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葛傑夫的馬上戰鬥技巧和他的地面技巧一樣,不斷在馬背上轉換位置,沉重的巨劍在他的手裡揮動的速度極快,每每劍光掠過,就會有劣魔喪命,化為粉末消失。

身後的騎兵們在斬殺了第一隻劣魔之後,戰意暴增,這些看上去非常兇惡的惡魔,實力卻連一般的哥布林都比不上。

殊不知這些劣魔都是由沒有任何戰鬥能力的人類轉換而來,數值極低。

在葛傑夫和副將的指揮下,兩個騎兵部隊以切割的方法進行進攻,很快就完成了一輪衝鋒。

「重整陣型繼續衝鋒!」葛傑夫大喊道。

騎兵部隊開始遠離戰場,為接下來的衝鋒準備充足的空間。

「哈哈哈!看到沒有,就算沒有耶蘭提爾的幫助,我們也完全有能力獲勝。」佩斯佩亞得意的說道。

在得知劣魔的力量之後,聖騎士部隊與神官部隊這才開始發動進攻,他們跟在步兵身後,站在較為安全的位置。

由於騎兵部隊沒能在第一時間將劣魔軍隊切割,導致了大部分劣魔依舊處於中心的位置,向前衝來。

弓箭手的攻擊依舊沒有停止,在劣魔們進入了自己魔法的最遠距離之後,魔法吟唱者也開始了自己的進攻。

大量低階信仰系魔法密集轟擊,就算是神官學徒使用的信仰系魔法也能對劣魔造成致命傷害。

而聖騎士一方則是先召喚低階天使,聖王國的所召喚的天使大多偏向於機動性,在他們的國家中,這種天使一般都是用來攻城的。

天使與信仰系魔法在戰場上肆虐,如同雨點一般沖入敵陣,劣魔們幾乎都沒能衝到步兵前方,就已經被魔法轟擊致死,最終衝到面前的劣魔數量極少,這無異於激發了人類的好勝心。

步兵不斷向前突進,從魔法轟擊之海中逃出的劣魔也越來越多,但是卻沒有任何作用,在很短的時間內他們就已經被全部清理。

「看起來這是一場一邊倒的戰鬥啊。」佩斯佩亞和自己的部下們炫耀著,彷彿這些劣魔的確是因為自己英明的決策而死亡的。

「不愧是佩斯佩亞侯爵,這樣一來,您的聲望在王國中將提升到一個極高的程度了。」

「哈哈哈,那是必然的,若是沒有這種程度的聲望,我又如何能進行最終計劃呢?」

。。。

在城牆之上

厄拉與夏拉巴洛輕蔑的看著下方洋溢著勝利笑容的人類們。

「呵呵呵,常常說惡魔是罪惡慾望的結合體,但是現在看來,人類才是會輕易被慾望所控制的存在啊。」夏拉巴洛嘲笑道。

「為我們清理了這些弱者,真是麻煩他們了。」厄拉符合道:

「若是我們親手清理,未免會動搖子民們的信念,讓他們為偉大至尊的計劃而死,這可是無上的榮耀。」

城牆之外的劣魔對於他們來說,是完全的失敗品,真正強的存在,此時都在城中。

「看來用不了半個小時,這些劣魔們就會被清理乾淨,到時候你再帶領其他惡魔消滅他們吧。」

「請問夏拉巴洛大人,這些人類的屍體是否要保存?」厄拉問道。

「當然要保存,這些可都是非常優秀的材料,當然,也不必太過刻意的保存,能回收五成就可以了,迪米烏哥斯大人說了,至少要讓三成的人逃走,若是太過盡情的進攻,存活的人可達不到這個數字哦。」夏拉巴洛看著在劣魔中不斷衝殺的葛傑夫。

在談判之時,這個人類面對的是一隻狂戰魔,戰鬥的慘烈程度就算是身為高階惡魔的他也不由的敬佩擁有極強意志的葛傑夫。

只不過兩者之間的等級差了太多,最後狂戰魔幾乎已經將自己的骨刺刺入葛傑夫體內,但就在那時候葛傑夫使出了自己的最強武技『烈光一閃』將他斬成兩段,結束了戰鬥,而自己的眼睛也被狂戰魔刺瞎。

「話說回來,他的那個武技的確華麗,將閃擊、火焰屬性、力量屬性完美的結合到了一起,我想他的等級應該快提升了吧,儘管依舊很弱小就是了。」厄拉稱讚道。

他似乎能理解為什麼無上至尊們如此中意這個人類,儘管實力弱小,但他不滅的意志與對王的忠誠確是難能可貴的。

「強大與弱小?在偉大至尊眼中,所有人都是弱者,在這樣的前提下,他們更看重的是除去了實力的內在。」夏拉巴洛說道。

「原來如此。」

。 寒玉城下。

神機營和翰清敵兵隔河而對,赤紅的河水漣漪陣陣,背後傳來一陣奔雷聲,濃郁的煙塵縹緲懸浮。

白起回首看去,只見銀甲白袍趙雲,金甲紅袍楚崖,帶領白馬義從嘶風縱馬而來。

左右兩翼,霍去病,獨孤伐率領雷虎輕騎,赤鋒營殺至,四路騎兵軍團兵臨城下。

煙塵滾滾,驚天動地,寒玉城上,納蘭文澤和三國諸將立於城池上,注視城外殺氣騰騰的四路楚軍,臉上蒼白如紙,一副驚魂未定的樣子。

「楚軍強悍如此,我等與之為敵,恐危矣!」

「是啊!」

「楚軍騎兵疾如風,烈如火,似狂風過境,暴風強襲,若是剛剛入城,怕是寒玉城只余殘垣斷壁。」

「如此騎兵,吞千丈凌雲之勢,所過之處寸草不生,恐之,危之。」

翰清,西晉,蒼宋三國將領惶恐不已,顫抖的議論聲響起,納蘭文澤臉色煞白,厲聲喝道。

「諸位將軍,聯合伐楚已是定局,我們早已是一根線上的螞蚱,爾等若是想要退出,怕是就不單單是丟失國土,一旦楚軍攻入城中,大家可都有性命之危。」

「楚帝鐵血手段,殺人如麻,爾等不要心存僥倖,眼下要想保全自己,只能合力痛擊楚軍,惡虎亦怕群狼攻之,大不了魚死網破,決不能讓楚軍各個擊破。」

納蘭文澤之言猶如當頭棒喝,三國諸將瞬間從慌亂中清醒,緊攥腰間闊劍,黑眸中閃爍著決絕之色。

他們心中皆知已上賊船,再想全身而退談何容易,只有殊死一戰,才能有一線生機。

「楚軍兵強馬壯,裝備精良,眼下必須將寒玉城情況傳回帝國,讓吾皇增派軍團前來支援,不然僅憑我等根本無法抵抗楚軍鋒芒。」

蒼宋帝國將領微眯眼眸,冷冽的聲音響起,側身疾步向城池下走去。

西晉,翰清兩國將領亦是如此,納蘭文澤瞥了眼城外楚軍,道:「時刻警惕城外楚軍動向,若有異動馬上稟報!」

言罷。

納蘭文澤折身疾步行風,快速向諸將追了上去,他知道現在還是心亂如麻,扶桑大軍撤走太過倉促,完全沒給他任何部署的機會。

現在只有合四國之力才可以和楚國抗衡,同時還要提防虎視眈眈的梁國。

念及於此。

納蘭文澤感覺壓力巨大,他在翰清蟄伏經營二十年之久,也未嘗像現在杭這樣的無力。

…………..

寒玉城外。

白起,霍去病,獨孤伐,趙雲,楚崖五人商榷后,決定退兵十里處安營寨扎,並派遣斥候通知楚帝大軍兵力寒玉城。

顯然因為扶桑強兵的撤走,楚軍將開展全線大規模進攻,徹底向翰清,西晉,蒼宋三國宣戰。

紫風城中,楚非梵接到斥候傳來的確切消息,他下令神箭營,楊家軍,八猛帶兵前往炎雲城,並且將三軍指揮地點設立於炎雲。

楚非梵知道接下來將是楚軍大顯身手的時候,興兵橫掃東海以南諸國,屆時楚國為王,東海以南再無一國可望其項背。

夜幕降臨,微風吹徐下,紫風城中楚軍浩浩蕩蕩開拔,荒野古道上火把通明,糧草輜重,全部運往炎雲。

蒙燁奉命留在紫風城中鎮守,楚帝下令舟羽即刻開始準備製造艦船的材料,一旦材料準備妥當將開始着手打造楚國第一艘艦船。

直到午夜時分,楚軍才攜帶糧草輜重進入紫雲城,楚帝下令岳家軍押送糧草和攻城器械,前往寒玉城外和四路騎兵軍團回合,其他兵將養精蓄銳,為明日鏖戰做準備。

然。

此時。

距離東明較近的城池傲風城下,漫天繁星和地面火把之光照應,城下密密匝匝的火光衝天而起,近二十萬大軍兵臨城下。

「東明帝國果真想趁我軍交戰四國聯軍,來偷襲我紫雲郡,多虧吾皇料事如神,讓我們早做準備,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城池楊業緊握手中銀槍,側目看了老將嬴麟,雄渾有力的聲音響起。

「東明閉關鎖國多年,扶桑敵兵接連攻下三座城池將低聲下氣杭議和,現在狐假虎威還想偷襲傲風城,簡直痴心妄想。」

「數十年沒有和東明交手了,也不知道他們還記不記得楊公和末將。」

嬴麟老當益壯,精神煥發,雄風不見當年,得到楚帝的賞識,現在他可是雄心萬丈,即便城下東明敵兵擁有貳拾萬之眾,可他依舊絲毫沒有畏懼。

「父帥,嬴老將軍,城外東明敵軍有備而來,孩兒願意首戰出城,斬敵將於馬下,揚吾楚軍威。」

楊延嗣目光堅定如鐵,冷冽的聲音響起,手中寒槍低吟嘶鳴,周身縈繞着濃烈的殺氣。

「七郎,夜深霧重,城外情況不明,今夜無需出城迎敵,只要嚴防敵軍偷襲便可。」

「明日濃霧散去,一切我們盡收眼底,到時敵軍情況明朗再出城迎戰不遲。」

楊業眸子中精芒掠動,淡然自若的說道,眼下城外敵情不明,濃霧瀰漫在天地間,尚不知敵軍情況出城迎戰,乃用兵之大忌。

城外。

東明大軍首列中吳用眺望城池上,見傲風城上楚軍早有部署,顯然他們的到來城中守將早已知曉。

「楚軍迎戰四國聯軍,居然還可抽出兵甲在此處阻擋我大軍,真是讓人深感意外。」

「軍師,楚軍外強中乾,不足為患,末將願意率領先鋒死士即刻攻城。」

「蘇烈,不得魯莽,今夜大軍暫且退下,明日發起攻擊不遲!」

吳用擺了擺手中羽扇,一副運籌帷幄的樣子,其實他心中疑惑萬千,從虎嘯皇城傳來準確消息,楚帝抽調各城守軍前往炎雲城。

可眼下傲風城中守軍明顯早知他們意圖,難道虎嘯城中傳來的消息有誤。

吳用腦海中這個念頭一閃即逝,旋即回馬帶領大軍退後,在傲風城外五里處安營寨扎。

「哈哈~~」

「也不知城外東明帝國是何人統軍,他居然知道今夜不宜攻城,帶領大軍安營紮寨。」

「嬴公,你別忘了,東明強將早在數十年前就盡數隕落,要不然他們怎麼可能閉關鎖國,接連向諸國割地和親。」

楊業高昂的聲音響起,腦海中思緒萬千,回想起數十年前和東明交戰的場景,那時候東明五虎強將可是讓諸國聞風喪膽的存在。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鄉野俏婆娘最新章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鄉野俏婆娘全文閱讀、鄉野俏婆娘txt下載、鄉野俏婆娘免費閱讀、鄉野俏婆娘武韜文貫

武韜文貫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鄉野俏婆娘、田野花香、

。 鳴人發動氣旋,提高自己的移動速度,至於為什麼不放龍捲風,那是害怕誤傷佐助,這種不顧及查克拉消耗,追求速度,釋放範圍大的術,鳴人很懷疑是三代老頭真的玩的來么。

接着連續手搓風彈,嘴裏喊著「biubiubiu」,手上跟拿了冒藍火的加特林似的,既然一發兩發風彈不行,那就直接十幾二十發,冰牆再強也是有限度的。

佐助開啟寫輪眼豪火球起手,一發火球直撲白的面前。

「冰遁碎爆冰晶」

白不斷從空氣中製造出冰塊與鳴人和佐助的攻擊抵消。

此時佐助開啟查克拉活化,一拳直撲白的面門。白左手抓住佐助的拳頭,右手結印,往地上踏起一腳,濺起水花,水花瞬間凍結成眾多的冰千本,此時白往後跳,同時冰千本往佐助身上飛速刺入,「秘術·千殺水翔。」

佐助側身閃過大部分千本,但是還是有千本從手臂上劃過,帶起一道道血痕,沒躲過的千本就扎到了身上,差點佐助就背炸成刺蝟。

可能是上次全程觀看了鳴人和佐助與再不斬對戰的過程,白今天也帶了一把武士刀。

后跳的同時拔出刀,劃出一道帶着冰屬性查克拉的刀氣,劈開了鳴人的空氣彈。

接着在空中與佐助面前形成了一面冰鏡,借住鏡子瞬身到佐助面前,「冰遁秘術·魔鏡冰晶」空氣中結出一面面鏡子,形成一個半密閉空間,把鳴人和佐助籠罩在其中。

「哦?都用出這招了么?卡卡西,你的兩個學生似乎就要死了。」再不斬眼神玩味的看着卡卡西。

白出現在了鏡子中,每一面鏡子都出現了白的影子。

「火遁豪火球之術」一個小火球發出,試圖攻擊面前的冰鏡。

「這種程度的火遁可打不破我的冰鏡。」白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出。

「這是?」剛剛被刮痧了的佐助睜著寫輪眼,看着鏡子中的白。

鳴人還是一副淡定的模樣,白一直用的是千本,原著中給佐助掛了那麼久的痧,刮痧大師一位罷了,可能打完還沒有自己恢復的快,這點傷害毛毛雨,穩住不慌。

「佐助。」鳴人分出影分身,打算學原著太子的方法,影分身送,給佐助創造機會,然後把白打來,鏡子就碎了。

佐助回了一個我懂的眼神,開始結印,電光逐漸從手上出現。

鳴人的影分身沖向鏡子,白只能選擇不斷移動來攻擊分身。

「看到了。」佐助一個高跳,

手中電光璀璨,響起鳥的鳴叫,然後擦肩而過打破了白的面具,白被打了出去,冰鏡沒有人用查克拉維持,碎了一地。

「?」

我當個輔助都這麼給你創造機會了,你上去一個大打破了敵方的面具?

面對鳴人質疑的眼神,佐助有些心虛,「打,打偏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