟悉的節奏聲音。

「葉大哥,什麼聲音啊?」

凌笑笑一陣奇怪,朝著四周看了一眼,也沒有找到那個聲音的所在地。

「你還是不知道為好!」

葉風剛剛只聽了一下便明白了,這是有人在外面搞野戰呢!

畢竟,這大山裡,又沒什麼人,以大地為床,以天空為被,在這裡做,也是別有一番趣味呢!

「為啥啊?」

葉風越是這麼說,凌笑笑就越是好奇,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盯著葉風,裡面全是不解之色。

「這個嘛……等晚上結束之後我們倆可以親身試驗一下,你就知道這個聲音是什麼了!」

葉風壞笑一聲,雙手搓在一起,那笑容,讓凌笑笑渾身一顫。

鳳唳九天:夫君請下堂 「那……那還是算了吧!」

凌笑笑被葉風的眼神給看的有點慌,連忙拒絕了。

這時候她即便什麼都不懂,但也被葉風的眼神給弄怕了,像是要吃了自己一樣。

「啊……」

就在這時,那一對男女似乎也是到了最重要的時刻,一陣衝刺過後,便只聽到一陣高亢、激烈的撞擊聲之後,便停了下來,一場大戰也結束了。

「沒了?」

凌笑笑仔細的聽了一下,也才確定這聲音是真的沒了,像是從來沒出現過一樣。

「咱們走吧,等會有人要來了!」

葉風知道,自己二人在這邊說話,旁邊躲在草叢裡那啥的情侶肯定也知道了,等會他們出來了,自己二人還在這邊,那就有點說不過去了,萬一對方有意見,也許還有點麻煩。

「什麼人啊?」

凌笑笑一陣迷糊,都有點不理解葉風的話是什麼意思。

「吱呀……」

正說著話,一對男女踩著枯樹枝從旁邊的草叢裡走了出來,衣服雖然有點凌亂,但光從他們的臉色上便能看的出來,剛剛也是經歷了一番大戰的。

「你們兩個在這裡聽了這麼久,也不交點學費?」

那男子十分的粗狂,一張臉上都是絡腮鬍,看了一眼葉風和凌笑笑,便直截了當的說道。

啥?

學費!

葉風一陣尷尬,連忙說道:「不好意思啊,我們也是正好走到這裡來了,也是無意之中碰到的,沒什麼事情,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拉著凌笑笑便要直接走人,

「走什麼走啊,剛才那位置不錯,你要不要也試試?」

那男子喊住了葉風,隨口說道:「你女朋友雖然是飛機場,但身材皮膚還不錯,你小子有福氣啊!」

看似是調侃開玩笑的語氣,但也讓葉風十分的不爽快!

「我女朋友的身材跟你沒什麼關係吧?」

葉風反問道。

「當然有關係了!」

那男子笑了笑,說道:「我女朋友可是大凶之兆的,你肯定也玩膩了飛機場吧?要不要咱們換一換?如何?」

啥?

換一換?

葉風一陣無語!

這年頭,怎麼什麼人都有這種怪癖好啊!

「崔大軍,你什麼意思啊?老娘可不陪別的男人!」

身後那女子一陣不滿,沒經過她的同意就把她換給別的男人,這是對她的侮辱啊,她當然不舒服了。

「啪……」

這話剛說出來,這崔大軍立馬給了一個耳光子,沒好氣的罵道:「老子可是給了你兩萬,是兩次的費用,我剛只用了一次,這兄弟用一次正好,怎麼,你有意見?」

這一巴掌,扇的那女子臉頰通紅,五個鮮紅的指印立馬顯現了出來。

「沒……沒有意見!」

那女子被崔大軍那駭人的氣勢給嚇住了,一手摸著臉,一邊搖了搖頭,眼中閃過懼怕的神色。

能穿越的修行者 「你對女人也太凶了吧!」

凌笑笑忍不住說了句話。

「哈哈,你這小姑娘真有意思!」

崔大軍都笑了,「男人和女人,不就是一場交易關係嗎?她讓我不爽了,我憑什麼不能打她?她如果打不過我,那就只能聽我的,誰叫老子拳頭硬呢?」

說完,又看向葉風,問道:「兄弟,考慮的怎麼樣,我這妞不錯吧?被我調教的很老實了,咱們換一下,你不吃虧的,換換口味,你絕對有不一樣的體驗!」

「不好意思,我沒興趣!」

葉風搖了搖頭,開什麼玩笑,拿笑笑去換一個破鞋?

他可沒這種癖好!

當即拉著凌笑笑便走開了。

「我會讓你答應的!」

崔大軍也不急,現在天色晚了,這一對情侶晚上肯定還在這邊休息,要走,也肯定是明天上午再走,等晚上辦完事,讓手下人查查,自己看上的妞,還能跑的掉?

石台山這麼大點地方,不可能跑掉的!

……

「葉大哥,他說的換一下是什麼意思啊?換什麼?」

凌笑笑雖然心裡有點猜測,但還是想問清楚。

「這些你就不要去猜了,反正只要有我在,就肯定不會有事!」

葉風拍拍笑笑的手背,認真的說道:「你只需要呆在我的身邊,就足夠了。」

這話傳進凌笑笑的耳朵里,笑笑也是心頭一暖!

到了院子里,寧德光和唐如龍等人已經收拾完畢,準備出發了。

「葉先生,你可回來了,我們都準備出發了!」

影后的嘴開過光 寧德光見葉風回來了,也鬆了口氣。

「那正好,我們走吧!」

葉風笑了笑,連忙說道:「剛才有點事情耽擱了。」

「我還以為你跑了呢!」

唐如龍不屑一笑,語氣里都是對葉風的輕視,今天晚上的賭戰,有沒有葉風都沒什麼關係,只不過他看上了凌笑笑,葉風要是不去,他就沒辦法讓對方乖乖的拱手送上他的女友。

所以呢,葉風還是去了比較好!

後宅 葉風聽到這話,笑了笑,壓根沒理睬唐如龍,轉身跟凌笑笑說起了悄悄話。

被無視了?

唐如龍想調侃幾句,誰知,葉風壓根不回他!

這一系列的組合拳,猶如打在了空氣上,有種想發力卻無處發的感覺。

「我們走!」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