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蕭母心裏已經不愛蕭元石了,而且連恨都幾乎沒有了,只剩下反感。

現在聽他這麼說,還笑的這麼溫柔,神色恍惚了下。

彷彿看到了第一次見到蕭元石,他就是這般帶着溫柔俊雅的笑,讓她第一眼就喜歡上了他。

又接觸了兩次,他一點都不像是個村夫,反而像是個俊雅的讀書人。

對她很溫柔和體貼,還會自己雕刻木釵送她。

所以她才會極力說服父母,嫁給了他。

可最後卻得到了那樣的結果。

蕭母很快回神,並沒有陷入蕭元石的溫柔中,而是多了防備。

她直截了當的道:「你已經見到我們了,現在可以送我們離開了吧?」

顯然信不過蕭元石。

這讓蕭元石怔了怔,很是意外。

孔月蘭竟然對自己那麼防備,曾經的她是那麼信任他,這讓他心裏很不舒服。

於是他改了策略,目光帶着幾分慈愛的看向蕭白梨。

「一段時間不見,白梨長成了一個大姑娘。」

大兒子太精明,對他的怨氣也很大,很難修復父子關係。

但他卻可以對女兒和小兒子下手,讓他們認回他這個親爹。

葛春如生不出來孩子,他對嫡庶也是很重視的。

所以內心可以讓桃柳生孩子,但卻更希望培養一個嫡子繼承將軍府。

而二郎年紀還小,並和蕭寒崢夫妻隔開,帶着身邊培養,倒是個不錯的選擇。

關鍵還能和蕭寒崢那個大兒子維持兄弟關係,讓蕭寒崢夫妻不要再盯着將軍府整了。

一舉幾得。

蕭白梨對自己的爹印象並不是很深。

她小的時候,爹就出去打仗了,等回來時,對他們兄妹並不是很親近。

還逼着她娘下堂,和他們斷絕關係。

嫂嫂每次都喊親爹是渣爹,所以她也跟着這麼喊了。

她永遠都不會忘記,因為渣爹為了個外室和她們斷親,老蕭家將她們被趕到老房子,哥哥昏迷不醒,她差點被強拉着去吳家結親陪葬,那段過得艱難無比的日子。

所以對渣爹突然這麼慈愛,她一點都不習慣。

在時卿落的經常教導下,蕭白梨已經會獨立思考問題,而且警惕性不小。

她現在只有一種感覺,黃鼠狼給雞拜年沒安好心。

她拉着蕭母的手,抿著唇看着渣爹,「我們總共也沒見過幾面,你不用這麼自來熟。」

「而且我們早就斷親了,所以我長沒有長成大姑娘,和你沒有關係。」

蕭元石:「……」他軟弱溫順的女兒去哪裏了?

不管是孔月蘭,還是蕭白梨,都和他印象中的樣子大相徑庭。

絕對是被那個壞兒媳婦教壞了,否則怎麼會這樣。

他壓下心裏的不悅,依舊帶着溫柔慈愛的笑容,「曾經的事,確實是我做錯了。」

「我當初提出斷親,不過是生氣你大哥不和我回京,所以就隨口一提。」

「誰曾想他居然答應了。」

「所以雖然和你們斷了親,但在我心裏,你們永遠都是我的親生兒女。」

他帶着愧疚的又道:「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越想越覺得對不起你們兄妹,所以我現在只想補償。」

蕭母沒想到蕭元石竟然會主動拉下身段說這種話。

關鍵是他想要和她搶孩子。

「屁的補償,你就沒有安什麼好心。」

「蕭元石,你別給臉不要臉,你要是敢搶我的孩子,我就和你拼了。」

她瞪了瞪他,「我就去衙門告你。」

蕭元石看着越來越不含蓄,會瞪眼罵人的前妻,竟然不討厭。

「我沒有想要和你搶孩子,我不過是覺得以前錯了,想要彌補他們而已。」

他又一臉無奈,「你不要誤會。」

蕭白梨拉住蕭母,對蕭元石挑挑眉,「你真想補償我們兄妹?」

蕭元石一看她的模樣,心裏一喜,有戲。

他就知道,兒女那有不期待親生父親關心和疼愛的。

他點頭道:「當然。」

他沒有一來就提出讓女兒回將軍府住,這樣感覺太有目的性了。

而且蕭寒崢也不會準的。

所以他想要溫水煮青蛙,一步步的來,讓孔月蘭母女和他修復關係了,再提出來接她們回家住。

蕭白梨勾勾唇,「行啊,那就先拿幾萬兩銀子來補償,給我們花吧。」

只要渣爹敢給,她就敢要。 雖然部族是潰逃出來的,但是由於事先有準備,因此相較於其他的奄國部族,騰蛇部落的情況要好得多。別的不說,單是案幾、酒器和美酒,就帶出來不少。

因此,即便族人們都還住著帳篷,但是貴族區這邊,商離的幾個叔叔和其他一些部族內有身份的人也全都使用著案幾擺放食物,酒器盛放美酒。

當然,說是美酒,在商離這個現代人看來,其實也就是度數極低,而且還有很多雜質的劣質酒。而且最重要的是由於商朝的青銅器冶鍊技術不過關,酒器里含有大量的鉛,長期用這種酒器喝酒的話可能會導致鉛中毒,因此面對幾個叔叔以及其他貴族的敬酒,商離只是假裝自己喝了,背地裡直接將杯中的酒給倒掉了。

反正現在是晚上,光線昏暗,他們也看不清商離的動作。

一杯酒水下肚之後,場內的氣氛也變得熱烈了起來。之後又是一陣吃吃喝喝,等到中局的時候,商離的二叔子更開口道:

「而今國家傾覆,宗廟被毀,族人流離失所,惶惶不可終日。值此存亡之際,不知邦伯有何謀划?」

「來了!」

商離心中暗道,這隻怕是自己穿越之後的第一個考驗了。

雖然自己如今已經是一國之君,但是在這個部落國家的時代,國君的權力其實是非常有限的。想要辦成某件事,必須要獲得大多數族人的認可,至少要獲得貴族們的支持。

因此,接下來的事情對商離來說極其重要。他必須說服在場的這些老貴族,才能真正開始實現自己心中的抱負。

想到這裡,商離沉吟片刻,而後開口道:

「周人踐我國都,毀我宗廟,此仇此恨,不共戴天!」

這是在表明立場,表示自己絕對不向周人妥協。

奄人對周人的仇恨極大,甚至還要大於普通的商人,因為周人對奄人做的事情要比對普通商人做的殘酷百倍。

後世曾經對周公一生的功績做了總結,即「一年救亂,二年克殷,三年踐奄,四年建侯衛,五年營成周,六年制禮樂,七年致政成王」。

在這句話里,踐奄和克殷、制禮樂是同級別的存在,足以證明奄國的重要性。

然而真正重要的是,這句話里的那個「踐」字。

踐,即踐踏,相較於「克」字,程度明顯要加深許多。

自古來來,兩國交戰,大多都是用「克」字來形容的,用「踐」來形容的極少。而奄國,卻是少數「有幸」使用這個字的國家,可見當時周人對奄國人做的事情有多殘暴。

雖然騰蛇部落由於提早跑路,並未受到太大的損失,但是一來前任族長確實死在周人手中(實際上現任族長也死在了周人手中,現在的這個是冒牌貨);二來騰蛇部落的始祖南庚由於曾經是商王,宗廟也是放在奄國國都中祭祀的,在這場戰爭中同樣遭到破壞;三來雖然損失小,但要是沒有這場戰爭的話,騰蛇部落不就沒有任何損失了嗎?

因此綜上所述,即便是逃到了這裡的騰蛇部落,也依舊對周人有著刻骨銘心的仇恨,恨不得立馬殺回曲阜,奪回祖宗江山。

只不過如今騰蛇部落勢弱,做不到這一點罷了。然而做不到歸做不到,身為現任族長的商離,必須要表現出應有的強硬態度才行。

果然,在聽到商離的話之後,在場的貴族們都滿意地點了點頭,表示贊同商離的觀點。

「然而!」

商離突然話鋒一轉,面露悲戚道:

「先父及商、奄各部聯手,卻依舊敗於周人。而今我部只有男女老幼三千餘人,男丁更是不足五百!若是再起兵反周,與送死何異?」

聽到這裡,老貴族們也都失落地低下了頭。是啊,當初奄國彙集了東逃的商朝遺民,又有蒲姑國,徐國以及其他的東夷各部的支持,卻依舊不是周人的對手。如今自己就剩這麼點人,怎麼可能是周人的對手?

這時候,三叔子和開口道:

「既如此,不知邦伯有何高見?」

「高見談不上。」

商離謙虛地擺了擺手,而後道:

「如今之計,最重要的便是找到一個地方,令族人們安頓下來,休養生息,而後再緩緩圖之。」

這才對嘛!

老貴族們全都暗暗點頭,反周是口號,是態度,找個地方安頓下來才是最重要的。這些老貴族又不傻,怎麼可能會明知不敵卻依舊上去送死?

「如此……邦伯以為此地如何?」

這次說話的是商離的四叔子旬:

「此處位於淮陽,水草豐美,且離奄國故地不遠,將來真要起事,不消一月,便可打回故土。」

「此處?」

商離微微皺眉,根據這幾天收集到的信息,雖然他無法確認自己現在所處的具體位置,但是卻能大致判斷出如今自己正處於後世安徽省的蚌埠市附近。當然,蚌埠在淮河以南,而自己則位於淮河以北。

之所以能夠判斷到這麼細緻的程度,是因為根據羿的說法,在逃離奄國之後,騰蛇部落就一直南下,中途雖然也因為躲避山林湖泊饒了一些路,但是大致的方向是不變的。而從曲阜一直向南,到淮河附近的話差不多就是蚌埠了。

「怎麼?有何不妥嗎?」

眼見商離遲遲不肯發話,四叔子旬再次發問道。

「此處……若余未記錯的話,似乎是淮夷的地盤吧?」

商離斟酌字句,緩緩說道:

「淮夷……能容許吾等於此建國嗎?更何況,而今之淮夷,只怕是自身難保吧?」

這倒不是商離胡說,在西周時期,淮夷曾數次造反。一開始的時候後世的歷史學家還不知道是為什麼,直到後來一個銘文出土,上面詳細記載了,是因為周人奴役他們過重,他們不堪其負,這才起兵造反的。

既然周人能夠奴役淮河附近的淮夷,以至於逼得他們造反,那就說明周人遲早會將手伸到這裡。在這種情況下還在淮河北岸建都,顯然是極其愚蠢的。 蕭陽見蕭如山對著自己冷笑,便知道對方心裡打著什麼主意。

「跟我比消耗?蕭如山,你怕是在不知道我還有丹藥可以恢復靈氣吧?」

蕭陽也能意識到,此刻自己體內靈氣不斷消耗。

要不了多久,身體就會逐漸變得虛弱。

而那時,便是蕭如山最好的攻擊時機。

於是,蕭陽伸手從懷中里掏出了一個青色的陶瓷瓶。

從瓶子里,倒出了幾枚黑色的藥丸。

這是補氣丹。

先前蕭陽耗費心思,搜羅了無數藥材,才最終煉製了這麼一瓶。

只需要吞服補氣丹,用不了多長時間,他體內的靈氣便能迅速恢復。

可以說,在戰鬥時能發揮出奇效。

「這蕭陽,又是從哪裡尋來如此珍貴丹藥?」

蕭如山雙目都快噴出火來。

有憤怒,也有羨慕和嫉妒。

他心裡清楚,要想殺死蕭陽,只會越來越難了。

因為到現在,蕭陽每一個舉動都會讓他感到意外。

玄妙的身法,深不可測的實力修為,一把極品靈器的寶劍。

如今,又加上了補氣丹藥。

反觀蕭如山,從獻祭儀式開始后,他的生命力就在不斷的衰弱。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